九靈山房集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九靈山房集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九靈山房集       别集類四
  提要
  等謹案九靈山房集二十巻補編二巻元戴良撰良字叔能浦江人嘗學文于桞貫黄溍呉萊學詩于余闕明史文苑傳明太祖初定金華時用為學正良棄官逃去至正辛丑順帝用薦者言授淮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儒學提舉後至呉中依張士誠知士誠不足與謀挈家浮海至膠州欲間道歸庫庫軍庫庫即世所稱王保保百戰以圖恢復者也㑹道梗不達僑居昌樂洪武六年南還變姓名隠四明山十五年徴入京欲官之以老疾辭太祖怒羈留不釋次年四月卒於京師然迄未食明禄也良世居金華九靈山下故自號九靈山人其集曰山居稿曰呉㳺稿曰鄞遊稿曰越逰稿跋又云集外有和陶詩一巻今檢集中越㳺稿内已有和陶詩一巻而其門人趙友同所作墓誌已云和陶詩一巻九靈集三十巻不在集目之内或本别有和陶詩一巻而為後人合併於集中者未可知也良詩風骨高秀迥出一時睠懐宗國慷慨激烈發為吟咏多磊落抑塞之音故其自贊謂歌黍離麥秀之詩詠剰水殘山之句蘓伯衡賛其畫像亦謂其跋渉道塗如子房之報韓其彷徨山澤如正則之自放云乾隆四十四年七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九靈山房集原序
  九靈山房集者浦江戴九靈先生所作之詩文也先生以聰敏之資篤誠之志而學文於柳待制先生黄文獻公又學詩於余忠宣公闕故其文敘事有法議論有原不為刻深之辭而亦無淺露之態不為纎穠之體而亦無矯亢之氣葢其典實嚴整則得之於柳先生者也縝密明潔則得之於黄文獻公者也而又加之以舂容豐潤故意無不達味無不足其詩則詞深興遠而有鏘然之音悠然之趣清逸則類靈運明遠沉蔚則類嗣宗太冲雖忠宣公發之而自得者尤多夫詩文之法具於六經而得之者鮮葢其説固在於方冊而口傳心授之要實又在於師承也不得其要不惟自誤而又以誤人所以必就有道而正焉者此也先生游於三先生之門朝論夕講日探月索故能得其得有其有而發之於外縱横上下無適而不合可以黼黻可以弦歌安有如是而不傳者乎先生名良字叔能浦江有九靈山戴氏世居其下故以名其集云至正二十五年十月朔日中順大夫祕書少監揭汯序
  文未易知也惟用心於文而致其精者能真知之然亦難矣今世學者喜為言論毁譽生於愛惡美惡惟其所好紛然自以為知文而卒莫之知也不亦厚誣天下哉若余友揭君伯防之於戴先生叔能論其文言其承傳所自皆精當可徵予嘗友於叔能不能易其言也君以文學名當世故能知之也真然非真知斯文者亦孰知余言為信哉洪武十二年十月既望前翰林學士承㫖嘉議大夫知制誥兼修國史兼太子賛善大夫同門友金華宋濓書
  昔者浦陽之言詩者二家焉曰仙華先生方公烏蜀先生柳公方公之詩幽雅而圓潔柳公之詩宏麗而典則大抵皆取法盛唐而各成一家言用能俱有重名於當世然方公隠者其詩傳之者鮮而柳公則嘗待制翰林天下莫不膾炙其言辭於是二公不可作矣繼其學而昌於詩者又得吾戴九靈先生焉九靈之詩質而敷簡而密優游而不廹冲澹而不攜庶㡬上追漢魏之遺音其復自成一家者歟葢柳公學於方公而九靈師事柳公為最乆淵源之懿信不可誣禕嘗讀其詩而為之言曰三百篇而下莫古於漢魏莫盛於盛唐齊梁晚唐有弗論矣今而浦陽之詩實有之九靈之詩其傳也必矣嗚呼世有知言者其以吾言為不妄也哉翰林待制友生烏傷王禕序
