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史/卷0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秦始皇本紀 古史
古史卷八
齊太公世家 

吳太伯世家第一[编辑]

吳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歴之兄也。季歴賢而有聖子昌,太王欲立之。於是太伯、仲雍二人逃奔荆蠻,以避季歴。季歴立爲王季,而昌爲文王。太伯之奔荆蠻,自號“句吳”,荆蠻義之,從而歸之千餘家,立爲吳太伯。太伯卒,無子,弟仲雍立。仲雍斷髪文身,臝以爲飾,以從荆蠻之俗。《左傳》吳太宰嚭謂子貢曰:『國君道長而大夫不出門,此何禮也?』子貢對曰:『太伯端委以治吳,仲雍嗣之,斷髪文身,羸以爲飾,豈禮也哉?有由然也。』太史公曰:『太伯斷髪文身,示不可用』,失之矣。仲雍卒,子季簡立。季簡卒,子叔逹立。叔逹卒,子周章立。是時,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後,得周章。周章已君吳,因而封之。乃封周章之弟於周之北,故夏墟,是爲虞仲,列爲諸侯。《語》曰:虞仲、夷逸、宫之奇云:“太伯、虞仲,太王之昭”,則仲雍號“虞仲”矣。今周章之弟,亦號“虞仲”,虞其國,仲其字,故爾。然則仲雍之號“虞仲”,抑以其後封虞故耶?周章卒,子熊遂立。 熊遂卒子柯相立柯相卒子强鳩夷立强鳩夷卒子餘 橋疑吾立餘橋疑吾卒子柯盧立柯盧卒子周繇立周 繇卒子屈羽立屈羽卒子夷吾立夷吾卒子禽處立禽 處卒子轉立轉卒子頗髙立頗髙卒子句卑立是時晉 獻公賂周北虞公假道以滅虢因以滅虞旬卑卒子去 齊立去齊卒子夀夢立夀夢始大稱王自太伯作吳五 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後爲二其一吳在蠻夷其一虞在 中國十二世而晉滅中國之虞中國之虞滅一世而蠻 夷之吳興蓋夀夢以前常役屬於楚楚大夫申公巫臣 與其令尹嬰齊爭田與其司馬側爭夏姬出奔晉楚莊 王卒嬰齊側殺巫臣之族而分其室巫臣怨之王壽夢 二年巫臣請於晉侯而使於吳壽夢說之乃通吳於晉以 兩之一卒適呉舎偏兩之一焉教吳用兵乗車使其子 狐庸爲吳行人教之畔楚吳始伐楚伐巢伐徐入州來 見於春秋十年㑹諸侯于鍾離十六年楚嬰齊伐我克 鳩兹至于衡山我獲其將鄧廖復伐楚取駕嬰齊遂以 憂死十八年使夀越如晉晉悼公使魯衛先㑹我善道 遂㑹諸侯于戚二十五年王壽夢卒子諸樊立楚共王 卒吳因其䘮伐之戰于庸浦我師大敗獲我公子黨王 諸樊二年㑹諸侯于向晉將爲我謀楚其大夫士匄不 義我伐楚䘮而止初王壽夢有子四人長曰諸樊次曰 餘祭次曰夷昧次曰季札季札賢壽夢欲立之季札讓 不可故立諸樊諸樊既除䘮將立季札季札辭曰曹宣 公之卒也曹人不義曹君將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 君君子曰能守節君義嗣也誰敢奸君有國非吾節也 札雖不才願附於子臧以無失節固立之棄其室而耕 乃舎之秋楚公子貞伐吳吳擊之獲公子宜糓十二年 楚爲舟師以伐吳無功而還吳召舒鳩人畔楚十三年 楚屈建伐舒鳩吳救之敗焉楚遂滅舒鳩十二月諸樊 伐楚門于巢巢牛臣曰吳王勇而輕若啓之將親門我 獲射之必殪諸樊門焉牛臣射之卒有命立弟餘祭欲 以次必致國於季子以稱先王壽夢之意王餘祭三年 齊慶封有罪自魯來奔封之朱方。