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古文觀止
卷十一 宋文
作者:吳楚材 吳調侯 清
1695年
卷十二

卷十一  宋文[编辑]

上梅直講書[编辑]

蘇軾

  轼每读《诗》至《鸱鸮》,读《书》至《君奭》,常窃悲周公之不遇。《鸱鸮》,《国风》篇名。周公相成王,管、蔡流言于国曰公将不利于孺子。故周公东征二年,而成王犹未知周公之意,公乃作《鸱鸮》之诗以贻王。《君奭》,《周书》篇名。君者,尊之之称。奭,召公名也。成王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召公疑之,乃作《君奭》。○劈头叹周公起,奇绝。及观《史》,《史记》。见孔子厄于陈、蔡之间,而弦歌之声不绝,颜渊、仲由之徒相与问答。夫子曰:“‘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吾道非耶?吾何为于此?”颜渊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子油然而笑曰:“回,使尔多财,吾为尔宰。”夫天下虽不能容,而其徒自足以相乐如此。接手又羡孔子,更奇。○通篇以“乐”字为主。乃今知周公之富贵,有不如夫子之贫贱。夫以召公之贤,以管、蔡之亲,而不知其心,则周公谁与乐其富贵?而夫子之所与共贫贱者,皆天下之贤才,则亦足以乐乎此矣。富贵而不乐,贫贱而足乐,此周公所以不如夫子也。○双收周公、孔子,暗以孔子比欧、梅,以其徒自比,意最高,而自处亦高。

  轼七、八岁时,始知读书,闻今天下有欧阳公者,其为人如古孟轲、韩愈之徒;先出欧阳公。而又有梅公者从之游,而与之上下其议论。次出梅公。其后益壮,始能读其文词,想见其为人。意其飘然脱去世俗之乐,而自乐其乐也。欧、梅之乐只虚写,妙。方学为对偶声律之文,即作诗及词、赋之类。求升斗之禄,自度无以进见于诸公之间。来京师逾年,未尝窥其门。欲写其得见,先写其不得见。文势开拓。今年春,天下之士群至于礼部,执事与欧阳公实亲试之,轼不自意获在第二。既而闻之,执事爱其文,以为有孟轲之风,而欧阳公亦以其能不为世俗之文也而取,是以在此。嘉祐二年,欧阳文忠公考试礼部进士,疾时文之诡异,思有以救之。梅圣俞时与其事,得公《论刑赏》以示文忠,文忠惊喜,以为异人。欲以冠多士,疑曾子固所为——子固,文忠门下士也——乃置公第二。○“不为世俗之文”,应上“脱去世俗之乐”,正见知己处。非左右为之先容,非亲旧为之请属,祝。而向之十馀年间,闻其名而不得见者,一朝为知己。以上叙欧、梅之识拔,自己之遭遇,极为淋漓酣畅。退而思之,人不可以苟富贵,亦不可以徒贫贱。应前富贵、贫贱。有大贤焉而为其徒,则亦足恃矣。占地步多少。苟其侥一时之幸,从车骑数十人,使闾巷小民聚观而赞叹之,亦何以易此乐也!自东坡说出自己之真乐,乃一篇之关键。传曰:“不怨天,不尤人”,盖“优哉游哉,可以卒岁”。引成语四句收住。执事名满天下,而位不过五品,其容色温然而不怒,其文章宽厚敦朴而无怨言,此必有所乐乎斯道也,轼愿与闻焉。末复以“乐乎斯道”专颂梅公,是“乐”字结穴。

此书叙士遇知己之乐。遂首援周公有管、蔡之流言,召公之不悦以形起,而自比于圣门之徒。长公之推尊梅公,与阴自负意,亦极高矣。细看此文,是何等气象,何等采色!其议论真足破千古来俗肠。绝妙。

喜雨亭記[编辑]

