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07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楚四 列傳 十國春秋
卷七十一‧楚五 列傳
作者:吳任臣 清
卷七十二‧楚六 列傳

武穆王德妃袁氏 夫人陳氏 夫人華氏 衡陽王夫人楊氏 文昭王順賢夫人彭氏 廢王夫人某氏 恭孝王夫人苑氏[编辑]

  武穆王德妃袁氏,衡陽王其所生也。有殊色,見寵於武穆王,累封德妃。文昭王心怨衡陽王先立,襲位日,頗督責於衡陽王母弟希旺,且不爲德妃禮。德妃憂憤無所出,久之,先希旺薨。

  夫人陳氏,文昭王母也。偕袁德妃、華夫人事武穆王,被寵用事。文昭王誕蓐時,正與衡陽王同日,及衡陽王先立,無遜辭,夫人内懷[角央]望,由是與德妃有隙。

  夫人華氏,希杲母也。希杲鎮桂州,有善政,文昭王疑忌之。夫人内懼,願削封邑贖子罪,王謬爲慰藉,而心實不善也。未幾,夫人卒,希杲竟不良死。

  衡陽王夫人楊氏,長沙人。武穆王時父諡爲節度行軍司馬,夫人蓋其中女也。按薛氏舊五代史,楊諡仲女爲衡陽王夫人。衡陽王嗣位,諡子昭惲因夫人故擢衡州刺史,自以地連戚里,積財貨,建大第。二子俱爲牙内都將,少長豪富,任氣凌下,士大夫多惡之。及長沙兵亂,指揮使陸孟俊怒曰:“楊氏怙寵滅義,爲國患久矣!”於是族滅其家,夫人竟不知所終。孟俊滅昭惲之族而取其財,時楊氏有女美,獻於王弟希崇。及周將韓令坤入揚州,希崇以楊氏女遺令坤,令坤嬖之。後孟俊仕於唐,爲令坤所擒,將械送於周主,楊氏女在簾下,忽捶膺慟哭曰:“孟俊在潭州殺妾家二百口,今日請復其冤。”令坤乃殺之。

  文昭王順賢夫人彭氏。父玕,官唐吉州刺史,梁開平末爲吴所敗,帥衆奔武穆王,武穆王憐其忠,表領郴州,且爲文昭王娶其女。文昭王繼立,彭氏累封秦國順賢夫人。天福二年薨。夫人貌寢陋,而治家有法,文昭王頗嚴憚之;及殁後,王始縱情聲色,爲長夜之飲,國事遂至中衰。先是夫人常上香報恩禪院,報恩僧問曰:“夫人何家婦女?”夫人以其辭之忽也,遽索檐子疾歸,且以其言告文昭王,王笑曰:“此釋氏禪機耳,何不答以彭家女、馬家婦,則禪機立解矣。”夫人慚服曰:“是妾無見性之過也。”其通達多此類。

  廢王夫人某氏,恭孝王陷長沙,廢王率夫人與王子匿於慈堂,已而廢王遇害,夫人亦被杖死市中。國人傷之。

  恭孝王夫人苑氏,桃源人,相傳齊大夫苑何忌之後。夫人素有賢行。廢王時恭孝王調朗州丁壯爲鄉兵,且造戰艦,將攻潭州。夫人諫曰:“兄弟相攻,勝負皆爲人所笑。”恭孝王不聽。已而王贇等大破朗兵於僕射河,恭孝王輕舟遁歸。夫人泣曰:“禍將至矣,余不忍見也。”赴井而死。

武穆王弟賨 存[编辑]

  賨,武穆王弟也。性沉勇,知書史。初從秦宗權於淮西爲盗,已又事孫儒爲百勝指揮使。儒敗,賨爲吴兵所執,吴武忠王收儒餘兵,號黑雲都,署賨指揮使。

  賨從吴武忠王數有功,未常自矜。新唐書云:與錢鏐戰數有功。夜卧常有光怪。武忠王心愛之,從容問賨誰家子,賨曰:“馬殷弟也。”武忠王大驚曰:“汝兄貴矣,吾今歸汝,可乎?”賨不對。他日,又問之,賨泣謝曰:“臣孫儒敗卒,幸公待以不死,非殺身不足報。湖南鄰境,朝夕聞殷動静足矣,不願去也。”武忠王歎曰:“昔吾愛子之貌,今吾得子之心矣。然勉爲吾合二國歡,通商賈易有無以相資,亦所以報我也。”厚禮遣賨歸。武穆王殊出望外,大喜,表賨武安節度副使。

  居久之,武穆王議入貢天子,賨曰:“楊王地廣兵强,與吾郡接,不若與之結好,大則緩急可援,小亦通利商旅。”武穆王作色曰:“楊王不事天子,一旦朝廷致討,罪且及吾。汝休矣,當置此論勿道。”開平末,武穆王開天策府,以賨爲左相。俄爲朗州留後,尋拜永順軍節度使、同平章事。天成初,武穆王建楚國,改賨静江軍節度觀察使。唐明宗制曰:“爾賨名尊四輔,位冠三師,既非品秩升遷,難以井田增益。”時人以爲多溢語云。北夢瑣言以賨爲爾,未詳是非。

  存亦武穆王弟,從武穆王征討,積功至永州刺史。開平中,會静江節度使李瓊卒,武穆王以存知桂州事,已而王開天策府,命存爲右相。未幾,領永順軍節度使,送王女於廣南。後數年,攻吴上高,俘獲有功。無何,卒。

武穆王子希振子光惠 希旺 希杲 希瞻 希能 希貫 希隱 希濬 希知 希朗[编辑]

