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譚槩/2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古今譚槩
←上一部 文戲部第二十七 下一部→

〔子猶曰:「迂士主文而諱戲,俗士逐戲而離文。其能以文為戲者,必才士也。尼父之戲也以俎豆,鄧艾之戲也以戰陣,晦翁之戲也以八卦,何獨文人而不然?且夫視文如戲,則文之興益豪;而雖戲必文,則戲之途亦窄,或亦砭迂針俗之一助云爾。集《文戲》第二十七。〕

成語詩[编辑]

林觀過年七歲,嬉遊市中,以鬻詩自命。或戲令詠泄氣,云:「視之不見名曰希,聽之不聞名曰夷。不啻若是其口出,人皆掩鼻而過之。」

改《觀音經》語[编辑]

《觀音經》云:「咒咀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東坡居士曰:「觀音慈悲,若說還著本人,豈其心哉?」乃改云:「念彼觀音力,兩家都沒事。」

改蘇詩[编辑]

蘇詩:「無事此靜坐,一日似兩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近有任達者更之曰:「無事此遊戲,一日似三日。若活七十年,便是二百一。」

子猶嘗反其詩云:「多事此勞擾,一日如一刻,便活九十九,凑不上一日。」

舊律易字[编辑]

廣東二貢士爭名,至相毆。友人用舊詩更易誚之曰:「南北齋生多發顛,春來爭榜各紛然。網巾扯作黑蝴蝶,頭髮染成紅杜鵑。日落二人眠閣上,夜歸朋友笑燈前。人生有打須當打,一棒何曾到九泉。」

舊絕句易字[编辑]

元微之貶江陵,過襄陽,夜召名妓劇飲。將別,作詩云:「花枝臨水復臨堤,也照清江也照泥。寄語東風好抬舉,夜來曾有鳳凰棲。」宋謝師厚作襄倅,聞營妓與二胥相好,此妓乞書扇,遂用元詩改末句云:「夜來曾有老鴉棲。」

南昌張相公、蘭溪趙相公,皆與張江陵相左。由翰林謫州同後屢遷,俱於辛卯入內閣。太倉王元馭當國,以詩戲之曰:「龍樓鳳閣城九重,新築沙堤拜相公。我貴我榮君莫羨,十年前是兩州同。」

《西堂紀聞》云:「昨夜陰山賊吼風,帳中驚起黑髯翁,平明不待全師出,連把金鞭打鐵驄。」此詩不知誰作,頗為邊人傳誦。有張師雄者,居洛中,好以甘言媚人,洛人呼為「蜜翁翁」。會官塞上,一夕傳虜犯邊,師雄倉惶震恐,衣皮裘兩重伏土窟中。秦人呼土窟為土空。有人改前詩以嘲之曰:「昨夜陰山賊吼風,帳中驚起蜜翁翁。平明不待全師出,連著皮裘入土空。」

用舊詩句[编辑]

杭有一婦,夫死,未終七即嫁,被訟於官,凂金編修為居間。臨審時,金佯問問官云:「此輩何事?」官曰:「丈夫身死未終七,嫁與對門王賣筆。」金曰:「月移花影上闌干,春色惱人眠不得。」官笑而從末減。

改用舊詩句[编辑]

方于魯,徽人,用造墨起家,多薦紳交。有長安貴人寄蘭州絨於方,時夏四月矣,方急制為衣服之,以誇示賓客。或作詩嘲之曰:「愛殺蘭州䩐韃絨,寄來春後趲裁縫。寒回死等桃花雪,暖透生憎柳絮風。忽地出神撏細腳,有時得意挺高胸。尋常一樣方于魯,才著絨衣便不同。」或云此詩汪南溟作也。

太倉一富人宴客,王元美與焉。饌有臭鱉及生梨子。元美曰:「世上萬般愁苦事,無過死鱉與生梨。」坐客大噱。

縮字詩[编辑]

石曼卿登第,有人訟科場,覆考落者數人,曼卿在焉。方與同年期集,使至,追所賜敕牒。餘人皆泣而起,獨曼卿笑語終席。次日,放黜者受三班借職。曼卿作詩曰:「無才且作三班借,請俸爭如錄事參。從此免稱鄉貢進,且須走馬東西南。」

歇後詩[编辑]

有時少灣者,延師頗不盡禮,致其師爭競而散。或用吳語賦歇後詩嘲之曰:「少灣主人吉日良,束脩且是爺多娘。身材好像夜叉小,心地猶如短劍長。三杯晚酌金生麗,兩碗晨餐周發商。年終算帳索筵席百家姓有「索咸席賴」句,劈拍之聲一頓相。」

相傳嘲監生詩云:「革車買得截然高大帽,周子窗前 滿腹包。有朝一日高曾祖,煥乎其有文章沒分毫。」

雲間求忠書院,為方正學建也。一日院觀風,有儒童告考,張郡侯命學博往書院試之,緘二題,一曰「人力所通」,一曰「鼻之於臭也」。時人為之語曰:「貢院求忠書,監場方考孺。不見人力所,但聞鼻之於。」

《千文》歇後詩[编辑]