蘇軾

  亭以雨名,志喜也。起筆便將「喜雨亭」三字拆開,倒點出,已盡一篇之意。古者有喜,則以名物,示不忘也。釋所以志喜之意。周公得禾,以名其書;唐叔得禾,異母同穎,獻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饋周公於東土。周公嘉天子之命,作《嘉禾》。漢武得鼎,以名其年;漢武帝元狩六年夏,得寶鼎汾水上,改元爲元鼎元年。叔孫勝敵,以名其子。魯文公十一年,叔孫得臣獲長狄僑如,乃名其子曰僑如。其喜之大小不齊,其示不忘一也。引古爲證。

  予至扶風之明年,始治官舍。爲亭於堂之北,而鑿池其南,引流種樹,以爲休息之所。先記作亭。是歲之春,雨麥於岐山之陽,其占爲有年。縱一筆,下便可用「既而」字轉,文始曲折。既而彌月不雨,民方以爲憂。跌一句,借「憂」字形出「喜」字。越三月,乙卯乃雨,甲子又雨,民以爲未足。又跌一句。丁卯大雨,三日乃止。次記雨。官吏相與慶于庭,商賈相與歌于市,農夫相與忭于野, 「慶」、「歌」、「忭」三字,易法。憂者以喜,病者以愈,次記喜。而吾亭適成。緊接此句,妙。雨更不可不喜,喜更不可不志,志喜更不可不以名亭在此。

  於是舉酒於亭上,以屬祝。客而告之,開出波瀾。曰:「五日不雨可乎?更五日也。曰:『五日不雨則無麥。』十日不雨可乎?更十日也。曰:『十日不雨則無禾。』無麥無禾,歲且薦同薦。饑,獄訟繁興而盜賊滋熾。則吾與二三子,雖欲優遊以樂於此亭,其可得耶?以無雨之可憂,形出得雨之可樂。今天不遺斯民,始旱而賜之以雨,使吾與二三子得相與優遊而樂於此亭者,皆雨之賜也。其又可忘耶?」 應前「示不忘」,結住。

  既以名亭,又從而歌之,曰:「使天而雨珠,寒者不得以爲襦;如。使天而雨玉,饑者不得以爲粟。一雨三日,伊誰之力?一眼注著亭,卻不肯一筆便說亭。民曰太守。太守不有,歸之天子。天子曰不然,歸之造物。造物不自以爲功,歸之太空。太空冥冥,不可得而名。吾以名吾亭。」 歌非餘文。蓋喜雨固必志,而志喜雨何故卻於亭?此理還未說出,因借歌以發之。

只就「喜雨亭」三字,分寫、合寫、倒寫、順寫、虛寫、實寫,即小見大,以無化有。意思愈出而不窮,筆態輕舉而蕩漾,可謂極才人之雅致矣。

凌虛臺記[编辑]

蘇軾

  国于南山之下,宜若起居饮食与山接也。笔亦凌虚而起。四方之山,莫高于终南,终南山,在陕西西安府。而都邑之丽山者,莫近于扶风。丽,附也。以至近求最高,其势必得。而太守之居,未尝知有山焉。虽非事之所以损益,而物理有不当然者。应“宜若”句。此凌虚之所为筑也。点出台。

  方其未筑也,太守陈公杖履逍遥于其下,见山之出于林木之上者,累累如人之旅行于墙外而见其髻计。也,曰:“是必有异。”叙未筑台之先。使工凿其前为方池,以其土筑台,高出于屋之簷而止。然后人之至于其上者,恍然不知台之高,而以为山之踊跃奋迅而出也。叙既筑台之后。“恍然不知”二句,正写凌虚意。公曰:“是宜名凌虚。”点出名台。以告其从事苏轼,而求文以为记。点出作记。

