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試進士策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京兆府試進士策問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4

問。昔者秦襄公舉秦鄙之人,逐犬戎於西河之外,因其險而塞焉,後代無敢逾。始秦方列為小國,而東有諸侯窺地之兵,西有強戎不忘之怨,未聞當時秦嚐籍卒於外而屈於敵也。此一侯者之誌尚爾,況臣天下之大哉!今西邊制戎,起隴黃花輔兩關。自黃花拒塞倚漢中,南逾山,綿阻極巴蜀。自開縈隴西,北會彈箏,杠於河,塹於朔方,夾河而東,倚豐而角有天障。居其西以控戎者凡七師,邐迤數千裏之間,壁衝扼要之戎百有餘城。若此足以流威而謹塞乎?且戎之力不能加古昔之患,而邊防與地之兵,方秦之多倍百矣,猶以不足於用。即東取座於淮南、吳、越,東南取長沙,至於衡山臨江,更歲以易卒。彼其土之人,逾寒不纊,而投之積冰之地,役其所不習,用其所不能。非獨饋挽之不勝於費也,及聞墮指裂膚之事,父母妻子,聚而興哀。今欲疏罷徵之請,則邊臣有失助之告;如存乎舊規,則贅疣而無用。得失之端幸稱其當。

第二問

問。時皆曰:縣令之官,為能以化親於人矣。訊其變化寵最之法。曰:歲益氓幾室,賦隨而息之,是令之誨人曰:勞氓其來我者,遂其所而保之,吾能使吏不侵,決不渝。一歲曰,僑人籍而不賦;再歲曰,僑人賦而不役。誠著而不衰,四鄰之人逋而來者,屬袖於道。歲告籍於其郡,達於連帥,即遷之。逋人之邑亦且虛籍以自蔽,累賦於所存。四鄰之邑,更教誨以召之,賦累而不能反者,更往而逋之。四土之人,環遊不絕,輕去其鄉閭,猶脫垢耳。雖恩書亟降,為之濯煦,然猶虛籍為祖,日增而不止。豈褒尤寵最之謬哉!不然,其咎安在?眾君子皆含智負能,惟其不惜嘉謀,佇聞通理。

第三問

問。夫才之居人也,自中正降,短長之不相侔甚矣。今士非列於朝請者,必仰於吏部。故歲調試千餘人,即假疑於事,使對書決之。亦有冒買其書者,莫有所禁。其取舍之程,考於字句耳。夫櫨甍軛輻之具也,細不掩短,狹不模撓,隨用有輳。於今士一規而選,授於殊執,豈果盡其性哉!欲去書判之選,則有司者無以為準約,未知何以而得其中也。惟陳必中之言,以程斟酌之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