《啟顏錄》:唐封抱一任櫟陽尉,有客過之,面黃身短,又患眼及鼻塞。抱一用《千字文》語嘲之曰:「面作天地玄,鼻有雁門紫。既無左達承,何勞罔談彼?」[1]

袁景文凱初甚貧,嘗館授一富家。景文性疏放,師道頗不立,未幾辭歸。其家別延陳文東璧。陳懲前事,待子弟甚嚴,然無他長,但善書耳。一日景文來訪,文東適出,因大書其案云:「去年先生靡恃己,今年先生罔談彼。若無幾個始製文,如何教得猶子比。」[2]

諸理齋詩[编辑]

鳳林夏五,名景倩,延師周四維訓子。以不稱,欲再延。妻曰:「何為又增人口?」夫不從,又延羅成吾。時諸理齋亦館於夏,戲曰:「夏五本是五,增口便成吾。四維尚未去,如何又請羅?」又夏五甚短,妻極長,每同立,僅齊妻乳。理齋作歇後語謔曰:「夏五官人罔談彼,夏五娘子靡恃己。有時堂前相遇見,剛剛撞著果珍李。」[3]

廣文嘲語[编辑]

廣文先生之貧,自古記之。近日士風日趨於薄。有某學先生者,人饋之肉,乃瘟豬也。先生嘲之曰:「秀才送禮,言之可羞。瘦肉一方,堯舜其猶。」[4]又有以銅銀為贄者,又嘲之曰:「薄俗送禮,不過五分,啟封視之,堯舜與人。」[5]或作破云:「時官之責門人也,言必稱堯舜焉。」

縮腳詩[编辑]

舊有賦闕唇者云:「多聞疑,多見殆,吾猶及史之,君子於其所不知。」蓋四語皆出《四書》,皆隱「闕」字,而末句尤奇。吳江一老翁,貌似土地,沈寧庵吏部亦用此體賦云:「入疆闢,入疆蕪,諸侯之寶三,狄人之所欲者吾。」[6]又吳中有顧秀才名達者,不學而狂。同學者嘲之云:「在邦必,在家必,小人下,不成章不。」[7]並堪伯仲。

貫酸齋解大紳[编辑]

錢塘有數衣冠士人遊虎跑泉,飲間賦詩,以「泉」字為韻。中一人但哦「泉、泉、泉」,久不能就。忽一叟曳杖而至,問其故,應聲曰:「泉、泉、泉,亂迸珍珠個個圓。玉斧砍開頑石髓,金鉤搭出老龍涎。」眾驚問曰:「公非貫酸齋乎?」曰:「然、然、然。」遂邀同飲,盡醉而去。

壽春道士以小像乞解學士題詠。解作大書「賊、賊、賊」。道士愕然。續云:「有影無形拿不得。只因偷卻呂仙丹,而今反作蓬萊客。」

十七字詩[编辑]

正德間,有無賴子好作十七字詩,觸目成詠。時大旱,府守祈雨未誠,神無感應。其人作詩嘲之曰:「太守出禱雨,萬民皆喜悅,昨夜推窗看,見月!」守知,令人捕至,曰:「汝善作十七字詩耶?試再吟之,佳則釋爾。」即以別號「西坡」命題。其人應聲曰:「古人號東坡,今人號西坡。若將兩人較,差多!」守大怒,責之十八。其人又吟曰:「作詩十七字,被責一十八。若上萬言書,打殺!」守亦哂而逐之。

一說:守坐以誹謗律,發配鄖陽,其母舅送之,相持而泣。泣止,曰:吾又有詩矣。發配在鄖陽,見舅如見娘,兩人齊下淚,三行。蓋舅乃眇一目者也。

吳、翟戲筆[编辑]

霍山進士吳蘭高才玩世,以主事居鄉。鄉富人持大士像索贊。贊曰:「一個好奶奶,世間那裏有。左邊一隻雞,右邊一瓶酒。只怕蒼蠅來,插上一枝柳。」 又有持壽星圖求題,圖有長松、明月、玄鶴、白鹿、靈龜。吳題云:「一枝松遮半邊月,一隻黃狗帶著雪。若無老翁持杖趕,老鷹飛來抓去鱉。」

翟永齡偶過靖江,人咸以相公稱之。時有一吏在坐,亦稱相公。翟意謂人不加敬。後有出扇求詩者,此吏捉筆竟題於前。次至永齡,故為不能之狀,題曰: 「山不山,水不水,一片板上兩個鬼。扇景一船二人,一吹笛,一搖櫓。一個吹火通,一個舒火腿。嚇得雞婆,飛上天去。扇上畫雁。世間名畫見千萬,不知此畫出何許。」詢知海槎,眾人甚赧。

二蘇詩[编辑]

東坡夜宿曹溪、讀《傳燈錄》,燈花墮卷上,燒一「僧」字,即以筆記於窗間,曰:「山堂夜沉寂,燈下讀《傳燈》。不覺燈花落,茶毘一個僧。」

蘇子由見白足婦洗衣,作詩嘲佛印云:「玉箸插銀河,紅裙蘸綠波。再行三五步,浸入老僧窠。」

七十新郎[编辑]

