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史/卷00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秦始皇本纪 古史
古史卷八
齐太公世家 

吴太伯世家第一[编辑]

吴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贤而有圣子昌,太王欲立之。于是太伯、仲雍二人逃奔荆蛮,以避季历。季历立为王季,而昌为文王。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馀家,立为吴太伯。太伯卒,无子,弟仲雍立。仲雍断髪文身,裸以为饰,以从荆蛮之俗。《左传》吴太宰嚭谓子贡曰:‘国君道长而大夫不出门,此何礼也?’子贡对曰:‘太伯端委以治吴,仲雍嗣之,断髪文身,羸以为饰,岂礼也哉?有由然也。’太史公曰:‘太伯断髪文身,示不可用’,失之矣。仲雍卒,子季简立。季简卒,子叔逹立。叔逹卒,子周章立。是时,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后,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乃封周章之弟于周之北,故夏墟,是为虞仲,列为诸侯。《语》曰:虞仲、夷逸、宫之奇云:“太伯、虞仲,太王之昭”,则仲雍号“虞仲”矣。今周章之弟,亦号“虞仲”,虞其国,仲其字,故尔。然则仲雍之号“虞仲”,抑以其后封虞故耶?周章卒,子熊遂立。 熊遂卒子柯相立柯相卒子强鸠夷立强鸠夷卒子馀 桥疑吾立馀桥疑吾卒子柯卢立柯卢卒子周繇立周 繇卒子屈羽立屈羽卒子夷吾立夷吾卒子禽处立禽 处卒子转立转卒子颇髙立颇髙卒子句卑立是时晋 献公赂周北虞公假道以灭虢因以灭虞旬卑卒子去 齐立去齐卒子寿梦立寿梦始大称王自太伯作吴五 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后为二其一吴在蛮夷其一虞在 中国十二世而晋灭中国之虞中国之虞灭一世而蛮 夷之吴兴盖寿梦以前常役属于楚楚大夫申公巫臣 与其令尹婴齐争田与其司马侧争夏姬出奔晋楚庄 王卒婴齐侧杀巫臣之族而分其室巫臣怨之王寿梦 二年巫臣请于晋侯而使于吴寿梦说之乃通吴于晋以 两之一卒适呉舎偏两之一焉教吴用兵乘车使其子 狐庸为吴行人教之畔楚吴始伐楚伐巢伐徐入州来 见于春秋十年㑹诸侯于锺离十六年楚婴齐伐我克 鸠兹至于衡山我获其将邓廖复伐楚取驾婴齐遂以 忧死十八年使寿越如晋晋悼公使鲁卫先㑹我善道 遂㑹诸侯于戚二十五年王寿梦卒子诸樊立楚共王 卒吴因其䘮伐之战于庸浦我师大败获我公子党王 诸樊二年㑹诸侯于向晋将为我谋楚其大夫士丐不 义我伐楚䘮而止初王寿梦有子四人长曰诸樊次曰 馀祭次曰夷昧次曰季札季札贤寿梦欲立之季札让 不可故立诸樊诸樊既除䘮将立季札季札辞曰曹宣 公之卒也曹人不义曹君将立子臧子臧去之以成曹 君君子曰能守节君义嗣也谁敢奸君有国非吾节也 札虽不才愿附于子臧以无失节固立之弃其室而耕 乃舎之秋楚公子贞伐吴吴击之获公子宜糓十二年 楚为舟师以伐吴无功而还吴召舒鸠人畔楚十三年 楚屈建伐舒鸠吴救之败焉楚遂灭舒鸠十二月诸樊 伐楚门于巢巢牛臣曰吴王勇而轻若启之将亲门我 获射之必殪诸樊门焉牛臣射之卒有命立弟馀祭欲 以次必致国于季子以称先王寿梦之意王馀祭三年 齐庆封有罪自鲁来奔封之朱方。