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史/卷0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吳太伯世家 古史
古史卷九
魯周公世家 

齊太公世家第二[编辑]

齊太公吕尚者東海上人也其先爲堯四岳佐禹平水 土有功封於吕姓姜氏商周之際或封於申吕尚其苖 裔也蓋常事紂紂無道去之年已老矣聞周西伯善養 老者徃歸之隱於漁者西伯將出獵卜之曰所獲非龍 非彲非虎非羆所獲伯王之輔於是西伯獵得太公於 渭之陽與語大說曰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適周 周以興子眞是耶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之曰太公望 載與俱歸立爲師太公善用兵自西伯之伐犬戎伐宻 伐崇三分天下其二歸周太公常主其兵事及文王崩 武王伐殷太公益老矣然其用兵不衰方爲將詩人稱 之曰維師尚父時維鷹揚諒彼武王肆伐大啇㑹朝清 明及武王克殷封太公於齊營丘與周公召公皆留佐 天子武王有疾太公召公將爲王穆卜周公乃以身請 命三王王疾有瘳及武王崩管叔蔡叔疑周公不利成 王周公與二公謀出兵東伐既克管蔡而成王亦疑周 公惟二公明周公無他志然不敢言雷風之變二公乃 道成王啓金縢之書得周公代武王之說王悟復迎周 公周公召公卒留相周而太公以老東就國道宿逆旅 逆旅之人曰吾聞時難得而易失客寢甚安殆非就國 者也太公聞之夜衣而行黎明至國莱侯以兵爭營丘 伐敗之太公乃脩政事因其俗簡其禮通工啇之業使 魚鹽之利民多歸之故齊爲大國王使召公命之曰五 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賜之履東至海西至河 南至穆陵北至無棣齊由此得專征伐蓋太公卒年百 有餘矣其後五世皆反葬於周子丁公伋立丁公入周 爲虎賁氏書顧命太保命仲桓南宫毛俾爰齊侯吕伋以二干戈虎賁百人逆子釗于南門之外 丁公卒子乙公得立乙公卒子癸公慈母立癸公卒子 哀公不辰立紀侯譛哀公於周周烹哀公而立其弟靜 是爲胡公胡公徙都薄姑當周夷王時哀公母弟山怨 胡公乃與其黨帥營丘人襲殺胡公而自立是爲獻公 獻公元年盡逐胡公子徙薄姑都臨菑九年獻公卒子 武公壽立九年周厲王奔彘二十四年周宣王立二十 六年武公卒子厲公無忌立厲公暴虐胡公子復入齊 齊人欲立之爲之攻殺厲公胡公子亦戰死齊人乃立 厲公子赤是爲文公誅殺厲公者七十人文公十二年 卒子成公脫立成公九年卒子莊公購立二十四年周 東徙洛六十四年莊公卒子僖公禄父立二十四年公 及鄭伯如紀將襲之紀人知之不克三十三年僖公卒 子襄公諸兒立四年公㑹魯桓公于濼魯桓夫人公之 女弟也未嫁而私焉及㑹魯侯與姜氏皆來公復通之 魯侯謫之以告公怒享魯侯使公子彭生拉而殺之魯 人來討殺彭生以說五年遷紀郱鄑郚齊將滅紀紀侯 知不敵而耻下齊七年紀侯使其弟季以酅來附八年 