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国春秋/卷07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楚四 列传 十国春秋
卷七十一‧楚五 列传
作者:吴任臣 清
卷七十二‧楚六 列传

武穆王德妃袁氏 夫人陈氏 夫人华氏 衡阳王夫人杨氏 文昭王顺贤夫人彭氏 废王夫人某氏 恭孝王夫人苑氏[编辑]

  武穆王德妃袁氏,衡阳王其所生也。有殊色,见宠于武穆王,累封德妃。文昭王心怨衡阳王先立,袭位日,颇督责于衡阳王母弟希旺,且不为德妃礼。德妃忧愤无所出,久之,先希旺薨。

  夫人陈氏,文昭王母也。偕袁德妃、华夫人事武穆王,被宠用事。文昭王诞蓐时,正与衡阳王同日,及衡阳王先立,无逊辞,夫人内怀[角央]望,由是与德妃有隙。

  夫人华氏,希杲母也。希杲镇桂州,有善政,文昭王疑忌之。夫人内惧,愿削封邑赎子罪,王谬为慰藉,而心实不善也。未几,夫人卒,希杲竟不良死。

  衡阳王夫人杨氏,长沙人。武穆王时父谥为节度行军司马,夫人盖其中女也。按薛氏旧五代史,杨谥仲女为衡阳王夫人。衡阳王嗣位,谥子昭恽因夫人故擢衡州刺史,自以地连戚里,积财货,建大第。二子俱为牙内都将,少长豪富,任气凌下,士大夫多恶之。及长沙兵乱,指挥使陆孟俊怒曰:“杨氏怙宠灭义,为国患久矣!”于是族灭其家,夫人竟不知所终。孟俊灭昭恽之族而取其财,时杨氏有女美,献于王弟希崇。及周将韩令坤入扬州,希崇以杨氏女遗令坤,令坤嬖之。后孟俊仕于唐,为令坤所擒,将械送于周主,杨氏女在帘下,忽捶膺恸哭曰:“孟俊在潭州杀妾家二百口,今日请复其冤。”令坤乃杀之。

  文昭王顺贤夫人彭氏。父玕,官唐吉州刺史,梁开平末为吴所败,帅众奔武穆王,武穆王怜其忠,表领郴州,且为文昭王娶其女。文昭王继立,彭氏累封秦国顺贤夫人。天福二年薨。夫人貌寝陋,而治家有法,文昭王颇严惮之;及殁后,王始纵情声色,为长夜之饮,国事遂至中衰。先是夫人常上香报恩禅院,报恩僧问曰:“夫人何家妇女?”夫人以其辞之忽也,遽索檐子疾归,且以其言告文昭王,王笑曰:“此释氏禅机耳,何不答以彭家女、马家妇,则禅机立解矣。”夫人惭服曰:“是妾无见性之过也。”其通达多此类。

  废王夫人某氏,恭孝王陷长沙,废王率夫人与王子匿于慈堂,已而废王遇害,夫人亦被杖死市中。国人伤之。

  恭孝王夫人苑氏,桃源人,相传齐大夫苑何忌之后。夫人素有贤行。废王时恭孝王调朗州丁壮为乡兵,且造战舰,将攻潭州。夫人谏曰:“兄弟相攻,胜负皆为人所笑。”恭孝王不听。已而王赟等大破朗兵于仆射河,恭孝王轻舟遁归。夫人泣曰:“祸将至矣,余不忍见也。”赴井而死。

武穆王弟賨 存[编辑]

  賨,武穆王弟也。性沉勇,知书史。初从秦宗权于淮西为盗,已又事孙儒为百胜指挥使。儒败,賨为吴兵所执,吴武忠王收儒馀兵,号黑云都,署賨指挥使。

  賨从吴武忠王数有功,未常自矜。新唐书云:与钱镠战数有功。夜卧常有光怪。武忠王心爱之,从容问賨谁家子,賨曰:“马殷弟也。”武忠王大惊曰:“汝兄贵矣,吾今归汝,可乎?”賨不对。他日,又问之,賨泣谢曰:“臣孙儒败卒,幸公待以不死,非杀身不足报。湖南邻境,朝夕闻殷动静足矣,不愿去也。”武忠王叹曰:“昔吾爱子之貌,今吾得子之心矣。然勉为吾合二国欢,通商贾易有无以相资,亦所以报我也。”厚礼遣賨归。武穆王殊出望外,大喜,表賨武安节度副使。

  居久之,武穆王议入贡天子,賨曰:“杨王地广兵强,与吾郡接,不若与之结好,大则缓急可援,小亦通利商旅。”武穆王作色曰:“杨王不事天子,一旦朝廷致讨,罪且及吾。汝休矣,当置此论勿道。”开平末,武穆王开天策府,以賨为左相。俄为朗州留后,寻拜永顺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天成初,武穆王建楚国,改賨静江军节度观察使。唐明宗制曰:“尔賨名尊四辅,位冠三师,既非品秩升迁,难以井田增益。”时人以为多溢语云。北梦琐言以賨为尔,未详是非。

  存亦武穆王弟,从武穆王征讨,积功至永州刺史。开平中,会静江节度使李琼卒,武穆王以存知桂州事,已而王开天策府,命存为右相。未几,领永顺军节度使,送王女于广南。后数年,攻吴上高,俘获有功。无何,卒。

武穆王子希振子光惠 希旺 希杲 希瞻 希能 希贯 希隐 希浚 希知 希朗[编辑]

