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嶽般舟和尚第二碑(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嶽般舟和尚第二碑(並序)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7

佛法至於衡山及津大師,始修起律教。由其壇場而出者,為得正法。其大弟子曰日悟和尚,盡得師之道,次補其處,為浮圖者宗。世家於零陵,蔣姓也。和尚心大而行密,體卑而道尊。以為由定發慧,必用毗尼為之室宇,遂執業於東林恩大師,究觀秘義,乃歸傳教。不視文字,懸判深微。登壇蒞事,度比丘眾,凡歲千人者三十有七,而道不慁。以為去凡即聖,必以三昧為之軌道,遂服勤於紫霄遠大師。修明要奧,得以觀佛,浩入性海,洞開真源。道場專精,長跪右繞,不衡不倚,凡七日者百有二十,而誌不衰。

初,開元中詔定制度,師乃居本郡龍興寺。肅宗制天下名山,置大德七人,茲嶽尤重,推擇居首。師乃即崇嶺,是作精室。辟林莽,刳岩巒,殿舍宏大,廊廡修直,不命而獻力,不祈而薦貨。凡南方人顓念佛三昧者,必由於是,命曰般舟台焉。和尚生十三年而始出家,又九年而受具戒,又十年而處壇場,又三十七年而當貞元二十年正月十七日,化於茲室。

嗚呼!無德而修,故念為實相;不取於法,故律為大乘。壞衣不飾,揣食不味。覆薦服役,凡出於生物者,擯而勿用,不自知其慈;攝取調禦,凡歸於正真者,動而成群,不自知其教。萬行方厲,一性恒如,寂用之涯,不可得也。有弟子曰景秀,嗣居法會。欲廣其師之德,延於罔極。故申明陳辭,俾刊之茲碑。銘曰:像教南被,及津而尊。威儀有嚴,載辟其門。吾師是嗣,增濬道源。度眾逾廣,大明群昏。乃興毗尼,微密是論。八萬總結,彰於一言。聲聞熙熙,遐邇來奔。如木既拔,有植其根。乃法般舟,奧妙斯存。百億冥會,觀於化元。同道祁祁,功庸以敦。如水斯壅,流之無垠。帝求人師,登我先覺。赫矣明命,表茲靈嶽。於彼南阜,齋宮爰作。負揭致貨,時靡要約。袒奮程力,不呼而諾。是刈是鑿,既塗既斫。層構孔碩,以延後學。出不牛馬,服不絮帛。匪安其躬,亦菲其食。勤而不勞,在用恒寂。縱而不傲,在舍恒得。洪融混合,孰究其跡?懿茲遺光,式是嘉則。容貌往矣,軌儀無極。其徒追思,賡薦茲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