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類苑/卷4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事實類苑
←上一卷 卷四十八 休祥夢兆(三) 下一卷→



◆占相醫藥(一)

陳希夷[编辑]

祖宗居潛日,與趙韓王遊長安,時陳摶乘一衞,遇之,下驢大笑,巾簪幾墜,左手握太祖,右手挽太宗:“可相從市飲乎?”祖宗曰:“與趙學究三人並遊,可當同之。”陳睥睨韓王甚久,徐曰:“也得也得,非渠不可預此席。”既入酒舍,韓王足跛,偶坐席左,陳怒曰:“紫微帝垣一小星,輙據上次,可乎?”斥之使居席右。見湘山野錄。

[编辑]

錢文僖公若水少時,謁陳摶求相骨法。陳戒曰:“過半月,請子卻來。”錢如期而往,至則邀入山齋,地爐中一老僧,擁衲瞑目,附火于爐旁。錢揖之,其僧開目,稍失遇待之體,錢頗嫌之。三人者,嘿坐持久,陳發語問曰:“如何?”僧搖頭曰:“無此等骨。”既而錢公先起,陳戒之曰:“子三兩日卻來。”錢曰:“唯。”後如期謁之,摶曰:“吾始見子,神觀清粹,謂子可學神仙,有昇舉之分。然見之未精,不敢奉許,將召此僧决之,渠言子無仙骨,但可作貴公卿爾。”問曰:“其僧者何人?”曰:“麻衣道者。”見湘山野錄。

[编辑]

王克正仕江南,歷貴官,歸本朝,直舍人院。及死無子,其家修佛事為道場,唯一女十餘歲,縗絰跪爐於像前。會陳摶入弔,出語人曰:“王氏女,吾雖不見其面,但觀其捧爐手相甚貴,若是男子,當白衣入翰林。女子嫁即為國夫人矣。”後數年,陳晉公恕為參知政事,一日,便坐奏事,太宗從容問曰:“卿娶誰氏?有幾子?”晉公對曰:“臣無妻,今有二子。”太宗曰:“王克正,江南舊族,身後唯一女,頗聞令淑,朕甚念之,卿可作配。”晉公辭以年高,不願娶。太宗敦諭再三,晉公不敢辭,遂納為室。不數日,封郡夫人,如陳之相也。

異僧[编辑]

太宗八子,真宗為第三,已封壽王。詔一異僧忘其名入禁中,遍相諸王,已見七王矣。惟真廟時方寢息,未得見之,僧奏曰:“遍觀諸邸,皆不及壽王者。”上曰:“卿未見,安得知?”僧曰:“見三僕立其門,皆將相材器,其僕既爾,主可知矣。”三僕者,乃張相耆、楊相崇勳、郭太尉承祐。

王冀公[编辑]

王冀公欽若鄉薦赴闕,張僕射齊賢時為江南漕,以書薦謁錢希白公易。時以才名,方獨步館閣,適會延一術士以考休咎,不容通謁。冀公喝促門下,厲聲詬閽人,術者遙聞之,謂錢曰:“不知何人耶?若聲形相稱,世無此貴者,但恐形不副聲爾。願邀之,使某獲見。”希白召之,冀公單微遠人,神貌疎瘦,復贅於頸,而舉止山野,希白蔑視之。術者悚然,側目瞻視。冀公起,術人稽顙稱嘆曰:“人中之貴,有此十全者!”錢戲曰:“中堂內,便是此等宰相乎?”術人正色曰:“公何言歟?且宰相何時而無?此君不作則已,若作之,則天下康富,而君臣相得,至死有慶而無弔。不完者,但無子而已。”錢戲曰:“他日將陶鑄吾輩乎?”術者曰:“恐不在他日,即日可待。願公無忽。”後希白方為翰林學士,冀公已真拜。

夏侯嘉正[编辑]

夏侯嘉正,荊南人。劉童子者,幼瞽,善聲骨及命術。謂公曰:“將來須及第,亦有清職,唯得聲貴,自餘俱弱。己俸外,有百金橫入,不病則死。”後至正言直館,充益王生辰使。得金幣,方輦歸私第,欲留之為潤屋,忽一緡自地起立,久而方仆,遂感疾,月餘而卒。

僧化成[编辑]

