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三國文/卷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28 全三國文
卷二十九·魏二十九
鮑勛 田瓊 于達叔 薛夏 劉若 蘇林 董巴 崔林 裴潛 棧潛嚴可均 校辑
卷30
↑ 返回《全三國文

鮑勛[编辑]

  勛字叔業,泰山平陽人,濟北相鮑信子。曹公辟丞相掾,后為太子中庶子,徙黃門侍郎,出為魏郡西部都尉,以忤太子免,后拜侍御史。文帝即王位,以駙馬都尉兼侍中。黃初中拜右中郎將,遷御史中丞,復忤旨,左遷治書執法,尋被誅。

諫文帝游獵疏[编辑]

  臣聞五帝三王,靡不明本立教,以孝治天下。陛下仁圣惻隱,有同古烈,臣冀當繼蹤萬代,令萬世可則也。如何在諒暗之中,修馳騁之事乎?臣冒死以聞,陛下察焉。《魏志·鮑勛傳》

田瓊[编辑]

  瓊,鄭康城弟子,建安、黃初間為博士。

四孤議[编辑]

  或有為《四孤論》者曰:「遇兵饑饉,有賣子者;有棄溝壑者,有生而父母亡,無緦親,其死必也;有俗人五月生子,妨忌之不舉者。有家無兒,收養教訓成人。或語汝非此家兒,禮異姓不為後,于是便欲還本姓,為可然不?」博士田瓊議曰:「雖異姓不相為后,禮也。《家語》曰:『絕嗣而後他人,于理為非。』今此四孤,非故廢其家祀,既是必死之人,他人收以養活。且褒姒長養于褒,便稱曰褒,姓無常也。其家若絕嗣,可四時祀之于門戶外,有子可以為後,所謂神不歆非類也。」《通典》六十九

答劉德問(六首)[编辑]

  劉德問曰:「君吊,大夫迎于門外,又拜送于門外;大夫吊,不迎于門外。今時縣令長來吊,主人待之,當依國君來吊禮歟?依大夫來吊也。又當去杖,其至皆如故,無可舍邪?又今時丞尉來吊,待之當云何?」田瓊答曰:「今之君,與禮所云君,輕重不同。若必欲依之,令長宜依國君,丞尉宜依大夫,君于禮但見去杖、戢杖,其餘不見也。今于君吊,以首貫臂,遣人則不,釋之而已。」《通典》八十三

  劉德問田瓊曰:「乳母緦,《注》云:『養子者有他故,賤者代之慈已。』今時婢生口使為乳母,得無甚賤,不應服也。」瓊答曰:「婢生口,故不服也。」《通典》九十二

  劉德問:「以為人後者,支子可也。長子不以為後。同宗無支子,唯有長子,長子不後人,則大宗絕,後則違禮,如之何?」田瓊答曰:「以長子後大宗,則成宗子。禮,諸父無後,祭于宗家,復以其庶子還承其父。」《通典》九十六

  劉德問于田瓊曰:「失君父終身不得者,其臣子當得婚否?」瓊答曰:「昔許叔重作《五經異義》,已設此疑。鄭玄駁云:『若終身不除,是絕祖嗣也;除而成婚,違禮適權也。』」《通典》九十八

  問曰:「小記云:『朋友虞而已。』此為主幼而為虞也。若都無主族,神不歆非類,當為虞否?」田瓊答曰:「虞,安神也;以死者,于祖也。既朋友恩舊歡愛,固當安之之,然后義備也,但后日不常祭之耳。」《通典》一百一

  又問:「朋友無所歸,于我殯,若此者,當迎彼還已館,皆當停柩于何所?」答曰:「朋友無所歸,故呼而殯之,不謂已殯迎之也。于已館而殯之者,殯之而已,不于西階也。」《通典》一百一

皇后降服[编辑]

  諸侯女嫁為天王后,降其旁親一等,與出降為二等,為外親尊不同則降。天子后為眾子無服。何以明之?據大夫于庶子大功,其妻亦服大功;今天子、諸侯于眾子無服,后何緣獨服之邪?《通典》八十一

公子降服[编辑]

  公子以厭降,公子厭于君,為其母妻昆弟練冠麻衰,謂君所不服,子亦不敢服也。父卒,猶有先君余尊所厭,不得過大功也。《通典》九十三

大夫子降服[编辑]

  喪服經不見大夫嫡子為庶昆弟服者,與大夫為庶子為士者同。父之所降,子亦不敢不降也。《通典》九十三

諸侯大夫妻及大夫士女降服[编辑]