紀侯遂去其國紀夫人伯姬卒公使以禮葬焉襄公無 禮而好兵民不堪命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期至弗代 故謀作亂僖公母弟夷仲年生公孫無知有寵於僖公 衣服禮秩如適襄公絀之故二人因之以作亂公遊於 姑棼遂田于貝丘見大豕從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 彭生敢見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懼墜于車傷足䘮屨就 舎而賊至遂弑公而立無知僖公之子二人子糾魯姬 子也小白衛姬子也襄公立無常鮑叔牙曰君使民慢 亂將作矣奉小白出奔莒亂作管夷吾召忽奉子糾奔魯 明年雍廪殺無知魯莊公及齊大夫盟于蔇以兵納子 糾小白自莒先入及魯侯戰于乾時管夷吾射小白中 鈎魯師敗績小白立是爲桓公使鮑叔牙以兵脅魯曰 子糾親也請君討之管召讎也請受而甘心焉魯人殺 子糾于生竇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鮑叔受之及堂阜而 脫之歸而以告曰管夷吾治於髙徯使相可也公從之 故管仲得專治齊國於是定四民之居連五家之兵作 内政以寓軍令設輕重通魚鹽之利以贍貧窮禄賢能 反侵地重聘幣以親諸侯二年魯用曹劌敗我師于長 勺四年宋萬弑其君捷五年公㑹諸侯于北杏以平宋 亂宋人背北杏之㑹六年公㑹單伯及諸侯伐宋及宋 人平七年公㑹諸侯于鄄始覇諸侯十四年陳人殺其 世子禦冦陳厲公之子完來奔桓公將以爲卿完讓不 受以爲工正其後爲田氏十九年王使召伯廖來錫公 命且請伐衛討立子頽二十年伐衛敗之取賂而還二 十二年山戎伐燕桓公爲燕伐山戎至孤竹二十四年 狄伐邢管仲言於公曰戎狄豺狼不可厭也諸夏親暱 不可棄也宴安酖毒不可懐也詩云豈不懐歸畏此簡 書曷救邢以從簡書乎二十五年救邢魯莊公卒公子 慶父殺其世子般公子友奔陳魯人立閔公公及魯侯 盟于落姑召季友于陳而歸之冬使仲孫湫如魯省難 仲孫歸曰不去慶父魯難未已公曰若之何而去之對 曰難不已將自斃公曰魯可取乎對曰不可猶秉周禮 周禮所以本也臣聞之國將亡本必先顚而後枝葉從 之魯不棄周禮未可動也君其務寧魯難而親之親有 禮因重固間㩦貳覆昏暴覇王之器也二十六年慶父 復弑閔公季友殺慶父而立僖公魯莊公之夫人哀姜 齊女也通於慶父知其謀故出奔邾桓公召而殺之使 髙傒平魯難狄滅衛衛懿公死桓公立戴公使公子無 虧帥車三百乗甲士三千人以戍之歸之乗馬祭服五 稱牛羊豕雞狗皆三百與門材歸其夫人魚軒重錦三 百兩二十七年復帥諸侯之師救邢邢人潰出奔師師 遂逐狄人具邢器用而遷之師無私焉邢遷于夷儀因 而城之二十八年帥諸侯城楚丘以封衛邢遷如歸衛 國忘亡九月盟諸侯于貫始㑹江黃從於楚者服楚人 侵鄭二十九年公㑹諸侯于陽穀謀爲鄭伐楚公與蔡 姬乗舟于囿蕩公公懼禁之不從公怒歸之未之絶也 蔡人嫁之三十年公㑹諸侯伐楚先侵蔡蔡潰遂伐楚 楚子使問于師曰何故渉吾地公使管仲對曰昔召康 