四年伐越,獲俘以爲閽,使守舟。餘祭觀舟,閽弑之,弟夷昧立。《史記》餘祭十七年而後,夷昧立,蓋失不考之《春秋》也。使季札聘於諸侯凡諸侯之賢者札無不友 也王夷昧二年使屈狐庸聘于晉六年楚靈王合諸侯 于申遂以諸侯伐吳圍朱方執齊慶封殺之而盡滅其 族冬吳伐楚入棘櫟麻以報七年楚人復以諸侯伐吳 吳敗楚師于鵲岸楚王以馹至於羅汭吳使蹶由犒師 楚人執之楚師及汝清吳有備楚無功而還八年楚薳 洩伐徐吳救之敗楚師於房鐘獲宫廐尹棄疾十四年 楚靈王次于乾谿遣兵圍徐以懼吳十五年楚棄疾入 楚靈王死楚師還自徐吳敗之豫章獲其五帥冬吳滅 州來楚平王初立不敢爭十七年王夷昧卒欲立季札 季札逃去吳人立夷昧之子僚王僚二年使公子光伐 楚戰于長岸吳師大敗䘮其乗舟餘皇楚人塹而守之 光使長鬛者三人伏於舟側曰我呼餘皇則對師夜從 之三呼皆迭對楚人從而殺之楚師亂呉人大敗之取 餘皇而歸四年楚城州來楚歸蹶由五年楚平王以讒 逐其太子建誅太子之師伍奢奢子員奔呉言伐楚之 利公子光曰是宗爲戮而欲反其讎不可從也員曰光 將有他志余姑爲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見鱄設諸而 耕於野公子光者王諸樊之子也常以爲若兄弟相授 則季子當立季子不立則長子之子當立者也故陰養 士欲襲王僚八年吳伐州來楚薳越帥師及諸侯之師 救之公子光敗頓胡沈蔡之師于雞父胡子髠沈子逞 滅獲陳夏齧楚師大奔九年楚爲舟師以略吳疆吳人 踵之遂滅巢及鍾離十一年楚平王卒十二年王僚欲 因楚䘮而伐之使其母弟掩餘燭庸率師伐楚圍潜使 季子聘于上國以觀諸侯楚人禦之楚師强呉師不能 退公子光曰此時也不可失也謂鱄設諸曰我王嗣也 事若克季子雖至不吾廢也鱄設諸曰王可弑也母老 子弱是無若我何四月光伏甲於窟室而享王王亦以 甲爲衛光僞足疾入于窟室使鱄設諸置劍於魚中以 進抽劍刺王弑之王屬亦殺鱄設諸公子光自立是爲 王闔閭以鱄設諸之子爲卿季子至曰茍先君無廢祀 人民無廢主社稷有奉國家無傾乃吾君也吾誰敢怨 哀死事先以待天命非我生亂立者從之先人之道也 復命哭墓復位而待掩餘奔徐燭庸奔鍾吾楚殺郤宛 伯州犂之孫嚭亡奔吳吳以爲太宰王闔閭元年舉伍 員以爲行人三年闔閭使徐人執掩餘使鍾吾人執燭 庸二公子奔楚楚人封之於養將以害吳闔閭怒執鍾 吾子而伐徐滅之闔閭問於伍員曰初而言伐楚余知 其可也而恐其使余往也又惡人之有余之功也今余 將自有之矣伐楚何如對曰楚執政衆而乖莫適任患 若爲三師以肄焉一師至彼必皆出彼出則歸彼歸則 出楚必道敝亟肄以罷之多方以誤之既罷而後以三 軍繼之必大克之闔閭從之四年侵楚伐夷侵潜六楚 沈尹戍帥師救潜呉師還楚師遷潜於南岡而還吳師 圍弦左司馬戍右司馬稽帥師救弦及豫章吳師還始 用伍員之謀也五年吳始用師於越晉史墨曰歲及三 紀越其有呉乎越得歲而吳伐之必受其凶七年桐叛 楚闔閭使舒鳩氏誘楚人僞畏楚爲之伐桐敗楚師于 豫章圍巢克之獲公子繁八年蔡昭侯如楚楚令尹囊 