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类苑/卷47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事实类苑
◀上一卷 卷四十七 休祥梦兆(二) 下一卷▶



◆休祥梦兆(三)


梦游亢宫[编辑]

李至阳尝作亢宫赋,其序略曰:“予少多疾,羸不胜衣。庚寅岁冬,夕,忽梦游一道宫,金碧明焕,一巨殿,一宝床岿然于中。一金龙蟠踞于床之上,碧髯金鬣,光体天地。傍有道士,转眄若电,谓余曰:“此亢宿之宫也。大象无停轮,宜速拜之。汝将事此龙,积疾亦消。”予将拜,龙辄先拜。”至道初,太宗立真宗为皇太子,命公与李沆相并为宾客。太宗戒真皇曰:“二臣皆宿儒重德,不可轻待。吾选正人辅导汝,宗基国本,吾无虑矣。”真宗恭禀皇训,见必先拜,符亢宫之兆也。

铜牌记[编辑]

梁沙门宝志铜牌记,多谶未来事,云“有一真人在冀川,开口张弓在左边。子子孙孙万万年。”江南中主,名其子曰弘冀,吴越钱镠诸子皆连弘字,明以应之,而宣祖讳正当之也。

升元寺石记[编辑]

江南将亡数年前,修升元寺殿,掘得石记,视之,诗也。其辞云:“莫问江南事,江南事可凭。抱鸡升宝位,趁犬出金陵。子建居南极,安仁秉夜灯。东邻娇小女,骑虎踏河冰。”王师以甲戌渡江,后主寔以丁酉年生。曹彬为大将,列栅城南,为子建也。潘美为副将,城陷,恐有伏兵,命卒纵火,即安仁也。钱俶以戊寅年入朝,尽献浙右之地。

秦淮石志[编辑]

江南保大中,浚秦淮,得石志。案其刻,有“大宋乾德四年”凡六字,他皆磨灭不可识。令诸儒参验,乃辅公祏反江东时年号。后太祖受命,国号宋,改元乾德,江左始衰弱,岂非威灵将及,而符谶先著也。

天水碧[编辑]

金陵将亡前数年,宫中人挼蔷薇水染生帛。一夕忘收,为浓露所渍,色倍鲜翠,因令染坊染碧,必经宿露之,号为天水碧。宫中竞服之,识者以为天水,赵之望也。

金陵石记[编辑]

开宝中,新修营得一石记,凡数百字,隶书,从头云:“从他痛,从他痛”,如此连写,至末云:“不为石子尽,更书千万个从他痛。”从他痛,不知其谶也。未几,王师渡江云。

冰稼山颓[编辑]

熙宁三年,京辅猛风大雪,草木皆稼,厚者冰及数寸。既而华山震,阜头谷圮折数十百丈,荡摇十馀里,覆压甚众。唐天宝中,冰稼而宁王死,故当时谚曰:“冬凌树稼达官怕。”又诗有“泰山其颓,哲人其萎”之说。众谓大臣当之,未数年而司徒侍中魏国韩公琦薨。王荆公作挽词,略曰:“冰稼尝闻达官怕,山颓今见哲人萎。”盖谓是也。

名亭[编辑]

检正官张谔家,起亭名曰允中,盖取易允升义。后谔迁太子中允,停官。或者解曰:“允中亭者,官至中允而停也。”太子中舍陈有方知蕲水县,临水创亭,名必观,盖取荀况“君子必观于水”之义,或者解曰:“必观亭者,必停官也。”后有方竟以罪,免官而去。见青箱杂记。

驾幸东府[编辑]

初作东府,望气者曰:“异哉!乃有天子气。”及府成,车驾果临幸,时龙图张掞以诗庆两府诸公,而王丞相和曰:“曾留主上经过迹,更费高人赋咏才。”

东岳奉册之异[编辑]

向大资敏中,祥符四年十月为东岳奉册使,奏奉册前十日,雨雪日甚,至十一月五日诣本庙奉册,忽然景气晴和,宛若春煦。又得兖州状称,据黄现铺人员夏兴状,今月四日将兵巡至马岭,见五人各服黄紫衣,执幡盖。兴等恐是册使,向前迎接,忽然气雾渐起,即不见。又得天贶殿道士孙守一状,册使诣本殿烧香毕,有皂鹤两只,至殿盘旋飞翥甚久。词臣各进颂。见湘山野录。

邃清殿学士[编辑]

