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9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百四十四 全唐文 卷九百四十六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周氏

周氏,番陽曹因妻。

曹君墓碑

君姓曹,名因,字鄙夫。世為番陽人。祖父皆仕於唐高祖之朝,惟公三舉不第,居家以禮義自守。及卒於長安之道,朝廷公卿,鄉鄰耆舊,無不太息。惟予獨不然,謂其母曰:「家有南畝,足以養其親;室有遺文,足以訓其子。肖形天地間,範圍陰陽內。死生聚散,特世態耳。何憂喜之有哉?」予姓周氏,公之妻室也。歸公八載,恩義有專。故贈之銘曰:

其生也天,其死也天。苟達此理,哀複何言?

牛應真

應真,牛肅長女。適弘農楊唐源,著有《遺芳集》。

魍魎問影賦

庚辰歲,予嬰沈痼之疾,不起者十旬。毀頓精神,羸悴形體。藥物救療,有加而無瘳。感莊子有魍魎責影之義,故假之為賦,庶解疾焉。魎魎問於予影曰: 「君英達之人,聰明之子。學包六藝,文兼百氏。賾道家之秘言,探釋部之幽旨。既虔恭於中饋,又希慕於前史。不矯性以幹名,不毀物而成已。伊淑德之如此,良精神之足恃。何故羸厥姿貌,沮其精神?煩冤枕席,憔悴衣巾?子惟形兮是寄,形與子兮相親,何不誨之以崇德,而教之以自倫?異萊妻之樂道,殊鴻婦之安貧,豈痼疾而無生賴,將微賤而欲忘身?今節變歲移,臘終春首。照晴光於郊甸,動暄氣於梅柳。水解凍而繞軒,風扇和而入牖。固可蠲憂釋疾,怡神養壽。何默爾無營,自貽伊咎?」

仆於是乃勃然而應曰:「子居於無人之域,遊乎魑魅之鄉。形既圖於夏鼎,名又著於蒙莊。何所見之非博?何所談之不長?夫影依日而生,像人而見。豈言談之足曉?何節物之能辨?隨晦明以興滅,逐形骸以遷變。以愚夫畏影,而蒙鄙之性以彰;智者視陰,而遲暮之心可見。伊美惡兮由已,影何辜而遇譴?且予聞至道之精窈兮冥,至道之極昏而默,達人委性命之修短,君子任時運之通塞。悔吝不能纏,榮曜不能惑。喪之不以為喪,得之不以為得。君子何乃怒予之不賞芳春?責予之不貴華飾?且吾之秉操,奚子智之能測?」

言未卒,魍魎惕然而驚,爾而起曰:「仆生於絕域之外,長於荒遐之境。未曉智者之處身,是以造君而問影。既談元之至妙,請終身以藏屏。」

鮑君徽

君徽,字文姬,鮑徵君女,善詩。德宗嚐召入宮,與宋若昭姊妹齊名。每賡和,賞賚甚厚。

乞歸疏

臣以草茅嫠婦,重荷寵恩,自謂生有餘幸矣!獨念妾也幼鮮昆季,長失椿庭。室無雞黍之餐,堂有垂白之母。衷情迫切,臣不啻隱忍,方慮控訴無門焉。茲者幸遇聖明,詔臣吟詠,一入禦庭,百有餘日。弄文舞字,上既以洽明聖之歡心;搦管揮毫,下既以倡諸臣之賡和。惟是煢然老母,置諸不問,豈為子女者恝然若是耶?臣一思維,寸腸百結。伏願陛下開莫大之宏恩,聽愚臣之片牘,得賜歸家,以供甘旨。則老母一日之餘生,即陛下一日之恩賜也。臣不揣愚昧,冒死以進。

溫氏

溫氏,李邕妻。

為夫謝罪表

妾溫氏言:邕效職不謹,狀涉貪狼,逼迫囹圄,獲罪以聞。誠宜不待刑書,便當殞滅;然事有所隱,恐負明時。天地敻遠,號訴不敢,倉卒之際,分從嚴誅。豈謂天鑒仁明,邕得生竄荒外,再造之幸,上答何階?死罪死罪!

邕少習文章,薄竊時譽。疾惡如讎,往任拾遺,奏張昌宗之黨;後參憲府,劾武三思之罪。坐此為累,不容於眾。秉邪佞者切齒,攻文章者側目。由是頻謫遠郡,削跡朝端。不見闕庭,何啻十載?歲時凝戀,聞者傷懷。屬國家有事東嶽,大禮告成。法駕西旋,路遊近境。普遵牛酒之獻,各展臣子之心。不意天澤曲垂,恩私屬沐。邕當再躍,何以為心。懇至夙誠,冀遂申效。妾聞正直見用,邪佞生憂。邕之禍端,自此為始。且邕比任外官,竟無一議。天顏暫顧,罪則旋生。諺云: 「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伏惟陛下明察此言,妾之微軀,萬死無恨。死罪死罪!