瓦欲其裘與佩弗予唐成公如楚瓦欲其驌驦馬亦弗 與皆三年止之蔡侯歸如晉請伐楚晉人求賂於蔡弗 得而止蔡侯因伍員伯嚭以其子乾與大夫之子爲質 於吳以謀楚九年闔閭從蔡侯唐人以伐楚楚瓦禦之 陳于柏舉闔閭之弟夫槩王欲戰言於王曰楚瓦不仁 其臣莫有死志先伐之必克王弗許夫槩王曰臣義而 行不待命可也以其屬先擊瓦瓦之卒奔吳師大敗之 五戰及郢楚昭王出奔隨吳入郢以班處宫子山處令 尹之宫夫槩王欲攻之懼而去之夫槩王入之十年越 入吳秦遣兵救楚楚師及秦師大敗夫槩王于沂吳師 屢奔夫槩王歸自立闔閭乃歸夫槩王與王戰敗奔楚 爲堂谿氏十一年吳太子終纍敗楚舟師獲潘子臣小 惟子及大夫七人楚大懼遷郢都鄀十九年吳伐越越 子句踐禦之陳于檇李吳師敗靈姑浮以戈擊闔閭闔 閭傷將指取其一屨還卒於陘子夫差立使人立於庭 茍出入必謂已曰夫差而忘越王之殺而父乎則對曰 唯不敢忘三年乃報越王夫差二年敗越于夫椒遂入 越越子以甲楯五千棲於㑹稽使大夫種因呉太宰嚭 以行成夫差將許之伍員諫不聼遂及越平初闔閭之 入楚也使召陳懐公懐公不從夫差既克越乃侵陳以 脩先君之怨七年復伐陳八年夫差及魯侯㑹于鄫徴 百牢魯人辭以禮弗聽魯人以吳無能爲也遂伐邾執 邾子益邾茅夷鴻請救於吳九年爲邾伐魯爲城下之 盟而還齊悼公娶於魯季氏季姬與季魴侯通魯人不 敢歸悼公怒請師於吳將以伐魯魯歸季姬季姬嬖十 年使人辭師于吳吳王怒城䢴溝以通江淮且使儆師 於魯將以伐齊十一年夫差㑹魯侯邾子郯子伐齊齊 人弑悼公以說夫差哭之軍門之外三日徐承以舟師 自海入齊齊師敗之乃還楚子期伐陳吳使季子救陳 不戰而還十二年齊人伐魯魯來請師夫差爲魯伐齊 戰于艾陵大敗齊師獲齊國書吳之將伐齊也越子率 其衆朝焉王及列士皆有饋伍員又諫弗聽使人屬其 子於齊鮑氏爲王孫氏王聞之使賜之屬鏤以死十三 年夫差㑹魯侯于橐皋又㑹衞侯于鄖衛人嘗殺吳行 人且姚於是吳人藩衛侯之舎魯使子貢爲衛君辭焉 乃舎衛侯十四年夫差㑹晉侯魯侯于黃池六月越子 伐吳大敗吳師獲太子友王孫彌庸壽於姚遂入吳吳 人告敗於王王惡其聞也自剄七人於幕下秋七月辛 丑盟吳晉爭先晉趙鞅欲戰乃長晉侯既盟而歸及越 人平十六年楚子西子期伐我及桐汭十八年越子來 伐禦之笠澤我師大敗二十一年公子慶忌驟諫於王 曰不改必亡弗聽遂適楚聞越將伐吳請歸平越遂歸 欲除不忠者以說于越吳人殺之冬越圍我晉趙襄子 使楚隆來弔二十三年越滅吳越王句踐使告王毋死 將居王於甬東辭曰孤老矣不能事君乃縊越人以歸

蘇子曰:『吳自太伯至壽夢,十九世不通中國。壽夢以下始與諸侯盟㑹,七世而亡。然孔子作《春秋》,終以蠻夷書之,謂之“吳而不入”,蓋禮義不足故也。春秋諸侯國而不入者三:楚始稱荆而已,僖元年書楚人伐鄭,文九年書楚子使椒來聘,自是遂與諸侯齒;而吳越終春秋不入此,其禮義存亡之實也故。予因《春秋》所書而推考三國得失之効,以爲吳越皆戰勝攻取能服人矣,而無禮義以自將。吳欲以乘陵諸夏而不知止,故闔閭之後覆亡而不救。越能自安於蠻夷,無意於王伯,故句踐之後固陋而無聞。至於楚禮義雖不足道,而亦無愧於齊晉,故其後遂與戰國相終始。由是觀之,禮義之於爲國,豈誣也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