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與巴黎日記/卷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倫敦與巴黎日記
卷九
卷十 

光緒三年六月[编辑]

光緒三年〕六月初一日乙酉為西曆七月十一日。德爾比格非斯招赴摩裏茶會。羅爾斯為預備四馬車,陪同前往侯恩斯洛地方,尚在裏吉門西南二里許。所居園曰維登巴爾克,大逾二里。古木千章,有松百餘株,夭矯有奇致,視德溫色爾公園松枝葉盤曲繁密微有不及,而大過之。有水一溪,環抱一小山,使人意遠。英人呼松曰希得。猶太有山曰類布蘭(向以古松著名。西人口語,凡物極高者,動曰類布蘭希得),數十年前尚有松千餘株,今存者不過數十,不逮此園之多也。凡見異種樹三:一、銀松,葉兼青白色,似銀,洋語曰賽爾費爾希得;一、樹高十餘丈,圍三丈許,枝幹皆如筋絡,三丈圍中旁出四五如堵牆,亦向所未見也,洋語曰拍布喇;一、大幹如松,旁出數小枝,青白光潤如桂,葉亦似桂而微薄,有毛,開花如粟,聯絡結實如豆,味苦,如飼豕,洋語曰珥滑格林阿喀。珥滑格林,猶言長青也,其葉亦四時不凋。

所有〔見〕盤門得格立門(頭等寶星,羅爾斯親戚)、羅生格得。格得為阿叱畢灼之侄。裏吉門有營盤,格得亦其營一小兵頭也。初二日照覆外部調處喀什噶爾事,並加一信。

阿什百里邀赴伯魯克斯茶會。所居海格得一園,名曰硜屋得套爾。園地百餘畝,屋宇亦清潔。晤蘇士阿母登議院紳士白根斯(頭等寶星)及赫敦。其園內是日賽花會,蓋諸花園借用其地為此會者。格得布施所布置花草尤多。其花草奇形異色,光怪陸離,多目所未見。有小草,圓葉約三分許。葉端張兩翅如蚌,上有鬚,繩納入其中,則合而吸食之。又草本高二尺許,長葉如竹,葉端出莖,長數寸下垂。莖杪忽仰而向上,開花如吸水筒,上有蓋,亦可開合。又有草本,並無花葉,其形如小缸,鋒〔絳?〕色有花紋;後有簷,覆缸之半。又有細葉繁密,而枝莖如鐵絲,類製成者(葉或圓細如粟,或中分兩片,或有齒如菊葉而繁細,亦分數種)。其玫瑰及洋繡球皆分五色,煊耀奪目。其種類詭異,花色離奇,不可以勝紀也。

晚赴意大利公使及堅伯斯跳舞會,晤格斯勒斯,亦世爵,在所住宅之右(對角),而迄未獲一見。男女裝束均極奇詭,亦風俗然也。

初三日瓦瓦瑣為江督鑄鋼炮四尊,邀往其倫敦阿得倫斯鏗百里一觀。其兄與其幫辦堪爾陪同歷視各廠。廠不甚大,蓋專為刮磨機器,鑄炮別有廠也。炮四尊,前門裝彈二,後膛二。車膛作旋紋機器一,炮彈銅圍壓力水機器一,鑄〔鋸?〕木機器一。

別有制水雷機器廠,所見水雷數十具,大率分沉水雷、浮水雷二種,而用電氣開放水雷,水雷發則電氣機器自動。每水雷一尊,安一電線,用紅、黑二餅為記。紅、黑二餅均仰浮,用木盒盛之。鑿孔當黑餅,水電〔雷〕放則黑餅下屈而紅餅適當孔面。視盒內紅、黑餅,可以驗知某處水雷已放,某處水雷尚未放也。撞船水雷二種:一用木柄長三丈許,視敵船所泊處放小輪船,用人力撞之;一如石魚形而扁,上安鐵杵,用機器激使行水面。

