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史/卷0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齊太公世家 古史
古史卷十
燕召公世家 

魯周公世家第三[编辑]

周公旦者,周文王之子,而武王之弟也。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文王之正妃也。其長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叔武,次曰霍叔處,次曰康叔封,次曰冉季載。兄弟唯旦長且賢,逮文王世任以國事,邑之于周。凡周之内治,始於室家而至於國人者,屬之周公;凡周之外治,所以交接四隣至於江漢之國者,屬之召公。故文王之風,周人之詩謂之《周南》,諸侯之詩謂之《召南》,言二公之治,自北而南也。及文王崩,周公相武王伐殷,武王曰:『予小子既獲仁人,敢祇承上帝,以遏亂略』,謂周、召也。武王克殷,封周公於魯曲阜,周公留,相武王不就封。既克殷二年,武王有疾,天下未集,羣公懼。周公乃爲三壇同墠,請命太王、王季、文王爲壇於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以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余仁若考能,多才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不若旦多才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廷,敷佑四方,用能定爾子孫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祇畏。嗚呼!無墜天之降寳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即命于元龜,爾之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珪。』乃卜三龜一襲吉,公曰:『體!王其無害。』歸納其冊于金縢之匱,明日而王疾瘳。

武王崩,成王少,方諒陰。周公位冢宰,正百工。管叔、蔡叔監殷,疑周公不利成王,遂以武庚禄父及淮夷叛。周公告太公、召公曰:“我若自嫌,不以法正之,則周必亂,無以告我先王。”遂出兵征之。二年而罪人皆服。然成王亦以此疑周公。公爲《鴟鴞》之詩,以貽王。王不悟。秋,大熟未穫,大風雷電,禾偃木拔,國人震恐。二公道王,以發金縢。王得書,問諸史百執事,皆曰:“信!公命我勿言。”王感泣,命逆周公于東。周公卒相。成王方就學,周公使其子伯禽與成王處,抗世子法於伯禽,以示成王。誕保文武受命,凡七年,既成洛邑,詔成王烝祭文武於新邑,而歸政焉。古者君在諒隂,三年不言,百官總已,聽於冢宰,此三代之常禮也。武王崩,成王幼,周公位冢宰,當國聽政,盖禮然也。其所以異者,既終三年,成王尚幼,未能涖政,故至於七年耳。今考於書,其說止於此,初無攝位之文。太史公因秦漢之謬,以爲周公居攝七年,此亦何所㩀哉。夫成王即位稱王矣,而周公攝,則是二天子也。隱公知桓公當立而攝以待之,遂至羽父之禍。若使隱公如周公當國而不攝,雖有讒口,禍不至此矣。王謂公曰:『我其退,即君于周,命公後。