治平三年,予为知制诰,夏六月,梦丞相遣朱衣吏召命草某人为邃清殿学士制。既寤,不能记其姓名及其文词也。明年五月甲辰,丞相遣朱衣吏召当制学士吕缙叔草制,除邵不疑为宝文阁学士。后数日,得承旨张公所作诏云:“迺规层筑,邃在西清。”然记去岁之梦,与诏文离合,其名若符契焉。出退朝录。

轨革[编辑]

李璋太尉罢郢州入朝,至襄阳,疾病,止驿舍两月馀。璋尝命蜀人费孝先作轨革卦影,先画一凤止于林,下有关焉,又画一凤立于台,又画衣紫而哭者五人。盖襄州南数里,有凤林关,传舍名凤台驿。始璋止二子侍行,三子守官于外,闻璋病甚,悉来奔视。至之翌日,璋乃卒,果临其丧者五人。见倦游杂录。

[编辑]

术士李某忘其名者,亦传管辂轨革法,画卦影颇有验。今丞相顷尝问之,卦影画水边一月,中有古字。未几除知湖州。又卢龙图秉使占卦影亦同,乃除知渭州,虽不同而其影皆符。见渑水燕谈。

梦名[编辑]

孙梦得初名贯,字道卿,尝语予曰:“某举进士过长安,梦登塔,见持一大文卷者,问之,云:“来年春榜”,索而视之,不可。问其间有孙贯否,曰:“无,惟第三人有孙抃。”既寤,遂改名抃,因字梦得。又数日,至华阴,与数同人诣金天帝庙乞灵,且求梦。夜中梦明下草制诰,诸同人相庆曰:“他日为知制诰翰林学士矣。”虽未以为信,然乃阴自喜。明年第三人及第,其后为直集贤院知制诰,如其梦云。”又言某初得此梦甚喜,及才作翰林学士,颇嫌之矣,人心是无足也。是时,梦得已为参知政事,月俸禄差厚耳,与学士亦不甚相远,但清优不如学士,而劳责过之。又有堂吏,尝梦火山军姓刘人作状元。阅火山军解文,无姓刘人。明年,刘辉作状元,辉能作赋,有声场屋,人不以行许之。历江宁、河中签判卒。见东斋记事。

[编辑]

元丰中,汶上梁逖,一夕梦奏事殿中,见御座前揭一牌,箔金大书“黄裳”二字,意必贵兆也。因改名黄裳,明年御前赐进士第,建安黄裳为天下第一。

[编辑]

王彦祖初名元宗,庆历二年,方胜冠,廷试应天以寔不以文赋罢。寝旅舍,梦一人告之曰:“君今年未当中第。”彦祖甚不平,责之曰:“子未尝见予程文,又未始知余生年月日时,何从而知未中第?”其人笑曰:“君中选赋题,天字在下,君当三中选皆然。今题天字在上第二字,是以知其未也。”及唱名,果不预选。次举春试不利,于礼部八年再预廷试,盖轸象天地赋又复见黜。至皇祐五年,免解赴礼部,前此感疾,因眠,梦至一大府,见二人,因恳求生平命禄,二人笑不答。再叩来年得失,其人指面前池水曰:“待此水分流,君即登第。”觉,以水无分流,而池不能流,决无中第望矣。久之乃寤,即更名汾,以符水分之兆。及试礼部严父莫大于配天,廷试员丘象天,皆中高选。其后召试学士院,又赋明王谨于事天,得帖馆职,皆符梦中之言。

角声[编辑]

元祐四年夏,余初至河东,一日,与郡僚旅见提刑孙亚夫,曰:“近日府中角声不和,咎在太守。”时蒲资政方到府未逾月,落职知虢州。数日,余独见孙曰:“角声愈不和矣。”未几,王震待制自同复镇蒲,七日丁母夫人忧去。至九月中,孙复语近官曰:“角声不和,尤甚前日。”寻报蒲中行龙图自襄移蒲,十月到官,明年春病卒。其验如此,不知何术也。

占星[编辑]

景德四年,司天判监史序奏,今年太岁丁未六月二十五日,五星当聚周分。既而重奏,臣寻推得五星,自闰五月二十五日近太阳行度,按甘氏星经曰:“五星近太阳而辄见者,如君臣齐明,下侵上之道也。若伏而不见,即臣让明于君,此百千载未有也。但恐今夜五星皆伏。”真宗亲御禁台以候之,果达旦不见,大赦天下,加序一官,群臣表贺。见湘山野录。