王雅宜七十娶妾。許高陽嘲曰:「七十作新郎,殘花入洞房。聚猶秋燕子,健亦病鴛鴦。戲水全無力,銜泥不上梁。空煩神女意,為雨傍高唐。」

罵孟詩[编辑]

李太伯賢而有文章,素不喜佛,不喜孟子,好飲酒。一日有達官送酒數斗,太伯家釀亦熟。一士人無計得飲,乃作詩數首罵孟子。其一云:「完廩捐階未可知,孟軻深信亦還癡。岳翁方且為天子,女婿如何弟殺之。」又云:「乞丐何曾有二妻?鄰家焉得許多雞?當時尚有周天子,何必紛紛說魏齊。」李見詩大喜,留連數日,所與談,莫非罵孟子也。無何酒盡,乃辭去。既而聞又有送酒者,士人再往,作《仁義正論》三篇,大率詆佛。李覽之,笑曰:「公文采甚奇。但前次酒被公飲盡,後極索寞,今次不敢相留。」

蜘蛛詩[编辑]

洛陽歌婦楊苧羅,聰慧有才思,楊凝式甚憐之。時有僧雲辨者,善講經,楊令對歌者講。忽蜘蛛垂絲颺雲辨前,楊笑謂歌者曰:「試嘲得著,奉絹二匹。」 歌者應聲曰:「吃得肚嬰撐,尋思繞寺行。空中設羅網,只待殺蟲生。」辨體充肚大,故嘲之。楊見詩絕倒,大叫「和尚將絹來!」雲辨慚且笑,與絹五匹。

楊公復詩[编辑]

南京大理少卿長興楊公復,在京甚貧,家畜一豕,日命童於玄武湖壖採萍藻為食。吳思菴時握都察院章,以其密邇廳事,拒之。楊戲作小詩送云:「太平堤下後湖邊,不是君家祖上田。數點浮萍容不得,如何肚裏好撐船?」諺云:宰相肚裏好撐船。

嘲林和靖[编辑]

隱士林和靖傲許洞。許嘲之云:「寺裏掇齋饑老鼠,林間咳嗽老獼猴。豪民送物鵝伸頸,好客臨門鱉縮頭。」

四十翁[编辑]

廬陵歐陽重巡撫雲南,以不給軍糧奪職歸。每過館驛,必題詩壁上,大抵怨望之辭也。時年甫四十,稱「涯翁書」。有無名氏書二絕於其詩後,云:「怨辭隨處滿垣飛,聞道先生放逐歸。四十稱翁非太早,人生七十古來稀。」「醉翁千古號文宗,此日涯翁姓偶同。卻想齊名就充老,世間安有四旬翁?」

近考廬陵謫滁,號「醉翁」,年止四十,作詩者未知也,然中丞之竊比文宗,誠可誚。

錢鶴灘[编辑]

狀元錢鶴灘已歸田。有客言江都張妓動人,公速治裝訪之。既至,已屬鹽賈。公即往叩。賈重其才名,立日請飲。公就酒語求見。賈出妓,衣裳縞素,皎若秋月,復令妓出白綾帕請留新句。公即題云:「淡羅衫子淡羅裙,淡掃蛾眉淡點唇。可惜一身都是淡,如何嫁了賣鹽人?」

歐陽景[编辑]

有僧金鑾,求歐陽景書與玉峰長老薦用。景封書曰:「金鑾求與玉峰書,金玉相乘價倍殊。到底不關藤蔓事,葫蘆自去纏葫蘆。」

食蕈[编辑]

松楊詩人程渠南,滑稽士也,與僧覺隱同齋。食蕈,覺隱請渠南賦蕈詩。應聲作四句云:「頭子光光腳似丁,只宜豆腐與菠薐,釋迦見了呵呵笑,煮殺許多行腳僧。」聞者絕倒。

唐解元二詩[编辑]

吳令命役於虎丘采茶。役多求,不遂,譖僧。令笞僧三十,復枷之。僧求援於唐伯虎,伯虎不應。一日過僧所,戲題枷上云:「官差皂隸去收茶,只要紋銀不要賒。縣裏捉來三十板,方盤托出大西瓜。」令詢之,知為唐解元筆,笑而釋僧。

伯虎嘗出遊遇雨,過一皂隸家。乞紙筆求畫,唐遂畫海螄數百,題其上云:「海物何曾數著君,也隨盤饌入公門。千呼萬喚不肯出,直待臨時敲窟臀。」

採蟾酥差[编辑]

太醫院有採蟾酥差,差時儀從甚都。某院判欲以炫耀其友,枉道過焉。友作詩嘲曰:「白馬紅纓出禁城,喧天金鼓擁霓旌。穿林過莽多豪氣,拿住蝦蟆壞眼睛。」

夢鱣[编辑]

南京王祭酒嘗私一監生,其人忽夢鱣出胯下,以語人。人因為句曰:「某人一夢甚蹺蹊,黃鱣鑽臀事可疑。想是翰林王學士,夜深來訪舊相加。」見《耳談》

應履平詩[编辑]