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輔周室 楚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共寡人是徴昭王南征不復寡 人是問楚子對曰貢之不入寡人之罪也昭王之不復 君其問之水濵師遂進次于陘以待之楚子使屈完如 師以觀齊完見諸侯之師而畏之請盟公許之師退盟 于召陵陳轅濤塗謂鄭申侯曰師出於陳鄭之間國病 矣若出於東方循海而歸可也以告公許之申侯見曰 師老矣出於東方而遇敵柰何不如出於陳鄭之間公 說與之虎牢執轅濤塗而伐陳三十一年周惠王將廢 太子鄭而立帶鄭懼來告公爲之合諸侯于首止以定 其位王怒使周公召鄭伯以從楚鄭伯逃歸不盟三十 二年公帥諸侯伐鄭三十三年復㑹諸侯于寗母以謀 鄭管仲言於公曰臣聞之招攜以禮懐逺以徳徳禮不 易無人不懐桓公脩禮於諸侯諸侯官受方物鄭伯使 太子華聽命於㑹子華言於公曰洩氏孔氏子人氏三 族實違君命若去之我以鄭爲内臣公將許之管仲曰 君以禮與信屬諸侯柰何以姦終之子父不奸之謂禮 守命共時之謂信違此二者姦莫大焉公曰諸侯有討 於鄭未㨗今茍有釁從之不亦可乎對曰君若綏之以 德加之以訓辭而帥諸侯以討鄭鄭將覆亡之不暇豈 敢不懼若緫其罪人以臨之鄭有詞矣何懼君其勿許 鄭必受盟公辭焉鄭伯請盟周惠王崩太子鄭懼不立 使來告難三十四年公㑹王人及諸侯于洮三十五年 公㑹宰周公及諸侯于葵丘王使周公賜公文武胙命 無下拜公曰天威不違顔咫尺小白敢貪天子之命無 下拜下拜登受晉獻公來㑹不及遇周公周公曰齊侯 不務徳而勤逺略故北伐山戎南伐楚西爲此㑹也東 略之不知西則否矣君務靖亂無勤於行晉侯卒里克 殺奚齊卓子公以諸侯討之及髙梁而還三十六年公 使隰朋立晉惠公三十七年戎伐京師三十八年公使 管仲平戎于周使隰朋平戎于晉三十九年淮夷病把 公㑹諸侯于鹹以謀把四十年公及諸侯城縁陵以封 把四十一年楚伐徐公㑹諸侯盟于牡丘救徐伐厲是 嵗管仲隰朋皆死初管仲說桓公以覇事桓公告之曰 吾有大邪三不幸而好田夜至禽側莫而後反不幸而 好酒日夜相繼不幸而好色姑姊妹有不嫁者其尚可 以覇乎管仲曰惡則惡矣然非其急也夫見賢而不能 用害覇也與賢者圗事而與小人疑之害覇也非此二 者不害於覇故桓公三夫人六嬖妾嫡庶不明而管仲 不禁終以此敗桓公既覇諸侯將封泰山禪梁父曰寡 人南伐至召陵望熊耳北伐山戎離支孤竹西伐大夏 渉流沙束馬懸車登太行至卑耳諸侯莫違寡人寡人 兵車之㑹三乗車之㑹六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昔三代 受命何以異於此乎管仲固諌不聽乃說桓公曰古之 封禪鄗上之黍北里之禾所以爲盛江淮之間一茅三 眘所以爲藉東海致比目之魚西海致並翼之鳥凡物 不召而至者十有五焉今鳯凰麒麟不來嘉榖不生而 蓬蒿藜莠茂鴟梟數至而欲封禪無乃不可乎桓公乃 止及管仲病且死公問羣臣誰可使相者管仲曰知臣 莫如君公曰易牙何如對曰殺子以適君非人情不可 公曰開方何如曰倍親以近君非人情難近公曰竪刁 