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湖居士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于湖居士文集 卷第十四
宋 張孝祥 撰 景慈谿李氏藏宋刊本
卷第十五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十四

  記

   仰山廟記

仰山二王自江而西飲食必祭威德所被

齊光日月乾道元年張某來守桂林時李

金方冦郴陽羽書交馳於道某謁於祠禱

曰使廣西不被兵者神之賜則請爲王廟

于桂且奉神之像以俱其七月某至郡九

月冦平蓋甞以萬人闖吾境知其備也引

去惟王之仁之靈某不敢盡述獨叙其答

某者如此敬撰日擇地於城之北爲王館

御而書其所始使後有考且勸桂之民以

䖍事王二年二月旦張某記

   棠隂閣記

君子之爲政去之乆而猶見思者必有惻

怛愛民之誠心感於民也深故其來也如

慈父母之撫其子其去也如父母捨其子

而去父母捨其子而去子之心之思寧有

旣耶猶曰吾父母將復吾歸及其乆而不

復來也思之之心益不能忘於是過其宫

室見其所服用與其所愛樂起敬起慕尸

而祝之社而稷之更數十百世而不敢怠

者蓋昔之人以爲父母則今之人皆其孫

子孫子而事其祖冝如何也余昔爲中都

官聞閩有賢令曰張君仲欽閩之人歌舞

之去而思之前年余爲建康仲欽適通判

府事當塗闕守余檄仲欽攝焉居數月余

罷建康仲欽亦代去余居當塗之别邑往

來田間聞民之思仲欽飲食必禱也余曰

張君之政何如而使爾不忘若是民曰我

亦不能知但去年有水菑而君寔來民不

知水今年水不爲害而吾懼然若將隕焉

君之時吾與官(⿱艹石)相忘君去我我曰與州

縣之吏接我亦不知其故知思君而巳去

年余來桂林仲欽提㸃廣西獄事下車一

月冒黃茅瘴走二十五州以扁舟渡海吏

士扣頭涕泣交諫仲欽搴裳登舟半濟風

作舟師震駭仲欽怡然不爲動也黜陟罷

行一皆考之民民扶輿讙噭以爲百年未

之見也夫以當塗之思則知閩之思以閩

當塗占之仲欽之去嶺表而還天朝也民

之思仲欽可勝述哉昔召伯之敎明于南

國而人愛其甘棠故余登仲欽之閣名之

曰棠隂以識民異日之思閣之前有榕木

交䕃閣上仲欽之所遊息乾道丙戌五月

朔日歷陽張某記

   遊朝陽巖記

丙戍上巳余與張仲欽朱元順來遊水月

洞仲欽酷愛山水之勝至晚不能去僧了

元識公意即其上爲亭靣山俯江据澄覽

之㑹五月晦余復階兩賢與郭道深來水

潦方漲朝日在牖下凌倒景凉風四集仲

欽忻然舉酒屬余曰兹亭由我而發盍以

名之余與仲欽頃同官建康蓋甞名其亭

曰朝陽而爲之詩非獨以承晨曦之光惟

仲欽之學業足以鳯鳴於天朝也今亭適

東郷敢獻亭之名亦以朝陽而巖曰朝陽

之巖洞曰朝陽之洞元順道深合辭稱善

即書巖石記其所以張某記

   千山觀記

桂林山水之勝甲東南据山水之㑹盡得

其勝無如西峯乾道丙戌歷陽張某因超

然亭故基作千山觀髙爽閎逹放目萬里

晦明風雨各有態度觀成而余去廼書記

其極

   衡州新學記

先生之時以學爲政學者政之出政者學

之施學無異習政無異術自朝廷逹之郡

國自郡國逹之天下元元夲本靡有二事

故士不於學則爲竒言異行政不於學則

無道揆法守君臣上下視吾之有學猶農