旋至標爾愛斯鏗百里(標爾,譯言清也;愛斯,冰也;鏗百里,猶言局也。蓋煉冰局也)。斯格音約往觀其煉冰之法。幫辦名特立門。亦用汽機壓水氣桶中,旁設木圓桶,中安鐵管無數。管中裝薩爾瓦得(薩爾,譯言鹽也;瓦得,水也。即鹽水),管外盛意得(意得,藥名,類酒,寒冷如冰。西洋凡水十斤曰格倫。水桶中裝意得四十格倫,蓋四十〔百〕斤也)。意得氣透入壓水氣桶中,水氣受壓熱極,而意得氣挾之以行,從鐵管中送入一大木櫃。櫃內盛水,亦安鐵管無數,管中裝意得。水氣挾熱氣入櫃中,櫃內水皆熱,乃急放水使出牆外。旁鑿一泉,復用暗機器吸泉水使入,放出之水仍入泉坎,自相灌輸。熱氣入木櫃中,一散便涼。內外意得氣薄之,又從管中透入木桶,則寒氣加甚,鐵管外水氣皆已結成冰。又激桶內鐵管中鹽水,從上鐵管內轉入外間造冰處。入屋則寒氣逼人。凡設大方木桶前後相連四,鹽水鐵管透入桶內,相隔六七寸入許,間以洋鐵牆一,寬不逮一寸,而灌鹽水其中。桶內之水,為寒氣所逼而成冰。然其寒氣不能及遠,故設木板寸許,用機器推行之,下安直杵無數,攪水使就寒氣成冰,不過寸許。每結冰一層,相連再攪水一層,次第皆冰矣。其藥名意得者,不知其制法云何,而其精思固通造化矣!

再至該爾斯阿斯畢得,為巴輝約往,蓋一醫館也。其總理名斯諦拿,經理銀錢名勒畢登。收養病者六百餘人,尚有閑空地,蓋所容七八百人,大率外科為多,內科亦五分之一。外科分三種:一折斷手足者,一生而殘廢;一骨髓內腐;其症皆深於瘡毒。其次則眼症,別為一院;蓋諸病者所居皆喜軒敞,而眼疾宜黑暗不見日光。內科則痰咳及腰臂痛、頭痛。外、內科婦女皆別為一屋。每屋皆兩旁設榻,足相抵,而中餘丈許,約二十餘人,設一婦主持(貧戶而為右族者充之),用女僕三人照料。其中幼孩亦最多。醫藥廳一,亦分內外科。診視病者廳一,分內外室。外廳設廣坐,坐候。醫者在內廳,次第入視。輕者給藥,重者留治。其留治者別送一廳,又有醫者視其所患應歸何屋,分別送入。每屋皆有洗沐處,及澡堂,及廁屋。外科宜洗淨者,亦設磁盆,大、小、尖、扁,凡頭足身臂痛,各有所宜。窗壁光華,床褥精潔,間以花草,紅綠相映,或盛設古銅花磁,不知為病者所居也。

又有用電氣治病者:人手持電線,則電氣從此手以達彼手。引手就之,則為之震動,伸指可以點燈。又有玻璃罩一鉛器,中設車輪以當陽光,車輪旋轉不息;用物障之,輪即停。斯諦拿云:「此光力也,近年始試出之。或云熱力,尚未能推知其所以然也。」

陳設人身骨體,及取出所患之病症,凡兩院,統曰安那多米法爾妙西因。妙西因者,陳設之意;安那謂裂取之;多米法爾則割截之謂也。學館二處,以教學者。骨髓中有病,宜割截者,設一榻其中。學者環坐至六七層。病者臥榻上,關鍵其手足,用藥迷之,而施也鋸之功。所用鋸齒及大小刀,陳列一小室中。又有白金鑽,用電氣灼使紅以代鋸。云恐鋸時血出太多,用白金鑽燒斷之,可以免血橫溢。其截去手足及膝蓋者甚多,由其骨已先腐故也。一病死者,剖視其腑髒及筋絡所得病,亦環集學者,使見而知之。

詢知每年用費二萬餘磅。廚屋宏敞而尤清潔,每日食千人。一千五百〔一百五十〕年前,商人名該爾斯者,以遺資捐置此館,歲入二三萬磅,是以歲常有贏餘,逐漸加增房屋。猶用原捐商人該爾斯以為名,而肖鐵像於門外。又有阿斯諦裏古巴,數十年前外科最有名。又有白爾來,亦名醫,素患腰疾,自視小便以辨症,遂傳為常法。皆肖像堂內。其代模斯江連名恩邦克門得(猶言堤塘也),肖一像名伯魯勒爾,則以浚河修橋著名者,代模斯江底火輪車路亦所承算盤也。西洋相習為奇巧,其風尚有由來矣。