何如曰自宫以適君非人情難親管仲死桓公不用其 言卒近三子二年而禍作四十二年周以戎難來告徴 諸侯以戍周淮夷病鄫公㑹諸侯于淮遂城鄫役人病 夜登丘而呼曰齊有亂不果城而還桓公夫人三王姬 徐姬蔡姬皆無子長衛姬生無虧少衛姬生惠公鄭姬 生孝公葛嬴生昭公宻姬生懿公宋華子生公子雍公 與管仲屬孝公於宋襄公以爲太子易牙有寵於衛姬 因豎刁以薦羞於公亦有寵公許之立無虧管仲死五 公子皆求立四十三年冬十月乙亥桓公卒易牙豎刁 因内寵以殺群吏立公子無虧孝公奔宋十二月己亥 赴辛巳夜殯桓公之子立者五人無虧立三月死次孝 公次昭公次懿公次惠公孝公昭元年宋襄公以諸侯 伐齊三月齊人殺無虧將立孝公不勝四公子之徒遂 與宋人戰五月宋敗齊師于甗立孝公而還八月葬桓 公二年宋襄公將求諸侯而虐杞鄫之君諸侯患之於 是陳穆公請修好于諸侯以無忘桓公之德冬諸侯盟 于齊宋人不㑹六年公伐宋圍緡討其不與盟也九年 公伐魯魯人辭以義不克而還魯人以楚師伐我取榖 寘桓公子雍易牙奉之以爲魯援楚申公叔侯戍之桓 公之子七人爲七大夫於楚十年孝公卒弟昭公潘立 昭公元年使大夫夭從晉文公敗楚師于城濮楚申叔 釋榖而去昭公娶于魯曰叔姬生子舎無寵公弟商人 驟施於國而多聚士十九年昭公卒舍立商人弑舍而 讓其兄元元曰爾求之久矣我能事爾爾不可使多蓄 憾商人自立是爲懿公魯人告于王求昭姬焉王使單 伯來請公執單伯并執昭姬懿公元年春魯使季孫行 父如晉爲單伯昭姬請乃歸單伯秋復遣師侵魯魯復 使季孫告于晉晉侯㑹諸侯于扈謀將伐我以賂免歸 昭姬既而復伐魯遂伐曹曰何故朝魯二年將及魯平 魯侯有疾辭公不許魯使襄仲納賂乃盟于郪丘三年 公復伐魯及魯侯盟于榖公之爲公子也與邴歜之父 爭田弗勝及即位掘而刖之而使歜僕納閻職之妻而 使職參乗四年夏五月公遊于申池二人謀弑公納諸 竹中齊人惡公廢其子而立元是爲惠公魯文公卒魯 人將殺惡及視而立宣公以告公許之惠公元年魯人 以賂求㑹公及魯侯㑹于平州取魯濟西田十年復歸 之惠公卒子頃公無野立崔杼有寵於惠公髙國畏其 偪逐之于衛頃公七年晉郤克來聘公帷婦人而觀之 郤子登婦人笑於房郤子怒歸請伐齊晉侯弗許公 使髙固晏弱蔡朝南郭偃㑹晉侯于斷道髙固逃歸晉 人執三子八年晉侯伐我至于陽榖盟于繒以公子彊 爲質晉師還魯宣公不事齊齊晉既盟懼而乞師于楚 楚師不出九年晉魯盟于赤棘十年公伐魯又敗衛師 于新築魯衛使大夫乞師于晉以伐我皆主郤克晉侯 使郤克帥車八百乗來伐戰于鞌郤克傷于矢而皷不 止我師敗績公右逄丑父與公易位將及華泉驂絓于 木而止晉司馬韓厥及之執縶馬前將以公歸丑父使 公下如華泉取飲公乗佐車以免韓厥獻丑父郤克將 戮之呼曰自今無有代其君任患者矣乃舎之晉師及 馬陘公使國佐賂之以紀甗玉磬與地晉人不可曰必 以蕭同叔子爲質而使齊之封内盡東其畆對曰蕭同 叔子寡君之母也吾子布大命於諸侯而曰必質其母 是以不孝令也先王疆理天下物土之冝而布其利故 詩曰我疆我理南東其畆今使齊畆必東唯吾子戎車 是利無乃不可乎魯衛皆爲我請晉人許焉七月盟于 