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最高國防會議致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最近軍事與外交
作者:蔣中正
1937年11月5日

中華民國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五日在南京主持國防最高會議講

今天最高國防會議開會,藉此機會,本席要將最近幾件要緊事情,提出報告。

第一件是外交,就是關於九國公約會議,我國所應取的態度,現在九國公約會議,已在北京舉行,我們應付這個國際會議的宗旨和方針,亟應確定,使我們內部尤其我們中央同人有一個共同的認識,使大家的態度趨於一致,不致為環境所動搖,為各種議論所紛擾,然後纔能夠領導部屬,和全國國民,上下一心共同努力,來爭取外交的勝利。所以本席今天特先提出這一件事情,向各位說明。

自從九國公約會議消息傳出以後,政府的同事,各方的朋友,提出了許多意見,有人主張政府此際,應發表一個宣言,表示我國強硬的態度,以免外受英美的欺騙,犧牲了國家的權利,內可以喚起輿論的同情,以維持國民對政府的信用,這種見解,我們亟應加以辯正。

近幾年以來,國民政府的外交,無時不是根據 總理所遺示的、操之在我的獨立自主的精神來辦理的,我們此次參加九國公約會議,也是依照這種外交根本原則去進行,在今後的外交上,只要我們能夠把這種精神貫澈下去,任何國家都不能欺騙我們。至於國民輿論,無論平時戰時都應該受黨和政府的指導,尤其在這對外作戰的時候,我們負黨政責任的,應該積極領導輿論,使適合國際情勢與國家現況,便利國策的實施,纔能夠使國際時局的發展,有利於我國,現在九國公約會議,正在開始進行,結果如何,尚難逆料。但這次會議,乃是我國運用國際力量,根據九國公約的精神來解決中日問題一個最難得的機會。自從九一八以來,我們屢次設法促開這個會議,都沒有成功,現在能夠開會,實在是我們在國際外交上艱難奮鬥的結果。雖然與會各國間利害關係,非常複雜,會議前途,未可樂觀,但根據我國的立場,無論大會環境如何困難,我們應該協同各友邦,盡力促其成功,使九國公約能夠發生實效。即令日本抗然不顧,要破壞這個公約,使會議沒有結果,我們更要促使各國為維持條約的尊嚴,來共同制裁日本。這纔符合我國在國際外交上一貫的立場,纔是我們對九國公約會議所應取的態度。

我們這次對日作戰,是抱有全國一致,抗戰到底,根本排除倭寇侵略的決心,一切軍事外交,都應該朝著這個目標努力邁進,尤其是在外交上,將來無論戰爭演變至何程度,我們國家既定的一貫政策,不好改變。我們一貫的外交政策,是什麼呢?就是中日問題的解決,應該使各國參加,以打破日本侵略中國,獨霸遠東,排斥第三國干涉的陰謀。要知道,目前的中日糾紛,如得各國參加,來謀解決,即令我國不能無所牽就,仍是於我有利。反之如墜日本計中,實行兩國直接交涉,雖然成功,亦是失敗。何況在倭寇既已動員大批陸海空軍,深入我國領土之後,除非我們甘願投降,否則兩國便無直接外交談判之可能。這種利害關係,我們應該認識明白。因此對於此次九國公約會議,由遠東有關各國共謀設法來解決中日問題,這正是日本所不願意,所必然拒絕的。而為我們所應贊同,所應努力促其成功的。我們對於這個辛苦得來的機會,怎麼好憑一時感情與意氣用事,使他錯過呢。現在我們國家民族已到生死存亡關頭,其存其亡,或興或滅,我全國同胞,尤其我們黨政軍中樞同人,人人都負有不可諉卸的責任。對於此次中日戰爭,我們只有自力抗戰到底,與尋獲與遠東有關各國的援助和參戰,來解決日本,這一條路可走。即令國民政府倒了,則繼國民政府而起來的中國任何政府,只要是中國人所組織的中國政府,則在日本侵略政策之下,亦必不能與日本直接交涉。亦只有一方面自力抗戰,堅持到底,一方面循國際和平路線,使世界凡與遠東有關各國,曉然於日本之侵略中國,獨霸東亞,關係於其本身利害之深切,大家協力主持正義,保障國際條約的尊嚴,維持世界的和平。故對中日問題之解決,無論現在將來,如有第三國參加,終是於我有利,則此次九國公約會議,我們不可不審慎應付,盡力促其成功,這個道理自不待言了。