四方未定,于宗禮亦未克敉,公功迪將,其後監我士師工,誕保文武受民,亂爲四輔。』周公許焉,答曰:『孺子來相宅,其大惇典殷獻民,亂爲四方新辟,作周恭先。』『予旦以多才,越御事,篤前人成烈,答其師,作周孚先。』祭之日,王命史佚冊告公子伯禽爲公後於魯,而公留相周,分魯公以大路、大旂、夏后氏之璜、封父之繁弱,殷民六族:條氏、徐氏、蕭氏、索氏、長勺氏、尾勺氏,錫之山川、土田、附庸,廟祀文王,郊享上帝,所以褒顯周公異於諸侯也。成王歸涖政,周公作無逸言殷三宗 及周文武皆以勤勞抑畏享國長久及商後王耽樂怠 敖逺者十年近者四三年所以戒飭成王者甚至是時 周公爲師召公爲保相成王爲左右然召公猶不說恐 成王未能繼先王君天下周公乃作書告之名之曰君 奭言湯之伊尹太甲之保衡太戊之伊陟臣扈巫咸祖 乙之巫賢武丁之甘盤周文武之虢叔閎夭散宜生泰 顛南宫括皆能左右其君保國配天豈亦當國聽政而 後可哉故曰予徃暨汝奭其濟小子同未在位誕無我 責召公乃說世言周公居攝召公不說太史公信之今書君奭之篇在洛誥後孔子叙之曰召公爲保周公爲師相成王爲左右召公不說然則召公之不說非不說其聽政盖不說其歸政也且以召公之賢歴事文武與周公從事老矣而猶疑周公有不順之意則周公將何頼焉周公治周作禮樂 致太平退老於豐將没欲𦵏成周示不忘所營邑公卒 成王𦵏之于畢從文王示不敢臣周公也周公之子封 者八人伯禽在魯其弟嗣周公食采於周世輔王室凡 蔣邢茅胙祭或在畿内或在畿外伯禽之就封周公戒 之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而王之叔父也然我一沭 三捉髪一飯三吐哺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汝 之魯慎無以國驕人伯禽始至國徐夷並起爲㓂東郊 不開將築城而徐夷擾之乃誓兵於費出兵攻之徐夷 釋魯自救遂以其日築徐夷服費誓既曰甲戍我惟征徐戎又曰甲戍我惟築所以出兵與築城同日者盖欲徐夷釋魯自救不能爲板築之害耳治魯三年報政周公 周公曰何遲也伯禽曰變其俗易其禮喪三年然後除 之故遲太公之封齊五月而報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 曰吾簡其君臣禮從其俗爲也及後聞伯禽報政遲曰 嗚呼魯後世其北面事齊矣夫政不簡不易民不有近 平易近民民必歸之魯公卒子考公酋立考公四年卒 弟煬公熈立煬公築茅闕門六年卒子幽公宰立幽公 十四年幽公弟㵒弑幽公而自立是爲魏公魏公五十 年卒子厲公擢立厲公三十七年卒弟獻公具立獻公 三十二年卒子眞公濞立真公三十三年卒弟武公敖 立武公九年與長子括少子戲朝周宣王愛戲欲立之 仲山甫諌不聽夏武公歸而卒戯立是爲懿公懿公九 年國人與兄括之子伯御弑懿公而立伯御伯御十一 年宣王伐誅伯御而立懿公弟稱是爲孝公仲山甫言 於宣王曰魯侯肅恭明神敬事耇老賊事行刑必問於 遺訓而資於故實不干所問不犯所咨於是王命孝公 於夷宫以爲侯伯二十七年孝公卒子惠公弗湟立惠 公元妃孟子無子其娣聲子生隱公宋武公生仲子仲 子生而有文在其手曰爲魯夫人惠公娶之生桓公四 十六年惠公卒桓公以適子當立魯人爲其少奉隱公 攝君事以待之隱公四年宋公爲衛州吁乞師以伐鄭 公不許公子翬固請以師㑹之五年春公觀魚于棠臧 僖伯諌不聽八年春鄭伯以太山之防易許田釋太山 而祀周公十年二月公㑹齊侯鄭伯于中丘謀伐宋公 子翬先期往十一年公子翬請殺桓公以求太宰公曰 爲其少故也吾將授之矣使營莬裘吾將老焉翬懼反 譛公于桓公使賊弑公于蔿氏立桓公桓公二年宋督 殺其君與夷及其大夫孔父公㑹諸侯于稷以成宋亂 