應履平為德化令,滿考,吏部試論;文優而貌不揚,不得列上。乃題詩都門前云:「為官不用好文章,只要鬚鬍及胖長。更有一般堪笑處,衣裳糨得硬繃繃。」不書姓名。吏呈冢,曰:「此必應知縣也。」遂升考功。

裁縫冠帶[编辑]

有業縫衣者,以賄得獎冠帶。顧霞山嘲曰:「近來仕路太糊塗,強把裁縫作士夫。軟翅一朝風盪破,分明兩個剪刀箍。」

周秀才[编辑]

東都周默未嘗作東。一日請客,忽風雨交作。宋溫戲曰:「驕陽為戾已成災,賴有開筵周秀才。莫道上天無感應,故教風雨一齊來。」見《文酒清話》

龍宮海藏[编辑]

正德中,御史某按浙,以「龍宮海藏」命題試,且云:「記出處者東立,不記者西退。」東西各半。已而東立者所作不稱意,無賞。西退者作詩誚之曰:「東廊且莫笑西廊,我笑東廊枉自忙。海藏龍宮無你分,大家隨我度錢唐。」

寫真[编辑]

姑蘇蔣思賢父子寫真。一日交寫,皆不肖。時人嘲之曰:「父寫子真真未像,子傳父像像非真。自家骨肉尚如此,何況區區陌路人。」

弄瓦詩[编辑]

無錫鄒光大連年生女,俱召翟永齡飲。翟作詩嘲云:「去歲相招云弄瓦,今年弄瓦又相招。寄詩上覆鄒光大,令正原來是瓦窯。」

獨眼龍[编辑]

吳中小集,有便宜行事之令,較拳高下,最後者為老儒,使之行酒。有行酒者,方病目一睛紅赤。眾以「紅」字為韻賦詩,唯劉元聲最勝。詩云:「贏得人稱獨眼龍,怪來青白總非同。憐他滿座能行酒,也算當場一點紅。」

惡字[编辑]

李郁為荊南從事。有朝士寄書,字體殊惡。李寄詩曰:「華緘千里到荊門,章草縱橫任意論。深荷故人相愛處,天行時氣許教吞。」言堪作符也。

柏子庭詩[编辑]

至元丙子,松江亢旱。聞方士沈雷伯道術高妙,府官遣吏齎香幣過嘉興迎之。比至,傲甚,謂雨可立致。結壇仙鶴觀,行月孛法,下鐵簡於湖泖潭井,日取蛇燕焚之。了無應驗,羞赧宵遁。柏子庭和尚素稱滑稽,有詩一聯云:「誰呼蓬島青頭鴨,來殺松江赤練蛇。」聞者絕倒。

東坡戲聯[编辑]

東坡謫惠州日,與一村校書為鄰。年已七十,其妾生子,為具邀公。公欣然往。酒酣乞詩。公問妾年幾何。曰:「三十。」乃戲贈一聯云:「聖善方當而立歲,頑尊已及古稀年。」一時大噱。

東坡居惠,廣守月饋酒六壺,吏嘗跌而亡之。坡有詩云:「不謂青州六從事,翻成烏有一先生。」

而已詩[编辑]

洪舜俞為考功郎,應詔言事,論臺諫失職,詞甚剴切。內有「其相率勇往而不顧者,惟恭請聖駕款謁景靈宮而已」句,遂為臺官所謫,謂「祗見宗廟,重事也,而舜俞乃云『而已』,有輕宗廟之意」,因被落三官。舜俞自為詩云:「不得之乎成一事,卻因而已失三官。」

宋藝祖幸朱雀門,指門額問趙晉,何不止書朱雀門,乃著「之」字。晉曰:語助耳。藝祖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洪語本此。

榜後詩[编辑]

孫山應舉,綴名榜末。朋儕以書問山得失。答曰:「解名盡處是孫山,餘人更在孫山外。」覽者大笑。

王十朋正榜第一,李三錫副榜第一。時有戲正榜尾者曰:「舉頭雖不窺王十,伸腳猶能踏李三。」

周師厚在鄭獬榜及第,只壓得陳傳一人。自賦詩云:「有眼不堪看鄭獬,回頭猶喜見陳傳。」

長妓瘦妓[编辑]

杜牧為宣州幕。時有酒妓肥大,牧贈詩曰:「盤祖當時有遠孫,尚令今日逞家門。一車白土將泥臉,十幅紅綃補破裩。瓦棺寺裏逢行跡,華岳山前見掌痕。不須啼哭愁難嫁,待與將書問岳神。」牧同時灃州酒糺崔雲娘,形貌瘦瘠,每戲調,舉罰眾賓;兼恃歌聲,自以為郢人之妙。李宣古當筵一詠,遂至箝口。詩曰:「何事最堪悲,雲娘只首奇。瘦拳拋令急,長嘴出歌遲。只見肩侵髩,唯憂骨透皮。不須當戶立,頭上有鍾馗。」

生張八[编辑]

北都有妓美色,而舉止生梗,土人謂之「生張八」。因宴會,乞詩於處士魏野。野贈曰:「君為北道生張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無笑語,半生半熟未曾諳 一作「也難毚」。」

