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類苑/卷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事實類苑
◀上一卷 卷四十七 休祥夢兆(二) 下一卷▶



◆休祥夢兆(三)


夢遊亢宮[编辑]

李至陽嘗作亢宮賦,其序略曰:“予少多疾,羸不勝衣。庚寅歲冬,夕,忽夢遊一道宮,金碧明煥,一巨殿,一寶床巋然於中。一金龍蟠踞于床之上,碧髯金鬣,光體天地。傍有道士,轉眄若電,謂余曰:「此亢宿之宮也。大象無停輪,宜速拜之。汝將事此龍,積疾亦消。」予將拜,龍輙先拜。”至道初,太宗立真宗為皇太子,命公與李沆相並為賓客。太宗戒真皇曰:“二臣皆宿儒重德,不可輕待。吾選正人輔導汝,宗基國本,吾無慮矣。”真宗恭稟皇訓,見必先拜,符亢宮之兆也。

銅牌記[编辑]

梁沙門寶誌銅牌記,多讖未來事,云“有一真人在冀川,開口張弓在左邊。子子孫孫萬萬年。”江南中主,名其子曰弘冀,吳越錢鏐諸子皆連弘字,明以應之,而宣祖諱正當之也。

昇元寺石記[编辑]

江南將亡數年前,修昇元寺殿,掘得石記,視之,詩也。其辭云:“莫問江南事,江南事可憑。抱雞昇寶位,趁犬出金陵。子建居南極,安仁秉夜燈。東鄰嬌小女,騎虎踏河冰。”王師以甲戌渡江,後主寔以丁酉年生。曹彬為大將,列柵城南,為子建也。潘美為副將,城陷,恐有伏兵,命卒縱火,即安仁也。錢俶以戊寅年入朝,盡獻浙右之地。

秦淮石志[编辑]

江南保大中,浚秦淮,得石志。案其刻,有“大宋乾德四年”凡六字,他皆磨滅不可識。令諸儒參驗,乃輔公祏反江東時年號。後太祖受命,國號宋,改元乾德,江左始衰弱,豈非威靈將及,而符讖先著也。

天水碧[编辑]

金陵將亡前數年,宮中人挼薔薇水染生帛。一夕忘收,為濃露所漬,色倍鮮翠,因令染坊染碧,必經宿露之,號為天水碧。宮中競服之,識者以為天水,趙之望也。

金陵石記[编辑]

開寶中,新修營得一石記,凡數百字,隸書,從頭云:“從他痛,從他痛”,如此連寫,至末云:“不為石子盡,更書千萬箇從他痛。”從他痛,不知其讖也。未幾,王師渡江云。

冰稼山頹[编辑]

熙寧三年,京輔猛風大雪,草木皆稼,厚者冰及數寸。既而華山震,阜頭谷圮折數十百丈,蕩搖十餘里,覆壓甚眾。唐天寶中,冰稼而寧王死,故當時諺曰:“冬凌樹稼達官怕。”又詩有“泰山其頹,哲人其萎”之說。眾謂大臣當之,未數年而司徒侍中魏國韓公琦薨。王荊公作挽詞,略曰:“冰稼嘗聞達官怕,山頹今見哲人萎。”蓋謂是也。

名亭[编辑]

檢正官張諤家,起亭名曰允中,蓋取易允升義。後諤遷太子中允,停官。或者解曰:“允中亭者,官至中允而停也。”太子中舍陳有方知蘄水縣,臨水創亭,名必觀,蓋取荀况“君子必觀於水”之義,或者解曰:“必觀亭者,必停官也。”後有方竟以罪,免官而去。見青箱雜記。

駕幸東府[编辑]

初作東府,望氣者曰:“異哉!乃有天子氣。”及府成,車駕果臨幸,時龍圖張掞以詩慶兩府諸公,而王丞相和曰:“曾留主上經過迹,更費高人賦詠才。”

東嶽奉冊之異[编辑]

向大資敏中,祥符四年十月為東嶽奉冊使,奏奉冊前十日,雨雪日甚,至十一月五日詣本廟奉冊,忽然景氣晴和,宛若春煦。又得兗州狀稱,據黃現鋪人員夏興狀,今月四日將兵巡至馬嶺,見五人各服黃紫衣,執幡蓋。興等恐是冊使,向前迎接,忽然氣霧漸起,即不見。又得天貺殿道士孫守一狀,冊使詣本殿燒香畢,有皂鶴兩隻,至殿盤旋飛翥甚久。詞臣各進頌。見湘山野錄。

