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9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百七十六 全唐文 卷九百七十八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對搏獸判〈山有徒搏殺獸者請賞,州之所不與。使科州違式,不伏。〉

賦受不同,勇怯殊跡,瞻彼徒搏,罕能為之!眷乎傷生,吾所不與。何者?啟足貽訓,嚐不愛於遺軀;履尾有言,翻見矜於扼猛。撫毒雖殊愛己,除橫誠則利人。州司執文,切同膠柱;使科違式,所謂合宜。

對捕獸判〈設穽獲取獸,而誤陷人。有司按罪。不伏。〉

山有猛獸,林木不伐。擇肉而食,已假喻於秦君;在物為患,實有同於周處。所以冥氏張弧,設其穽獲。冀(疑)蹊在足,李陵無憂於垂餌;檻穽搖尾,張衡絕言於搏翼。人之誤陷,罪亦何加?且啟塞從時,古今明準。若鷹隼未擊,設者誠則匪彝;如鴻雁已飛,陷人豈可有訟?兩端斯按,一言可蔽。

對捕鳥鼠獲豹判〈甲捕鳥鼠獲豹,以為有異,送官求賞。所由科罪。〉

網罟結繩,見彼取禽之道;雄雌共穴,聞於導渭之山。甲雅誌平生,盤於是習。利有攸往,每懷馳騁之娛;適我願兮,仍持采捕之術。既尋巒而討穀,遂乘幽而曆險。罻羅未亙,傍掩西嶺之岩;霧雨潛棲,並獲南山之獸。然體君子之變,雖符彖象;入虞人之羈,蓋無奇異。瞻言賞典,或恐難從;乃眷刑科,寧宜濫罰!

對采捕判

〈甲采捕為業,斷溪路之木。不殊夜行者過,乃推蹶。科故為罪。訴云:「暗中不審。」〉

為利殊途,生人各業,或豺已祭獸,罻羅方設;或獺未祭魚,津梁仍禁。惟甲情閑采捕,誌樂畋遊。即鹿於林,涉崎嶇之險道;將禽伐木,橫詰屈之荒途。所以盡巢穴之羽毛,窮棲宿之飛走。竟歲趨末,彌年棄本。相彼夜行,不遑宵處。河傾左界,捫暗樹以求溪;月映前峰,度幽蹊而失路。倚衡招譴,推蹶貽災,斷之者雖則不殊,觸之者有同非意。不利攸往,是妨行邁。欲罪故為,良難與奪。覽薄言之訴,援不審之詞,法貴在寬,庶從非濫。

對觀魚判

〈同州刺史矢魚而觀之。御史糾彈。辭曰:「農隙以講,事仰處分。」〉

爰整車徒,用陳蒐狩,辨其貴賤,習以威儀。將七德而聿修,在三時而無害。眷言刺史,殊昧《禮經》。在施政以庇人,無聞去獸;苟徇情而略地,空見觀魚。且魯隱如棠,僖伯稱諫;有窮遊洛,虞人獻箴。從皂隸之賤司,誠當失位;輕公侯之重任,實曰「曠官」。理合緘言,豈宜文過?請從繡衣之糾,勿聽彤襜之辭。

對取魚判〈有人取魚,輕車重馬。或告非法,訴有古義。〉

彼何人斯?漁以為事。結廬逃境,吟澤畔之風煙;垂竿振緡,盡河邊之歲月。坐嚴陵之磯石,芳餌長懸;入尚父之磻溪,遊鱗或躍。始虛徐以在藻,亦沈淨以繞蓮,臨川之羨不忘,入肆之求何遠?殊野客之來獻,匪曰猶賢;類詩人之逝梁,方聞起訟。或告非法,未見其宜。采川徒山,實庶人之攸往,輕車重馬,合古義其何傷?

對不知名物判

〈得乙是甲吏之賤者,問所掌名物而不知。被科。訴云:「蒞事日近。」〉

國有等威,秩分貴賤,必恭爾職,乃罔後艱。乙何人斯?吏之賤者。匪懈於位,無聞幹蠱之美;不思厥職,遽招屍素之刺。且龜玉見毀,誰之過歟?名物不分,信為罪者!貽曠官之罰,自己包羞;以日近為詞,是亦文過。必若德同周勃,才異嗇夫,當寬呐呐之人,無求喋喋之口。待窮閱實,然後丕蔽。

對不知名物判

〈得乙是甲吏之賤者,問所掌名物而不知。被科。訴云:「蒞事日近。」〉

國有等威,秩分貴賤,必恭爾職,乃罔後艱。乙何人斯?吏之賤者。匪懈於位,無聞幹蠱之美;不思厥職,遽招屍素之刺。且龜玉見毀,誰之過歟?名物不分,信為罪者!貽曠官之罰,自己包羞;以日近為詞,是亦文過。必若德同周勃,才異嗇夫,當寬呐呐之人,無求喋喋之口。待窮閱實,然後丕蔽。

對不知名物判

〈得乙是甲吏之賤者,問所掌名物而不知。被科。訴云:「蒞事日近。」〉

國有等威,秩分貴賤,必恭爾職,乃罔後艱。乙何人斯?吏之賤者。匪懈於位,無聞幹蠱之美;不思厥職,遽招屍素之刺。且龜玉見毀,誰之過歟?名物不分,信為罪者!貽曠官之罰,自己包羞;以日近為詞,是亦文過。必若德同周勃,才異嗇夫,當寬呐呐之人,無求喋喋之口。待窮閱實,然後丕蔽。