貧娼[编辑]

吳生戀一娼,其人家甚貧。友人李雲卿賦其事曰:「可笑犁園地,翻為寂寞場。當街為客座,隔壁是廚房。屋柱懸燈掛,泥坯甃火廂。煙煙三幅幔,舊舊一張床。草薦累堆厚,綿衾褦襶胖。竹竿衣架短,麻布手巾長。雙陸無全馬,棋盤少二將。恐惶之茂甚,不可也之當。」一時傳笑。吳生恥,遂絕往。

通判[编辑]

有以知縣轉管糧通判者。一郎中作詩賀之云:「最妙無如轉判通,州官門報氣何雄!班聯喜得先推府,尊重何須羨老同?丞簿晚生今已矣,教官侍教且從容。更有一般堪羨處,下倉攢典列西東。」後郎中亦謫濟南通判,先通判者官德州,其屬吏也。到任時,僚屬滿堂,即書此詩,持軸往賀之。及言其故,無不絕倒。

藥名詩[编辑]

陳亞好用藥名為詩,曾知祥符縣,親故多干託借車牛。因作詩曰:「地名京界足親知 荊芥,托借尋常無歇時 全蝎。但看車前牛領上 車前子,十家皮沒五家皮 五加皮。」亞嘗言: 「藥名用於詩,無不可,而斡運曲折,使各中理,存乎其人。」或曰:「延胡索可用乎?」沉思久之,吟曰:「布袍袖裏懷漫刺,到處遷延胡索人。」此可贈遊謁措大。

陳亞藥名詩百首,如「風雨前湖近 前胡,軒窗半夏涼 半夏。」「棋為臘寒呵子下 呵子,衣嫌春暖縮砂裁 縮砂。」《詠白髮》云:「若是道人頭不白 道人頭,老君當日合烏頭 烏頭。」《贈乞雨自曝僧》云:「不雨若令過半夏 半夏,定應曬作葫蘆巴 葫蘆巴。」最膾炙人口。

蕭鳳儀桑寄生傳四詩亦佳,然終避其奇巧。

吃語詩[编辑]

東坡作吃語詩戲武昌王居士云:「江干高居堅關扃,犍耕躬稼角掛經。蒿竿繫舸菰茭隔,笳鼓過軍雞狗驚。解襟顧景各箕踞,擊劍賡歌幾舉觥。荊笄供膾塊攪聒,乾鍋更戛甘瓜羹。」

一孝廉口吃,謝在杭與徐興公各贈絕句以難之。謝二首云:「綠柳龍樓老,林蘿嶺路涼。露來蓮漏冷,兩淚落劉郎。」又「梨嶺連連路,蘭陵累累樓。流離憐冷落,郎輦懶來留。」興公一首云:「留戀蘭陵令,淋漓兩淚流。嶺蘿涼弄瀨,路柳綠連樓。」

《反酒箴》[编辑]

漢書》:陳遵與張竦相善,而操行不同。竦居貧無賓客,而遵晝夜酣呼。先是黃門郎揚雄作《酒箴》以諫成帝,或為酒客難法度士云:「譬之於物,子猶瓶矣。觀瓶之居,居井之眉。處高臨深,動常近危。酒不沾口,臧水滿懷。不得左右,牽於纆徽。一旦礙,叀,上緝反,縣也,猶云掛礙。為瓽所轠。瓽,丁浪反,磚甃井也。轠,音雷。身提黃泉,骨肉為泥。自用如此,不如鴟夷。韋囊以盛酒。鴟夷滑稽,腹大如壺。盡日盛酒,人復借酤。常為國器,托於屬車。天子屬車,常載酒食。出入兩宮,經營公家。繇是言之,酒何過乎?」遵大喜,謂竦曰:「吾與爾猶是矣!」

《反金人銘》[编辑]

孫楚《反金人銘》曰:「晉太廟左階前有石人焉,大張其口,而書其胸曰:我古之多言人也,無少言,少言少事,則後生何述焉。夫惟立言,名乃長久,胡為槐然,自緘其口?」

倣《春秋》[编辑]

霅川月河莫氏稱望族,家世以《春秋》馳聲。至一酒樓飲,見壁間題云:「春王正月,公與夫人會於此樓。」蓋輕薄子攜妓來飲所題也。莫即援筆題其下云:「夏大旱,秋饑,冬雨雪,公薨。君子曰:『不度德,不量力,其死於饑寒也宜哉!』」見者大笑。

筍墓誌[编辑]

傅奕病,未嘗問醫。忽酣臥,蹶然曰:「吾死矣乎!」即自誌曰:「傅奕,青山白雲人也,以醉死,嗚呼!」陶穀戲效之,作《筍墓志》曰:「邊幻節,字脆中,晉林琅玕之裔也,以湯死。建隆年月日立石。」

《曲中月令》[编辑]

指揮陳鐸善嘲,作《曲中月令》。其二月有云:「是月也,壁虱出,溝中臭氣上騰,妓鞾化為鞋。」

輥卦[编辑]