  轼复于公曰:“物之废兴成毁,不可得而知也。提句寄想甚远。昔者荒草野田,霜露之所蒙翳,狐虺之所窜伏。方是时,岂知有凌虚台耶?台从无而有,是说兴、成。废兴成毁,相寻于无穷,则台之复为荒草野田,皆不可知也。台自有而无,是说废、毁。尝试与公登台而望,其东则秦穆之祈年、橐泉也,祈年、橐泉,皆宫名。其南则汉武之长杨、五柞,昨。○长杨,较猎之所。五柞,祀神宫。而其北则隋之仁寿、唐之九成也。仁寿,隋文宫名。九成,唐太宗所建宫,以避暑。计其一时之盛,宏杰诡丽,坚固而不可动者,岂特百倍于台而已哉!例兴、成。然而数世之后,欲求其仿佛,而破瓦颓垣无复存者,既已化为禾黍荆棘丘墟陇亩矣,而况于此台欤!例废、毁。○凭吊今古,唏嘘感慨,欲歌欲泣。夫台犹不足恃以长久,而况于人事之得丧、忽往而忽来者欤?而或者欲以夸世而自足,则过矣。推进一层说。盖世有足恃者,而不在乎台之存亡也。”托意有在,而不说出,妙。既以言于公,退而为之记。

通篇只是兴成废毁二段,一写再写,悲歌慷慨,使人不乐。然在我有足恃者,何不乐之有?盖其胸中实有旷观达识,故以至理出为高文。若认作一篇讥太守文字,恐非当日作记本旨。

超然臺記[编辑]

蘇軾

  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乐”字,是一篇主意。非必怪奇伟丽者也,餔糟啜醨,醨,薄酒。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饱。推此类也,吾安往而不乐?此即蔬食饮水乐在其中,箪食瓢饮不改其乐意。○一起便见超然。

  夫所为求福而辞祸者,以福可喜而祸可悲也。人之所欲无穷,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尽。指富贵利达。美恶之辨战于中,而去取之择交乎前,则可乐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不超然则不乐。是谓求祸而辞福。福可喜,祸可悲,今以求福辞祸之故,而多悲少乐,是求祸辞福也。夫求祸而辞福,岂人之情也哉?物有以盖之矣。盖,蔽也。○承上起下。彼游于物之内,而不游于物之外。反超然说。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内而观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挟其高大以临我,则我常眩乱反复,即《孟子》“勿视其巍巍”之意。如隙中之观斗,又乌知胜负之所在?喻眼界之小。此段言游于物之内,则因其美恶而生忧乐;游于物之外,则无所往而不乐。是以美恶横生,而忧乐出焉,可不大哀乎!此段言游于物之内,则因其美恶而生忧乐;游于物之外,则无所往而不乐。

  予自钱塘移守胶西,钱塘,属浙江杭州。胶西,即胶州,属山东莱州。○入题。释舟楫之安,而服车马之劳;去雕墙之美,而庇采椽之居;采椽不斫。背湖山之观,而行桑麻之野。安得超然。始至之日,岁比不登,盗贼满野,狱讼充斥,而斋厨索然,日食杞菊,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冬食根。○安得超然。人固疑予之不乐也。反跌一句,起下文。处之期年,而貌加丰,发之白者日以反黑。予既乐其风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正写己之安往而不乐。于是治其园囿,洁其庭宇,伐安丘、高密之木,安丘、高密,二县名。以修补破败,为苟完之计。而园之北,因城以为台者旧矣,稍葺而新之。时相与登览,放意肆志焉。叙完作台事。○上写因乐而有台,下写因台而得乐。“放意肆志”四字,正为“乐”字写照。上下关锁。南望马耳、常山,二山名。秦汉间,高人多隐于此。出没隐见,若近若远,庶几有隐君子乎?南。而其东则庐山,即秦始皇遣卢生入海,求羡门子高者。秦人卢敖秦博士。之所从遁也。东。西望穆陵,关名。《左传》:齐桓公曰:“赐我先君履,南至于穆陵。”即此。隐然如城郭,师尚父、太公。齐威公即桓公。之遗烈犹有存者。西。北俯潍水,韩信与龙且战,夹潍水而阵。即此。慨然太息,思淮阴韩信封淮阴侯。之功,而吊其不终。北。○凭今吊古,感慨淋漓,超然山水之外。台高而安,深而明,夏凉而冬温,写台。雨雪之朝,风月之夕,予未尝不在,客未尝不从。写人。贤入声。园疏,取池鱼,酿娘去声。术。酒,瀹脱粟而食之,曰:“乐哉!游乎!”撷,捋取也。酝酒为酿。秫,稷之粘者,即糯也。瀹,粗熟而出之也。脱粟,才脱谷而已,言不精凿也。○写人与台之日用平常。○“乐”字一振。