對小吏陵上判

〈得丁為小吏,好陵上。為人操下如束濕薪。議者稱酷吏曰:「其理有所效。」〉

為官擇才,以政化物,先甲申令,著於《易·象》。惟丁者何?效茲酷吏。循牆之敬,已殊於考父;束濕之理,將類於甯成。陵長而六逆在茲,滅德而九功失序。且仁以為寶,嚐聞得國。犯而聚怨,焉可定居?既紊彝倫之經,莫知哀矜之道。國之蠹也,刑其念哉。

對衣狸制判〈或人衣狸制。有司糾云:「不稱其服。」〉

車服以庸,威儀有節,各得其所,無相奪倫。戰者先登,昔嚐聞於狸制;或人匪服,今頗同於鷸冠。苟慢經以背常,固速尤以貽咎。身之災也,妖實人興,刑其恤哉!理在無舍。

對執鐃失位次判〈公司馬執鐃,或告失位。訴云:「不爽疾徐之節也。」〉

分命庶官,各供所職,有厥居守,無相奪倫。師貞丈人,或曜威而振旅;政成司馬,將作氣而利用。則擊鼓其鏜,執鐃以節,苟表盈竭,無乖疾徐。類援袍而可嘉,何動旝而能擬。或其失位,訟匪有孚;我則辯明,訴乃無咎。

對挈壺挈轡不供判〈律挈壺氏合挈轡以令之。云:「官有守,不供其事。」〉

甲兵用嚴,班位在守,慘不畏法,是瘝乃官。挈轡挈壺,隨力同道;軍井軍舍,從事殊觀。匪恪居於戎律,遽俶擾於侯度。使介胄之夫,雲思拜井;熊羆之將,方解佩刀。係所掌而有失,故流毒而災眾。出晉侯於淖,大夫且謂侵官;加韓昭以衣,典冠乃為越事。爾不還忌,咎從自及。

對載稻判

〈甲為侯,邑鄰於虜。每載稻與脂於車行孺子之遊者無不餔也,無不歠也,必問其名居。廉使奏飾詐邀譽。訴云:「候其壯以威虜。」〉

介狄薦居,緣邊鎮國。有備無患,則為邦之大同;使勇知方,乃訓人之善者。惟彼甲也,膺茲利建,食兼縣邑,位列通侯。密邇寇仇,每惕不虞之至;不忘戒懼,空思誘掖之仁。載稻與脂,惠雖存於孺子;式餔且歠,吾淺之為丈夫。何則?政貴有恒,弗惟好異;仁稱兼愛,無獨孩提。徒必問其名居,亦奚俟於丁壯。絕甘分苦,事雖均於越王;小信未孚,曾不酌於曹劌。廉其邀譽,法則傷深,方乎詐善,理難寘罰。

對誓戒判〈甲掌誓戒,鋪敦大防。人告其紿遊,云:「不可測度。」〉

國章有節,軍政必戒,茲不率典,誠為曠官。甲屬當戎行,謹敕乃事,鑿門而誓,伐鼓以律。戎狄孔棘,懼邊塵之是侵;谘謀有方,遂鋪敦而外禦。式遏寇虐,載孚備預。觀釁以動,在《春秋》而則書;匪紿而言,於雅、頌而何失?彼人所告,不亦厚誣,勿得孤虛之奇,無乖測度之道。

對請侯降者判〈浙江西防禦使請侯降者。御史台守約而爭,雲非功臣。〉

褒德祿賢,建封列爵,以勸能者,且旌善人。惟彼軒,是職防禦,敷其七德,耀以五兵。故戎狄之人,重譯來朝北闕;蠻夷之類,稽顙願沐南薰。使司欲以德招攜,請封茅土;憲台以舊非心膂,未許繁纓。得失可知,與奪斯在。且官不必備,器無假人,願取則於《周書》,無貽誚於漢法。

對不受敵判

〈安西使路中遇賊,命其改所受辭,不爾致官甲以死。王事論賞,所司以為非因戰陣不合。訴者不伏。〉

刑典有常,君命無貳,臨危不撓,視死如歸。瞻彼皇華,職思其任,眷言青史,惟其嗣之。況西蕃小寇,亂我邊境。忠臣效節,絕其奸詐。使國之軍威,得存乎信;人之質直,以成其名。事有類於解揚,見稱晉代;節無虧於蘇武,不遺漢策。斯乃一言可以興邦,獨行可以振古。宜申厚賞,以勸不能。何所司之見疑,昧將軍之雅意。訟端不息,誠合其宜。

對先登判

〈甲先登,死於霤下,司馬三穟之,與之犀軒直蓋。御史劾其專命。〉

委質策名,惟忠與敬,苟失茲道,未之前聞。甲實鯫生,情深義勇,常思報效,願納忠貞。且預公徒,寧懷於倒戟;忝膺介士,遂自於先登。嗟爾徇名,何期死政?任患有同於醜父,見薨(疑)則類於紛如。難不越官,我其懷矣;死而利國,爾實為之。何直蓋之光華,俾懦夫之增氣。生涯已謝,魂魄焉依?昔日求屍,則聞五家之免;今承寵命,遽申三襚之儀。優則未乖,論且未當。徵諸魯史,親推見賞於無存;考以國章,襚服豈聞於祈父?劾為專命,對將何辭?御史頗得於彈毫,司馬宜懲於出位。

 卷九百七十六 ↑返回頂部 卷九百七十八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