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三國文/卷6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61 全三國文
卷六十二·蜀六
楊儀 蔣琬 蔣斌 費詩 呂凱 費禕 張嶷 姜維 蒲元 楊戲 雍闓嚴可均 校辑
卷63

↑ 返回《全三國文

楊儀[编辑]

  儀字威公,襄陽人。初為傅群主薄,去為關羽功曹。先主辟為左將軍兵曹掾。及即漢中王位,進尚書。章武初坐事左遷,遙署弘農太守。建興中,丞相亮以為參軍,遷長史,加綏軍將軍。亮卒后拜中軍師,以怨望廢為民,尋自殺。

與費禕書[编辑]

  公亡際,吾當舉軍降魏,處世寧當落度如此邪?令人悔不可追。華陽國志》七

蔣琬[编辑]

  琬字公琰,零陵湘鄉人。以州書佐隨先主入蜀,除廣都長,免,尋為什邡令。先主為漢中王,征為尚書郎。后主時,丞相亮辟為東曹掾,舉茂才,遷參軍,又遷長史,加撫軍將軍。亮卒,進尚書令,尋加行都護假節領益州刺史,遷大將軍,錄尚書事,封安陽亭侯,開府加大司馬。卒,謚曰恭侯。有《喪服要記》一卷。

薦董允表[编辑]

  允內侍歷年,翼贊王室,宜賜爵土,以褒勛勞。《蜀志·董允傳》

承命上疏[编辑]

  芟穢弭難,臣職是掌。自臣奉辭漢中,已經六年。臣既暗弱,加嬰疾,規方無成,夙夜憂慘。今魏跨帶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東西并力,首尾掎角,雖未能速得如,且當分烈蠶食,先摧其支黨。然吳期二三,連不克果,俯仰惟艱實忘寢食。輒與費等議,以涼州胡塞之要,進退有資,賊之所惜。且羌胡乃心思漢如渴,又昔偏軍入羌,郭淮破走,算其長短,以為事首,宜以姜維為涼州刺史。若維征行,銜持河右,臣當帥軍為維鎮繼。今涪水陸四通,惟急是應,若東北有虞,赴之不難。《蜀志·蔣琬傳》。又見《華陽國志》七

蔣斌[编辑]

  斌,琬子。為綏武將軍漢城護軍。蜀亡,隨鍾會至成都,為亂兵所殺。

答鐘會書[编辑]

  知惟臭味意眷之隆,雅托通流,未拒來謂也。亡考昔遭疾,亡于涪縣,卜云其吉,遂安厝之。知君西邁,乃欲屈駕修敬墳墓。視予猶父,顏子之仁也,聞命感愴,以增情思。《蜀志·蔣琬傳》

費詩[编辑]

  詩字公舉,犍為南安人,劉璋時為綿竹令。先主定蜀,以為督軍從事,出為牂柯太守,還為州前部司馬。以諫稱尊號忤旨,左遷永昌從事。后又忤丞相亮,至蔣琬秉政,遷諫議大夫。卒于家。

諫漢中稱尊號疏[编辑]

  殿下以曹操父子逼主篡位,故乃羈旅萬里,糾合士眾,將以討賊。今大敵未克,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與楚約,先破秦者王。及屠咸陽,獲子嬰,猶懷推讓,況今殿下未出門庭,便欲自立邪!愚臣誠不為殿下取也。《蜀志·費詩傳》。又見《華陽國志》六

呂凱[编辑]

  凱字季平,永昌不韋人。仕郡五官掾功曹。丞相亮表為云南太守,封陽遷亭侯。

答雍闓檄[编辑]

  天降喪亂,奸雄乘釁,天下切齒,萬國悲悼。臣妾大小,莫不思竭筋力,肝腦涂地,以除國難。伏惟將軍世受漢恩,以為當躬聚黨眾,率行啟行,上以報國家,下不負先人,書功竹帛,遺名千載。何期臣仆吳越,背本就末乎?昔舜勤民事,隕于蒼悟,書籍嘉之,流聲無窮。崩于江浦,何足可悲!文武受命,成王乃平。先帝龍興,海內望風,宰臣聰睿,自天降康。而將軍不睹盛衰之紀,成敗之符,譬如野火在原,蹈履河冰,火滅冰泮,將何所依附?曩者將軍先君雍侯,造怨而封,竇融知興,歸志世祖,皆流名后葉,世歌其美。今諸葛丞相英才挺出,深睹未萌,受遺托孤,翊贊季興,與眾無忌,錄功忘暇。將軍若能翻然改圖,易跡更步,古人不難追,鄙土何足宰哉!蓋聞楚國不恭,齊桓是責;夫差僭號,晉人不長。況臣于非主,誰肯歸之邪?竊惟古義,臣無越境之交,是以前后有來無往。重承告示,發憤忘食,故略陳所懷,惟將軍察焉。《蜀志·呂凱傳》