  士未嘗欲以文名世也以文名世者士之不幸也有可用之材當可為之時大之推徳澤於天下小之亦足以惠一邑施一州盡其心力於職業之中固不暇為文然其名亦不待文而後傳也至於畸窮不偶畧無所見於世頗自意世之人既不我知則奮其志慮於文字之間上以私託於古之賢人下以待來世之君子烏乎是豈其得已哉此余於浦陽戴先生而有感者也先生異時在承平之世從鄉郡大儒待制柳公貫侍講黄公溍遊俊偉秀發軒然時軰中已有文名然志在用世未暇切切於此也及事與志乖所如多不合知其無所就功名遂抑情遁迹盤桓乎山巔海澨訪羽人釋子而與之居益肆力於文凡觸心抵目天地日月寒暑山川草木竒異之觀羈人狷士之遺跡隠行皆紀而載之因以寫其無聊不暢之思發其瑰傑磊落之氣清深雅潔往往無媿於古之能言者雖其用意精絶而先生之窮不幸亦至矣然世之得所願欲食禄據位者何限求其勲業則未之有聞問其同時之人已不識其姓名者有矣彼雖幸未必非不幸而先生之窮庸知非幸哉先生之子禮輯録成帙辱以相示余非能知先生者然亦有志於斯事故附私説於後使觀先生之文幸者可以自省而不幸者足以有發也前太子正字奉議大夫晉府左長史四明桂彦良敘


  欽定四庫全書
  九靈山房集
  年譜
  先生諱良字叔能號九靈山人一號雲林先生居鄞時别號囂囂生其先杜陵人唐咸通間浙東節度使諱昭始居越子鎮撫使諱堂居浦江之九靈山下遂世家焉祖諱濤父諱暄母劉夫人
  元仁宗延祐四年丁巳五月十三日丑時先生生㤗定帝元年甲子先生八歳 先生以母命育於姊是歳姊歸邑城趙君攜之以行其後從師問友授室卜居皆依焉姊卒先生服之期年
  順帝至元三年丁丑先生二十一歳 子樂壙誌云至元丁丑起為月泉書院山長
  四年戊寅先生二十二歳 七月丁母劉夫人憂居山中柳待制戴孺人墓誌云至元四年春月泉書院任為直學試肅政府歸而母病閲四月母病不起
  六年庚辰先生二十四歳 四月呉文貞卒冬就室縣南趙氏遂卜築居邑城
  至正元年辛巳先生二十五歳 有浦陽人物記後序二年壬午先生二十六歳 五月柳文肅卒時呉文貞萊柳文肅貫黄文獻溍皆以經術文章鳴於世先生往來受業盡得閫奥於文肅尤親密至是經紀其家持心䘮三年乃歸有樓楨殯記呉先生哀頌詞呉原伯哀詞原伯蘭溪人哀詞云前年夏余舟次溪滸
  七年丁亥先生三十一歳 二月子禮生
  十年庚寅先生三十四歳 六月武威余忠宣公闕持憲節過婺州聞先生善歌詩見時與論古今作者詞㫖優劣曰士不知詩久矣非子吾不敢相語乃盡授以學焉東陽陳君采天機流動軒記云余公至浦江問士於趙侯謙齋侯以叔能進公深奬許之為榜其所居之軒曰天機流動叔能命予記之金華胡仲申烏傷王子充浦江鄭仲舒皆有記宋景濓有賛并題後皆相與推求性命之㫖而研極於義理之精㣲云有容齋記柳待制墓表碑隂記九月丁父景和府君憂居山中
  十一年辛卯先生三十五歳 有浦江縣脩學記十二年壬辰先生三十六歳 有甘棠集序送劉主簿序喜雨詩序祭方夀父先生文
  十三年癸巳先生三十七歳 有經筵録後序浦江新建婺女星君行祠碑
  十七年丁酉先生四十一歳 避兵居山中有穆爾古蘇公平冦詩蔣季高哀詞九月黄文獻卒有丁酉除夕效陶體詩