袁婁歸魯汶陽之田十一年公朝于晉左傳齊侯朝于晉授玉郤克曰此行也君爲婦人之笑辱也寡君未之敢任太史公誤以玉爲王故曰頃公朝晉欲尊王晉景公且齊晉敵國豈有王晉之理哉十六年晉人歸我魯汶陽田十七年頃公卒 子靈公環立八年公㑹諸侯伐鄭國佐從公初慶克通 于聲孟子鮑牽知之以告國佐國佐謫之夫人怒公歸 自㑹夫人訴之曰髙鮑將不納君而立公子角國子知 之公不察刖鮑牽而逐髙無咎髙弱以盧叛公使崔杼 爲大夫使慶克佐之帥師圍盧國佐還自鄭如盧師殺 慶克以榖叛公與之盟而復之盧降九年殺國佐以慶 封爲大夫慶佐爲司冦召鮑國及國弱于魯而立之十 年晉悼公始覇及諸侯之大夫圍宋彭城齊人不㑹晉 人來討使太子光爲質於晉十一年公伐萊萊人賂夙 沙衛以索馬牛皆百匹師乃還七月晉荀罃合諸侯之 大夫于戚以謀鄭齊人不㑹荀罃以爲言冬復㑹于戚 崔杼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徃二十五年晉平公㑹諸 侯于溴梁以諸侯宴令諸大夫歌詩必類高厚之詩不 類將盟高厚高厚逃歸公伐魯秋公復伐魯圍成魯使 叔孫豹告于晉二十六年公伐魯圍桃高厚伐魯圍防 二十七年公伐魯冬晉侯以諸侯來伐公禦之平隂登 巫山以望晉師畏其衆逃歸臨菑諸侯遂圍臨菑公將 走郵棠太子光諌乃止諸侯之兵侵及濰沂而還初公 娶于魯生光以爲太子諸子仲子戎子戎子嬖仲子生 牙屬之戎子戎子請以爲太子公許之仲子曰不可光 之立列於諸侯矣君必悔之公曰在我耳遂東太子光 使高厚夙沙衛傳牙二十八年公疾崔杼微逆光疾病 而立之是爲莊公五月靈公卒莊公殺戎子而執牙夙 沙衛以高唐叛崔杼殺高厚公圍高唐執夙沙衛醢之 三年晉逐其大夫欒盈㑹諸侯于啇任以錮欒氏欒盈 自楚適齊公厚之晏嬰諌不聽四年晉將嫁女于吴公 使析歸父勝之以藩載欒盈内之曲沃以兵隨之伐晉 上太行入孟門欒盈作亂不克而死公還自晉不入遂 襲莒門于且于傷股而還五年公畏晉討欲見楚子楚 子使薳啓疆來聘公使陳無宇報之楚子爲我伐鄭公 又爲王城郟以說初崔杼娶東郭姜公通焉驟如崔氏 以崔杼之冠賜人崔杼怒以其間伐晉也將弑公以說 晉六年夏五月莒子來朝饗之崔杼稱疾不視事公往 問焉遂從姜氏姜與杼自側戸出公拊楹而歌侍人賈 舉爲杼間公止衆從者而入閉門甲興公登臺而請弗 許請盟弗許請自刃於廟弗許公逾墻射之中股反隊 遂弑之立靈公之子杵臼是爲景公崔杼爲右相慶封 爲左相太史書曰崔杼弑其君杼殺之其弟嗣書而死 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舎之南史氏聞太史盡死執簡以 往聞既書乃還崔氏側莊公于北郭𦵏于士孫之里四 翣不蹕下車七乗不以兵甲晉侯㑹諸侯于夷儀將伐 我以莊公說且厚賂之乃止崔杼之妻生成及彊而死 復娶東郭姜生明姜以孤入曰棠無咎與東郭偃相崔 氏崔成有疾廢之而立明景公二年崔成請老于崔杼 許之偃與無咎弗予成與彊怒將殺之以告慶封慶封 問盧蒲嫳嫳曰彼君之讎也天將棄之矣予何病慶封 許之崔成及彊遂殺偃與無咎崔杼怒求人使駕不得 使寺人御而出見慶封慶封曰請討之使盧蒲嫳徃遂 滅崔氏成彊與東郭姜皆死崔杼無歸亦縊慶封當國 