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齊堂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修齊堂記
作者:楊維楨 元
1350年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14

吾州諸暨有東、西施家,西家之秀鍾於苧羅美人,而東家無聞焉。至宋,始為施宗聖者,學行尊於里閈,人稱為東丘先生。東丘先生之後有鍔者,紹興中進《中興雅頌》,子姓由東而西,多隱處吳門。吾入吳,得諸閶關之外為仁傑氏,其先蓋自越來者,殆吾邑東丘之後已乎。

吾初未識仁傑氏,吳中學子張守中年十四,稱奇童,能夜誦經史書數千百言,日課大經義騷賦表章若干首,貴官女及里中多田翁爭婿張氏子,而獨為仁傑氏所先,可以識其人矣。仁傑嘗招致余於所居堂,顧其題顏曰修齊,吳興趙魏公之所書也。因擎觴拜以請記。

余視閶關之居,皆貨財之亭,而其人皆五方商賈之伍也,日出而蚤營,日入而未息,所與言者皆錐刀之末、乾沒之計也。與之語身修,則曰衣被文繡耳;與之語家齊,則曰峻宇雕牆耳,烏知吾聖賢《大學》之道哉!而仁傑乃獨拔乎流俗,以《大學》之學自律。仁傑蓋古椎魯長者也,素孝友於家。孟子推《大學》之教,曰「國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是知一身修,一家斯齊矣;一家齊,一鄉斯善矣。遠而推之千里之治,廣而充之四海之均,不過一修、齊而已耳。《大學》之言曰「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感應之機,其捷固如此。修、齊之化行,又豈獨善一身、齊一家而已哉!

吾聞吳俗,多好內而外尚勇,有逞匹夫之鬥而殘厥軀,惑於兒婦之舌而亂厥家者,聞施氏之風,豈不有愧哉!施氏之化行,則吾之記斯堂,庶不為空言也矣。至正十年十二月十日記。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