  大夫女嫁于諸侯,降其家旁親一等,與出嫁降并二等,為外親尊不同則降,諸侯夫人為眾子無服。何以明之?據大夫于庶子大功。其妻亦服大功。今天子、諸侯于眾人無服,夫人何緣獨得服之?又大夫妻為大夫之親,亦隨大夫而降一等。大夫之女嫁于大夫,還為其族親尊不同者,亦降之。唯父母昆弟為父後者,宗子亦不降也。士之女嫁于大夫者,亦降其族親不同尊者,如大夫也。又大夫之妻為庶子女子,在室大功,女適于士小功,此為大夫之妻尊與大夫同。大夫為伯叔父母子昆弟,昆弟為士者,以尊降一等。為之大功,其妻亦服大功。《通典》九十三

貴不降服[编辑]

  大夫之妻為長子三年,女子子嫁大夫,大功。《通典》九十三

于達叔[编辑]

  達叔為軍謀史。

四孤議[编辑]

  此四孤者,非其父母不生,非遇公嫗不濟。既生既育,由于二家,棄生背恩,實未之可。子者,父母之遺體;乳哺成人,公嫗之厚恩也。棄絕天性之道,而戴他族,不為逆乎?鄭伯惡姜氏,誓而絕之,君子以為不孝。及其復為母子,傳以為善。今宜為子竭其筋力,服于公嫗育養之澤,若終為報父在為母之服,別立宮宇而祭之,畢已之年也。詩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今四子服報如母,不亦宜乎?愛敬哀戚,服惠備矣。《通典》六十九

薛夏[编辑]

  夏字宣聲,天水人。曹公召為軍謀椽。黃初中為秘書丞。

報蘭臺[编辑]

  蘭臺為外臺,秘書為內閣,臺閣一也。何不相移之有?《魏志·王肅傳》注引《魏略》

劉若[编辑]

  若,獻帝末官輔國將軍,封清苑鄉侯。

上書請受禪[编辑]

  伏讀令書,深執克讓,圣意懇惻,至誠外昭,臣等有所不安。何者?石戶、北人,匹夫狂狷,行不合義,事不經見者,是以史遷謂之不然,誠非圣明所當希慕。且有虞不逆放勛之禪,夏禹亦無辭位之語,故《傳》曰:「舜陟帝位,若固有之。」斯誠圣人知天命不可逆,歷數弗可辭也。伏惟陛上應乾符運,至德發聞,升昭于天,是以三靈降瑞,人神以和,休徵雜沓,萬國響應,雖欲勿用,將焉避之?而固執謙虛,違天逆眾,慕匹夫之微分,背上圣之所蹈,違經讖之明文,信百氏之穿鑿,非所以奉答天命,光慰眾望也。臣等昧死以請,輒整頓壇場,至吉日受命,如前奏,分別寫令宣下。《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奏請受禪[编辑]

  臣聞符命不虛見,眾心不可違,故孔子曰:「周公其為不圣乎?以天下讓。是天地日月輕去萬物也。」是以舜響天下,不拜而受命。今火德氣盡,炎上數終,帝遷明德,祚隆大魏。符瑞昭晰,受命既固,光天之下,神人同應,雖有虞儀鳳,成周躍魚,方今之事,未足以喻。而陛下違天命以飾小行,逆人心以守私志,上忤皇穹眷命之旨,中忘圣人達節之數,下孤人臣翹首之望,非所以揚圣道之高衢,乘無窮之懿勛也。臣等聞事君有獻可替否之道,奉上有逆鱗固爭之義,臣等敢以死請。《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

蘇林[编辑]

  林字孝友,陳留人,為五官將文學。黃初中為博士給事中。以老致仕,加散騎常侍。年八十餘卒。

勸進表[编辑]