邃清殿學士[编辑]

治平三年,予為知制誥,夏六月,夢丞相遣朱衣吏召命草某人為邃清殿學士制。既寤,不能記其姓名及其文詞也。明年五月甲辰,丞相遣朱衣吏召當制學士呂縉叔草制,除邵不疑為寶文閣學士。後數日,得承旨張公所作詔云:“迺規層築,邃在西清。”然記去歲之夢,與詔文離合,其名若符契焉。出退朝錄。

軌革[编辑]

李璋太尉罷郢州入朝,至襄陽,疾病,止驛舍兩月餘。璋嘗命蜀人費孝先作軌革卦影,先畫一鳳止於林,下有關焉,又畫一鳳立于臺,又畫衣紫而哭者五人。蓋襄州南數里,有鳳林關,傳舍名鳳臺驛。始璋止二子侍行,三子守官于外,聞璋病甚,悉來奔視。至之翌日,璋乃卒,果臨其喪者五人。見倦遊雜錄。

[编辑]

術士李某忘其名者,亦傳管輅軌革法,畫卦影頗有驗。今丞相頃嘗問之,卦影畫水邊一月,中有古字。未幾除知湖州。又盧龍圖秉使占卦影亦同,乃除知渭州,雖不同而其影皆符。見澠水燕談。

夢名[编辑]

孫夢得初名貫,字道卿,嘗語予曰:“某舉進士過長安,夢登塔,見持一大文卷者,問之,云:「來年春榜」,索而視之,不可。問其間有孫貫否,曰:「無,惟第三人有孫抃。」既寤,遂改名抃,因字夢得。又數日,至華陰,與數同人詣金天帝廟乞靈,且求夢。夜中夢明下草制誥,諸同人相慶曰:「他日為知制誥翰林學士矣。」雖未以為信,然乃陰自喜。明年第三人及第,其後為直集賢院知制誥,如其夢云。”又言某初得此夢甚喜,及才作翰林學士,頗嫌之矣,人心是無足也。是時,夢得已為參知政事,月俸祿差厚耳,與學士亦不甚相遠,但清優不如學士,而勞責過之。又有堂吏,嘗夢火山軍姓劉人作狀元。閱火山軍解文,無姓劉人。明年,劉煇作狀元,煇能作賦,有聲場屋,人不以行許之。歷江寧、河中簽判卒。見東齋記事。

[编辑]

元豐中,汶上梁逖,一夕夢奏事殿中,見御座前揭一牌,箔金大書“黃裳”二字,意必貴兆也。因改名黃裳,明年御前賜進士第,建安黃裳為天下第一。

[编辑]

王彥祖初名元宗,慶曆二年,方勝冠,廷試應天以寔不以文賦罷。寢旅舍,夢一人告之曰:“君今年未當中第。”彥祖甚不平,責之曰:“子未嘗見予程文,又未始知余生年月日時,何從而知未中第?”其人笑曰:“君中選賦題,天字在下,君當三中選皆然。今題天字在上第二字,是以知其未也。”及唱名,果不預選。次舉春試不利,於禮部八年再預廷試,蓋軫象天地賦又復見黜。至皇祐五年,免解赴禮部,前此感疾,因眠,夢至一大府,見二人,因懇求生平命祿,二人笑不答。再叩來年得失,其人指面前池水曰:“待此水分流,君即登第。”覺,以水無分流,而池不能流,决無中第望矣。久之乃寤,即更名汾,以符水分之兆。及試禮部嚴父莫大於配天,廷試員丘象天,皆中高選。其後召試學士院,又賦明王謹於事天,得帖館職,皆符夢中之言。

角聲[编辑]

元祐四年夏,余初至河東,一日,與郡僚旅見提刑孫亞夫,曰:“近日府中角聲不和,咎在太守。”時蒲資政方到府未逾月,落職知虢州。數日,余獨見孫曰:“角聲愈不和矣。”未幾,王震待制自同復鎮蒲,七日丁母夫人憂去。至九月中,孫復語近官曰:“角聲不和,尤甚前日。”尋報蒲中行龍圖自襄移蒲,十月到官,明年春病卒。其驗如此,不知何術也。

占星[编辑]

景德四年,司天判監史序奏,今年太歲丁未六月二十五日,五星當聚周分。既而重奏,臣尋推得五星,自閏五月二十五日近太陽行度,按甘氏星經曰:“五星近太陽而輒見者,如君臣齊明,下侵上之道也。若伏而不見,即臣讓明於君,此百千載未有也。但恐今夜五星皆伏。”真宗親御禁臺以候之,果達旦不見,大赦天下,加序一官,羣臣表賀。見湘山野錄。