四年伐越,获俘以为阍,使守舟。馀祭观舟,阍弑之,弟夷昧立。《史记》馀祭十七年而后,夷昧立,盖失不考之《春秋》也。使季札聘于诸侯凡诸侯之贤者札无不友 也王夷昧二年使屈狐庸聘于晋六年楚灵王合诸侯 于申遂以诸侯伐吴围朱方执齐庆封杀之而尽灭其 族冬吴伐楚入棘栎麻以报七年楚人复以诸侯伐吴 吴败楚师于鹊岸楚王以驲至于罗汭吴使蹶由犒师 楚人执之楚师及汝清吴有备楚无功而还八年楚薳 泄伐徐吴救之败楚师于房钟获宫厩尹弃疾十四年 楚灵王次于干谿遣兵围徐以惧吴十五年楚弃疾入 楚灵王死楚师还自徐吴败之豫章获其五帅冬吴灭 州来楚平王初立不敢争十七年王夷昧卒欲立季札 季札逃去吴人立夷昧之子僚王僚二年使公子光伐 楚战于长岸吴师大败䘮其乘舟馀皇楚人堑而守之 光使长鬛者三人伏于舟侧曰我呼馀皇则对师夜从 之三呼皆迭对楚人从而杀之楚师乱呉人大败之取 馀皇而归四年楚城州来楚归蹶由五年楚平王以谗 逐其太子建诛太子之师伍奢奢子员奔呉言伐楚之 利公子光曰是宗为戮而欲反其仇不可从也员曰光 将有他志余姑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见鱄设诸而 耕于野公子光者王诸樊之子也常以为若兄弟相授 则季子当立季子不立则长子之子当立者也故阴养 士欲袭王僚八年吴伐州来楚薳越帅师及诸侯之师 救之公子光败顿胡沈蔡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逞 灭获陈夏啮楚师大奔九年楚为舟师以略吴疆吴人 踵之遂灭巢及锺离十一年楚平王卒十二年王僚欲 因楚䘮而伐之使其母弟掩馀烛庸率师伐楚围潜使 季子聘于上国以观诸侯楚人御之楚师强呉师不能 退公子光曰此时也不可失也谓鱄设诸曰我王嗣也 事若克季子虽至不吾废也鱄设诸曰王可弑也母老 子弱是无若我何四月光伏甲于窟室而享王王亦以 甲为卫光伪足疾入于窟室使鱄设诸置剑于鱼中以 进抽剑刺王弑之王属亦杀鱄设诸公子光自立是为 王阖闾以鱄设诸之子为卿季子至曰茍先君无废祀 人民无废主社稷有奉国家无倾乃吾君也吾谁敢怨 哀死事先以待天命非我生乱立者从之先人之道也 复命哭墓复位而待掩馀奔徐烛庸奔锺吾楚杀郤宛 伯州犁之孙嚭亡奔吴吴以为太宰王阖闾元年举伍 员以为行人三年阖闾使徐人执掩馀使锺吾人执烛 庸二公子奔楚楚人封之于养将以害吴阖闾怒执锺 吾子而伐徐灭之阖闾问于伍员曰初而言伐楚余知 其可也而恐其使余往也又恶人之有余之功也今余 将自有之矣伐楚何如对曰楚执政众而乖莫适任患 若为三师以肄焉一师至彼必皆出彼出则归彼归则 出楚必道敝亟肄以罢之多方以误之既罢而后以三 军继之必大克之阖闾从之四年侵楚伐夷侵潜六楚 沈尹戍帅师救潜呉师还楚师迁潜于南冈而还吴师 围弦左司马戍右司马稽帅师救弦及豫章吴师还始 用伍员之谋也五年吴始用师于越晋史墨曰岁及三 纪越其有呉乎越得岁而吴伐之必受其凶七年桐叛 楚阖闾使舒鸠氏诱楚人伪畏楚为之伐桐败楚师于 豫章围巢克之获公子繁八年蔡昭侯如楚楚令尹囊 