費禕[编辑]

  禕字文偉,江夏鄳人,為太子舍人,遷庶子。后主即位,為黃門侍郎,以昭信校尉使吳,遷為侍中,尋為丞相亮參軍,轉中護軍,又為司馬。亮卒,為后軍師,進尚書令,遷大將軍,錄尚書事,封成鄉侯,領益州刺史。后為魏降人郭循所殺,謚曰敬侯。

甲乙論[编辑]

  甲以為曹爽兄弟,凡品庸人,茍以宗子枝屬,得蒙顧命之任,而驕奢僭逸,交非其人,私樹朋黨,謀以亂國。懿奮誅討,一朝殄盡,此所以稱其任,副士民之望也。乙以為懿感曹仲附己不一,豈爽與相干?事勢不專,以此陰成疵瑕。初無忠告侃爾之訓,一朝屠戮,讒其不意,豈大人經國篤本之事乎!若爽信有謀主之心,大逆已構,而發兵之日,更以芳委爽兄弟。懿父子從后閉門舉兵,蹙而向芳,必無悉有脫字。寧,忠臣為君深慮之謂乎?以此推之,爽無大惡明矣。若懿以爽奢僭,廢之刑之可也。滅其尺口,被以不義,絕子丹血食,及何晏子魏之親甥,亦與同戮,為僭濫不當矣。《蜀志·費禕傳》注引殷基《通語》

張嶷[编辑]

  嶷字伯岐,巴郡南充國人,為州從事。后主時遷都尉,拜牙門將,除武都太守,以功封關內侯,加撫戎將軍。在郡十五年,徵拜蕩寇將軍。從姜維出狄道,戰死。

戒費禕書[编辑]

  昔岑彭率師,來歙杖節,咸見害于刺客,今明將軍位尊權重,宜鑒前事,少以為警。《蜀志·張嶷傳》

與諸葛瞻書[编辑]

  東主初崩,帝實幼弱,太傅受寄托之重,亦何容易!親以周公之才,猶有管、蔡流言之變;霍光受任,亦有燕、蓋、上官逆亂之謀,賴成、昭之明,以免斯難耳。昔每聞東主殺生賞罰,不牟下人,又今以垂沒之命,卒召太傅,屬以后事,誠實可慮。加吳、楚剽急,乃昔所記,而太傅離少主,履敵庭,恐非良計長算之術也。雖云東家綱紀肅然,上下輯睦,百有一失,非明者之慮邪?取古則今,今則古也。自非郎君進忠言于太傅,誰復有盡言者也!旋軍廣農,務行德惠,數年之中,東西并舉,實為不晚,愿深采察。《蜀志·張嶷傳》

姜維[编辑]

  維字伯約,天水冀人。仕魏為郡從事中郎,參本郡軍事。見疑來降,丞相亮辟為倉曹掾,加奉義將軍,封當陽亭侯,遷中監軍征西將軍。亮卒,為右監軍輔漢將軍,進封平襄侯,遷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又遷衛將軍,錄尚書事,加督中外軍事,拜大將軍。以假谷之敗,貶為后將軍,行大將軍事。后復拜大將軍。以避黃皓住沓中,尋拒鍾會于劍閣。蜀亡,謀興復,為魏將士所殺。

表后主[编辑]

  聞鍾會治兵關中,欲規進取,宜并遣張翼、廖化督諸軍分護陽安關口、陰平橋頭,以防未然。《蜀志·姜維傳》

密書通后主[编辑]

  愿陛下忍數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復安,日月幽而復明。華陽國志》七

  欲偽服事鍾會,因殺之以復蜀土。《蜀志·姜維傳》注引《晉陽秋》,密與劉禪表疏云云。

議謚趙云[编辑]

  云昔從先帝,勞績既著,經營天下,遵奉法度,功效可書。當陽之役,義貫金石。忠以衛上,君念其賞;禮以厚下,臣忘其死。死者有知,足以不朽;生者感恩,足以殞身。謹案《謚法》:「柔賢慈惠曰順,執事有班曰平,克定禍亂曰平。」應謚云曰「順平」矣。《蜀志·趙云傳》注引《云別傳》

建議殄敵[编辑]

  錯守詣圍,雖合《周易》重門之義,然適可御敵,不獲大利,不若使聞敵至,諸圍皆斂兵聚谷,退就漢、樂二城,使敵不得入。平且重關鎮守以捍之,有事之日,令游軍并進,以伺其虛。敵攻關不克,野無散谷,千里縣糧,自然疲乏。引退之日,然后諸城并出,與游軍并力搏之,此殄敵之術也。《蜀志·姜維傳》