初四日雨。歡格立夫(世爵,如伯)約赴溫薄爾登看賽洋槍會,翟拿所為導意者也。地廣十餘里,支帳房架百餘座,歡格立夫亦支帳房如巨宅。又有辦事廳屋一,飯堂屋一,皆廣數畝,用玻璃為之,亦巨觀也。歡格立夫及武員費勒布斯,陪同觀看演槍數處:一、削木為鹿,用機器推使左右用〔行〕。兩旁各設大木白鹿一,兩人坐地鬥槍法,各以十槍為度,以中當心紅圈者為上。鹿左行則舉紅旗當左白鹿,以示所中處。(凡鬥槍,正〔中〕當心紅圈以四成論,稍偏三成,中外輪二成,再遠當一成。)鹿右行則指示右白鹿。一、臥地,四百步中垛,每發一人(由三百步至一千步,以次試之)。一、十垛平列,每發十人。一、三垛平列,每垛中黑、上下白,十人攢聚一處演放,每發三十人。詢知賽槍者皆民兵也。

英國兵分三等:正兵九萬餘人,團兵三四十萬,民兵二十萬。團兵者,鄉村市鎮各自為團,每歲官操三十日,給予口糧,一歸武員管轄。民兵無官操,不歸武員管轄,而軍火一頒之官。翟拿管民兵千人,則官信局送信力夫之願充民兵者(送信力夫四五千人,願充民兵者千人)。自西曆七月初起,以賽至十五日為度。其君主頒賞銀瓶一座,各商及各鎮亦製造銀器充賞,每值二三百磅。(分類給賞,則尚書主之。)通以成數計之;或成數一二人適均,則加賽三次;又均,又加賽。而歡格立夫伯為賽槍會尚書。詢知賽會者不過七八百人,十餘日汰存六七十人。而經費所出,一以槍數計之,每槍一響捐一施令,而給予子藥。通計收得二萬餘磅,子藥及蓋造棚廠,外施木牆,內曳繩圍,凡費萬六千磅,所餘儲以備下界〔屆〕之不足。此間魄力之大,他處所未有也。

旋赴古摩屋得,應翟拿茶會。屋得者,譯言林也。為鏗伯裏叱公林囿。翟拿屋當林麓,因以為名。其屋園林之盛,亦有清趣。聽垂鍾音樂,凡用搖鍾若鈴百一十具,大小分八等,以協五音,甚可樂。云此樂器興自此二十年內,能此者不過數家。到英倫數月,始一聞此也。諦拿遣其營官合得生來迎,相陪竟日。其類裏意尤勤,畫筆亦佳。奔、定克懷得兩處茶會,並以晚不赴。

初五日禮拜。接文報局四月十四日第廿六次包封(由英公司「果利治」船遞到。其廿五號由「眉江」船遞寄,已淪大洋海矣),並接江督一谘,知雲生奉派改充德國正使,加二品頂戴。此外周荔樵、林瑞符、張力臣及志城第三號信,知存與事已了。極有痗心處,使人竟日為之不懌。

初六日雨,入伏。西洋無此名目,雨寒猶著重棉,亦不知有伏日也。威妥瑪約早酌,與喀什噶爾賽爾德相見,同席佛賽斯及費克斯頡拿爾(沙乃斯百里侯派伴賽爾德者)。禧在明、馬格裏言及雅古波已沒,其子古裏裨格襲位,遺令傳位哈吉目刊都拉,辭不受。據賽爾德言,哈吉目刊都拉即張格爾之子,以為此新報為俄人謠傳也。吾以威妥瑪屢傳英國家之命,邀同一見,勉強應之。