邕初蒙勘當,即便禁身,水不入口,向逾五日。孤直援寡,邪黨相趨,窘急至深,實不堪忍!氣微息奄,惟命是聽。遣邕手書,事生吏口,貸百姓蠶糧,抑稱枉法,市羅以進,令作贓私。吏以為能,寄此加罪。當時匭使朝堂,潛皆守捉,號天訴地,誰肯為聞?嚴命將行,恭往奔逐,泣血去國,沒骨災荒。長任欽州,示以無用。願邕充一卒之用,效力明時,膏塗朔邊,骨糞沙壤。使得身死王事,成邕夙心,妾則碎首粉身,萬死為足!妾夫婦義重,常見其誌,不避罪責,冒死上聞。儻天光垂照,即當殞滅,妾之榮幸,實荷再生。謹奉表投延恩匭。

李元真

元真,越王貞之元女孫。曾祖珍,於先天中得罪,配流嶺南。元真祖父皆亡歿嶺外,雖經恩赦,而未昭雪。元真進狀,請歸葬越王墓次。詔許之。即敕於咸宜觀安置為女道士。

請歸葬祖父於越王塋次狀

曾祖名珍,是越王第六男。先天年得罪,流配嶺南。祖父皆亡歿嶺外,雖累蒙洗雪,未還京師。去開成三年十二月內,嶺南節度使盧均,出俸錢接借。哀妾三代旅櫬,暴露各在一方,特與發遣,歸就大塋合祔。今護四喪,已到長安,旅店權下。未委故越王墳所在,伏乞天恩,允妾所奏,許歸大塋。妾年已六十三,孤露家貧,更無所依倚。

鄭氏

鄭氏,侯莫陳邈妻。

進女孝經表

妾聞天地之性,貴剛柔焉。夫婦之道,重禮義焉。仁義禮智信者,是謂五常。五常之教,其來遠矣。總而為主,實在孝乎?夫孝者,感鬼神,動天地,精神至貫,無所不達。蓋以夫婦之道,人倫之始,考其得失,非細務也。《易》著乾坤,則陰陽之制有別;《禮》標羔雁,則伉儷之事實陳。妾每覽先聖垂言,觀前賢行事,未嚐不撫躬三複,歎息久之。欲緬想餘芳,遺蹤可躅。妾侄女特蒙天恩,策為永王妃。以少長閨闈,未嫻詩禮。至於經誥,觸事麵牆。夙夜憂惶,戰懼交集。今戒以為婦之道,申以執經之禮,並述經史正義,無複載乎浮詞。總一十八章,各為篇目,名曰《女孝經》。上至皇後,下及庶人,不行孝而成名者,未之聞也。妾不敢自專,因以曹大家為主,雖不足藏諸岩石,亦可以少補閨庭。輒不揆量,敢茲聞達。輕觸屏扆,伏待罪戾。妾鄭氏誠惶誠恐死罪死罪!謹言。

胡愔

愔,號「見素子」,居太白山,注《黃庭內景圖》一卷。

黃庭內景五髒六腑補瀉圖序

夫王主陽,食人以五氣;地主陰,食人以五味。氣味相感,結為五髒。五髒之氣,散為四肢十六部三百六十關節,引為筋脈、津液、血髓,蘊成六腑、三膲、十二經,通為九竅。故五髒者,為人形之主。一髒損則病生,五髒損則神滅。故五髒者,神明魂魄誌精之所居也。每髒各有所主,是以心主神,肺主魄,肝主魂,脾主意,腎主誌。發於外則上應五星,下應五嶽。皆模範天地,稟象日月,觸類而取,不可勝言。若能存神修養,克己勵誌,其道成矣!然後五髒堅強,則內受腥腐,諸毒不能侵;外遭疾病,諸氣不能損。聰明純粹,卻老延年。誌高神仙,形無困疲。日月精光,來附我身;四時六氣,來合我體。入變化之道,通神明之理。把握陰陽,呼吸精神,造物者翻為我所制。至此時,不假金丹玉液,琅玕大還。自然神化衝虛,氣合太和,而升雲漢。五髒之氣,結五雲而入天中,左召陽神六甲,右呼陰神六丁,千變萬化,馭飛輪而適意。是以不悟者勞苦外求,實非知生之道。是故太上曰:「精是吾神,氣是吾道。」藏精養氣,保守堅貞,陰陽交會,以立其形是也。

愔夙性不敏,幼慕元門,煉誌無為,棲心澹泊。覽《黃庭》之妙理,窮碧簡之遺文,焦心研精,屢更歲月。伏見舊圖奧密,津路幽深,詞理既元,賾之者鮮。指以色象,或略記神名。諸氏纂修,異端斯起,遂使後學之輩,罕得其門。差之毫釐,謬逾千里。今敢搜羅管見,罄竭謏聞,按據諸經,別為圖式。先明髒腑,次說修行,並引病源,吐納徐疾。旁羅藥理,導引屈伸,察色尋證,月禁食忌。庶使後來學者,披圖而六情可見,開經而萬品昭然。時大中二年戊辰歲述。

楊氏

楊氏,宏農人,宰相王搏妻。著《女誡》一卷。

傷子辭

予有令子,儉衣削食。以紀先功,誌刊貞石。彼蒼不遺,俾善莫隆。今予建立,痛冤無窮!

 卷九百四十四 ↑返回頂部 卷九百四十六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