千葉牡丹[编辑]

李司空昉,淳化中,家園牡丹,一歲中有千葉者五苞,特為繁艷,李公致酒張樂,召賓客以賞之。自是,再歲內,長幼凡五喪,蓋地反物之驗。見楊文公談苑。

收恩州[编辑]

慶曆七年,貝州卒王則據城叛,詔明鎬加討,久無功。參知政事文彥博請行,於是仁宗欣然遣之,且曰:“貝字加文為「敗」,卿擒賊必矣。”未逾月,以捷報聞,詔拜平章事,曲赦河北,改貝為恩。見澠水燕談。

蛇精[编辑]

魚諫議周詢知安州,一日,園中園吏見大蛇垂欄楯上,就視之,乃周詢醉而假寐也。子壽亦嘗言,周詢於相法為蛇形。蔡君謨知福州,以疾不視事者累日,每夜中即夢登鼓角樓,凭鼓而睡。通判有怪鼓角將累日不打三更者,因對,數夜有大蛇盤據鼓上,不敢近。君謨既愈,與通判言所夢,正與鼓角將所說同,人遂以君謨為蛇精。見東齋記事。

彭蠡湖神[编辑]

張洎嘗涉彭蠡湖,一夕,夢古衣冠候之,禮甚恭,且言居止在側,他日願為整葺。洎既寤,訪於舟人,云“湖畔有左蠡里祠。”至則神像如夢中所視。洎歸中朝,參大政。至道中,里民將葺廟,廟側有人夢神云:“自有人治之,汝不當治。”因遣人崇飾,吳淑為記。

木中有文[编辑]

木中有文,多是柿木。治平初,杭州南新縣民家析柿木,中有“上天大國”四字,予親見之。書法類顏真卿,極有筆力,國字中間或字,仍挑起作尖口,全是顏筆,知其非偽者。其橫畫即是橫理,斜畫即是斜理,其木直剖,偶當天字中分,而天字不破上下兩畫,並一脚皆橫挺出半指許,如木中之節。以兩木合之,如合契焉。

雹作人面形[编辑]

熙寧中,河州雨雹,大者如雞卵,小者如蓮實,悉如人頭,耳目口鼻皆具,無異鐫刻。次年王師平河州,蕃戎授首者甚眾,豈克勝之符預告耶?見沈存中筆談。

五來子[编辑]

建隆初,京城唱五來子新番之曲。其後下荊州,克湖南,平西蜀,收嶺表,復江左,凡五國來朝,乃其讖也。

崇文院詩[编辑]

淳化中,崇文院西序直廬絕高處,有人題兩句詩云:“秋風送炎去,庭樹葉齊落。”是年立秋日,史館檢討宋炎罷職。來年立秋日,葉齊黜。

馬相踶[编辑]

至道二年四月,內丞相暮歸,將至西掖門,參政張洎、李昌齡馬相踶斷轡,二人皆墜地。寇準馬驚躍,幾墜。六月大雨泥濘,洎晚歸,馬渡橋墜前足,洎墜沒泥中,折巾一角,塗潦被體。是秋,洎被病,明年罷政事卒。其年之七月,準罷。來年夏,昌齡坐交通內侍王繼恩下獄,貶許州行軍司馬。

酒病[编辑]

殿中丞王全,吳人,嗜酒,常沈醉。為嶺南知州,日縱酒。忽一日,臍裂有聲,以蓋承之,得清酒斗餘,後數日乃卒。見澠水燕談。

蜀中桃符[编辑]

辛寅遜仕偽蜀孟昶為學士,王師將致討之前,歲除,昶令學士作詩兩句,寫桃符上。寅遜題曰:“新年納餘慶,佳節契長春。”明年蜀亡。呂餘慶以參知政事知益州。長春乃太祖誕節聖節名,寅遜歸朝,為太子中允,上疏諫獵,詔褒之。見楊文公談苑。

唱第日五色[编辑]

天聖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唱進士第於崇政殿,甲科未絕,而日五色於上,羣臣皆賀。後議者以為韓魏公固升,諸公雖多至二府,而終福社稷,則獨公焉。見魏王別錄。

駕幸汾陰[编辑]

祥符四年,車駕幸汾陰,起偃師,駐蹕永安。天文院測驗渾儀杜貽範奏:“卯時一刻,日有赤黃輝氣,變為黃珥,凡變戴氣,巳時後,輝氣復生。”見湘山野錄。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