  天有十二次以為分野,王公之國,各有所屬,周在鶉火,魏在大梁。歲星行歷凡十二次,所在國天子受命,諸侯以封。周文王始受命,歲星在鶉火,至武王伐紂十三年,歲星復在鶉火,故《春秋傳》曰:「武王伐紂,歲在鶉火。」又曰:「歲之所在,即我有周之分野也。」昔光和七年,歲在大梁,武王始受命,為將討黃巾。是歲改元為中平元年。建安元年,歲復在大梁,始拜大將軍。十三年復在大梁,始拜丞相。今二十五年,歲復在大梁,陛下受命。此魏得歲與周文王受命相應。今年青龍在庚子,《詩推度災》曰:「庚者更也,子者滋也,圣人制法天下治。」又曰:「王者布德于子,治成于丑。」此言今年天更命圣人制治天下,布德于民也。魏以改制天下,與時協矣。顓頊受命,歲在豕韋,衛居其地,亦在豕韋,故《春秋傳》曰:「衛,顓頊之墟也。」今十月斗之所建,則顓頊受命之分也,魏以十月受禪,此同符始祖受命之驗也。魏之氏族,出自顓頊,與舜同祖,見于《春秋》世家。舜以土德承堯之火,今魏亦以土德承漢之火,其于行運,會于堯舜授受之次。臣聞天之去就,固有常分,圣人當之,昭然不疑,故堯捐骨肉而禪有虞,終無吝色;舜發垅畝而君天下,若固有之。其相授受間,不稽漏刻。天下已傳矣,所以急天命,明天下不可一日無君也。今漢期運已終,妖異絕之已審,陛下受天之命,符瑞告徵,丁寧詳悉,反覆備至,雖言語相喻,無以代此。今既發詔書,璽綬未御,固執謙讓,上逆天命,下違民望。臣謹案古之典籍,參以圖緯,魏之行運及天道所在,即尊之驗,在于今年此月,昭晰分明。唯陛下遷思易慮,以時即位,顯告上帝,布詔天下,然后改正朔,易服色,正大號,天下幸甚。《魏志·文帝紀》注引《獻帝傳》,蘇林、董巴上表。又見《宋書·符瑞志上》

皇后崩稱大行議[编辑]

  皇后皆有謚,未葬宜稱大行。臣以為古禮無稱大行之文。案:漢天子稱行在所,言不常居,崩曰大行者,不返之稱也。未葬未有謚,不言大行則嫌與嗣天子同號。至于后崩未葬,禮未立后,宜無所嫌,故漢氏諸后不稱大行,謂未葬宜直稱皇后。《通典》七十九

董巴[编辑]

  巴,建安黃初間為博士,有《大漢輿服志》一卷。

歷議[编辑]

  圣人跡太陽于晷景,效太陰于弦望,明五星于見伏,正是非于晦朔。弦望伏見者,歷數之綱紀,檢驗之明著也。《晉書·律歷志中》

  昔伏羲始造八卦,作三畫以象二十四氣。黃帝因之,初作調歷,歷代十一,更年五千,凡有七歷。顓頊以今之孟春正月為元,其時正月朔旦立春,五星會于天歷營室也。冰凍始泮,蟄蟲始發,雞始三號,天曰作時,地曰作昌,人曰作樂,鳥獸萬物,莫不應和,故顓頊圣人為歷室也。湯作殷歷,弗復以正月朔旦立春為節也。更以十一月朔旦冬至為元首,下至周魯及漢。案:當有刪節。《御覽》十六引此云:「武王作周歷,周公作魯歷。」皆從其節,據正四時,夏為得天,以承堯舜,從顓頊故也。《禮記》大戴曰:「虞夏之歷,建正于孟春,此之謂也。」《晉書·律歷志中》

崔林[编辑]

  林字德儒,清河東武城人,中尉琰從弟。建安中為鄔長,擢冀州主簿,徙署別駕丞相掾屬,遷御史中丞。魏受禪,拜尚書,出為幽州刺史,左遷河間太守,進大鴻臚。明帝即位,賜爵關內侯,轉光祿勛司隸校尉。景初中代衛臻為司空,封安陽亭侯。進封鄉侯。正始五年卒,謚曰孝侯。

考課議[编辑]

  案周官考課,其文備矣,自康王以下,遂以陵遲,此即考課之法存乎其人也。及漢之季,其失豈在乎佐吏之職不密哉?方今軍旅或猥或卒,備之以科條,申之以內外,增減無常,固難一矣。且萬目不張舉其綱,眾毛不整振其領。皋陶仕虞,伊尹臣殷,不仁者遠。五帝三王未必如一,而各以治亂,《易》曰:「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太祖隨宜設辟,以遺來今,不患不法古也。以為今之制度,不為疏闊,惟在守一勿失而已。若朝臣能任仲山甫之重,式是百辟,則孰敢不肅?《魏志·崔林傳》

議宗圣侯祀孔子不須命祀[编辑]