嗜酒而好田與慶舎政而飲於盧蒲嫳氏慶舎召盧蒲 癸王何而嬖之皆莊公之黨也將反慶氏以報莊公諸 大夫皆疾慶氏癸與王何復使饔人减諸大夫膳以怒 之三年十一月乙亥嘗慶舎涖事欒髙陳鮑以甲圍而 殺之慶封歸伐公宫不克奔魯自魯奔吳吳與之朱方 聚其族而居富於在齊崔氏之亂喪羣公子及慶氏亡 公孫竈公孫蠆爲政皆召之而反其邑放盧蒲嫳僇崔 杼之尸改𦵏莊公焉九年北燕伯欵來奔十二年公如 晉請伐北燕歸而伐燕將納燕伯晏嬰曰不入燕有君 矣吾君賄左右謟䛕作大事不以信未嘗可也十三年 燕人歸燕姬賂以瑶罋玉櫝斚耳不克而還公孫竈之 子欒施蠆之子髙疆皆嗜酒信内多怨與陳氏鮑氏有 惡十六年或告陳鮑曰欒氏髙氏將攻子陳鮑皆授甲 使視欒髙則皆飲酒陳無宇曰彼雖不信聞我授甲將 逐我及其飲酒先伐諸陳鮑方睦遂伐欒髙髙彊曰先 得公陳鮑焉往遂伐虎門不克戰于稷欒高敗施及彊 出奔魯凡逐于欒髙者子山子商子周子成子公公孫 㨗無宇皆召而反其邑益其禄公子公孫之無禄者私 分之邑國之貧約孤寡者私與之粟公與無宇莒之旁 邑辭孟穆姬爲之請髙唐陳氏始大十八年公朝于晉 晉侯以公燕投壷晉人曰有酒如淮有肉如坻寡君中 此爲諸侯師中之公曰有酒如澠有肉如陵寡人中此 與君代興亦中之晉人不說十九年晉侯將盟諸侯于 平丘齊不可晉侯使叔向來讓懼而從之二十六年公 疥遂痁期而不瘳諸侯之賔問疾者多在梁丘據與裔 欵請誅祝固史嚚以辭賔公說以告晏子晏子止公而 勸公修德公爲之寛政毁闗去禁薄斂已責而疾有間 三十一年魯昭公來奔公唁之野井取鄆而居之三十 二年將納魯侯命無受魯貨梁丘據取貨於季孫言於 公曰宋元公爲魯君如晉卒於曲棘叔孫昭子求納其 君無疾而死不知天之棄魯邪抑魯君有罪於鬼神故 及此也君姑使羣臣卜之若可而後君繼之無自辱焉 公從之師及魯侯圍成不克秋公及諸侯盟于鄟陵謀 納魯侯三十三年齊有彗公將禳之晏嬰曰無益也天 之有彗以除穢也君無穢德又何禳焉若德之穢禳之 何損公說乃止公與晏嬰坐於路寢公嘆曰美哉室其 誰有此乎嬰曰敢問何謂也公曰吾以爲在德對曰如 君之言其陳氏乎陳氏雖無大德而有施於民豆區釡 鍾之數其取之公也薄其施之民也厚公厚斂焉陳氏 厚施焉民歸之矣詩曰雖無德予女式歌且舞陳氏之 施民歌舞之矣後世若少惰陳氏而不亡則國其國也 已公曰善哉是可若何對曰維禮可以已之在禮家施 不及國民不遷農不移工賈不變士不濫官不滔大夫 不收公利公曰善哉我不能矣吾今而後知禮之可以 爲國也對曰禮之可以爲國也乆矣與天地並四十五 年公㑹鄭伯盟于鹹公㑹衛侯盟于鎻以畔晉使國夏 伐魯四十六年魯侯三來侵我使國夏帥師伐之晉士 鞅帥師救魯四十七年魯陽虎來奔請師以伐魯鮑文 子諌曰陽虎有寵於季比將殺季孫以不利魯國而求 容焉君冨於季氏而大於魯國此固陽虎所欲傾覆不 可許也公執陽虎虎逃奔晉秋公伐晉克夷儀衛侯來 㑹晉伐我師四十八年公㑹魯定公于夾谷犁彌言於 公曰孔丘知禮而無勇若使萊人以兵刼魯侯必得志 焉公從之孔丘以魯侯退以禮讓公公愧焉乃歸魯鄆 讙龜隂之田以謝五十一年公㑹衛侯伐晉晉范中行 氏叛公與魯侯交救之公之夫人曰燕姬無子鬻姒之 