  十八年戊戌先生四十二歳 春余忠宣死節安慶冬明太祖取婺州明史文苑傳云太祖初定金華命與胡翰等十二人㑹食省中明年用良為學正與宋濓葉儀輩訓諸生按宋有辭郡守聘五經師書葉儀亦以疾辭五經師不就十二人中有金信者亦隠優游洞不就徵學正事墓誌不載或頗疑之今考文集有郡齋守歳郡齋夜飲諸詩送欒宣使序有云余方叨居郡庠投王郡守有云唯應馬南郡偏重鄭康成為居門下久童僕亦多情明祖下婺以王宗顯知府事先是郡守無王姓者葢是時明祖初起先生以王守深眷棲遲桑梓晦迹觀時學正之就非其本志迨膺提舉之命而後出處之義較然矣
  十九年己亥先生四十三歳 居金華七月子樂生二十年庚子先生四十四歳 居金華有别宋景濓詩二十一年辛丑先生四十五歳 居金華以薦授淮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儒學提舉先是丁酉張士誠降於元元以為太尉先生之薦元命之行也
  二十二年壬寅先生四十六歳 朱茂清哀詞云初余客郡城寄郡東門外家焉一日郡兵戕其帥城門晝閉余挈家遡流至烏傷茂清館之逾二月予買舟去復居郡東門外按壬寅二月苖兵賊胡大海郡兵戕帥即其事提舉之薦在辛丑而托跡金郡至壬寅亂後始脱身赴任方大年墓誌所云壬寅歳尚與大年遊處金華者是也亡妾李氏誌云乙巳留呉門與妻金華縣君居丙午七月縣君往錢塘祭趙氏夫人文云夫人同在官者僅三載即往武林視其孥是家屬之至呉固以癸卯也是歳庫庫特穆爾代父總兵
  二十三年癸卯先生四十七歳 以儒學提舉留呉門有短歌行有送傳子異序是歳張士誠自稱呉王送胡主簿序云至正癸卯予方避兵呉門時提舉儒學而曰避兵亦以自見其志歟
  二十四年甲辰先生四十八歳 居呉門有元日對雪聨句有送能上人詩序夷白齋稿序是歳張士誠逐元將逹實特穆爾以弟士信為江浙左丞相有送董郎中真郎巾馮員外諸序有次韻除夕詩
  二十五年乙巳先生四十九歳 居呉門有重脩甫里書院記贈葉生詩序金止軒墓誌銘冬納妾李氏
  二十六年丙午先生五十歳 春自呉還浙有發呉門以下紀行諸詩夏適越居鄞六月妾李氏卒於呉門有亡妾李氏誌傷李氏妾詩秋末自定水泛海渡黑水抵登萊欲間行歸庫庫軍前不得逹僑寓昌樂有泛海以下諸詩有贈富察鎮撫詩序呉來朋墓誌云至正乙巳余由海道抵京師後一年航海南還居鄞今考乙巳在呉代作陳亷訪壙記在十二月納妾亦在十二月余豳公手帖後題云至正丙午秋予與臨安劉庸道同客四明末署九月朔日是秋時居鄞重陽後泛海定在丙午汪定海墓誌云余嘗由海道往山東候海風於鄞君時治定海朝夕過從甚悉山東九日詩去年南地過重陽皆其事也呉誌乙巳字丙午之訛耳又次益都詩云西遊應未遂又復渡滄溟先生亦未嘗至京師也 抵富陽宿縣治詩是節春已暮至古城飲馮氏家詩徒知故山近終嫌歸路斷望九靈山詩可望不可至徒多故山憶古城𨽻富陽去家五十里近兵戈阻絶不得一至秋末即行泛海是時夫人趙氏挈二子居錢唐明年始克還家見祭趙氏夫人文李氏卒葬尚在呉門見李氏誌所挾以從者唯兄子温耳示姪詩自非吾骨肉誰能去鄉邑歳除示姪詩頻年同患難艱難離别葢身家之念久不存於胸中矣 黄梨洲選抄先生文集題其首云李氏誌明言至正乙巳冬娶李氏明年六月李氏死此兩年之在呉可知也乃台州總管呉來朋誌則又言至正乙巳余由海道抵京師後一年杭海南還何其自相牴牾也葢杭海在二十六年以後則為乞師二十五年以前則海道通問之使呉尋常有之良所以故亂其説耳嗚呼張士誠區區鹽徒而能得士如此夫亦有足多者按先生泛海非有兩事梨洲言故亂其説謂避乞師之名耳然萬里西行歸我王相未見其為士誠乞師也今全録於此以備叅考