取郜大鼎于宋納于太廟臧哀伯諌曰武王克商遷九 鼎于洛邑義士猶或非之而况將昭違亂之賂器於太 廟其若之何公不聽北戎病齊鄭世子忽救齊大敗戎 師諸侯之大夫戍齊齊人饋之餼使魯爲之班後鄭鄭 忽怒十年齊侯衛侯鄭伯來戰于郎十八年公㑹齊侯 于濼遂與夫人如齊夫人齊襄公之妹也未嫁而襄公 通之申繻諌曰女有家男有室無相瀆也易此必亂不 聽齊侯復通焉公謫之以告四月丙子齊侯享公使公 子彭生乗公公卒于車魯人告于齊請以彭生除惡齊 人殺彭生子莊公同立元年三月夫人孫于齊夏單伯 送王姬以齊讎故築王姬之館于外二年十二月夫人 會齊侯于禚四年二月夫人享齊侯于祝丘冬公及齊 人狩于禚五年正月夫人如齊師七年春夫人㑹齊侯 于防冬又㑹于榖八年公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仲 慶父請伐齊師公曰我實不德齊師何罪姑務脩德以 待時乎師還冬齊人弑襄公公子紏來奔九年春公及 齊大夫盟于蔇夏公伐齊納子紏齊小白自莒先入八 月公及齊師戰于乾時我師敗績齊人以兵脅我爲之 殺子紏于生竇將以管仲與齊施伯言於公曰管仲賢 者齊將用之非殺之也齊用管仲必爲魯患不如殺而 與之公不聽齊人卒相管仲十年齊師伐我公將戰曹 劌請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 對曰小惠未徧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不敢加也必 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 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公與之乗戰于長 勺大敗齊師十三年公㑹齊侯盟于柯始及齊平二十 年夫人姜氏如莒二十一年夫人姜氏卒二十二年公 如齊納幣二十三年公如齊觀社曹劌諌不聽將納夫 人丹桓宫楹而刻其桷御孫諌不聽夏公如齊逆女秋 公至自齊公之嬖孟任夫人要公八月丁丑乃入大夫 宗婦覿用幣御孫曰男贄大者玉帛小者禽鳥女贄不 過榛栗棗脩今男女同贄是無别也男女之别國之大 節也而由夫人亂之無乃不可乎又不聽孟任之子曰 般圉人犖有罪般鞭之公曰犖有力焉不如殺之未及 殺也公母弟三人長曰慶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公疾 問後於叔牙牙曰慶父材問於季友友曰臣以死奉般 公曰牙欲立慶父奈何季友以君命命牙待於鍼巫氏 使鍼季酖之曰飲此則有後於魯不然死且無後牙死 立叔孫氏三十二年八月公卒慶父使犖賊般季友奔 陳慶父奔齊齊人立哀姜之娣叔姜之子開是爲閔公 閔公元年及齊侯盟于洛姑召季友於陳而復之冬齊 侯使仲孫湫來省難二年慶父使卜齮賊公于武闈慶 父通於哀姜哀姜欲立之亂作季友以莊公子申適邾 慶父奔莒哀姜孫于邾季友以申入立之是爲僖公以 賂求慶父于莒而殺之立孟孫氏齊桓公召哀姜殺之 于夷以其尸歸季友之生也桓公卜之曰男也其名曰 友在公之右間于兩社爲公室輔季氏亡則魯不昌及 生有文在其手曰友遂以命之其後爲季孫氏僖公元 年賜季友汶陽之田及費十六年公㑹諸侯于淮十七 年滅項齊人以爲討而止公秋夫人姜氏㑹齊侯于卞 乃免公齊桓公卒十八年宋襄公伐齊納孝公師救齊 不克二十一年邾人滅須句須句子來奔爲成風故公 伐邾二十二年春公伐邾取須句納須句子秋及邾人 戰于升陘公小邾不爲備敗焉邾人獲公胄二十六年 春齊人侵我西鄙夏齊人伐我北鄙公使展喜辭焉齊 師還公以楚師伐齊取榖二十七年楚子及諸侯圍宋 