  方是时,予弟子由,适在济南,闻而赋之,且名其台曰“超然”。点台名字。以见予之无所往而不乐者,盖游于物之外也。应前“安往而不乐”及“游于物之外”句。超然之意,得此一结,更畅。

是记先发超然之意,然后入事。其叙事处,忽及四方之形胜,忽入四时之佳景,俯仰情深,而总归之一乐。真能超然物外者矣。

放鶴亭記[编辑]

蘇軾

  熙寧神宗年號。十年秋,彭城 彭城,今徐州是。大水。雲龍山人張君之草堂,水及其半扉。雲龍山,在州城南,張天驥隱此。明年春,水落,遷於故居之東、東山之麓。六。○麓,山足。升高而望,得異境焉,作亭於其上。先點作亭。彭城之山,岡嶺四合,隱然如大環,獨缺其西一面,而山人之亭,適當其缺。承寫因異境作亭。春夏之交,草木際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風雨晦明之間,俯仰百變。又從異境上摹寫一番。山人有二鶴,甚馴 旬。而善飛,馴,順習也。旦則望西山之缺而放焉,縱其所如,或立於陂 卑。田,澤障曰陂。或翔於雲表,暮則傃素。東山而歸,傃,向也。故名之曰「放鶴亭」。 次點名亭。○二段敍事,錯落多致。

  郡守蘇軾,時從賓佐僚吏往見山人,飲酒於斯亭而樂之。藏「飲酒」二字,作後案。挹山人而告之,挹,酌也。曰:「子知隱居之樂乎?雖南面之君,未可與易也。三句,是一篇綱領。《易》曰:『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易·中孚》九二爻辭。言九二中孚之實,而九五亦以中孚之實應之,如鶴鳴於幽隱之處,而其子自和之也。《詩》曰:『鶴鳴於九皋,聲聞於天。』《詩·小雅·鶴鳴》之篇。皋,澤中水溢出所爲坎,從外數至九,喻深遠也。言鶴之鳴在於九皋,至深遠矣,而聲則聞於天。猶德至幽,而有至著者焉。蓋其爲物清遠閑放,超然於塵埃之外,故《易》、《詩》人以比賢人君子。隱德之士,狎而玩之,宜若有益而無損者,然衛懿公好鶴則亡其國。衛懿公好鶴,出則鶴乘軒而行。一日,敵患,欲禦之,皆曰:「公有鶴,何不以禦敵,乃煩吾爲。」遂亡國。周公作《酒誥》,《酒誥》,《周書》篇名。商受酗酒,天下化之。妹土,商之都邑,其染惡尤甚,武王以其地封康叔,故周公作《酒誥》以教之。衛武公作《抑》戒,《抑》戒,即《詩·大雅·抑》之篇。衛武公行年九十有五,作《抑》戒以自儆。其三章雲:「顛覆厥德,荒湛於酒。」以爲荒惑敗亂,無若酒者,而劉伶、阮籍之徒,以此全其真而名後世。晉劉伶、阮籍,崇尚虛無,輕蔑禮法,縱酒昏酣,遺落世事。與阮鹹、山濤、向秀、王戎、嵇康,爲「竹林七賢」。○引鶴,從上名亭來。引酒,從上飲酒來。嗟夫!南面之君,雖清遠閑放如鶴者,猶不得好,好之則亡其國。而山林遁世之士,雖荒惑敗亂如酒者,猶不能爲害,而況於鶴乎?由此觀之,其爲樂未可以同日而語也。」應上「隱居之樂」三句。遠想遠韻,筆勢瀾翻。