旋往拜瑞典公使裨伯爾(新到,充當公使)、伯魯登(九十餘歲老人,久處中國者)、密爾尼,並赴馬克裏科爾、愛裏斯(英人,充當波斯總領事)兩處茶會。(馬克裏科爾三女與畢得四女皆美豔,英國茶會所見,未有能及者也)。接金眉生四月八日書,並寄示詩文稿。

初七日雨,寒。馬克裏來談。赴諦盤生、格爾尼、白爾拉爾得三處茶會。晤類裏貝拉,始知其居左近,竟未一回拜,馬格裏貽誤可笑。

諦盤生云西洋以七月十六日為森士瑞登日,一雨則下半年雨常不息,是為中國六月六日。中國以入伏日雨為無曬穀日,言雨多也。

尚有塞爾的一處茶會未赴。詣茀賽斯談。晤鼾百里,言吳淞鐵路沈幼丹制軍已定計毀折之,屬為之關說。幼帥此舉,實為無謂,然其意在邀流俗人一稱譽而已。言之無益,徒速謗耳。

初八日英國散布耶蘇教書亦有公會,名布裏地史安得茀爾林裨布洛蘇賽雅得(布裏地史,英國舊名;茀爾林,猶言他國也;安得者,語詞;裨布洛者,耶蘇書也;蘇賽爾得,會堂之名),尚書即夏茀斯百里,遣馬克斯科爾(即曾製小船考求水道者)、伯爾恩(會堂參讚)、湛爾馬克、阿爾塞爾、阿得經森五人送到漢文《約》書全部。赴阿叱畢灼、格斯拉斯伯兩處茶會。其密斯愛姆斯、巴林兩處茶會未赴。

晤意斯得累克(類裏,能通五國語言文字,英國以善畫聞,兼刻石)、阿爾得威諾(前兵部尚書,與戈登至交)、格斯拉斯處,言石刻半體人云:「希臘二千五百年前有善刻石者二人,一曰費諦雅斯,一曰布來喀斯意諦裏斯。近數十年從土中掘得石像,其遺刻也,兩手及頂皆有損壞。意大里人名堪羅法者,以刻石著聞。倩其完補,於是將其頭頂及兩手削平,反覆諦視數日,云其精工入神,萬不能及,竟不敢補。其原石因存意大里,而相與摹刻其半段人。」亦殊有神味。又羅馬古城掘得小石像一座,並奇品也。

接四月二日批摺一通,二月八日所發者。(因初十日一摺已封好,作為十一日奉到。)並接朱宇恬、朱香蓀、張力臣,及意城、子敬,及家信第四號,四月十三日所發者(三號未接得,想附「眉江」船中沉矣)。上海包封廿七號,四月二十一日發。是晚卜拉西茶會,未赴。

初九日斯博得斯武得約至所居古摹班克觀光學,相距六十里。由車林克羅斯坐火輪車,行二十七里,過一山(約三里許),即赤斯爾哈爾斯得,法主拿破侖後所居地也。又行十三里,羅爾斯塘。南行至蘇爾斯塘,凡兩山,中間兩崖壁立,皆此一山相聯屬(約十餘里),北曰羅爾,南曰蘇爾。出山數里,地名賽文倭克斯(其地古有堅木樹七株,因以為名。賽文者,七也;倭克為堅木名)。凡十五里至古摹班克。中間一小學館,男女學生環立相迎,亦有張旗置茶箱、茶鍾以為表識相迎勞者。斯博得斯武得遣其地〔弟〕迎於車林克羅斯,而自以馬車迎於賽文倭克斯,亦可謂致敬盡禮矣。

斯博得斯武得先邀看光學,皆用水晶及玻璃小片;用燈一座,置鏡數具其前,照之皆成五色,變化離奇。其玻璃厚條,用人力緊壓之即成五色;馳其力,則但現白光一條而已。其畫光六片及花朵及山石者,照之皆五色,斑斕錯雜;稍一推移,各色皆變。光學中亦兼熱學,其理本相通也。

其園林之盛,約圍十餘里。有古松一株,四人合抱,計圍二丈餘,云一百五十年前物也。沿途田禾茂密,樹木交陰,遠山如畫,彌望蔥倩。希臘署公使宅羅諦阿斯云:「觀此氣象,便知數百年不見兵戈之擾。」諒哉言也!