公㑹諸侯盟于宋二十八年晉文公伐曹衛楚人救之 公使公子買戍衛楚師敗公畏晉殺買以說夏公㑹諸 侯于踐土冬復㑹諸侯于温晉人爲衛元咺執衛侯歸 之京師三十年使醫酖之不死臧孫辰言於公曰衛君 殆無罪矣刑五而已無有隱者隱乃諱也今晉人酖衛 君不死亦不討其使者諱而惡殺之也有諸侯之請必 免之臣聞班相䘏也故能有親君曷請衛君以示親於 諸侯且以動晉公說納玉於王與晉侯皆十㲄乃免衛 侯自是晉人聘於魯加諸侯一等三十一年晉人分曹 地以畀諸侯予我濟西田三十三年十二月僖公卒魯 自慶父之禍政事不舉僖公選賢任能修兵革治牧圉 新閟宫泮宫魯人善之季孫行父請於周使史克頌之 魯頌是也子文公興立二年晉人以公不朝來討公如 晉晉人使陽處父盟公八月丁夘大事于大廟躋僖公 三年晉人懼其無禮請改盟公如晉及晉侯盟七年公 子遂娶于莒公孫敖如莒涖盟且爲遂逆見之羙而自 取之遂將攻之公止之使遂舍之敖反之八年公孫敖 奔莒從巳氏十四年九月齊商人弑其君舍而自立舍 魯甥也告于王將以王寵求其母于齊王使單伯如齊 齊人執之并執子叔姬十五年春季孫行父以單伯叔 姬故如晉齊人釋單伯秋齊人侵我西鄙行父復訴于 晉晉侯㑹諸侯于扈將討齊取賂而還齊人歸子叔姬 齊侯謂諸侯無能爲也復伐我西鄙十六年春及齊平 公疾四不視朔使季孫行父盟齊齊侯不信使公子遂 納賂乃盟于郪丘十七年夏齊侯伐我北鄙八月癸未 公及齊侯盟于榖十八年二月文公卒公娶于齊曰哀 姜生惡及視二妃敬嬴生倭敬嬴嬖而私事公子遂且 屬其子故遂欲立之叔仲彭生不可遂請於齊齊侯許 之十月遂殺惡及視而立倭是爲宣公彭生死之哀姜 歸于齊魯由此公室卑三桓强莒太子僕弑其君以其 寳玉來奔公命與之邑季孫行父使出之竟宣公以簒 立求定于齊元年㑹齊侯于平州賂之以濟西田四年 秋公朝于齊五年春公朝于齊齊爲髙固止公以求叔 姬許之七年冬公㑹諸侯于黑壤晉人以公不朝止公 以賂免九年春公朝于齊十年春公朝于齊齊以我服 故歸濟西田四月齊侯元卒公如齊奔喪十五年初稅 畆公子遂之子曰公孫歸父有寵於公將去三桓以張 公室十八年與公謀而聘于晉將以晉人去之冬公卒 子成公黒肱立季孫行父言於朝曰使我殺適立庶以 失大援者仲也夫遂逐東門氏歸父還及笙壇帷復命 於介袒括髪即位哭三踊而出遂奔齊宣公季年不復 事齊將以楚師伐之莊王卒楚師不出成公元年爲齊 難故作丘甲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臧孫許如晉乞師 晉使郤克帥師伐齊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 僑如公孫嬰齊㑹晉師及齊侯戰于鞌齊師敗績齊人 歸我汶陽田楚人以我用晉師故冬楚公子嬰齊帥師 伐我使仲孫蔑以賂求平於楚十一月公及諸侯之大 夫盟于蜀晉人惡之而不能禁四年夏公朝于晉晉侯 不敬歸將叛晉季孫行父曰晉雖無道國大臣睦而邇 於我諸侯聽焉未可以貳乃止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 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自是諸侯貳於晉十年五月晉 侯獳卒公如晉弔晉人以公貳於楚止公使送𦵏諸侯 莫在魯人耻之十一年公請受盟晉人歸公叔孫僑如 通於穆姜欲去季孟而取其室十六年公將㑹晉師伐 鄭穆姜送公使逐二子公辭以晉難待於壊隤申官儆 備設守而後行故不及其戰晉既敗楚于鄢陵秋復㑹 諸侯于沙隨僑如賂郤犫使告曰魯侯待于壊隤以待 勝者晉侯不見公公歸復㑹諸侯伐鄭將行姜又命公 如初公又申守而行僑如復告郤犫曰季孟將叛晉君 