  山人欣然而笑曰:「有是哉!」 仍就山人作收。乃作放鶴、招鶴之歌曰:「鶴飛去兮西山之缺,高翔而下覽兮擇所適。翻然斂翼,宛將集兮,忽何所見,矯然而復擊。獨終日於澗穀之間兮,啄蒼苔而履白石。歌放鶴。鶴歸來兮東山之陰。其下有人兮,黃冠草履,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餘以汝飽。歸來歸來兮,西山不可以久留。」歌招鶴。

記放鶴亭,卻不實寫隱士之好鶴。乃於題外尋出「酒」字,與「鶴」字作對。兩兩相較,真見得南面之樂無以易隱居之樂。其得心應手處,讀之最能發人文機。

石鐘山記[编辑]

蘇軾

  《水经》云:“彭蠡里。之口有石钟山焉。”彭蠡,即鄱阳湖。○引《水经》起,更典实。力。郦道元,注《水经》。以为下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声如洪钟。一说。是说也,人常疑之。人疑。今以钟磬置水中,虽大风浪不能鸣也,而况石乎!一驳,伏下“简”字案至唐李渤少室山人,唐顺宗征为左拾遗,称疾不至。始访其遗踪,得双石于潭上,扣而聆之,南声函胡,宫音。北音清越,商音。浮。止响腾,馀韵徐歇。枹,鼓槌也。自以为得之矣。一说。然是说也,余尤疑之。余疑。石之铿然有声者,所在皆是也,而此独以钟名,何哉?一驳,伏下“陋”字案。

  元丰神宗年号。七年六月丁丑,余自齐安舟行适临汝,齐安、临汝,皆邑名。而长子迈将赴饶之德兴尉,时公之长君苏迈,为饶州府德兴县尉。送之至湖口,因得观所谓石钟者。寺僧使小童持斧,于乱石间择其一二扣之,硿硿空。然。此即李渤之故智。余固笑而不信也。仍然是疑,转下有势。至其夜月明,独与迈乘小舟至绝壁下。大石侧立千尺,如猛兽奇鬼,森然欲搏人;而山上栖鹘,兀。闻人声亦惊起,磔磔窄。云霄间;又有若老人欬慨。且笑于山谷中者,或曰:“此鹳鹤也。”一段点缀奇景,惨淡凄其,侵人毛发。伏下“士大夫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句。余方心动欲还,折笔妙。而大声发于水上,噌增。宏。如钟鼓不绝。噌吰,钟声。舟人大恐。徐而察之,则山下皆石穴罅,去声。不知其浅深,微波入焉,涵澹谈。烹。派。而为此也。一处见闻得其实。舟回至两山间,将入港讲。口,有大石当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窍,与风水相吞吐,有窾款。坎镗汤。榻。之声,窾坎镗鞳,钟鼓声。与向之噌吰者相应,如乐作焉。两处见闻得其实。因笑谓迈曰:“汝识之乎?噌吰者,周景王之无射亦。也;无射,周景王所铸钟名。窾坎镗鞳者,魏庄子之歌钟也。魏庄子,晋大夫。○两处石声,与古钟声无异。古之人不余欺也! ”始知古人以钟名石为不谬。

  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人谓石置水中不能鸣,盖臆断耳。郦元之所见闻殆与余同,而言之不详;简。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故莫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破“人常疑之”句。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破“余尤疑之”句。余是以记之,盖叹郦元之简,而笑李渤之陋也。结出。

世人不晓石钟命名之故,始失于旧注之不详,继失于浅人之俗见。千古奇胜,埋没多少!坡公身历其境,闻之真,察之晰,从前无数疑案,一一破明。悦心快目!