初十日日本烏葉公使來談,因詢其設官。近十年所定,凡分三院:一曰正院,政所以出也。設大政大臣一人,左大臣一人,右大臣一人,參議一人,皆一等官。二曰元老院,以議政者。其君選擇致仕官及有聲望者為之,凡二十人,亦名議官。三曰大審院,亦名法官,若中國之刑部,古廷尉職也。其正院所屬凡分十省:一曰大藏省,二曰外務省,三曰內務省,四曰陸軍省,五曰海軍省,六曰司法省,七曰工部省,八曰宮內省,九曰文部省,十曰教部省。每省設卿一人,亦一等官;大輔一人,二等官;少輔一人,三等官。各省所屬曰局,或七八局,或四五局。如大藏卿,猶唐尚書省之戶部尚書,所屬局曰出納局,曰租稅局,日造幣局。(凡分七八局,略記其三而已。)局設一官司之,司出納者即名出納頭,四等官也。其宮內省管禮儀,所屬有式部頭,即專司儀式者也。惟教部以神道為言,略仿西洋牧師、神甫之例,最尊曰阿叱畢灼;所司教則開闢東洋主教之人,其名曰天照皇大神,則全屬渺茫無稽矣。所設學館,則統於文部。大率官職皆仿西洋而略異其制。如西洋上下議院皆民舉,東洋議官則君延舉者也;西洋按察司官不甚尊而無統屬,東洋別設一院尊之。其戶部、工部及水陸兵政皆統於正院,又與西洋當國者一人、其餘部院各有專職而統歸於當國者之黨,制異而用意實用。其司法官亦分三等:曰大審院,一等官;曰上等裁判所,凡六人,二等官,亦謂之總理,如中國各省設立按察使司是也;曰中等裁判所,二十餘人,是為三等官,如國初之有各府司理官是也。各處設立管轄官,亦曰縣令,其副曰參事,皆朝命為之;又與西洋設立梅爾及哈得門,一出民政者稍異。其分職曰官,曰位。位猶中國之品,《唐書》所謂階者是也。此則尚援舊制,為西洋所無。

十一日卜拉西約往葛林海司觀所修整汽輪船,名「生皮恩」,停泊處代模斯江近海處也。以劉雲生往踐其約,不敢偕行。接格爾尼信,傳施密遂斯之言,約往觀其武得格林新報局。局名卜拉底斯阿閣滿,專為觀善規惡之言,令貧民領取鬻買〔賣〕,其意甚美。屬馬格裏回信允之。

十二日禮拜。日本人成山呈示詩稿,蓋故為諸侯,來此學習律法者。其詩筆亦清健。《相州途上》云:「曉風殘月五山磬,疏雨斷雲三浦帆。」《一谷懷古》云:「酒醒春夢隨流水,花落青山空夕陽。」亦可誦也。

十三日雨。意士伯尼阿爾福、喀爾得、巴爾克三類裏來見。

閱土、俄交戰地圖,俄兵由丹牛浦江東越巴拉堪山,據有克斯登古城,進攻費裏伯布立斯。土京屏障恃阿得裏阿拉鋪拉炮台,而聞已無鬥志。俄軍分兩路,一薄土京,一由喀立柏裏循海而南,土京蓋岌岌矣。英國議院言禮拜四、五日派兵赴馬爾多聽調度,其實欲直入土國達特勒爾南海峽,駐紮格立波裏城,以為救援土京之計。

十四日拉畢爾來見。金登幹遣博郎來約赴紐開斯海口,以發京信,辭之。卜拉西重約赴生皮恩,觀所整機器船,亦不能赴也。回拜哈爾得茀爾得(御前侯爵)、沙乃斯百里(侯)、色克倫(公)、愛爾芬司敦、德溫陟爾(公)、司賴特爾布斯(商部尚書)、博賴脫(頭等寶星,按察司)、希拉(總按察司)、賴參(統領)、摩裏(遊擊)、赫明、威爾生、馬克哈爾地、施密司(管理礦學)、波克利、馬克賴藍得、畢舍卜阿甫倫敦(大教士)十七處,請蓴齋代勞。晚間博勒克邀茶會跳舞,辭不赴。