荼嬖諸大夫恐其立之也請于公願立太子公曰二三 子爲樂耳何憂無君五十八年公疾使國夏髙張立荼 寘羣公子於萊秋公卒孺子荼元年田乞僞事髙國每 朝必參乗謂之曰子得君大夫皆自危欲作亂又謂諸 大夫曰二子將去貴寵以定君盍及其未作先之大夫 從之六月田乞鮑牧及諸大夫以甲入于公宫髙國乗 如公戰敗國夏奔莒髙張晏圉弦施奔魯田乞使召陽 生於魯至而匿之十月丁邜立之將盟鮑牧醉而徃其 臣差車鮑㸃曰此誰之命也陳子曰受命于鮑子牧曰 女忘君之爲孺子牛而折其齒乎而背之也陽生稽首 曰若我可不必亡一大夫若我不可不必亡一公子義 則進否則退敢不唯子是從鮑牧懼曰誰非君之子乃 受盟陽生立是爲悼公遷荼於駘不至殺之悼公之在 魯也季康子以其妹妻之即位逆之季魴侯通焉女言 其情弗敢與也公怒一年使鮑牧帥師伐魯取讙及闡 且使請師于吴將以伐魯魯人歸季姬嬖乃歸其侵地 鮑牧又謂羣公子曰使女有馬千乗乎或訴之公殺鮑 牧三年使公孟綽辭師于吳吳子怒四年吳師伐我南 鄙國人弑公赴于吳師吳徐承帥舟師將自海入齊齊 人敗之吳師乃還國人立悼公子壬是爲簡公簡公元 年國書帥師伐魯冉有敗之而還吳子復伐我國書禦 之我師敗績國書死簡公之在魯也闞止有寵及即位 使爲政田恒畏之屢頋於朝諸御鞅言於公曰陳闞不 可並也君其擇焉弗聽陳逆殺人闞止執之而逃陳豹 事闞止闞止欲逐陳氏而立豹豹曰我逺於陳氏矣遂 以告陳氏四年五月壬申田恒兄弟四乘如公闞止出 逆之遂入閉門闞止歸屬徒攻宫不勝乃出追而殺之 公怒田恒執公于舒州公曰吾早從鞅言不及此六月 田恒弑簡公立公弟驁是爲平公自平公立而田氏專 齊割安平以東爲田氏封邑平公二十五年卒子宣公 積立宣公五十一年卒子康公貸立二年韓魏始列爲 諸侯十九年田恒曽孫和始爲諸侯遷康公海濵二十 六年康公卒吕氏絶祀田氏卒有齊國

蘇子曰:『三代之得天下,其所以異於後世者,惟不求而得之耳。世之論伊尹、太公,多以隂謀竒計歸之。其說乃與漢陳平、魏賈詡無異。夫陳平、賈詡之事,張子房、荀文若之所不爲也,而謂伊尹、太公爲之乎?太公蓋善用兵,老而不衰,與文王治岐而司馬兵法出焉,要之皆仁人,豈以詭詐爲文武、傾人以自立者哉?管仲相桓公,覇諸侯、一匡天下,使人免左祍之禍,孔子以仁許之;然死不旋踵,嫡庶争立,桓公不得葬。幸而不亡,以管仲之智而不免於此,盖物有以蔽之歟?古者將治天下,必先治家,以爲其道當自是往。管仲爲齊大夫,塞門反坫,身備三歸而相公内嬖如夫人者六人,其行甚穢,管仲以爲不害,伯不禁也。夫古之聖人爲君臣父子夫婦之禮,皆有本末,不徒設也。故以舊坊爲無用而毁之者,必有水患;以舊禮爲無益而去之者,必有亂患。古之君子,身修而家治,安而行之,不知其難,而亂自去。今管仲媮取一時之欲,而僥倖於長久,難哉!桓公季年将立世子,管子知將有嫡庶之禍,遂與桓公屬孝公於宋襄公。夫使桓公妻妾嫡庶之分素明,家事素定,則太子一言立矣,而他人何與哉?盖管仲智有餘而徳不足,於是窮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