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三国文/卷62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61 全三国文
卷六十二·蜀六
杨仪 蒋琬 蒋斌 费诗 吕凯 费祎 张嶷 姜维 蒲元 杨戏 雍闿严可均 校辑
卷63
↑ 返回《全三国文

杨仪[编辑]

  仪字威公,襄阳人。初为傅群主薄,去为关羽功曹。先主辟为左将军兵曹掾。及即汉中王位,进尚书。章武初坐事左迁,遥署弘农太守。建兴中,丞相亮以为参军,迁长史,加绥军将军。亮卒后拜中军师,以怨望废为民,寻自杀。

与费祎书[编辑]

  公亡际,吾当举军降魏,处世宁当落度如此邪?令人悔不可追。华阳国志》七

蒋琬[编辑]

  琬字公琰,零陵湘乡人。以州书佐随先主入蜀,除广都长,免,寻为什邡令。先主为汉中王,征为尚书郎。后主时,丞相亮辟为东曹掾,举茂才,迁参军,又迁长史,加抚军将军。亮卒,进尚书令,寻加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封安阳亭侯,开府加大司马。卒,谥曰恭侯。有《丧服要记》一卷。

荐董允表[编辑]

  允内侍历年,翼赞王室,宜赐爵土,以褒勋劳。《蜀志·董允传》

承命上疏[编辑]

  芟秽弭难,臣职是掌。自臣奉辞汉中,已经六年。臣既暗弱,加婴疾,规方无成,夙夜忧惨。今魏跨带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东西并力,首尾掎角,虽未能速得如,且当分烈蚕食,先摧其支党。然吴期二三,连不克果,俯仰惟艰实忘寝食。辄与费等议,以凉州胡塞之要,进退有资,贼之所惜。且羌胡乃心思汉如渴,又昔偏军入羌,郭淮破走,算其长短,以为事首,宜以姜维为凉州刺史。若维征行,衔持河右,臣当帅军为维镇继。今涪水陆四通,惟急是应,若东北有虞,赴之不难。《蜀志·蒋琬传》。又见《华阳国志》七

蒋斌[编辑]

  斌,琬子。为绥武将军汉城护军。蜀亡,随锺会至成都,为乱兵所杀。

答钟会书[编辑]

  知惟臭味意眷之隆,雅托通流,未拒来谓也。亡考昔遭疾,亡于涪县,卜云其吉,遂安厝之。知君西迈,乃欲屈驾修敬坟墓。视予犹父,颜子之仁也,闻命感怆,以增情思。《蜀志·蒋琬传》

费诗[编辑]

  诗字公举,犍为南安人,刘璋时为绵竹令。先主定蜀,以为督军从事,出为牂柯太守,还为州前部司马。以谏称尊号忤旨,左迁永昌从事。后又忤丞相亮,至蒋琬秉政,迁谏议大夫。卒于家。

谏汉中称尊号疏[编辑]

  殿下以曹操父子逼主篡位,故乃羁旅万里,纠合士众,将以讨贼。今大敌未克,而先自立,恐人心疑惑。昔高祖与楚约,先破秦者王。及屠咸阳,获子婴,犹怀推让,况今殿下未出门庭,便欲自立邪!愚臣诚不为殿下取也。《蜀志·费诗传》。又见《华阳国志》六

吕凯[编辑]

  凯字季平,永昌不韦人。仕郡五官掾功曹。丞相亮表为云南太守,封阳迁亭侯。

答雍闿檄[编辑]

  天降丧乱,奸雄乘衅,天下切齿,万国悲悼。臣妾大小,莫不思竭筋力,肝脑涂地,以除国难。伏惟将军世受汉恩,以为当躬聚党众,率行启行,上以报国家,下不负先人,书功竹帛,遗名千载。何期臣仆吴越,背本就末乎?昔舜勤民事,陨于苍悟,书籍嘉之,流声无穷。崩于江浦,何足可悲!文武受命,成王乃平。先帝龙兴,海内望风,宰臣聪睿,自天降康。而将军不睹盛衰之纪,成败之符,譬如野火在原,蹈履河冰,火灭冰泮,将何所依附?曩者将军先君雍侯,造怨而封,窦融知兴,归志世祖,皆流名后叶,世歌其美。今诸葛丞相英才挺出,深睹未萌,受遗托孤,翊赞季兴,与众无忌,录功忘暇。将军若能翻然改图,易迹更步,古人不难追,鄙土何足宰哉!盖闻楚国不恭,齐桓是责;夫差僭号,晋人不长。况臣于非主,谁肯归之邪?窃惟古义,臣无越境之交,是以前后有来无往。重承告示,发愤忘食,故略陈所怀,惟将军察焉。《蜀志·吕凯传》