報母書[编辑]

  良田百頃,不計一畝。但見遠志,無有當歸。《晉書·五行志》中。又《御覽》三百十引孫盛《雜記》。又九百八十九引孫盛《異同評》

蒲元傳[编辑]

  君性多奇思,于斜谷為諸葛亮鑄刀三千口,刀成,自言漢水鈍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謂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江水。君以淬刀,言雜涪水,不可用。取水者捍言不雜。君以刀畫水,言雜八升。取水者叩頭云,于涪津覆水,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以竹筒內鐵珠滿中,舉刀斷之,應手虛落,因曰神刀。今屈耳環者,乃是其遺范。藝文類聚》六十

蒲元別傳[编辑]

  君性多奇思,得之天然,鼻類之事出若神,不嘗見鍛功,忽于斜谷為諸葛亮鑄刀三千口。熔金造器,特異常法。刀成,白言漢水鈍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謂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之。有一人前至,君以淬刀,言雜涪水,不可用。取水者猶捍言不雜,君以刀畫水,云「雜八升,何故言不雜衤集?」取水者方叩首伏,云實于涪津渡負倒覆水,懼怖,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于是咸共驚服,稱為神妙。刀成,以竹筒密內鐵珠滿其中,舉刀斷之,應手靈落,若生芻,故稱絕當世,因曰神刀。今之屈耳環者,是其遺范也。《御覽》三百四十五

蒲元[编辑]

  元為丞相亮西曹掾。

與丞相諸葛亮牒[编辑]

  元等輒率雅意,作一木牛,廉仰雙轅,人行六尺,牛行四步,人載一歲之糧也。《北堂書鈔》六十八《掾篇》引《蒲元別傳》元牒與亮。

習隆、向充[编辑]

  隆為步兵校尉。充,朗兄子,歷中書侍朗、射聲校尉、尚書、梓潼太守。

請于沔陽立諸葛亮廟表[编辑]

  臣聞周人懷召伯之德,甘棠為之不伐;越王思范蠡之功,鑄金以存其像。自漢興以來,小善小德而圖形立廟者多矣。況亮德范遐邇,勛蓋季世,興王室之不壞,實斯人是賴。而蒸嘗止于私門,廟像闕而莫立,使百姓巷祭,戎夷野祀,非所以存德念功,述追在昔者也。今若盡順民心,則漬而無典;建之京師,又逼宗廟,此圣懷所以惟疑也。臣遇以為宜因近其墓,立之于沔陽,使所親屬以時賜祭,凡其臣故更欲奉祠者,皆限至廟,斷其私祀,以崇正禮。《蜀志·諸葛亮傳》注引《襄陽記》。又見《宋書·禮志四》、《水經注·沔水上》。案:此事在景耀六年。

楊戲[编辑]

  戲字文然,犍為武陽人。官射聲校尉,免為庶人。

季漢輔臣贊[编辑]

  昔文王歌德,武王歌興,夫命世之主,樹身行道,非唯一時,亦由開基植緒,光于來世者也。自我中漢之末,王綱棄柄,雄豪并起,役殷難結,生人涂地。于是世主感而慮之,初自燕、代則仁聲洽著,行自齊、魯則英風播流,寄業荊、郢則臣主歸心,顧援吳、越則賢愚賴風,奮威巴、蜀則萬里肅震,厲師庸、漢則元寇斂跡,故能承高祖之始兆,復皇漢之宗祀也。然而奸兇懟險,天征未加,猶孟津之翔師,復須戰于鳴條也。天祿有終,奄忽不豫。雖攝歸一統,萬國合從者,當時俊乂扶攜翼戴,明德之所懷致也,蓋濟濟有可觀焉。遂乃并述休風,動于后聽,其辭曰:

  皇帝遺植,爰滋八方。別自中山,靈精是鍾。順期挺生,杰起龍驤。始于燕、代,伯豫君荊。吳、越憑賴,望風請盟。挾巴跨蜀,庸漢以并。乾坤復秩,宗祀惟寧。躡基履跡,播德芳聲。華夏思美,西伯其音,開慶來世,歷載攸興。贊昭烈皇帝

  忠武英高,獻策江濱。攀吳連蜀,權我世真。受遺阿衡,整武齊文。敷陳德教,理物移風。賢愚競心,僉忘其身。誕靜邦內,四裔以綏。屢臨敵庭,實耀其威。研精大國,恨于未夷。贊諸葛丞相