熙寧八年,呂惠卿為參知政事,權傾天下。時元參政絳為翰林學士,判羣牧,常問三命僧化成曰:“呂參政早晚為相?”化成曰:“呂給事為參政,譬如草屋上置鴟吻耳。”元曰:“然則其不安乎?”成曰:“其黜免,可立而待也。”是時春方半,元曰:“事應在何時?”成又消息曰:“在今年五月十七日。”憮然不惻,亦潛記之。既而呂權日盛,臺諫噤口,無敢指議之者。會五月十七日,元退朝,因語府界提舉蔡確曰:“化成言呂參政禍在今日,真漫浪之語也。”二公相視而笑,遂同還羣牧,促召成而謂之,成曰:“言必無失,姑且俟之。”二公愈笑其術非,既而化成告去,蔡亦上馬。是時,曾待制孝寬同判羣牧,薄晚來過廳,方即坐,元因訪今日有何事,曾曰:“但聞御史蔡承禧入劄子,不知言何等事也。”語未已,內探報,今日蔡察院言呂參政兄弟。元聞之大駭,乃以化成之言告曾公,既而呂罷政事,實始此日也。

費孝先[编辑]

唐坰知諫院,成都人費孝先為作卦影,畫一人,衣金紫,持弓箭,射落一雞。坰語人曰:“持弓者我也,王丞相生於辛酉,即雞也。必因我射而去位,則我亦從而貴矣。”翌日,抗疏以彈荊公,又乞留班,頗諠于殿陛。上怒,降坰為太常寺太祝,監廣州軍資庫,以是年八月被責。坰歎曰:“射落之雞,乃我也。”

[编辑]

自至和、嘉祐已來,費孝先以術名天下,士大夫無不作卦影,而應者甚多。獨王平甫不喜之,嘗語人曰:“占卜本欲前知,而卦影驗於事後,何足問耶?”

章郇公[编辑]

章郇公慶曆中罷相,知陳州。艤舟蔡河上,張方平、宋子京俱為學士,同謁公。公曰:“人生貴賤,莫不有命,但生年月日時若有三處合者,不為宰相,亦為樞密副使。”張、宋退,召術者,泛以朝士命推之,唯得梁適、呂公弼二命各有三處合,張、宋嘆息而已。是時,梁、呂皆為小朝官,既而皇祐中,梁為相;熙寧中,呂為樞密使,皆如郇公之言。

陳恭公[编辑]

陳執中好閱人,而解賓王最受知。初為登州黃縣令,素不相識,執中一見,即用大勑舉京官。及後作相,又薦館職,賓王仕至工部侍郎,致政。家雄於財,諸子皆京秩,年七十餘卒。賓王為人,方頤大口,敦厖重厚,左足下有黑子甚明大,實亦福人也。

馬尚書[编辑]

馬尚書亮知廬州,見翰林王公洙為小官,馬公曰:“子全似宋白,異日官至八座。”由此異待,通判嫉之,後羅織王公,遂以罪免。乃曰:“你這回更作宋尚書。”其後,王公竟登近侍,及卒,贈尚書。

吴處厚[编辑]

余嘗謂風鑒一事,乃昔賢甄識人物,拔擢賢才之所急,非市井卜相之流,用以賈鬻取貲者。故春秋單襄公、成肅公之徒,每遇會同,則先觀威儀,以省禍福。而前世郭林宗、裴行儉又考器識,以言臧否。然余亦粗知大概,嘗與富文忠公論之。文忠曰:“觀子之論,多取豐厚,若是則屠兒■〈飠不〉飥師皆貴矣。”余復思之,大凡相之所先,全在神氣與心術,更或豐厚,其福十全。因語曰:“今王遠角犀豐盈,而此頑童窮固,則豐盈固賢哲相也。”

楊文公[编辑]

楊公大年,尤負藻鑒,在翰林日,與章郇公共事,常言郇公異日必作相,己所不及。又見著作佐郎張士遜,知其有宰相器,即薦之,由此大拜。又鄉人吳待問,嘗從公學,公語其徒曰:“汝輩勿輕小吳,小吳異日須登八座,亦有年壽。”後皆如其言。待問,即春卿、沖卿父也。

[编辑]

錢副樞若水嘗遇異人傳相法,其事甚怪。錢公後傳楊大年,故世稱此二人有知人之鑒。仲簡,揚州人也,少習明經,以貧傭書大年門下,大年一見奇之,曰:“子當進士及第,官至清顯。”乃教以詩賦。簡,天禧中舉進士第一甲及第,官至正郎,天章閣待制以卒。謝希深為奉禮郎,大年尤喜其文,每見,則欣然延接,既去,則嘆息不已。鄭天休在公門下,見其如此,怪而問之,大年曰:“此子官亦清要,但年不及中壽爾。”希深官至兵部員外郎、知制誥,卒年四十六,皆如其言。謝希深初以奉禮郎鎖廳應進士舉,以啟事謁見大年,有云:“曳鈴其空,上念無君子者;解組不顧,公其如蒼生何?”大年自書此四句于扇,曰:“此文中虎也”,由是知名。

張堯封[编辑]

張堯封者,南京進士也,累舉不第,家甚貧。有善相者謂曰:“視子之相,不過一幕職,然君骨貴,必享王封。”人初莫曉其旨,其後,堯封舉進士及第,終於幕職。堯封,溫成皇后父也,既貴,堯封累贈太師中書令,兼尚書令,封清河郡王。由是始悟相者之言。見歸田錄。