费祎[编辑]

  祎字文伟,江夏𫑡人,为太子舍人,迁庶子。后主即位,为黄门侍郎,以昭信校尉使吴,迁为侍中,寻为丞相亮参军,转中护军,又为司马。亮卒,为后军师,进尚书令,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封成乡侯,领益州刺史。后为魏降人郭循所杀,谥曰敬侯。

甲乙论[编辑]

  甲以为曹爽兄弟,凡品庸人,茍以宗子枝属,得蒙顾命之任,而骄奢僭逸,交非其人,私树朋党,谋以乱国。懿奋诛讨,一朝殄尽,此所以称其任,副士民之望也。乙以为懿感曹仲附己不一,岂爽与相干?事势不专,以此阴成疵瑕。初无忠告侃尔之训,一朝屠戮,谗其不意,岂大人经国笃本之事乎!若爽信有谋主之心,大逆已构,而发兵之日,更以芳委爽兄弟。懿父子从后闭门举兵,蹙而向芳,必无悉有脱字。宁,忠臣为君深虑之谓乎?以此推之,爽无大恶明矣。若懿以爽奢僭,废之刑之可也。灭其尺口,被以不义,绝子丹血食,及何晏子魏之亲甥,亦与同戮,为僭滥不当矣。《蜀志·费祎传》注引殷基《通语》

张嶷[编辑]

  嶷字伯岐,巴郡南充国人,为州从事。后主时迁都尉,拜牙门将,除武都太守,以功封关内侯,加抚戎将军。在郡十五年,征拜荡寇将军。从姜维出狄道,战死。

戒费祎书[编辑]

  昔岑彭率师,来歙杖节,咸见害于刺客,今明将军位尊权重,宜鉴前事,少以为警。《蜀志·张嶷传》

与诸葛瞻书[编辑]

  东主初崩,帝实幼弱,太傅受寄托之重,亦何容易!亲以周公之才,犹有管、蔡流言之变;霍光受任,亦有燕、盖、上官逆乱之谋,赖成、昭之明,以免斯难耳。昔每闻东主杀生赏罚,不牟下人,又今以垂没之命,卒召太傅,属以后事,诚实可虑。加吴、楚剽急,乃昔所记,而太傅离少主,履敌庭,恐非良计长算之术也。虽云东家纲纪肃然,上下辑睦,百有一失,非明者之虑邪?取古则今,今则古也。自非郎君进忠言于太傅,谁复有尽言者也!旋军广农,务行德惠,数年之中,东西并举,实为不晚,愿深采察。《蜀志·张嶷传》

姜维[编辑]

  维字伯约,天水冀人。仕魏为郡从事中郎,参本郡军事。见疑来降,丞相亮辟为仓曹掾,加奉义将军,封当阳亭侯,迁中监军征西将军。亮卒,为右监军辅汉将军,进封平襄侯,迁镇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又迁卫将军,录尚书事,加督中外军事,拜大将军。以假谷之败,贬为后将军,行大将军事。后复拜大将军。以避黄皓住沓中,寻拒锺会于剑阁。蜀亡,谋兴复,为魏将士所杀。

表后主[编辑]

  闻锺会治兵关中,欲规进取,宜并遣张翼、廖化督诸军分护阳安关口、阴平桥头,以防未然。《蜀志·姜维传》

密书通后主[编辑]

  愿陛下忍数日之辱,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华阳国志》七

  欲伪服事锺会,因杀之以复蜀土。《蜀志·姜维传》注引《晋阳秋》,密与刘禅表疏云云。

议谥赵云[编辑]

  云昔从先帝,劳绩既著,经营天下,遵奉法度,功效可书。当阳之役,义贯金石。忠以卫上,君念其赏;礼以厚下,臣忘其死。死者有知,足以不朽;生者感恩,足以殒身。谨案《谥法》:“柔贤慈惠曰顺,执事有班曰平,克定祸乱曰平。”应谥云曰“顺平”矣。《蜀志·赵云传》注引《云别传》

建议殄敌[编辑]

  错守诣围,虽合《周易》重门之义,然适可御敌,不获大利,不若使闻敌至,诸围皆敛兵聚谷,退就汉、乐二城,使敌不得入。平且重关镇守以捍之,有事之日,令游军并进,以伺其虚。敌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县粮,自然疲乏。引退之日,然后诸城并出,与游军并力搏之,此殄敌之术也。《蜀志·姜维传》

