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兆府试进士策问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京兆府试进士策问
作者:沈亚之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34

问。昔者秦襄公举秦鄙之人,逐犬戎于西河之外,因其险而塞焉,后代无敢逾。始秦方列为小国,而东有诸侯窥地之兵,西有强戎不忘之怨,未闻当时秦尝籍卒于外而屈于敌也。此一侯者之志尚尔,况臣天下之大哉!今西边制戎,起陇黄花辅两关。自黄花拒塞倚汉中,南逾山,绵阻极巴蜀。自开萦陇西,北会弹筝,杠于河,堑于朔方,夹河而东,倚丰而角有天障。居其西以控戎者凡七师,逦迤数千里之间,壁冲扼要之戎百有馀城。若此足以流威而谨塞乎?且戎之力不能加古昔之患,而边防与地之兵,方秦之多倍百矣,犹以不足于用。即东取座于淮南、吴、越,东南取长沙,至于衡山临江,更岁以易卒。彼其土之人,逾寒不纩,而投之积冰之地,役其所不习,用其所不能。非独馈挽之不胜于费也,及闻堕指裂肤之事,父母妻子,聚而兴哀。今欲疏罢征之请,则边臣有失助之告;如存乎旧规,则赘疣而无用。得失之端幸称其当。

第二问

问。时皆曰:县令之官,为能以化亲于人矣。讯其变化宠最之法。曰:岁益氓几室,赋随而息之,是令之诲人曰:劳氓其来我者,遂其所而保之,吾能使吏不侵,决不渝。一岁曰,侨人籍而不赋;再岁曰,侨人赋而不役。诚著而不衰,四邻之人逋而来者,属袖于道。岁告籍于其郡,达于连帅,即迁之。逋人之邑亦且虚籍以自蔽,累赋于所存。四邻之邑,更教诲以召之,赋累而不能反者,更往而逋之。四土之人,环游不绝,轻去其乡闾,犹脱垢耳。虽恩书亟降,为之濯煦,然犹虚籍为祖,日增而不止。岂褒尤宠最之谬哉!不然,其咎安在?众君子皆含智负能,惟其不惜嘉谋,伫闻通理。

第三问

问。夫才之居人也,自中正降,短长之不相侔甚矣。今士非列于朝请者,必仰于吏部。故岁调试千馀人,即假疑于事,使对书决之。亦有冒买其书者,莫有所禁。其取舍之程,考于字句耳。夫栌甍轭辐之具也,细不掩短,狭不模挠,随用有辏。于今士一规而选,授于殊执,岂果尽其性哉!欲去书判之选,则有司者无以为准约,未知何以而得其中也。惟陈必中之言,以程斟酌之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