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撥志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先撥志始
作者:文秉 明

小敘[编辑]

憶童時侍先君子,言及世務,未嘗不致歎於門戶也。蓋門戶之局,胎兆於婁東,派岐於四明,釁開於淮撫,而究以國本為歸宿。其為東林者,則羽翼國本者也。其為四明者,則操戈東林者也。外此則秦、晉、齊、楚,西江稱強。然聲應氣求,要不出此二者。左右分袒,玄黃互戰,具白予聖,誰知烏之雌雄?迨逆賢用事,而君子、小人判矣。凡逆賢所摧折者必東林人也,否則必不求異於東林者也。凡逆賢所尊顯者,必四明人也,否則必不敢與四明忤者也。嗚呼!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而廉恥道喪,諂附成風,孰甚於逆賢之時!教猱升木,翼虎而食,孰甚於贊導逆賢諸人!馴至於烈皇之世所謂雖有善者,亦無如何矣。是以,鋻微察影之論,謂天不祚明,不在於震驚九廟,闖逆犯順之秋而萌於操戮多贤。璫黨煽虐之際,又不在於稽首投誠,搖尾乞隣之輩,而釀於同心擁戴,建祠頌德之徒。詩曰:

  枝葉未有害,本實先撥。

是貴辨之於早也。

余年來屏居深山,先世遺書一散不可復返。日長如年,追憶家庭見聞,輒錄片紙投入甓中,至今春而甓且滿矣。因出己见,稍為次第,首纪國本,著门户之所由始也,终以逆案者,貞佞之所由判也。後之君子流覽於此,基於邪正之辨,得失之故,亦洞若觀火矣乎!文秉蓀符甫題於南溪石壁。

目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