报母书[编辑]

  良田百顷,不计一亩。但见远志,无有当归。《晋书·五行志》中。又《御览》三百十引孙盛《杂记》。又九百八十九引孙盛《异同评》

蒲元传[编辑]

  君性多奇思,于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刀成,自言汉水钝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江水。君以淬刀,言杂涪水,不可用。取水者捍言不杂。君以刀画水,言杂八升。取水者叩头云,于涪津覆水,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以竹筒内铁珠满中,举刀断之,应手虚落,因曰神刀。今屈耳环者,乃是其遗范。艺文类聚》六十

蒲元别传[编辑]

  君性多奇思,得之天然,鼻类之事出若神,不尝见锻功,忽于斜谷为诸葛亮铸刀三千口。熔金造器,特异常法。刀成,白言汉水钝弱,不任淬用,蜀江爽烈,是谓大金之元精,天分其野,乃命人于成都取之。有一人前至,君以淬刀,言杂涪水,不可用。取水者犹捍言不杂,君以刀画水,云“杂八升,何故言不杂衤集?”取水者方叩首伏,云实于涪津渡负倒覆水,惧怖,遂以涪水八升益之。于是咸共惊服,称为神妙。刀成,以竹筒密内铁珠满其中,举刀断之,应手灵落,若生刍,故称绝当世,因曰神刀。今之屈耳环者,是其遗范也。《御览》三百四十五

蒲元[编辑]

  元为丞相亮西曹掾。

与丞相诸葛亮牒[编辑]

  元等辄率雅意,作一木牛,廉仰双辕,人行六尺,牛行四步,人载一岁之粮也。《北堂书钞》六十八《掾篇》引《蒲元别传》元牒与亮。

习隆、向充[编辑]

  隆为步兵校尉。充,朗兄子,历中书侍朗、射声校尉、尚书、梓潼太守。

请于沔阳立诸葛亮庙表[编辑]

  臣闻周人怀召伯之德,甘棠为之不伐;越王思范蠡之功,铸金以存其像。自汉兴以来,小善小德而图形立庙者多矣。况亮德范遐迩,勋盖季世,兴王室之不坏,实斯人是赖。而蒸尝止于私门,庙像阙而莫立,使百姓巷祭,戎夷野祀,非所以存德念功,述追在昔者也。今若尽顺民心,则渍而无典;建之京师,又逼宗庙,此圣怀所以惟疑也。臣遇以为宜因近其墓,立之于沔阳,使所亲属以时赐祭,凡其臣故更欲奉祠者,皆限至庙,断其私祀,以崇正礼。《蜀志·诸葛亮传》注引《襄阳记》。又见《宋书·礼志四》、《水经注·沔水上》。案:此事在景耀六年。

杨戏[编辑]

  戏字文然,犍为武阳人。官射声校尉,免为庶人。

季汉辅臣赞[编辑]

  昔文王歌德,武王歌兴,夫命世之主,树身行道,非唯一时,亦由开基植绪,光于来世者也。自我中汉之末,王纲弃柄,雄豪并起,役殷难结,生人涂地。于是世主感而虑之,初自燕、代则仁声洽著,行自齐、鲁则英风播流,寄业荆、郢则臣主归心,顾援吴、越则贤愚赖风,奋威巴、蜀则万里肃震,厉师庸、汉则元寇敛迹,故能承高祖之始兆,复皇汉之宗祀也。然而奸凶怼险,天征未加,犹孟津之翔师,复须战于鸣条也。天禄有终,奄忽不豫。虽摄归一统,万国合从者,当时俊乂扶携翼戴,明德之所怀致也,盖济济有可观焉。遂乃并述休风,动于后听,其辞曰:

  皇帝遗植,爰滋八方。别自中山,灵精是锺。顺期挺生,杰起龙骧。始于燕、代,伯豫君荆。吴、越凭赖,望风请盟。挟巴跨蜀,庸汉以并。乾坤复秩,宗祀惟宁。蹑基履迹,播德芳声。华夏思美,西伯其音,开庆来世,历载攸兴。赞昭烈皇帝

  忠武英高,献策江滨。攀吴连蜀,权我世真。受遗阿衡,整武齐文。敷陈德教,理物移风。贤愚竞心,佥忘其身。诞静邦内,四裔以绥。屡临敌庭,实耀其威。研精大国,恨于未夷。赞诸葛丞相