之有田朝斯夕斯不耕不耘則無所得食

而有卒歳之憂此人倫所以明教化所以

成道德一而風俗同惟是故也後世之學

蓋盛於先王之時矣居處之安飲食之豐

訓約之嚴先王之時未必有此然學自爲

學政自爲政羣居翫歳自好者不過能通

經緝文以取科第旣得之則昔之所習者

旋以廢忘一視簿書期㑹之事則曰我方

爲政學於何有嗟夫後世言治者常不敢

望先王之時其學與政之分與 國家之

學至矣十室之邑有師弟子州縣之吏以

學名官凡豈爲是觀羙而巳蓋欲還先王

之舊求政於學顧卒未有以當上意者則

士大夫與學者之罪也衡之學曰石鼔書

院云者其來巳乆中遷之城南士不爲便

而還其故則自前教授施君鼎石鼔之學

據瀟湘之㑹挾山嶽之勝其遷也新室屋

未具提㸃刑獄王君彦洪提舉常平鄭君

丙知州事張君松皆以乾道乙酉至官下

於是方有兵事三君任不同而責均雖日

不遑暇然知夫學所以爲政兵其細也則

謂教授蘇君緫龜使遂葺之居無何而學

成兵事亦巳環三君之巡屬整整稱治夫

兵之巳而治之効未必遽由是學也而余

獨表而出之蓋樂夫三君識先王所以爲

學之意於羽檄交馳之際不敢忘學學成

而兵有功治有績則余安得不爲之言以

勸夫爲政而不知學者耶凡衡之士知三

君之心則居是學也不專章句之務而亦

習夫他日所以爲政不但爲科第之得而

思致君澤民之業使政之與學復而爲一

不惟三君之望如此抑國家將於是而有

獲與明年八月旦歷陽張某記

   三河記

直秘閣胡昉治歷陽之明年令行禁止道

不拾遺於是始以民之餘力開三河曰千

秋曰姥下曰石跋因民之利不勸以從雷

動風偃天造地設知閤門事龍大淵將

上旨視其成都統制劉源江東運使韓元

吉淮西運使梁竑皆㑹夫興事造業之難

聖智懼焉是舉也惟 天子之信臣臨之

而諸賢參同異之論稱其平以復于 上

將不獨吾千里蒙其利爲保鄣爲蠒絲昉

其任是責哉乾道丙戌十月旦張某書于

三瑞堂

   觀月記

月極明於中秋觀中秋之月臨水勝臨水

之觀冝獨往獨往之地去人逺者又勝也

然中秋多無月城郭宫室安得皆臨水蓋

有之矣若夫逺去人迹則必空曠幽絶之

地誠有好竒之士亦安能獨行以夜而之

空曠幽絶蘄頃刻之翫也哉今余之遊金

沙堆其具是四羙者與蓋余以八月之望

過洞庭天無纎雲月白如晝沙當洞庭青

草之中其髙十仭四環之水近者猶數百

里余繫舡其下盡却童𨽻而登焉沙之色

正黄與月相奪水如玉盤沙如金積光采

激射體寒目眩閬風瑶臺廣寒之宫雖未

甞身至其地當亦如是而止耳蓋中秋之

月臨水之觀獨往而逺人於是爲備書以

爲金沙堆觀月記

   萬卷堂記

歐陽文忠公之諸孫曰彚字𣈆臣者居廬

陵之安成築屋其居之東偏藏書萬卷扁

之曰萬卷堂乾道丁亥冬𣈆臣自廬陵冒

大雪過余於長沙曰彚堂成乆矣而未有

記也願以爲請夫人莫不愛其子孫也而

爲之善田宅崇貨財今彚有三子不願以

此愚之也蓋辛勤三十年以有此書以有

此堂而使三子者學焉余以爲文忠公之

德冝有後也而今未之聞焉充𣈆臣之志

其在兹巳其在兹巳𣈆臣歸幸爲我告之

古之所謂讀書者非以通訓詁廣記問也

非以取科第苟冨貴也亦曰求仁而巳仁

之爲道天所命也心所同也聖人之所覺

焉者也六經之所載焉者也得乎此一卷

之書有餘師矣不然盡讀萬卷之書以爲

愽焉其可也以爲知讀書則未也

   壽芝堂記

秘閣脩撰襄邑鄭公子禮自湖南轉運副

使就拜本路提㸃刑獄提刑置司衡州而