  二十七年丁未先生五十一歳 寓昌樂有山東九日詩秋後渡海還鄞主夏叔宜氏是歳張士誠亡十月元罷庫庫官奪其軍十一月明兵狥山東郡縣皆下之百猿圖記云至正季歳余附海舟南還至四明館人夏叔宜出以相示末署云柔兆敦牂之歳良月是丙午十月也還鄞在丁未而此云爾者記葢作於洪武改元之後借猿思元意㫖甚明因遷就其歳月梨洲所謂故亂其説者也不然記茍作於丙午安得輙斥云至正季歳乎安貞堂記云由郡東門行五里所巨室夏氏居之余方客授其家
  明洪武元年戊申先生五十二歳 元亡先生隠鄞有東山賞梅詩序
  二年己酉先生五十三歳 有書畫舫燕集詩序序云歳己酉十月初吉予偕天台毛雲莊出遊慈水之上主東山沈師程氏
  三年庚戌先生五十四歳 有祭先姊趙安人文有沈明大墓誌銘汪定海墓誌銘
  四年辛亥先生五十五歳 居慈溪之華嶼有四景樓記云辛亥之春予來自定川方氏之彦徳原邀余至横塘云云有辛亥除夕詩寧波府志流寓傳先生隠慈之花嶼湖居白龍寺西軒
  五年壬子先生五十六歳 居鳳湖主錢仲仁氏有移居詩序和淵明飲酒連雨獨飲諸詩
  六年癸丑先生五十七歳 趙君夫人墓誌銘云洪武三年趙君夫人卒後二年葬又一年仲弟良始克回自東海望墓門而哭明詩綜據此以為洪武六年泛海南還明史亦然今考先生詩十年東海上乍離東海郡諸言東海者皆指鄞言自鄞還浦故曰回自東海我遊何處所北海乃其地乃指山東益都言耳洪武初年在鄞諸作確有可據故言六年南還者誤也是歳有祭揭秘監文哭揭秘監詩
  七年甲寅先生五十八歳 有題文與可盤谷圖文八年乙卯先生五十九歳 䟦藪上人蓮經云乙卯之春予遊龍山寧波府志先生客慈最久至今慈之白龍永樂定水金繩諸寺猶多遺蹟
  九年丙辰先生六十歳 夫人趙氏卒於浦先生時在㑹稽有祭趙氏夫人文
  十一年戊午先生六十二歳 先生宦遊四方嘗作九靈山圖攜以自随所至張之壁間或即以名其所居之室名流題詠各有時日豐城揭汯至正卄五年記云周伯温左丞以古篆書寓室之SKchar間時伯温官呉先生在呉門故得而書之也㑹稽胡唯仁四明烏斯道兩記在卄六年泛海前客越客鄞此其時也㑹稽唐之淳賦則在戊午他如丁鶴年諸公歌詩共十餘首今俱載家牒中
  十三年庚申先生六十四歳 有亡女張孺人墓誌銘黄氏南薰樓㑹飲詩序云庚申之秋余訪蘇太史於黄氏義門將自是入越又云不鄙謂余方回自千里外葢時偶一還家便適越也先生居越無實年可考文集越游稿中移居飲酒諸詩亦多在鄞所作慈姚壤接來往頻仍原不得縷指何時也
  十四年辛酉先生六十五歳 是年宋景濓卒於蜀十五年壬戌先生六十六歳 五月一還浦江有天機流動軒卷後題文冬自四明山召至金陵有太素處士趙君墓誌銘
  十六年癸亥先生六十七歳 初太祖物色先生既召至欲授以官以老疾固辭忤㫖四月十七日卒於寓舍葢自裁也或曰卒於獄子禮奉骨歸葬浦江縣南嘉興鄉西山之原夫人趙氏同穴劉績霏雪録云有胡僧相九靈日後當有一難壬戌冬果死囹圄見黄梨洲抄本今按壬戌冬當作癸亥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