李文靖[编辑]

文靖李公沆,布衣時,先正端公炳知舒州屬,因事涉江,公實侍行,俄而風濤暴作,舟幾覆沒。有大校王其姓,善人倫,曰:“此有真相,孰敢為害?何懼之有?”是日果利涉無虞,眾皆神其事。及公之貴,王校尚存焉。魏王語錄。

張永德[编辑]

周朝駙馬都尉張永德,輕財好施,喜延接方士。嘗遇一異人,言及時事,且曰:“天下將太平,真主已出。”永德曰:“其誰乎?”曰:“天意所兆,安能識諸?然而有一事,庶幾可驗,公或覩紫黑色,屬猪人,善戰,果於殺伐者,善待之。”永德常陰自求訪,及太祖皇帝勳位漸盛,永德因潛識帝之英表,問其生歲在亥,永德駭歎其事。乃傾身親附,相得甚歡,凡己之所有玩好資用子女玉帛,必先恣帝擇取,有餘乃以自奉。至國初,以舊恩,禮貌富貴與佐命勳戚同等,終太祖世無替焉。

丁晉公[编辑]

晉公言,趙普初罷隴州判官,到京,至日者王勛卜肆問命。次簾下,看范魯公質騶殿稍盛,歎曰:“似此大官,修箇甚福來得到此。”勛曰:“員外即日富貴,更強如此,何足嘆羨?往往便為交代,亦未可知。”後果如其言。晉公談錄。

僧奉真[编辑]

四明僧奉真,良醫也。天章閣待制許元為江淮發運使,奏課于京師,方欲入對,而其子疾亟,瞑而不食,惙惙欲逾宿矣。使奉真視之,曰:“脾已絕,不可治,死在明日。”元曰:“觀其疾勢,固知其不可救。今方有事,須陛對,能延數日之期否?”奉真曰:“如此似可。諸臟皆已衰,唯肝臟獨過,脾為肝所勝,其氣先絕,一臟絕則死。若急瀉肝氣,令肝氣衰,則脾少緩,可延三日,過此無術也。”乃投藥,至晚乃能張目,漸蘇而能食,元甚喜。奉真笑曰:“此不足喜,肝氣暫舒耳,無能為也。”後三日果卒。見筆談。

閩主延政[编辑]

閩中王氏兄弟,尋干戈之釁。延政以建、汀二州稱帝,國號大殷,郊壇於郎山,以延平縣為鐔州,以將樂縣為鏞州,凡四州焉,立三年,為江南所滅。延政歸金陵,至鄱陽,有異僧求見,且言大王此去,當有三大厄,過是無咎矣。因饋之藥,凡大赤丸二,小綠丸十,云:“每晨起,即服大赤丸一,至暮以五小丸下之。復滌洗,以寘鞶囊,以備迭餌。”時中主多置酖,一日內宴,獨賜巵酒,延政既飲,便若昏醉,坐不安席而起,趍出。使人視之,至宮門外,大嘔吐,通夕無恙。又月餘,復宴苑中,如前賜酒,彼已昏醉,如是者三,即時而吐,無所苦。中主謂其有天助,不敢復圖之。建饒州為永平軍,以延政為節度使,封光山王。延政祖潮,光州人故也。延政至鄱陽,泊船故處,復見其僧云:“當以藥見還,三厄無憂矣。”在鎮數年,以壽終。

陳昭遇[编辑]

陳昭遇者,嶺南人,善醫,隨劉鋹歸朝。後為翰林醫官,所治疾多愈,世以為神醫。絕不讀書,詰其所習,不能答,嘗語所親曰:“我初來都下,持藥囊,抵軍壘中,日閱數百人。其風勞冷氣之候,皆默識之,然後視其老幼虛實,按古方用湯劑,鮮不愈者,實未嘗尋脈訣也。”莊周所謂懸解,董遇以為讀書百遍義自見,豈是之謂歟?

吴越王錢鏐[编辑]

公言錢鏐年老,一目失明,聞中朝國醫胡某者善醫,上言求之。晉祖遣醫泛海而往,醫視其目曰:“尚父可無療此,當延六七歲壽。若决瘼去內瘴,眼即復舊,但慮損福爾。”鏐曰:“吾得不為一目鬼於地下足矣。願醫盡其術以療之,當厚報。”醫為治之,復故。鏐大喜,凡賂醫金帛寶帶計五萬緡,具舟送醫歸京師。醫至,鏐卒,年八十一矣。醫之孫收得鏐與其祖書數幅,鏐曾孫惟演贖得之,親見焉。

太宗校醫人[编辑]