  司徒清风,是咨是臧,识爱人伦,孔音锵锵。赞许司徒

  关、张赳赳,出身匡世。扶翼携上,雄壮虎烈。藩屏左右,翻飞灵发。济于艰难,赞主洪业。侔迹韩、耿,齐声双德。交等无礼,并致奸慝。悼惟轻虑,陨身匡国。赞关云长、张益德

  骠骑奋起,连横合从。首事三秦,保据河、潼。宗计于朝,或异或同。敌以乘衅,家破军亡。乖道反德,托凤攀龙。赞马孟起

  翼侯良谋,料世兴衰。委质于主,是训是咨。暂思经算,睹事知机。赞法孝直

  军师美至,雅气晔晔。致命明主,忠情发臆。惟此义宗,亡身报德。赞庞士元

  将军敦壮,摧锋登难。立功立事,于时之干。赞黄汉升

  掌军清节,亢然恒常。谠言惟司,民思其纲。赞董幼宰

  安远强志,允休允烈。轻财果壮,当难不惑。以少御多,殊方保业。赞邓孔山

  扬威才干,欷文武。当官理任,欷辩举。图殖财施,有义有叙。赞费宾伯

  屯骑主旧,固节不移。既就初命,尽心世规。军资所恃,是辨是裨。赞王文仪

  尚书清尚,敕行整身。抗志存义,味览典文。倚其高风,好侔古人。赞刘子初

  安汉雍容,或昏或宾。见礼当时,是谓循臣。赞糜子仲

  少府修慎,鸿胪明真。谏议隐行,儒林天文。宣班大化,或首或林。赞王元泰、何彦英、杜辅国、周仲宣

  车骑高劲,惟其泛爱。以弱制强,不陷危坠。赞吴子远

  安汉宰南,奋击旧乡。翦除芜秽,惟刑以张。广迁蛮、濮,国用用强。赞李德昂

  辅汉惟聪,既机且惠。因言远思,切问近对。赞时休美,和戎业世。赞张君嗣

  镇北敏思,筹画有方。导师禳秽,遂事成章。偏任东隅,永命不祥。哀悲本志,放流殊疆。赞黄公衡

  越骑惟忠,厉志自祗。职于内外,念公忘私。赞杨季休

  征南厚重,征西忠克。统时选士,猛将之烈。赞赵子龙、陈叔至

  镇南粗强,监军尚笃。并豫戎任,任自封裔。赞辅元弼、刘南和

  司农性才,敷述允章。藻丽辞理,斐斐有光。赞秦子敕

  正方受遗,豫闻后纲。不陈不佥,造此异端。斥逐当时,任业以丧。赞李正方

  文长刚粗,临难受命。折冲外御,镇保国境。不协不和,忘节言乱。疾终惜始,实惟厥性。赞魏文长

  威公狷狭,取异众人。闲则及理,逼则伤侵。舍顺入凶,《大易》之云。赞杨威公

  季常良实,文经勤类。士元言规,处仁闻计。孔休、文祥,或才或臧。播播述志,楚之兰芳。赞马季常、卫文经、韩士元、张处仁、殷孔休、习文祥

  国山休风,永南耽思。盛衡、承伯,言藏言时。孙德果锐,伟南笃常。德绪、义强,志壮气刚。济济修志,蜀之芬香。赞王国山、李永南、马盛衡、马承伯、李孙德、李伟南、龚德绪、王义强

  休元轻寇,损时致害。文进奋身,同此颠沛。患生一人,至于弘大。赞冯休元、张文进

  江阳刚烈,立节明君,兵合遇寇,不屈其身,单夫只役,陨命于君。赞程季然

  公弘后生,卓尔奇精,夭命二十,悼恨未呈。赞程公弘

  古之奔臣,礼有来逼,怨兴司官,不顾大德。靡有匡救,倍成奔北,自绝于人,作笑二国。赞糜芳、士仁、郝普、潘,《蜀志·杨戏传》

雍闿[编辑]

  闿,益州部大姓,闻先主崩,降吴,吴遥署为永昌太守。为高定部曲所杀。

答李严[编辑]

  盖闻天无二日,上无二王。今天下鼎立,正朔有三,是以远人惶惑,不所归也。《蜀志·吕凯传》。又见《华阳国志》四,与此小异。

假鬼教[编辑]

  张府君,如瓠壶,外虽泽而内实粗,不足杀令缚与吴。《蜀志·张裔传》又见《华阳国志》四,与此小异。

阙名[编辑]

  刘琰遗妇事议

  卒非挝妻之人,面非受履之地。《蜀志·刘琰传》。有司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