瓦欲其裘与佩弗予唐成公如楚瓦欲其骕骦马亦弗 与皆三年止之蔡侯归如晋请伐楚晋人求赂于蔡弗 得而止蔡侯因伍员伯嚭以其子干与大夫之子为质 于吴以谋楚九年阖闾从蔡侯唐人以伐楚楚瓦御之 陈于柏举阖闾之弟夫概王欲战言于王曰楚瓦不仁 其臣莫有死志先伐之必克王弗许夫概王曰臣义而 行不待命可也以其属先击瓦瓦之卒奔吴师大败之 五战及郢楚昭王出奔随吴入郢以班处宫子山处令 尹之宫夫概王欲攻之惧而去之夫概王入之十年越 入吴秦遣兵救楚楚师及秦师大败夫概王于沂吴师 屡奔夫概王归自立阖闾乃归夫概王与王战败奔楚 为堂谿氏十一年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 惟子及大夫七人楚大惧迁郢都鄀十九年吴伐越越 子句践御之陈于槜李吴师败灵姑浮以戈击阖闾阖 闾伤将指取其一屦还卒于陉子夫差立使人立于庭 茍出入必谓已曰夫差而忘越王之杀而父乎则对曰 唯不敢忘三年乃报越王夫差二年败越于夫椒遂入 越越子以甲楯五千栖于㑹稽使大夫种因呉太宰嚭 以行成夫差将许之伍员谏不听遂及越平初阖闾之 入楚也使召陈懐公懐公不从夫差既克越乃侵陈以 脩先君之怨七年复伐陈八年夫差及鲁侯㑹于鄫徴 百牢鲁人辞以礼弗听鲁人以吴无能为也遂伐邾执 邾子益邾茅夷鸿请救于吴九年为邾伐鲁为城下之 盟而还齐悼公娶于鲁季氏季姬与季鲂侯通鲁人不 敢归悼公怒请师于吴将以伐鲁鲁归季姬季姬嬖十 年使人辞师于吴吴王怒城䢴沟以通江淮且使儆师 于鲁将以伐齐十一年夫差㑹鲁侯邾子郯子伐齐齐 人弑悼公以说夫差哭之军门之外三日徐承以舟师 自海入齐齐师败之乃还楚子期伐陈吴使季子救陈 不战而还十二年齐人伐鲁鲁来请师夫差为鲁伐齐 战于艾陵大败齐师获齐国书吴之将伐齐也越子率 其众朝焉王及列士皆有馈伍员又谏弗听使人属其 子于齐鲍氏为王孙氏王闻之使赐之属镂以死十三 年夫差㑹鲁侯于橐皋又㑹卫侯于郧卫人尝杀吴行 人且姚于是吴人藩卫侯之舎鲁使子贡为卫君辞焉 乃舎卫侯十四年夫差㑹晋侯鲁侯于黄池六月越子 伐吴大败吴师获太子友王孙弥庸寿于姚遂入吴吴 人告败于王王恶其闻也自刭七人于幕下秋七月辛 丑盟吴晋争先晋赵鞅欲战乃长晋侯既盟而归及越 人平十六年楚子西子期伐我及桐汭十八年越子来 伐御之笠泽我师大败二十一年公子庆忌骤谏于王 曰不改必亡弗听遂适楚闻越将伐吴请归平越遂归 欲除不忠者以说于越吴人杀之冬越围我晋赵襄子 使楚隆来吊二十三年越灭吴越王句践使告王毋死 将居王于甬东辞曰孤老矣不能事君乃缢越人以归

苏子曰:‘吴自太伯至寿梦,十九世不通中国。寿梦以下始与诸侯盟㑹,七世而亡。然孔子作《春秋》,终以蛮夷书之,谓之“吴而不入”,盖礼义不足故也。春秋诸侯国而不入者三:楚始称荆而已,僖元年书楚人伐郑,文九年书楚子使椒来聘,自是遂与诸侯齿;而吴越终春秋不入此,其礼义存亡之实也故。予因《春秋》所书而推考三国得失之效,以为吴越皆战胜攻取能服人矣,而无礼义以自将。吴欲以乘陵诸夏而不知止,故阖闾之后覆亡而不救。越能自安于蛮夷,无意于王伯,故句践之后固陋而无闻。至于楚礼义虽不足道,而亦无愧于齐晋,故其后遂与战国相终始。由是观之,礼义之于为国,岂诬也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