宋末淮南潘純戲作「輥卦」。其詞曰:「輥,亨,可小事,亦可大事。彖曰:輥,亨,天地輥而四時行,日月輥而晝夜明,上下輥而萬事成。輥之時義大矣哉!象曰:地上有木,輥。君子以容身固位。初六,輥,出門無咎。象曰:出門便輥,又何咎也?六二,傳於銕轊。象曰:傳於銕轊,天下可行也。六三,君子終日輥輥,厲无咎。象曰:終日輥輥,雖危無咎也。九四,模稜吉。象曰:模稜之吉,以隨時也。六五,神輥。象曰:六五,神輥,老於事也。上六,或錫之高爵,天下揶揄之。象曰:以輥受爵,亦不足敬也。」切中輓近膏肓,可發諧笑。

賦韋舍人[编辑]

天成年,盧文進鎮鄧,賓從祖餞。舍人韋吉年老,無力控馭,既醉,馬逸馳桑林中,被橫枝罥掛巾冠,露禿而奔。僕夫趨救,則已墜矣。舊患肺風,鼻癮疹而黑,臥於道周。幕客無不笑者。左司郎中李任戲為賦云:「當其廳子潛窺,衙官共看,喧呼麥隴之中,偃仆桑林之畔。藍攙鼻孔,直同生鐵之椎;靦甸骷髏,宛似熟銅之罐。」聞者無不絕倒。

《虀賦》[编辑]

范文正公少時作《虀賦》,其警句云:「陶家甕內,淹成碧綠青黃,措大口中,嚼出宮商角徵,」蓋親嘗忍窮,故得虀之妙處云。

《偷狗賦》[编辑]

滕逵道讀書潛山僧舍。僧有犬,烹之。僧訴於縣,縣命作《偷狗賦》。有警聯云:「撤梵宮之夜吠,充絳帳之晨羞。團飯引來,喜掉續貂之尾;索綯牽去,驚回顧兔之頭。」令歎賞。

《張公喫酒李公醉賦》[编辑]

郭景初夜出,為醉人所誣。官召景初詰其狀。景初歎曰:「諺所云『張公喫酒李公醉』!」官即命作賦。郭云:「事有不可測,人當防未然。清河丈人,方肆杯盤之樂;隴西公子,俄遭酩酊之愆。」笑而釋之。

成語賦謔[编辑]

三衢一子弟,淫其里煅工之女,為工所擒,不忍殺,以鐵鉗缺其左耳,縱之去。諸理齋作賦謔之,內一聯云:「君子將有為也,載寢之床;匠人斲而小之,言提其耳。」[8]

會稽馬殿乾有美姬,善歌,時出佐酒。馬死,有梁丞得之,亦侑觴。時陳無損酒酣,屬句謔云:「昔居殿乾之家,爰喪其馬。今入邑丞之室,無逝我梁。」一座絕倒。[9]

倒語賦[编辑]

熙寧未改科前,有吳儔賢良為廬州教授,嘗誨諸生:「作文須用倒語,如『名重燕然之勒』之類,則文勢自然有力。」廬州士子遂作賦嘲之云:「教授於廬,名儔姓吳。大段意頭之沒,全然巴鼻之無。」[10]

典淮郡謝啟[编辑]

文本心典淮郡,蕭條甚,謝賈相啟有云:「人家如破寺,十室九空;太守若頭陀,兩粥一飯。」

鬚虱頌[编辑]

石介浦、王禹玉同侍朝見。虱自介甫襦領而上,直緣其鬚。上顧之而笑,介甫不自知也。朝退,禹玉指告,介甫命從者去之。禹玉曰:「未可輕去,願頌一言。」介甫曰:「何如?」禹玉曰:「屢遊相鬚,曾經御覽。」眾大笑。

賀側室育子啟[编辑]

陸伯麟側室育子,友人陸象翁以啟戲賀之,曰:「犯簾前禁,尋灶下盟。玉雖種於藍田,珠將還於合浦。移夜半鷺鶿之步,幾度驚惶;得天上麒麟之兒,這回喝采。既可續詩書禮樂之脈,深嗅得油鹽醬醋之香。」

謝遣妓啟[编辑]

陶穀奉使江南,韓熙載遣家妓以奉巵匜。及旦,以書謝云:「巫山之麗質初臨,霞侵鳥道;洛浦之妖姿自至,月滿鴻溝。」韓召妓訊之,云是夕忽當浣濯。

末名柬[编辑]

翟永齡與陸廉伯並以才學馳名,後陸發解,而翟名最後。以書柬所親曰:「至矣盡矣,方知小子之名;顛之倒之,反在諸公之上。」

東坡制詞[编辑]

東坡以呂微仲豐肥,戲之曰:「公真有大臣體,《坤》六二所謂直方大也。」及呂拜相,東坡制其詞,曰:「果藝以達,有孔門三子之風;直大而方,得坤卦二爻之動。」

醫官[编辑]

盧質好諧謔,為莊宗管記。會醫官陳玄補醫學博士,所司請稿。質立草云:「既懷厚朴之才,宜典從容之職。」莊宗覽之,久為啟齒。

戲吳主事句[编辑]