賈黃中為禮部侍郎兼起居監察,中風眩卒。太宗悼惜之,切責諸醫,大搜京城醫工,凡通神農本草、黃帝難經素問及善針灸藥餌者,校其能否,以補翰林醫學及醫官院祗候。

王繼忠[编辑]

真宗為開封尹,呼道衢中鐵盤市卜一瞽者,令張耆、夏守贇、楊崇勳左右數輩揣聽聲骨,因以為娛,或中或否。獨相王繼忠,瞽者駭之曰:“此人可訝,半生食漢祿,半生食胡祿。”真宗笑而遣去。繼忠後為觀察使、高陽總管,咸平六年,虜寇望都,與虜酣戰至乙夜,戎騎合圍數十重,徐戰徐行,欲傍西山而遁,至城陷被虜,上聞之甚嗟悼。景德初,戎人乞和,繼忠與撰奏章,而勸諷誘掖,大有力焉,朝廷方知其存。後每歲遣使,真宗手封御帶藥茗以賜焉。繼忠服漢章,南望天闕,稱未死臣,哭拜不起,問聖體起居,不避虜嫌。以其姿儀雄美,虜以女妻之,偽封吳王,改姓耶律,卒於虜,人謂陷番王氏也。見玉壺清話。

史炤母張氏[编辑]

史中暉之母張氏,能知人,觀其所為,而知其貴賤貧富。文潞公、張杲卿、高敏之、呂公初舉進士時,皆館其家,極禮待之。言潞公、杲卿、敏之大貴,公初有名而不達,後皆如其言。中暉名炤,為光祿卿。公初終於大理寺丞、國子監直講。見東齋記事。

寇忠愍[编辑]

寇忠愍初登第,授大理評事,知歸州巴東縣。時唐郎中謂方為郡,夕夢有人告云:“宰相至。”唐思之,不聞朝廷有宰相出鎮者。晨興視事,而疆吏報寇廷評入界,唐公驚喜,出郊迓勞。見其風神秀偉,便以公輔待之,且出諸子羅拜。唐新飾勒韉,置廳之左,寇既歸船,其子拯白其父曰:“適者寇屢目此,宜即送之。”寇果詢牙校:“何人知吾欲此?”對以十四秀才。既而力為延譽,拯於孫漢公牓等甲成名。見倦遊雜錄。

許希[编辑]

天聖中,仁宗不豫,國醫進藥,久未効。或有薦許希善用針者,召使治之,三針而疾愈,所謂興龍穴者是也。仁宗大喜,遽命官之,賜予甚厚。希既謝上,復西北再拜,仁宗怪問之,希曰:“臣師扁鵲廟所在也。”仁宗嘉之。是時,孔子之後久失封爵,故顏太初作許希詩以諷之,於是詔訪孔子四十七代孫襲文宣王。

竇仁惠[编辑]

竇儼,字望之,薊門人,善推步,逆知吉凶。盧多遜、楊徽之俱為拾遺,儼謂曰:“丁卯歲,五星聚奎,自此天下太平矣。恨儼不得與也,二拾遺則見之。”范蜀公蒙求。

[编辑]

晉公嘗言,竇家二侍郎,儼為文宏贍,不可企及。有集一百卷,得常楊之體,又撰釋門數事五十件,從一至百數皆節其要妙典故。又善術數,聽聲音,而興廢之世,撰大周樂正一百卷。周世宗時,用兄儀在翰林為學士,常鄙其詭怪。世宗常令陶人應二十四氣,燒二十四片瓦,各題識其節氣,遂隔簾敲響,令下云無差謬。嘗指明德門謂盧、楊二校書曰:“此門相次變為大宮闕,兵漸消偃,天下太平,幾乎似開元天寶耳。然京師人卻甚逼迫,二校書將來富貴,皆見之也。”盧雖書軌混同,多遜為相,貶朱崖而亡。徽之為尚書年,皆如其言。又儀於堂前彫造倚子二隻,以祗右丞洎夫人同坐,儼忽見之,謂兄曰:“好工夫,奈其間一隻,至甚月日先破。”儀於是以幕覆於屏風後,愛護不用。果至是日,有大人至儀第,其從人不知,急於屏風後取此倚子,就門外下馬,遂為馬所傷而碎之。此晉公聞楊徽之尚書說也。又儼謂其弟偁參政曰:“儼兄弟五人,皆不為相,兼摠無壽,其間惟四哥稍得,然結果得自家兄弟姊妹了亦住不得。”後偁果為參政,只有王家大夫人,即王沔參政之母,儀儼之妹也。無何,亦得疾而逝。偁尋以抱疾而嘆曰:“二哥嘗言,結果得自家兄弟姊妹了亦住不得,必不可矣。”果數日而薨。晉公嘗謂,竇侍郎乃今之師曠也,晉公即偁之婿。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