  宗圣侯亦以王命祀,不為未有命也。周武王封黃帝、堯、舜之後,及立三恪,禹、湯之世,不列于時,復特命他官祭也。今周公已上,達于三皇,忽焉不祀,而其禮經亦存其言。今獨祀孔子者,以世近故也。以大夫之后,特受無疆之祀,禮過古帝,義逾湯、武,可謂崇明報德矣,無復重祀于非族也。《魏志·崔林傳》

裴潛[编辑]

  潛字文行,河東聞喜人。避亂荊州,尋參丞相軍事,出歷三縣令,拜代郡太守,又為沛國相,遷兗州刺史。文帝踐阼,入為散騎常侍,歷魏郡穎川典農中郎將。明帝即位,入為尚書郎,歷河南尹,轉太尉軍師大司農,封清陽亭侯,進尚書令。父憂去官,拜光祿大夫。正始五年卒,追贈太常,謚貞侯。

遺令子秀儉葬[编辑]

  墓中惟置一坐,瓦器數枚,其餘一無所設。《魏志·裴潛傳》

棧潛[编辑]

  潛字彥皇,任城人。建安中為縣令。黃初中為中郎校。明帝時出為燕中尉,辭疾不就。

諫立郭后疏[编辑]

  在昔帝王之治天下,不惟外輔,亦有內助,治亂所由,盛衰從之。故西陵配黃,英娥降媯,并以賢明,流芳上世。桀奔南巢,禍階妹喜。紂以炮烙,怡悅妲己。是以圣哲慎立元妃,必取先代世族之家,擇其令淑,以統六宮,虔奉宗廟,陰教聿修。《易》曰:「家道正而天下定。」由內及外,先王之令典也。《春秋》書宗人釁夏云,無以妾為夫人之禮。齊桓誓命于葵丘,亦曰「無以妾為妻」。今后宮嬖寵,常亞乘輿。若因愛登后,使賤人暴貴,臣恐後世下陵上替,開張非度,亂自上起也。《魏志·文德郭皇后傳》。中郎棧潛上疏云云。又《初學記》十作裴潛。考《魏志·裴潛傳》,文帝踐阼,為散騎常侍,出為魏郡穎川典農中郎將,兩人同時為中郎,未審孰是,姑從《魏志》。

諫明帝興眾役疏戚屬疏[编辑]

  天生蒸民而樹之君,所以覆燾群生,熙育兆庶,故方制四海匪為天子,裂土分疆匪為諸侯也。始自三皇,爰暨唐、虞,咸以博濟加于天下,醇德以洽,黎元賴之。三王既微,降逮于漢,治日益少,喪亂弘多,自時厥後,亦罔克乂,太祖浚哲神武,芟除暴亂,克復王綱,以開帝業。文帝受天明命,廓恢皇基,踐阼七載,每事未遑。陛下圣德,纂承洪緒,宜崇晏晏,與民休息。而方隅匪寧,征夫遠戍,有事海外,縣旌萬里,六軍騷動,水陸轉運,百姓舍業,日費千金。大興殿舍,功作萬計。徂來之松,刊山窮谷。怪石夫,浮于河、淮。都圻之內,盡為甸服,當供稿秸钅至栗之調,而為苑囿擇禽之府,盛林莽之穢,豐鹿兔之藪,傷害農功,地繁茨棘,災疫流行,民物大潰,上減和氣,嘉禾不植。臣聞文王作豐,經始勿亟;百姓子來,不日而成。靈沼、靈囿,與民共之。今宮觀崇侈,雕鏤極妙,忘有虞之總期,思殷辛之瓊室,禁地千里,舉足投網,麗擬阿房,役百乾溪,臣恐民力凋盡,下不堪命也。昔秦據淆函以制六合,自以德高三皇,功兼五帝,欲號謚至萬葉,而二世顛覆,愿為黔首,由枝干既杌,本實先拔也。蓋圣王之御世也。克明俊德,庸勛親親;俊乂在官,則功業可隆,親親顯用,則安危同憂;深根固本,并為干翼,雖歷盛衰,內外有輔。昔成王幼沖,未能蒞政,周、呂、召、畢,并在左右;今既無衛侯、康叔之監,分陜所任,又非旦。東宮未建,天下無副,愿陛下留心關塞,永保無極,則海內幸甚。《魏志·高堂隆傳》

諫太子田獵夜還[编辑]

  王公設險以固其國,都城禁衛,用戒不虞。《大雅》云:「宗子維城,無俾城壞。」又曰:「猶之未遠,是用大諫。」若逸于游田,晨出昏歸,以一日從禽之娛,而忘無垠之釁,愚竊惑之。《魏志·高堂隆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