吳江為刑部主事,差還復命。鴻臚寺官語之曰:「聲音要洪大,正選通政時也。起身不要背上。」至日蚤,吳果努力高聲,亦無音節,又橫走下御街西。孝廟為之解顏。時同僚楊郎中茂仁作一對句云「高叫一聲,驚動兩班文武;橫行幾步,笑回萬乘君王。」

決僧判[编辑]

雙漸嘗為令,入僧寺中。主僧半酣矣,因前曰:「長官可同飲三杯。」漸怒,判云:「談何容易,邀下官同飲三杯;禮尚往來,請上人獨吃八棒!」

李翱尚書初守廬江,有僧相打,斷云:「夫說法則不曾趺坐而坐,相打則偏袒左肩右肩。領來佛面前,而作偈言。各笞去衣十五,以例三千大千。」

買僮券[编辑]

王褒買僮,名便了。僮曰:「欲使便了,皆當上券。不上券,便了不能為也。」褒乃為券曰:「神爵三年正月十五日,資中男子王子淵,從成都安志里女子楊惠買夫時戶下髯奴便了,決賣萬五千。奴從百役,不得有二言。晨起早掃,飲食洗滌,居常穿臼,縛帚裁盂,鑿井浚渠,縛落鉏園,研陌杜埤。地刻大枷,屈竹作杷,削治鹿盧。出入不得騎馬載車,踑足大呶,下床振頭。垂鉤刈蒭,織履作麄,粘雀張鳥,結網捕魚。繳雁彈鳧,登山射鹿。入水捕龜,浚園縱魚。雁鶩百餘,驅逐鴟鳥。持梢牧豬,種薑養芋。長育豚駒,糞除堂廡,餧食馬牛。鼓四起坐,夜半益蒭。舍中有客,提壺行沽,汲水作鋪。但當食豆飲水,不得嗜酒欲美。飲酒惟得沾唇漬口,不得傾盂覆斗。不得晨出夜入,交關伴偶。多取薄蒲。益作繩索。雨墮無所為,當遍將織薄。植種桃李,梨柿柘桑,三丈一樹,八樹為行,果類相從,縱橫相當。果熟收斂,不得吮嘗。犬吠當起,驚告鄰里。撐門拄戶,上樓擊柝,持盾曳矛,環落三周。勤心疾作,不得遨遊。筋老力索,種莧織席,事訖欲休,常舂一石。夜半無事,浣衣當白。若有私錢,主急賓客,不得奸私,事事關白。若不聽教,當笞一百。」

題小像[编辑]

唐伯剛題邾仲誼小像云:「七尺軀威儀濟濟,三寸舌是非風起。一雙眼看人做官,兩隻腳沿門報喜。仲誼云:是誰是誰?伯剛云:是你是你!」

岳正再起再廢。有自京師來者,傳天子語於正曰:「岳正倒好,只是大膽。」正因寫小像,遂隱括其辭,題於上曰:「岳正倒好,只是大膽。唯帝念我,必當有感,如或赦汝,再敢不敢?」

《化鬚疏》[编辑]

沈石田有《化鬚疏》,其序曰:「茲因趙鳴玉髠然無鬚,姚存道為之告助於周宗道者,於其於思之間,分取十鬛,補諸不足,請沈啟南作疏以勸之。」疏曰:「伏以天閹之有刺,地角之不毛,鬚需同音,今其可索,有無以義,古所相通。非妄意以干,乃因人而舉。康樂著舍施之跡,崔諶傳插種之方。唯小子十莖之敢分,豈先生一毛之不拔!唯有餘以補也,宗道廣及物之仁;乞諸鄰而與之,存道有成人之美。使離離緣坡而飾我,當榾榾擊地以拜君。把鏡生歡,頓覺風標之異;臨流照影,便看相貌之全。未容輕拂於染羹,豈敢易撚於覓句?感矣荷矣,珍之重之!敬疏。」

《烹雞誦》[编辑]

唐六如遊僧舍,見雌雞,請烹為供。僧曰:「公能作誦,當不靳也。」援筆題曰:「頭上無冠,不報四時之曉;腳跟欠距,難全五德之名。不解雄先,但張雌伏。汝生卵,卵復生子,種種無窮;人食畜,畜又食人,冤冤何已?若要解除業障,必先割去本根。大眾先取波羅香水,推去頭面皮毛,次運菩薩慧刀,割去心腸肝膽。咄!香水源源化為霧,鑊湯滾滾成甘露。飲此甘露乘此霧,直入佛牙深處去,化生彼國極樂土!」僧笑曰:「雞得死所,無憾矣!」乃烹以侑酒。

獻海螺簡[编辑]

舒雅才韻不在人下,以戲押得韓熙載之心。一日得海螺甚奇,宜用滑紙,以簡獻於熙載,云:「海中有無心斑道人,往詣門下。若書材糙澀逆意,可使道人馴之,即證發光地菩薩。」熙載喜受之。發光地,十地之一,出《華嚴經》。

行人司告示[编辑]