止行父而殺之我斃蔑也而事晉蔑有貳矣九月晉人 執行父于苕丘公還待于鄆使子叔嬰齊請于晉晉士 爕知僑如之情乃許魯平而赦行父十月出僑如而盟 之僑如奔齊十八年晉悼公立公徃朝焉八月成公卒 子襄公午立生三年矣襄公二年仲孫蔑㑹諸侯之大 夫于戚謀鄭蔑言於智罃請城虎牢以逼鄭晉人從之 鄭人乃成三年公朝於晉及晉侯盟于長樗五年十一 月季孫行父卒家無衣帛之妾無食粟之馬無藏金玉 無重器備君子稱其忠九年冬公㑹諸侯伐鄭晉侯與 公燕于河上問公之年曰可冠矣還及衛冠于成公之 廟假鐘皷焉十一年正月作三軍三分公室三桓各有 其一季氏使其乗之人以其役邑入者無征不入者倍 征孟氏使半爲臣若子若弟叔孫氐使盡爲臣十五年 夏齊侯伐我圍成城成郛邾人伐我南鄙十六年齊再 伐我叔孫豹以齊難告于晉十七年秋齊侯伐我圍桃 髙厚伐我圍防冬邾人伐我南鄙十八年秋齊師伐我 北鄙冬公㑹諸侯圍齊十九年春盟于祝柯晉人以我 故執邾子取邾田自漷水冬齊及晉平魯人懼城武城 二十年秋仲孫速帥師伐邾二十一年公如晉拜師及 邾田季孫宿無適子公彌長而愛紇欲立之訪於申豊 豊不可訪於臧紇紇立之仲孫速之子秩與羯也羯使 人謂公彌茍得立請讎臧氏仲孫速卒公彌立羯孟氏 告季孫曰臧氏將爲亂不使我𦵏臧孫聞之以甲自從 季孫信之命攻臧氏臧紇奔邾乃立臧爲二十七年晉 趙武楚屈建㑹諸侯之大夫盟于宋二十八年爲宋之 盟故公朝于楚及漢楚康王卒遂行二十九年送𦵏而 還及方城季氏取卞使公冶以書告曰聞守卞者將叛 臣帥徒以討之既得之矣公曰欲之而言叛祇見踈也 謂公冶吾可以入乎對曰君實有國誰敢違君公欲無 入榮駕鵞賦式微乃歸晉侯使司馬侯來治杞田三十 一年公作楚宫叔孫豹曰君欲楚也夫若不復適楚必 死是宫六月公卒于楚宫立敬歸之子野九月子野卒 立敬歸之娣齊歸之子禂叔孫豹不欲曰太子死有母 弟則立之無則立長年均擇賢義均以卜古之道也非 適嗣何必娣之子且是人也居䘮而不哀在慼而有嘉 容是謂不度不度之人鮮不爲患若果立之必爲季氏 憂季孫宿不聽卒立之比及𦵏三易衰衰衽如故衰於 是昭公十九年矣猶有童心君子知其不能終也昭公 元年叔孫豹㑹諸侯之大夫于虢季孫宿伐莒取鄆楚 公子圍欲戮魯使晉樂王鮒求貨於豹豹不與謂其人 曰諸侯之㑹衛社稷也若我以貨免魯必受師雖怨季 孫魯國何罪叔出季處有自來矣吾又誰怨晉趙武聞 之固請諸楚而免之四年十一月叔孫豹卒初豹夢天 壓已顧而見人號之曰牛助余乃勝之它日見其人未 問其名以牛呼之曰唯遂使爲宰有寵長使爲政豹有 疾牛䜛其子孟殺之復讒其子仲逐之告人曰夫子疾 病不欲見人遂去其飲食豹以飢死牛立其子婼而相 之五年正月舍中軍四分公室季氏擇二三子各一皆 盡征之而貢于公叔孫婼即位朝其家衆曰竪牛禍叔 孫氏殺適立庶必速殺之牛懼奔齊孟仲之子殺之公 如晉自郊勞至于贈賄無失禮晉侯謂女叔齊曰魯侯 不亦善於禮乎對曰魯侯焉知禮夫禮所以守其國行 其政令無失其民者也今政令在家不能取也有子家 羈不能用也干大國之盟陵虐小國公室四分民食於 它爲國君難將及身是之不䘏而習儀以亟言善於禮 不亦逺乎七年楚靈王成章華之䑓将與諸侯落之使 薳啓疆來召公三月公如楚晉人復治杞田以成與之 十年七月季孫意如伐莒取郠獻俘始用人於亳社十 一年五月夫人齊歸卒大蒐于比蒲九月𦵏齊歸公不 慼晉叔向聞之曰君有大喪而不廢蒐不忌君也君無 慼容不顧親也國不忌君君不顧親能無卑乎殆其失 國夏公如晉以郠故晉人辭公至河而復季氏之臣南 蒯意如不禮焉蒯謂公子憗吾出季氏而立子歸其室 於公我以費爲公臣憗許之南蒯語叔仲小小欲搆季 孫叔孫婼與意如皆三命小謂意如曰三命逾父兄非 禮也意如使謂婼婼怒意如懼歸罪於小故叔仲小南 蒯公子憗三人謀季氏憗以告公從公於晉南蒯懼不 