  希振,武穆王嫡長子也。歷官至武順節度使,加侍中。工詩句,躭吟咏,常延詩僧虚中於齋閣,酬答不厭,頗築别墅,憩息以爲樂。虚中常題其池亭云:“嘉魚在深處,幽鳥立多時。”蓋紀其實也。衡陽王故希振庶弟,用母寵得立,希振遂棄官爲道士。清泰中卒,葬長沙之陶浦,掘得石碣,其文曰:“亂石之壤,絶世之岡,谷變庚戌,馬氏無王。”蓋馬氏諸子於辛亥歲遷江南,而其國之變實在庚戌也。希振子光惠。

  光惠,廣順初爲王逵等所推,權武平節度使,而逵與何敬真及諸軍指揮使張倣參決軍府事。恭孝王具以狀言於唐,唐中主遣使以厚賞招諭,逵等納其賞,縱其使,不答其詔,唐亦未敢詰也。然光惠性愚懦,嗜酒廢事,不能服衆心,未幾仍爲所廢,送金陵。

  希旺,衡陽王同母弟也。官至親從都指揮使。文昭王怨衡陽王先立,及嗣位,頗督責希旺,不爲禮。希旺母袁德妃請納希旺官爲道士,文昭王不許,罷其軍職,令居竹屋草門,不得預兄弟燕集。會德妃薨,希旺亦憂憤而卒。

  希杲,武穆王第󲳴子也。文昭王時累官静江節度使、同平章事。希杲有善政,監軍裴仁煦數讒其短於王,且言希杲收衆心,不圖將有尾大之患。王心動,會南漢侵蒙、桂二州,文昭王自將兵指桂州。希杲不自安,屬母華夫人逆王于全義嶺,謝曰:“希杲爲治無狀,致寇戎入境,辱殿下親涉險阻,皆妾罪也。願削封邑,洒掃掖庭,以贖希杲罪。”王曰:“吾久不見希杲,聞其治行尤異,故來省之,無他也。”頃之,漢兵引去,徙希杲知朗州,仍領静江節鎮如故。久之,加侍中。後十年,希杲復得朗人心,文昭王數數令人伺動静,希杲愈益懼,稱疾求歸,不許。俄遣醫視疾,因酖殺焉。朗人莫不悲之。

  希瞻,武穆王庶子也。天成三年監袁詮軍,敗荆南兵於劉郎洑,有功。未幾,授静江軍節度使。會恭孝王與嗣王希廣争國,二王皆希瞻兄也,遣使切諫,繼以痛哭,二王不從。希瞻知馬族必覆,不勝其憂,疽發於背卒。

  希能,武穆王子也。國亡歸唐,居揚州。及周陷揚州,下詔安撫。已而揚州復入於唐,希能等遂歸周,授左屯衞大將軍。

  希貫,武穆王第□子。國亡入唐,同希能等居揚州,後歸周,授千牛衞大將軍。

  希隱,武穆王第□子也。通鑑云少子,今從五代史之序。文昭王立,署希隱静江軍節度副使。是時恭孝王與嗣王希廣交兵,南漢中宗乘其衰也,密遣内侍使吴懷恩爲西北招討使,屯南境以伺進取,嗣王亦命指揮使彭彦暉屯龍峒備之。會恭孝王自衡山遣使擢彦暉爲桂州都監,在城外内巡檢使,判軍府事。希隱心惡之,潛遣使檄蒙州刺史許可瓊來桂州。懷恩遂進據蒙州,侵桂管,西南大擾。希隱、可瓊不知所爲,但相與飲酒對泣。南漢中宗乃遺希隱書曰:“武穆王奄有全楚,富强安靖五十餘年。正由三十五舅、三十舅兄弟尋戈,自相魚肉,舉先人基業,北面仇讎。今聞唐兵已據長沙,竊計桂林繼爲所取,當朝世爲與國,重以昏姻,覩兹傾危,忍不赴救?已發大軍,水陸俱進,但令相公舅永擁節旄,常居方面。”希隱得書,與僚佐議降,支使潘元珪以爲不可。未幾,懷恩奄至城下,希隱率將士斬關奔全州,嶺北之地遂盡爲南漢所有。希隱後入唐,已又歸周,授節度行軍司馬。

  希濬,武穆王第□□子也。國亡入唐,隨兄希崇居揚州。顯德三年,周世宗下揚州,優詔安撫。未幾揚州復爲唐地,希崇率兄弟等歸周,周授希濬節度行軍司馬,終於其職。

  希知,武穆王第□□子。同兄弟十七人歸周,官節度行軍司馬。久之,卒。

  希朗,武穆王少子也。國亡降唐,已而又入於周,周世宗授希朗行軍司馬。

  武穆王子凡三十餘人,今見史籍者衡陽四王而外,希振、希旺、希杲、希瞻、希崇、希能、希貫、希隱、希濬、希知、希朗,不過十餘人而已。

文昭王諸子 廢王諸子 恭孝王子光贊[编辑]

  文昭王子,失其名數。恭孝王陷長沙時,馬軍指揮使李彦温與戰棹都指揮使劉彦𤦆同奉王子趣袁州奔唐,終於金陵。

  廢王子,亦失其名數。朗兵陷長沙時,王子匿於慈堂,不得出,後不知其所在。李彦温、劉彦𤦆又别奉王衆子奔唐,終於金陵。

  光贊,恭孝王子也。恭孝王趣長沙,留光贊守朗州。已而長沙既陷,署光贊武平軍留後,命何敬真爲朗州牙内都指揮使,帥兵戍焉。及王逵之亂,推光贊從兄光惠知州事,光贊遂被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