十五日發上海包封,附法國公司船遞寄。拜發初十日補陳禁煙事宜六條及英國調處喀什噶爾事宜六條兩摺,附片一件,並抄照會一件。本約與劉雲生謝恩摺同日拜遞,因公司船初十日早已開行,各處信件未及繕就,遲至今日,聞法公司船十七日開行,以便明日送遞法國之波賽也。附致總署一信,沈經笙相國、董韞卿、周筱棠、方右民、吳蕙吟、董新甫各信。及合淝伯相、沈幼丹、何小宋、曾沅甫、劉芝田、唐景星,及家信第七號,及朱宇恬、朱香蓀、張力臣及志城各信。

十六日嘉定(中國名之渣甸)、鼾百里來見,均為保護吳淞鐵路。始知集眾力為之,而嘉定股分最多,約得十二分之一。倡始為嘉定及馬幹得魯二人,鐵工馬克生實往經營。鼾百里亦安友會人,洋人名之圭喀,專務行善,求各安無事。格爾尼、施密遂皆會友也。有會堂名阿克生三達巴雷司,亦尊耶蘇教而節目不同,入禮拜堂及君主〔「君主」前疑有脫文〕,皆不免冠。

十七日赫得內裏約四點鍾枉顧,而卜拉西約看其「生皮恩」船,十一、十四兩日皆未赴。至是專函來約,因詣車林葛羅斯,而輪車已開行。葛林海司江口相距約六十里,云兩點鍾可到,乃乘馬車一往。過卜來克赫斯一山,凡過三點鍾始至。坐客皆告歸,僅卜拉西內裏留候,是日又須赴席,令其兩女相陪。閱視所購各國器具,並赴「氣接斯得爾」兵船看操,蓋皆收養幼童之無歸者,使司管駕之法。凡二船,每船一百八十九人,總辦窪爾得斯,幫辦計意斯。詢知每日五點半鍾起梳洗;六點鍾用飯;飯畢誦經,分段掃洗艙板;九點鍾分班讀書操演,所演上桅曳繩及飛躍擊刺之法,船旁用木架浮水面,四周以板欄之,以練習泅水;十二點鍾午飯;一點鍾分班讀書操演如前,四點鍾畢,或讀書,或跳躍,聽其自便。皆紳民集資為之。所坐兵船給自國家,仍幫給管教官薪水。不獨以備水師之需,即民船水手亦皆出其中。舟中衣鞋皆自為之,皮工、縫工擇使學習。逾二十,藝成,當出受雇,仍給以衣服及粗布袋一具。此邦陶成人才,無微不至,國勢方興未艾也。

十八日瑞典、挪威公使愛達華達擺柏函稱:「整理萬國刑法監牢會前在比利時白魯賽爾都城會議,定於明年八月在瑞典斯多克火恩都城會議,先告各國國家來赴此會,願中國亦遣官赴此會。」聞英國數十年前有名侯爾得,獻議創修監獄以處罪人,無專困苦之。英國監牢立法之善,自侯爾得始。於是次第赴法、意、德、俄諸國,皆依其言行之,卒於俄國之南克爾生。諸國守其法至今。瑞典公使所云整理刑獄會者,當即侯爾得之遺也。

馬安生約入會,會名倭連得,茀爾來謂「東方」也。曾歷印度以東者,皆得入此會。參讚名茀來,往拜不晤。回拜夏茀斯百里、威妥瑪、嘉定、諦拿婁、馬克立戈爾(充當波斯總領事)、克蕾(原充美國公使)、珥斯庚梅(下議院文案)、密爾恩(水師提督,屢見通名)、鏗爾得(何伯親戚)及威烈斯瞻斯登、克裏殼羅茀得、珥溫斯羅恩、班得裏(世爵,如伯)、哈林登、科敷恩(頭等寶星)諸來通拜者。

十九日禮拜,是日頗熱。人言此邦八月常熱,語殆不誣。布格什夫婦來見,力誦古裏被格之能,謂精於戰事;且謂印度電報,中國已有議和之局,未知確否。《代模斯》新報敘述俄使博理法爾斯吉遍歷喀什噶爾及前後藏,言喀什噶爾派員護送而猜妨〔防〕甚至,並詰以為中國轉運糧餉之故。博理法爾斯吉有記載頗詳,言喀什噶爾一路人民,皆不能堪俄古柏之殘暴也。