克以費叛如齊公子憗還及郊亦奔齊十三年秋公㑹 諸侯于平丘以郠故公不與盟晉人執季孫意如以歸 冬公如晉晉人辭公至河而復子服椒謂晉荀吴曰魯 事晉何以不如夷之小國若爲夷棄之使事齊楚其何 瘳於晉荀吴告韓起曰楚㓕陳蔡不能救而爲夷執親 安用之乃歸季孫十五年冬公如晉晉人猶以郠故止 公十六年夏公至自晉十七年六月甲戍朔日有食之 祝史請所用幣叔孫婼曰日有食之天子不舉伐鼓於 社諸侯用幣於社伐皷於朝禮也季孫意如禦之曰止 也唯正月朔慝未作日有食之於是乎有伐皷用幣其 餘則否太史曰在此月也日過分而未至三辰有災於 是百官降物君不舉辟移時樂奏皷祝用幣史用辭故 夏書曰辰不集於房瞽奏皷嗇夫馳庶人走此月之謂 也當夏四月是謂孟夏意如弗從婼曰夫子將有異志 不君君矣二十三年春邾人城翼還自離姑武城人塞 其前斷其後之木而弗殊邾師過之推而蹷之遂取邾 師邾人愬于晉晉人來討叔孫婼如晉晉人執之二十 四年春婼至自晉二十五年春有鸜鵒來巢師已曰異 哉文成之世童謡曰鸜之鵒之公出辱之鸜鵒之羽公 在外野徃饋之馬鸜鵒跦跦公在乾侯徵褰與𥜗鸜鵒 之巢逺哉遥遥禂父喪勞宋父以驕鸜鵒鸜鵒往歌來 哭今鸜鵒來巢其將及乎季公若郈昭伯臧昭伯與季 氏皆有怨公若獻弓於世子爲與之出射謀去季氏爲 告公弟公果公賁公果告公公告臧孫臧孫以難告郈 孫郈孫以可勸告子家羈羈曰䜛人以君僥倖事若不 克君受其名不可爲也舍民數世以求克事不可必也 且政在焉其難圖也弗聽叔孫婼如闞九月戊戍遂伐 季氏意如登臺請待於沂上以察罪弗許請囚于費弗 許請以五乗亡弗許子家羈曰君其許之政自之出久 矣隱民多取食焉爲之徒者衆矣日入慝作弗可知也 君必悔之弗聽郈孫曰必殺之叔孫氏之司馬騣戾帥 徒以救季氏孟氏從之遂伐公徒子家羈曰諸臣僞刼 君者而負罪以出君止意如之事君不敢不改公曰余 不忍也遂行孫于齊齊景公欲以千社待公公喜子家 羈曰失魯而以千社爲臣誰與之立齊君無信不如早 之晉叔孫婼自闞歸責意如意如稽顙將納公婼如齊 與公言將安衆而納公歸而意如有異志婼齊於寢使 祝宗祈死遂自殺二十六年春齊人取鄆公至自齊居 于鄆夏公以齊師圍成二十七年秋諸侯之大夫㑹于 扈令戍周且謀納公也宋衛皆利納公晉士鞅取貨 於季孫不克納孟懿子陽虎伐鄆將逆公及鄆人戰敗 之冬公如齊齊侯饗公使宰獻而請安子家羈以君出 二十八年春公如晉子家羈請待命于竟弗聽晉人使 公復於竟而後逆之居于乾侯二十九年春公至自乾 侯居于鄆齊侯使髙張來唁公稱主君羈曰齊卑君矣 君祗辱焉復如乾侯意如毎嵗歸公馬及從者之衣屨 公執歸者賣之乃不復歸公使公衍獻龍輔於齊侯齊 侯喜與之陽榖公衍公爲之生也其母偕出請相與偕 告公爲實後而母先告遂爲太子公私於陽榖而思於 魯曰務人爲此禍也且後生而爲兄其誣也久矣乃黜 之而以公衍爲太子三十一年晉侯將以師納公范鞅 曰若召季孫而不來則信不臣矣然後伐之若何晉人 召意如鞅使私焉曰子必來我受其無咎意如㑹晉荀 躒于適歴意如請從君而歸子家羈曰君與之歸一慙 之不忍而終身慙乎公曰諾衆曰必逐之荀躒以晉侯 之命唁公且請公歸公曰己所能見夫人者有如河荀 躒掩耳而走曰寡君其罪之恐敢與知魯國之難退謂 意如君怒未怠子姑歸祭子家羈曰君以一乗入于魯 師意如必與君歸公欲從之衆從者脅公不得歸三十 二年十二月公卒于乾侯魯人立公弟宋是爲定公元 年夏叔孫不敢逆公之喪于乾侯意如使不敢召子家 羈將用之羈不見䘮及壊隤公子宋先入從公者皆自 壊隤反六月癸亥公之䘮至自乾侯戊辰公即位意如 使役如闞公氏將溝焉又欲爲公惡謚問於榮駕鵞駕 鵞不可乃止秋七月𦵏昭公於墓道南孔子之爲司冦 也溝而合諸墓二年五月雉門及兩觀災五年六月季 