  希振,武穆王嫡长子也。历官至武顺节度使,加侍中。工诗句,耽吟咏,常延诗僧虚中于斋阁,酬答不厌,颇筑别墅,憩息以为乐。虚中常题其池亭云:“嘉鱼在深处,幽鸟立多时。”盖纪其实也。衡阳王故希振庶弟,用母宠得立,希振遂弃官为道士。清泰中卒,葬长沙之陶浦,掘得石碣,其文曰:“乱石之壤,绝世之冈,谷变庚戌,马氏无王。”盖马氏诸子于辛亥岁迁江南,而其国之变实在庚戌也。希振子光惠。

  光惠,广顺初为王逵等所推,权武平节度使,而逵与何敬真及诸军指挥使张仿参决军府事。恭孝王具以状言于唐,唐中主遣使以厚赏招谕,逵等纳其赏,纵其使,不答其诏,唐亦未敢诘也。然光惠性愚懦,嗜酒废事,不能服众心,未几仍为所废,送金陵。

  希旺,衡阳王同母弟也。官至亲从都指挥使。文昭王怨衡阳王先立,及嗣位,颇督责希旺,不为礼。希旺母袁德妃请纳希旺官为道士,文昭王不许,罢其军职,令居竹屋草门,不得预兄弟燕集。会德妃薨,希旺亦忧愤而卒。

  希杲,武穆王第󲳴子也。文昭王时累官静江节度使、同平章事。希杲有善政,监军裴仁煦数谗其短于王,且言希杲收众心,不图将有尾大之患。王心动,会南汉侵蒙、桂二州,文昭王自将兵指桂州。希杲不自安,属母华夫人逆王于全义岭,谢曰:“希杲为治无状,致寇戎入境,辱殿下亲涉险阻,皆妾罪也。愿削封邑,洒扫掖庭,以赎希杲罪。”王曰:“吾久不见希杲,闻其治行尤异,故来省之,无他也。”顷之,汉兵引去,徙希杲知朗州,仍领静江节镇如故。久之,加侍中。后十年,希杲复得朗人心,文昭王数数令人伺动静,希杲愈益惧,称疾求归,不许。俄遣医视疾,因鸩杀焉。朗人莫不悲之。

  希瞻,武穆王庶子也。天成三年监袁诠军,败荆南兵于刘郎洑,有功。未几,授静江军节度使。会恭孝王与嗣王希广争国,二王皆希瞻兄也,遣使切谏,继以痛哭,二王不从。希瞻知马族必覆,不胜其忧,疽发于背卒。

  希能,武穆王子也。国亡归唐,居扬州。及周陷扬州,下诏安抚。已而扬州复入于唐,希能等遂归周,授左屯卫大将军。

  希贯,武穆王第□子。国亡入唐,同希能等居扬州,后归周,授千牛卫大将军。

  希隐,武穆王第□子也。通鉴云少子,今从五代史之序。文昭王立,署希隐静江军节度副使。是时恭孝王与嗣王希广交兵,南汉中宗乘其衰也,密遣内侍使吴怀恩为西北招讨使,屯南境以伺进取,嗣王亦命指挥使彭彦晖屯龙峒备之。会恭孝王自衡山遣使擢彦晖为桂州都监,在城外内巡检使,判军府事。希隐心恶之,潜遣使檄蒙州刺史许可琼来桂州。怀恩遂进据蒙州,侵桂管,西南大扰。希隐、可琼不知所为,但相与饮酒对泣。南汉中宗乃遗希隐书曰:“武穆王奄有全楚,富强安靖五十馀年。正由三十五舅、三十舅兄弟寻戈,自相鱼肉,举先人基业,北面仇雠。今闻唐兵已据长沙,窃计桂林继为所取,当朝世为与国,重以昏姻,睹兹倾危,忍不赴救?已发大军,水陆俱进,但令相公舅永拥节旄,常居方面。”希隐得书,与僚佐议降,支使潘元圭以为不可。未几,怀恩奄至城下,希隐率将士斩关奔全州,岭北之地遂尽为南汉所有。希隐后入唐,已又归周,授节度行军司马。

  希浚,武穆王第□□子也。国亡入唐,随兄希崇居扬州。显德三年,周世宗下扬州,优诏安抚。未几扬州复为唐地,希崇率兄弟等归周,周授希浚节度行军司马,终于其职。

  希知,武穆王第□□子。同兄弟十七人归周,官节度行军司马。久之,卒。

  希朗,武穆王少子也。国亡降唐,已而又入于周,周世宗授希朗行军司马。

  武穆王子凡三十馀人,今见史籍者衡阳四王而外,希振、希旺、希杲、希瞻、希崇、希能、希贯、希隐、希浚、希知、希朗,不过十馀人而已。

文昭王诸子 废王诸子 恭孝王子光赞[编辑]

  文昭王子,失其名数。恭孝王陷长沙时,马军指挥使李彦温与战棹都指挥使刘彦𤦆同奉王子趣袁州奔唐,终于金陵。

  废王子,亦失其名数。朗兵陷长沙时,王子匿于慈堂,不得出,后不知其所在。李彦温、刘彦𤦆又别奉王众子奔唐,终于金陵。

  光赞,恭孝王子也。恭孝王趣长沙,留光赞守朗州。已而长沙既陷,署光赞武平军留后,命何敬真为朗州牙内都指挥使,帅兵戍焉。及王逵之乱,推光赞从兄光惠知州事,光赞遂被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