千叶牡丹[编辑]

李司空昉,淳化中,家园牡丹,一岁中有千叶者五苞,特为繁艳,李公致酒张乐,召宾客以赏之。自是,再岁内,长幼凡五丧,盖地反物之验。见杨文公谈苑。

收恩州[编辑]

庆历七年,贝州卒王则据城叛,诏明镐加讨,久无功。参知政事文彦博请行,于是仁宗欣然遣之,且曰:“贝字加文为“败”,卿擒贼必矣。”未逾月,以捷报闻,诏拜平章事,曲赦河北,改贝为恩。见渑水燕谈。

蛇精[编辑]

鱼谏议周询知安州,一日,园中园吏见大蛇垂栏楯上,就视之,乃周询醉而假寐也。子寿亦尝言,周询于相法为蛇形。蔡君谟知福州,以疾不视事者累日,每夜中即梦登鼓角楼,凭鼓而睡。通判有怪鼓角将累日不打三更者,因对,数夜有大蛇盘据鼓上,不敢近。君谟既愈,与通判言所梦,正与鼓角将所说同,人遂以君谟为蛇精。见东斋记事。

彭蠡湖神[编辑]

张洎尝涉彭蠡湖,一夕,梦古衣冠候之,礼甚恭,且言居止在侧,他日愿为整葺。洎既寤,访于舟人,云“湖畔有左蠡里祠。”至则神像如梦中所视。洎归中朝,参大政。至道中,里民将葺庙,庙侧有人梦神云:“自有人治之,汝不当治。”因遣人崇饰,吴淑为记。

木中有文[编辑]

木中有文,多是柿木。治平初,杭州南新县民家析柿木,中有“上天大国”四字,予亲见之。书法类颜真卿,极有笔力,国字中间或字,仍挑起作尖口,全是颜笔,知其非伪者。其横画即是横理,斜画即是斜理,其木直剖,偶当天字中分,而天字不破上下两画,并一脚皆横挺出半指许,如木中之节。以两木合之,如合契焉。

雹作人面形[编辑]

熙宁中,河州雨雹,大者如鸡卵,小者如莲实,悉如人头,耳目口鼻皆具,无异镌刻。次年王师平河州,蕃戎授首者甚众,岂克胜之符预告耶?见沈存中笔谈。

五来子[编辑]

建隆初,京城唱五来子新番之曲。其后下荆州,克湖南,平西蜀,收岭表,复江左,凡五国来朝,乃其谶也。

崇文院诗[编辑]

淳化中,崇文院西序直庐绝高处,有人题两句诗云:“秋风送炎去,庭树叶齐落。”是年立秋日,史馆检讨宋炎罢职。来年立秋日,叶齐黜。

马相踶[编辑]

至道二年四月,内丞相暮归,将至西掖门,参政张洎、李昌龄马相踶断辔,二人皆坠地。寇准马惊跃,几坠。六月大雨泥泞,洎晚归,马渡桥坠前足,洎坠没泥中,折巾一角,涂潦被体。是秋,洎被病,明年罢政事卒。其年之七月,准罢。来年夏,昌龄坐交通内侍王继恩下狱,贬许州行军司马。

酒病[编辑]

殿中丞王全,吴人,嗜酒,常沈醉。为岭南知州,日纵酒。忽一日,脐裂有声,以盖承之,得清酒斗馀,后数日乃卒。见渑水燕谈。

蜀中桃符[编辑]

辛寅逊仕伪蜀孟昶为学士,王师将致讨之前,岁除,昶令学士作诗两句,写桃符上。寅逊题曰:“新年纳馀庆,佳节契长春。”明年蜀亡。吕馀庆以参知政事知益州。长春乃太祖诞节圣节名,寅逊归朝,为太子中允,上疏谏猎,诏褒之。见杨文公谈苑。

唱第日五色[编辑]

天圣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唱进士第于崇政殿,甲科未绝,而日五色于上,群臣皆贺。后议者以为韩魏公固升,诸公虽多至二府,而终福社稷,则独公焉。见魏王别录。

驾幸汾阴[编辑]

祥符四年,车驾幸汾阴,起偃师,驻跸永安。天文院测验浑仪杜贻范奏:“卯时一刻,日有赤黄辉气,变为黄珥,凡变戴气,巳时后,辉气复生。”见湘山野录。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