  司徒清風,是咨是臧,識愛人倫,孔音鏘鏘。贊許司徒

  關、張赳赳,出身匡世。扶翼攜上,雄壯虎烈。藩屏左右,翻飛靈發。濟于艱難,贊主洪業。侔跡韓、耿,齊聲雙德。交等無禮,并致奸慝。悼惟輕慮,隕身匡國。贊關云長、張益德

  驃騎奮起,連橫合從。首事三秦,保據河、潼。宗計于朝,或異或同。敵以乘釁,家破軍亡。乖道反德,托鳳攀龍。贊馬孟起

  翼侯良謀,料世興衰。委質于主,是訓是諮。暫思經算,睹事知機。贊法孝直

  軍師美至,雅氣曄曄。致命明主,忠情發臆。惟此義宗,亡身報德。贊龐士元

  將軍敦壯,摧鋒登難。立功立事,于時之干。贊黃漢升

  掌軍清節,亢然恒常。讜言惟司,民思其綱。贊董幼宰

  安遠強志,允休允烈。輕財果壯,當難不惑。以少御多,殊方保業。贊鄧孔山

  揚威才干,欷文武。當官理任,欷辯舉。圖殖財施,有義有敘。贊費賓伯

  屯騎主舊,固節不移。既就初命,盡心世規。軍資所恃,是辨是裨。贊王文儀

  尚書清尚,敕行整身。抗志存義,味覽典文。倚其高風,好侔古人。贊劉子初

  安漢雍容,或昏或賓。見禮當時,是謂循臣。贊糜子仲

  少府修慎,鴻臚明真。諫議隱行,儒林天文。宣班大化,或首或林。贊王元泰、何彥英、杜輔國、周仲宣

  車騎高勁,惟其泛愛。以弱制強,不陷危墜。贊吳子遠

  安漢宰南,奮擊舊鄉。翦除蕪穢,惟刑以張。廣遷蠻、濮,國用用強。贊李德昂

  輔漢惟聰,既機且惠。因言遠思,切問近對。贊時休美,和戎業世。贊張君嗣

  鎮北敏思,籌畫有方。導師禳穢,遂事成章。偏任東隅,永命不祥。哀悲本志,放流殊疆。贊黃公衡

  越騎惟忠,厲志自祗。職于內外,念公忘私。贊楊季休

  征南厚重,征西忠克。統時選士,猛將之烈。贊趙子龍、陳叔至

  鎮南粗強,監軍尚篤。并豫戎任,任自封裔。贊輔元弼、劉南和

  司農性才,敷述允章。藻麗辭理,斐斐有光。贊秦子敕

  正方受遺,豫聞后綱。不陳不僉,造此異端。斥逐當時,任業以喪。贊李正方

  文長剛粗,臨難受命。折沖外御,鎮保國境。不協不和,忘節言亂。疾終惜始,實惟厥性。贊魏文長

  威公狷狹,取異眾人。閑則及理,逼則傷侵。舍順入兇,《大易》之云。贊楊威公

  季常良實,文經勤類。士元言規,處仁聞計。孔休、文祥,或才或臧。播播述志,楚之蘭芳。贊馬季常、衛文經、韓士元、張處仁、殷孔休、習文祥

  國山休風,永南耽思。盛衡、承伯,言藏言時。孫德果銳,偉南篤常。德緒、義強,志壯氣剛。濟濟修志,蜀之芬香。贊王國山、李永南、馬盛衡、馬承伯、李孫德、李偉南、龔德緒、王義強

  休元輕寇,損時致害。文進奮身,同此顛沛。患生一人,至于弘大。贊馮休元、張文進

  江陽剛烈,立節明君,兵合遇寇,不屈其身,單夫只役,隕命于君。贊程季然

  公弘後生,卓爾奇精,夭命二十,悼恨未呈。贊程公弘

  古之奔臣,禮有來逼,怨興司官,不顧大德。靡有匡救,倍成奔北,自絕于人,作笑二國。贊糜芳、士仁、郝普、潘,《蜀志·楊戲傳》

雍闓[编辑]

  闓,益州部大姓,聞先主崩,降吳,吳遙署為永昌太守。為高定部曲所殺。

答李嚴[编辑]

  蓋聞天無二日,上無二王。今天下鼎立,正朔有三,是以遠人惶惑,不所歸也。《蜀志·呂凱傳》。又見《華陽國志》四,與此小異。

假鬼教[编辑]

  張府君,如瓠壺,外雖澤而內實粗,不足殺令縛與吳。《蜀志·張裔傳》又見《華陽國志》四,與此小異。

闕名[编辑]

  劉琰遺婦事議

  卒非撾妻之人,面非受履之地。《蜀志·劉琰傳》。有司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