二十日格爾尼為施密斯意斯邀往其二倫布洛地方茶會。先至阿裏克三達巴雷司(地名武得格林,在倫敦之北),其制略同水晶宮,而園地較廣。參讚覺恩斯陪同遊觀。又晤羅伯魯斯,亦園主之一也。(阿裏克山達為大太子妃名,巴雷司猶宮殿也。)園地有球場、射圃及秋千架,及圓屋如傘,旁設木馬木筐,用汽機激使環轉如飛;男婦或跨馬,或坐筐中為戲。前開三湖,樹木叢密。(有栗樹一株,廣蔭數畝,用鐵柵環之,數百年物也。)又開一園,用日本板屋為一莊,有小廟一、小樓一,並去歲美國百年大會購之日本商人者。栽花滿地,養鷹十餘、鷺鷥十餘,各設一座,絛繫之。又買酒板屋一,購之瑞典國商人者,形製絕奇。旁設鐵籬,養孔雀二、白雉二。前為音樂廳,甬道為鐵闌相望,懸小玻璃盞燈。詢之,園地周環約十里,又有試馬場、鬥車場、演炮場。試馬場有巨屋相聯,以處觀者。又有飯廳一、馬戲圓廳一、意大里漁人木皮板屋一。最後乃至巴雷司正屋,玻廳〔璃〕大廳相連,雜植花木,中有巨池激水,略仿水晶宮式。畫廳及賣買廳皆極繁盛。音樂廳二處,各容數千人。戲廳一,亦容數千。有美國夫婦二人,駕一小舟,長丈許,寬四尺餘,由美國牛約開至倫敦,約五十七日,遇暴風七次,抵倫敦才十餘日也。張布幔置船其中,夫婦二人皆在。詢之,一水手也,其婦居蘭格蘭,以此遊行大海中,亦一奇也。

隨至施密斯意斯宅,園地亦勝。設廠布席其中,會者三四百人,而中為台,以坐吾與劉雲生數人,執禮甚恭。設音樂,琴工達摩生,其君主樂部中之選也。施密斯意斯饋書數種,作歌祝禱中國萬年安樂,意尤厚也。(卜雷斯威林亦饋《約》書,托施密斯轉交。)

至是,始知其會名安友會,洋語曰蘇賽爾得阿甫費林得斯(蘇賽爾得,譯言會館也;費林得斯,譯言友也),一曰畢斯蘇賽爾得。畢斯者,平安無事之義。其會創自二百年前,專意勸其國安輯民人,無相侵奪。英主嘉樂士惡之,相與逃至北美利加,就野人買地置屋,以墾山為生,所居曰奔色爾番意亞(色爾番意亞者,希臘古音,林也;奔者,人名,勸其會友逃避者),又益開廣土地,今為非拉得爾費亞部(猶中國之一省)。其後國人知其為善也,乃稍歸。一千八百五十四年俄土交爭,其會人徑詣俄國獻書,以侵奪為戒。施密斯意斯、格爾尼、鼾百里皆其會中人也。施密斯意斯開設新報局一,洋語曰卜利諦斯威爾克曼,蓋勸工人為善。又使持此書鬻之,以勸工作小民。另設一新報局,而於其家繪圖鏤板,連屋累櫃,一以勸善為義,所饋書冊皆此類也。接上海廿八號包封(英國開士卡公司輪船,四月廿八日發),內志城第四號(四月十五日發)。

廿一日諦拿婁夫婦過談。接上海廿九號包封(法國埃麥石公司輪船,五月初六日發),內僅黎蓴齋家信。得莫善徵回書,由蓴齋轉交。後英公司船九日,而抵倫敦僅後一日而已。

廿二日為西曆八月初一日,回拜美國、希臘兩公使,及馬爾鏗、卜拉西、赫爾斯、內裏貝拉、馬費生(怡和總辦,在中國三十年,年八十餘)、布克類爾(世爵)。晚就金登幹談,並托發電報代詢赫德以彙兌經費事。