我們根據上述理由,已規定下面幾個要點,通告布魯塞爾我國出席會議的三個代表,依照政府這個意旨去進行。

第一、中國對於日本,絕無妥協餘地。

第二、中國對與會各國態度,力持謙和,決不故意為難。

第三、如九國公約會議失敗,中國不能負責,反之會議破壞的責任,應歸諸日本。

總之,我們參加此次九國公約會議的目的,在將日本侵略中國,破壞九國公約的事實,和中國抵抗侵略,維護條約尊嚴的決心。向與會各國宣布,以促起各國對我國的同情心,和對日本的敵愾心。如日本拒不出席會議,則日本破壞會議,撕毀條約,棄信背義的侵略行為,愈益暴露出來。我們更應乘此機會促成各國對日實施制裁。最好使英美贊助或默認,蘇俄參加遠東戰爭,與中國共同努力,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第二件要說到國內的情形,現在有一班人,他們從前常發表不負責的言論,以不抗日來攻擊政府,自從中央發動對日抗戰之後,他們並不努力於其所應盡的任務,還是不滿意政府,要攻擊政府,往往遇著一件很小的事體,就散布很大的謠言,即如徵兵,這本是一件極難辦的事情,要想國民大家都自動樂意的應徵,不要說國民知識程度極不整齊的中國,一時不能辦到,就是歐美各先進國家,都還不能辦好。現在各省辦理徵兵,容或不免隨便拉人的情弊,但這只是辦事人員的不好,或在辦事方法上應改進的一件事,即不能因噎廢食,主張不應徵兵,更不好藉此攻擊中央,全認為是中央政府的罪狀。使一般反動派,更有所藉口,來擴大其反政府的宣傳。要知道我們現在要全面抗戰,要持久抗戰,要由抗戰中求得民族的生存,全靠有一個鞏固的中央政府,來推動指揮,如果對於中央政府,可以隨便造謠中傷,肆意攻擊,貶損他的威信,試問如何能夠抗日,更如何能夠持久抗戰來爭取最後的勝利呢?所以在此抗戰期間,我們個人的言論行動,格外要小心謹慎,不好失了一致抗戰的立場。

說到此地最堪注意的,就是近來共產黨的宣傳,我們應特別留心。在此次抗戰沒有發生以前,他們對本黨有很坦白誠懇的表示,並約定陝北特區的行政人員,由中央委派,各軍的參謀長政訓人員,應由中央選任。如果國民黨能容納他們,他們甚至表示願意取銷共產黨,諸如此類的事情,都說好了,並且有文書的記載。自從抗戰發生以後到現在,他們不惟不守諾言,而且提出許多新的要求,如此不講信義,如何能夠團結抗日呢?現在一般人——本黨的同志當然除外,還要為共產黨捧場,為共產黨作宣傳,這種盲目的舉動和錯誤的宣傳,如不及早糾正,影響所及,將使日本更有所藉口,來加緊侵略。我們國際上再將發生不良的反響,我們國家的前途,將更陷於危險的境地。現在由共產黨所改編過來的軍隊,他們固然善于游擊戰,能夠擾亂敵軍的後方,但一般盲目捧共的人,即藉此一點,毫不加思索的為他們作過分狂大的宣傳,似乎只有這一部份軍隊,纔能夠抗日、纔是抗日的功臣,有意揚此抑彼,自分畛域。這種荒謬誖理的宣傳,如不及早糾正,只有一天一天的助長共產黨的囂張,足以煽惑世界人心,動搖抗日軍心,一般將士聽了,都要為之寒心,危害國家的前途,真不堪設想。

尤其是看到現在社會上流行著的這一種宣傳,並非全由共產黨故意張揚出來的,而是由一般無常識的非共產黨員,盲從附和,以訛傳訛,從語言文字上下意識的,為共產黨鼓吹,這實在是我們要嚴正的指導其改正過來的。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