孫意如卒陽虎將以璠璵歛仲梁懐弗與曰改歩改玉 陽虎欲逐之公山不狃曰彼爲君也子何怨九月陽虎 囚季孫斯及公父歜而逐仲梁懐十月殺公何藐己丑 盟季孫于稷門之内庚寅大詛公父歜秦遄皆奔齊六 年春公爲晉侵鄭陽虎將害季孟使不假道於衛衛人 知虎之爲也不問夏季孫斯如晉獻鄭俘陽虎彊使仲 孫何忌徃報夫人之幣晉人兼享之七年春齊人歸鄆 陽闗陽虎居之以爲政秋齊國夏伐我西鄙陽虎使季 孟宵軍齊師齊師墮伏而待之公歛處父苫夷欲殺虎 虎懼乃還不敗陽虎欲去三桓以季寤更季氏以叔孫 輒更叔孫氏已更孟氏八年冬十月順祀先公而祈焉 將享季氏于蒲圃而殺之戒都車曰癸巳至公歛處父 知之告孟孫曰亂必及子先備諸乃與孟孫以壬辰爲 期陽虎以季孫斯如蒲圃斯奔孟氏陽虎劫公與叔孫 不敢伐孟氏公歛處父以成人伐敗之陽虎如公宫取 寳玉大弓以出入于讙陽闗以叛九年四月得寳玉大 弓六月伐陽闗陽虎奔齊已而奔晉趙氏十年春及齊 平夏公㑹齊侯于夾谷孔丘相齊人使萊人以兵劫公 孔丘以公退曰士兵之兩君合好而裔夷之俘以兵亂 之非齊君所以命諸侯也齊侯聞之遽辟之終事齊卒 不能加魯齊人愧焉乃歸鄆讙龜隂之田十一年冬及 鄭平自是始叛晉十二年仲由爲季氏宰請墮三都春 叔孫氏墮郈將墮費公山不狃叔孫輒帥費人襲魯公 與三子入季氏之宫登武子之臺費人攻之入及公側 孔丘命申句須樂頎下伐之費人北國人追之敗諸姑 蔑二子奔齊遂墮費將墮成公歛處父不可十二月公 圍成弗克齊人畏魯之用孔丘也以女樂來饋季孫斯 受之三日不朝孔子去魯十四年夏公㑹齊侯衛侯于 牽救晉叛臣范中行氏十五年五月定公卒子哀公蔣 立三桓每嵗更伐邾取漷東田及沂西田三年五月桓 宫僖宫災四年六月亳社災七年夏公㑹吳于鄫吳徴 百牢曰宋百牢我魯不可以後宋子服何對曰先王未 之有也周禮上物不過十二以爲天之大數也吴人弗 聽何曰吳將亡矣棄天而背本不與必棄疾於我乃與 之太宰嚭召季孫季孫使端木賜辭焉乃免反自鄫以 吳爲無能爲也季孫斯欲伐邾饗大夫而謀之子服何 曰小所以事大信也大所以保小仁也背大國不信伐 小國不仁失二德者危將焉保孟孫曰二三子以爲如 何惡賢而逆之對曰知必危何故不言魯德如邾而以 衆加之可乎不樂而出秋公伐邾入之師晝夜掠以邾 子益來邾大夫茅夷鴻以束帛乗韋請救於吳八年春 吴伐我克武城東陽次于泗上微虎欲宵攻吳屬徒三 百人有若與焉或謂季孫不足以害吴而多殺國士乃 止吴王聞之一夕三遷吴人行成將盟子服何曰楚人 圍宋易子而食析骸而㸑猶無城下之盟我未及虧而 有城下之盟是棄國也吴輕而逺不能久請少待之弗 從吳人盟而還齊悼公之在魯也季氏以其妹妻之即 位而逆之季魴侯通焉弗敢與也齊侯怒五月齊鮑牧 伐我取讙及闡齊侯使如吴請師將以伐我我乃歸邾 子秋及齊平齊逆季姬以歸嬖十二月齊人歸讙及闡 九年春齊侯使辭師于呉吳子怒冬吳人來儆師將伐 齊十年公㑹吳子邾子郯子伐齊齊人弑悼公以說十 一年春齊國書帥師伐我季氏之宰冉求勸季孫戰二 子皆不欲彊而後可孟孺子洩帥右師冉求帥左師及 齊師戰于郊右師奔左師獲甲首八十齊人不能師而 遁夏公㑹吳伐齊吴獲齊國書季氏用冉有有功思孔 子以幣召之孔子自衛歸魯季孫斯欲用田賦使冉有 訪諸孔子孔子言其不可弗聽十二年春用田賦十二 月螽季孫斯問之孔子孔子曰火伏而後蟄者畢今火 猶西流司歴過也十四年春狩於大野獲麟以爲不祥 以賜虞人孔子觀之曰麟也然後取之六月齊田恒弑 其君壬孔丘告於公請討之不聽孟孺子洩與成宰公 孫宿有怨八月孟孫卒成人奔喪弗納十五年成叛于 齊冬及齊平子服何如齊子貢爲介田恒曰寡君願事 君如事衛君子貢對曰寡君之願也昔晉人伐衛齊爲 衛故伐晉冠氏䘮車五百因與衛地自濟以西禚媚杏 以南書社五百吴人加敝邑以亂齊因其病取讙與闡 