廿三日金登幹來談,言議院有專司律例二人,亦分畢根士、格蘭斯登兩黨。畢根士黨二人,曰侯爾克爾,曰計法爾得。格蘭斯黨二人,曰占模斯,曰哈爾喀爾得。四君皆頭等寶星。又有議紳一人,曰赫爾奢爾,亦深明律法,格蘭斯登黨也。金君又為倫敦斯摩爾阿爾摩斯刊木巴尼(斯摩爾,譯言小也;阿爾摩斯,譯言軍器;刊木巴尼者,行也)製造小軍器(即來福槍)行主搬得約初九日往觀;又為百珥名登(地名,在倫敦北)來得哈屋斯窪爾克斯(來得哈屋斯,譯言塔表也;窪爾克斯,譯言作行也)行主瞻斯約十六日往觀。

廿四日接劉薌林托轉遞李丹崖二信。合淝相國此數月內無一書內寄,而惟飭遞書信,其復劉雲生信又別由馬格裏轉遞,真不曉所謂。

薌林考求西洋兵槍至悉。各國兵槍著名者六種:英國二種,曰亨利高〔馬〕梯尼,曰為斯得理;德國二種,曰毛塞,曰得來斯;俄國一種,曰俾爾打納;美國一種,曰中針林明登。英國亨利馬梯尼槍,以有倒鍵者為佳(蓋後膛所用,以固兜者);其膛徑有數種,機篁〔簧〕亦數有變通。所舉英國槍廠凡三,曰烏理治官廠,曰裏資地方格林活特巴德裏廠,曰蘇格蘭咽顛巴顯利廠。其英商經手者,狄韋生所開為三楞,槍頭有倒鍵;亨利馬梯尼璧德滿所開為馬梯尼亨利來福槍。又云:烏理治官局博可斯愛爾所出子彈式,子殼用薄銅皮,鐵底,與士乃得子彈製法相仿。近年子彈用厚銅作殼,壓撞而成,可以重裝,銅質佳者可至數十次。此則所未之前聞者也。

廿五日新報載:俄國兵官宛如勾窮歷喀什噶爾之境,言俄古柏之起,土耳目〔其〕封為阿密爾,布哈爾封為哈達裏格爾西,皆以行教為名者也。

英國律書二種:一曰卜來客斯登,一曰密爾。又有羅沙西尼倭爾,亦密爾之類,而多附土耳其事。所載土耳其政教與中國略同。西洋人多謂回教必不能昌,為此也。

接李丹崖信,當以一信復之。廿六日禮拜,為劉雲生生日,本約治酒為賀,以齋食辭。

曼斯來相視屋頂高處,以憑試驗光報。光報起於曼斯,其幫辦顧得曾於何爾處試之,而曼斯必一試之公館,言此光報宜於兩軍相敵處也。意謂合淝伯相聞此,必可一售。

廿七日是為西曆八月初六日,通國於此嬉遊一日。格非斯夫人邀梁姬一至其家,相距百八十里,由柏定登附汽輪車至阿爾得爾馬斯登,往返不過半日,聞其園景甚佳也。

廿八日立秋,雨,涼。是日為萬壽節,與劉雲生率同各委員行禮,馬格裏亦屈一膝為禮。

俄、土交戰,土師獲勝於博裏衛拉,俄兵傷亡五千餘人,俄國電報亦云然。俄人欲取道色爾非亞,奧國先約俄兵無得出此,彼此議論尚相持也。

廿九日斯諦文森重論開修鐵路事宜,屬德在初、鳳夔九翻譯,與馬格理所言不甚符合,以屬黎蓴齋重翻。六七日無信,致合淝伯相書亦竟忘之。封書時每然。記憶往取,則蓴齋、和伯、夔九均已外出,尋求半日,仍檢得在初原稿封寄。偶檢日記,得去歲二月初七日陳小舫評所占課云:「同室操戈;日在昏晦中,朦蔽欺陵,不能自申;尤不利上書言事;伴侶僮僕,皆宜慎防。」當時不甚介意也,至今見之,始服其神。然則彼負義者亦命數然耶?為之憮然,不能自已。

 卷八 ↑返回頂部 卷十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