衡州子禮落南寓家所在於是有芝産於

内寢一本九莖五色備具子禮築新堂未

有名也客或考芝之祥名之曰壽芝蓋五

芝生五嶽得以和藥皆致神仙壽千歳子

禮今年七十有二康寜而好德其奉使典

州皆有績惠語曰仁者壽則芝之生豈徒

然哉余與子禮廣西湖南同官又有連也

旣書其扁又爲之記乾道丁亥十二月望

歷陽張某記

   金堤記

蜀之水旣出峽犇放横潰荆州爲城當水

之衝有堤起於萬壽山之麓環城西南謂

之金堤歳調夫増築夏潦方滛府選才吏

分護堤上乾道四年自二月雨至于五月

水溢數丈旣壞吾堤又齧吾城晝夜澒洞

如疊萬鼔前尹尚書方公極救灾之道决

下流以導水勢親督吏士别築堤城中民

安不揺越兩月而後水平秋八月某自長

沙來以冬十月鳩材庀工作新堤凡役五

千人四十日而畢巳决之堤匯爲深淵不

可復築别起七澤門之址度兩阿之間轉

而西之接于舊堤穹崇堅好悉倍于舊旣

成某進府之耋老問堤之所以壞曰異時

歳修堤則太守親臨之SKchar者益之穴者塞

之嵗有増而無損也堤是以能乆今不然

矣二月下縣之夫集則有職于是者率私

其人以充它役或取其傭而縱之畚鍤所

及併宿草與土而去之耳視堤旣平則告

畢工於是堤日以削而卒致於潰也予感

其言因書之以告來者使知戒焉築堤餘

材裒之作小亭于堤之半取少陵江湖深

更白松竹逺微青扁之青白亭而刻文于

壁間五年三月張某記

   荆南重建萬盈倉記

桉荆州圖經府倉在牙城西街北今之倉

者乃在牙城之南街西其遷廢歳月不可

得而考也初荆州平時米麥麻豆歳輸于

府者合十四萬有竒今財七之一以其少

也故廪𢈔出納在官者不復甚經意因陋

就簡以至于今十年來荆州屯兵諸道之

饟者受給無所於是因倉之餘地續續爲

屋横邪曲直隨地之冝如積薪如布筭或

髙或SKchar上雨旁風至棟桷委地而猶藏榖

軍士月給皆黑腐以飼雞豚且不食余至

官三月旣築潰堤間與僚吏周視官寺蓋

無有不敝壞者而倉爲急㑹朝廷賜以峽

州所買之木即檄統制官董江節度判官

趙謙攝掌書記汪琳撤舊屋而新之合爲

屋一百五十楹揭之曰萬盈倉外峻墻垣

内謹扄鑰臺門髙廣聽事𭰹明面勢位置

稱其爲大有司也自湖之南北江之東西

舉無與吾倉爲儷者是役也奔走程督又

有攝潜江巡檢郭撝凡用木九千枚緡錢

六千米千斛旣成而余以親疾丐祠去前

所謂官寺之當葺者僅能畢甲仗庫若學

宮軍帑則已鳩工而未成也乾道五年

月旦歷陽張某記

   黃州開澳記

守楊冝之至黃三月問諸父老曰黄之所

以未復其故者以古澳之未濬也黄爲州

臨江背山沙岸壁立客艘上下無所於泊

幸而畢𨵿征則棄去如脫兎四方之物至

黃者不復貿易黃之民惟其土之毛晝合

於市無所售則悶然以歸夫然者以四方

之來者不留故也今誠還澳之舊使順流

而下泝江而上者不于黄有風濤之厄稍

爲旦暮計黄之爲黄庶乎可也冝之惕然

不皇顧其帑廪之有無即日鳩工惟父老

之言爲信親率畚鍤於以用民而民無怨

閱廿日而開澳之工畢始澳有上源乗夏

潦之滛沙水俱至水去沙積日濬治之亦

塡淤也冝之謂澳者所以藏舟絶一源則

下澳長無湮塞之患蓋前之議者未及講

也乃罷開上澳余來適丁其成且冝之之

言方公務德則啓其端余視方公爲文人

行故樂記所以乾道五年四月八日張某


于湖居士文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