寡君是以寒心若得視衛君之事君則固所願也田恒 病之乃歸成十六年四月孔子卒十七年公㑹齊侯盟 于蒙仲孫彘相齊侯稽首公拜齊人怒彘曰非天子寡 君無所稽首二十一年齊人責稽首秋公及齊侯盟于 顧公子荆之母嬖二十四年公將以爲夫人使宗人釁 夏獻其禮對曰無之公曰立夫人大禮也何故無之對 曰周公及武公娶于薛孝惠娶于商自桓以下娶于齊 此禮也則有若以妾爲夫人則固無其禮也公卒立之 而以荆爲太子國人始惡公閏月公如越得太子適郢 將妻公而多與之地季孫懼因太宰嚭納賂乃止二十 五年六月公至自越季孟逆於五梧郭重僕公以季孟 燕彘爲祝惡郭重曰何肥也斯曰請飲彘也以魯國之 宻邇仇讎臣是以不獲從君免於大行又謂重也肥公 曰是食言多矣能無肥乎飲酒不樂公與大夫始有惡 二十七年越子使后庸來聘且言邾田封于駘上二月 盟于平陽三子皆從季孫病之言及子貢曰若在此吾 不及此四月季孫斯卒公弔焉降禮公患三桓之侈也 欲以諸侯去之三桓亦患公之多妄也故君臣多間公 遊于陵阪遇孟孫曰請問余及死乎對曰臣無由知之 三問不答公欲以越去三桓八月公如公孫有陘氏因 孫于邾乃遂如越國人施公孫有山氏。公卒於越。案:子貢言“哀公不没於魯”,而《史記》稱“哀公自越歸,卒於有山氏”。歸於有山氏而不歸國,事未可信也。子悼公寧立。三桓益彊,魯如小侯。三十七年,悼公卒,子元公嘉立。二十一年卒,子穆公顯立。穆公以公儀子爲相,子栁、子思爲臣,然不能用。三十三年,穆公卒,子共公奮立。二十二年卒,子康公屯立。九年卒,子景公匽立。二十九年卒,子平公叔立。是時六國皆稱王。二十二年,平公卒,子文公賈立。二十三年卒,子傾公讎立。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二十四年,楚考烈王伐滅魯,傾公亡遷於卞,爲家人,卒于把。魯不祀。

蘇子曰:『魯自宣公殺其世子而自立,公室遂卑,三桓分有其民,而竊咻之民知有大夫、而不知有君。襄公二十九年,季武子取卞,公還自楚,不敢入,歸而不敢問,盖魯君之失國也久矣。至昭公不忍其訽,未能收民而舉兵攻之,遂以失國。哀公孤弱,甚於昭公,又欲以越人攻之,終亦出死於越。嗟夫!棄民五世而欲一朝收之,宜其難哉。昔齊晏子嘗告景公以田氏之禍,公問所以救之者,晏子曰:“唯禮可以已之。在禮,家施不及國,而大夫不收公利。”景公稱善而不能用,齊卒以亡。《語》稱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栢,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孔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予嘗考之,以爲哀公將去三桓,而不敢正言古者戮人於社,其託於社者有意於誅也,宰我知其意而亦以隱答焉。其曰“使民戰栗”,以誅告也。孔子知其不可,曰此先君之所爲,植根固矣,不可以誅戮齊也,蓋亦有意於禮乎?不然何咎予之深也。孔子曰:“禮樂征伐,自諸侯出,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自隱至昭,而逐於季氏,凡十世;自宣至定,而制於陽虎,凡五世;虎不逾世而敗,自是三桓微,散没不復見,而魯公室雖微不絶,遂與戰國相終始,蓋以臣僣君,不義而得民,要以其力自斃;君雖失衆,而其實無罪,久則民將哀之,其勢固當然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