行人司閑僻,官吏罕到,市人每日取汲廳前,頑童戲坐公座。或有戲揭告示云:「示仰各吏典,以後朔望日,仍要赴司作揖。凡男婦汲水者,毋得仍前擅坐公座。」

策結[编辑]

有二編修謁李西涯。公曰:「近有一策題:『兩翰林九年考滿,推擢何官?』」二君笑云:「策破未有,先有一結:執事,事也,執事,責也,愚生何有焉?」公大笑,題升宮坊。

[编辑]

徐淵子舍人善諧謔。丁少詹與妻有違言,棄家居茶寮,茹齋誦經,日買海物放生,久而不歸。妻求徐解之,徐許諾。見賣老婆牙者,買一籃餉丁,作詞曰: 「茶寮山上一頭陀,新來學得麼?蝤蛑螃蟹與烏螺,知他放幾多?有一物,似蜂窠,姓牙名老婆。雖然無奈得他何,如何放得他?」丁大笑而歸。

一人娶妻,無元。袁可潛贈之《如夢令》云:「今夜盛排筵宴,準擬尋芳一遍。春雲已多時,問甚紅深紅淺。不見不見,還你一方白絹。」

葉祖詩詞[编辑]

葉祖負雋聲,嘗曰:「世間有不分曉事,吾因一聯詠之:醉來黑漆屏風上,草寫盧仝月蝕詩。」後以多語去官,獨西湖二三僧相善,為之祖餞。僧曰:「世事如夢而已。」葉曰:「如夢如夢,和尚出門相送。」聞者絕倒。

詞曲[编辑]

張明善嘗作《水仙子》譏時,云:「鋪唇苫眼早三公,裸袖揎拳享萬鍾,胡言亂語成時用。大綱來都是哄,說英雄誰是英雄?五眼雞岐山鳴鳳,兩頭蛇南陽臥龍,三腳貓渭水飛熊。」

王威寧越尤善詞曲,嘗於行師時見村婦便旋道傍,遂作《塞鴻秋》一曲:「綠楊深鎖誰家院?見一女嬌娥,急走行方便。轉過粉牆東,就地金蓮,清泉一股流銀線。衝破綠苔痕,滿地珍珠濺,不想牆兒外,馬兒上,人瞧見。」

元關漢卿嘲禿指《醉扶歸》云:「十指如枯筍,和袖棒金樽。搊殺銀箏字不真,搔癢天生鈍。縱有相思淚痕,索把拳頭揾。」

弘治間,王騏以進士授吳橋知縣,僅八月,免官居家,以詞曲自樂。嘗有妓為人傷目,睫下有青痕,遂作《沉醉東風》,曰:「莫不是捧硯時太白墨灑?莫不是畫眉時張敞描差?莫不是檀香染?莫不是翠鈿瑕?莫不是蜻蜓飛上海棠花?莫不是明皇宮墜下馬?」

王西樓磐平生不見喜慍之色。其家嘗走失雞,公戲作《滿庭芳》云:「平生澹泊,雞兒不見,童子休焦。家家都有閑鍋灶,任意烹炮。煮湯的貼他三枚火燒,穿炒的助他一把胡椒。到省了我開東道。免終朝報曉,直睡到日頭高。」

西安一廣文,博學而廉介有氣,罷官歸,貧甚,戲作《清江引》云:「夜半三更睡不著,惱得我心焦躁。圪蹬的響一聲,儘力子嚇一跳,把一股脊梁筋窮斷了!」

雲間酒淡,有作《行香子》云:「浙右華亭,物價廉平,一道會買個三升,打開瓶後,滑辣光馨。教君霎時飲,霎時醉,霎時醒。聽得淵明,說與劉伶,這一瓶約莫三觔。君還不信,把秤來稱。有一觔酒,一觔水,一觔瓶。」

文戲部終


附註[编辑]

(錄入者註,非原文內容,僅供參考。)

  1. 千字文》天地玄黃。雁門紫塞。左達承明。罔談彼短。
  2. 《千字文》靡恃己長。罔談彼短。始製文字。猶子比兒。
  3. 《千字文》罔談彼短。靡恃己長。果珍李柰。
  4. 論語》修己以安百姓,堯舜其猶病諸。
  5. 孟子》何以異於人哉!堯舜與人同耳。
  6. 《孟子》(1)入其疆,土地闢,田野治。(2)入其疆,土地荒蕪,遺老失賢。(3)孟子曰:諸侯之寶三,土地、人民、政事。(4)狄人 之所欲者,吾土地也。
  7. 《論語》(1)在邦必達,在家必達。(2)君子上達,小人下達。《孟子》君子之志於道也,不成章不達。
  8. 易經》是以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詩經》乃生男子,載寢之床。《孟子》匠人斲而小之,則王怒,以為不勝其任矣。《詩經》匪面命之,言提其耳。
  9. 《詩經》(1)爰居爰處,爰喪其馬。(2)無逝我梁,無發我笱。
  10. 堯山堂外紀》沒意頭、無巴鼻,皆當時俗語。
Arrow l.svg上一部 下一部Arrow r.svg
古今譚槩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