潮州韓文公廟碑[编辑]

蘇軾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东坡作此碑,不能得一起头,起行数十遭,忽得此两句。是从古来圣贤,远远想入。是皆有以参天地之化,关盛衰之运。用是皆二字接,包括古今圣贤多少。其生也,有自来;生不苟生。其逝也,有所为。死不苟逝。故申、吕自岳降,大雅,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甫,即吕也;书吕刑,礼记作甫刑,而孔氏以为吕侯,后为甫侯是也。申,申伯也。生有自来。傅说为列星,庄子,传说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星。逝有所为。古今所传,不可诬也。略证顿住。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忽然提出气字来。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闲。”卒然遇之,则王公失其贵,晋、楚失其富,良、平张良,陈平。失其智,贲、育孟贲,夏育。失其勇,仪、秦张仪,苏秦。失其辩,一遇是气,则贵富智勇辨,皆无所用,纔见浩然。是孰使之然哉?顿上起下,有力。其必有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者矣。叠四语,刻画气字。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岳。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此理之常,无足怪者。以上言古今圣贤殁后必为神。是一篇之目。

  自东汉以来,道丧文弊,异端并起,历唐贞观太宗年号。、开元明皇年号。之盛,辅以房、玄龄。杜、如晦。姚、崇。璟。而不能救折入。。独韩文公起布衣,谈笑而麾之,天下靡然从公,复归于正,文公排异端,明天道,正人心,布衣而挽回世教,其功尤烈。葢三百年于此矣。宕句得神。文起八代之衰,八代,东汉,魏,晋,宋,齐,梁,陈,隋。而道济天下之溺,公原道等篇,奥衍宏深,障百川,迴狂澜,所以救济人心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宪宗迎佛骨入禁中,公上表极谏,帝怒,贬潮州。勇夺三军之帅。镇州乱,杀帅洪正,而立王廷凑,诏公宣抚,众皆危之。公至,对廷凑力折其党。四句,说尽韩公一生。岂非参天地,关盛衰,浩然而独存者乎?应前结住。提笔再起。

  盖尝论天人之辨,以谓人无所不至,可以智力胜。惟天不容伪。必以精诚感。总二句。智可以欺王公,人。不可以欺豚鱼。易,中孚彖曰,信及豚鱼。天。力可以得天下,人。不可以得匹夫匹妇之心。天。四句,承上启下。故公之精诚,能开衡山之云,公有谒衡山有岳庙诗云,我来正逢秋雨节,阴气晦昧无清风。潜心默祷若有应,岂非正直能感通。须臾尽扫众峰出,仰天突兀撑晴空。是诚能开衡山之云也。天。而不能回宪宗之惑。谓贬潮州。人。能驯旬,鳄鱼之暴,潮州鳄鱼为患,公为文投水中,是夕暴风震电起溪中,数日水尽涸,西徙六百里。天。而不能弭米,皇甫镈博,、李逢吉之谤。宪宗得公潮州谢表,颇感悔,欲复用之,镈忌公,奏改袁州,李逢吉因台参之事,使公与李绅交斗,遂罢公为兵部侍郎。是不能止谤也。人。能信于南海之民,庙食百世,谓潮州立庙祀公。横插一笔。天。而不能使其身一日安于朝廷之上。公自观察推官入仕,贬山阳,贬潮州,移袁州,行军蔡州,宣抚镇州,是不能一日在朝也。人。盖公之所能者,天也。其所不能者,人也。一点便醒,应上人无所不至二句,收住。

  始潮人未知学,公命进士赵德为之师。自是潮之士,皆笃于文行,延及齐民,齐等之民。至于今,号称易治。信乎孔子之言:“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记公于潮。潮人之事公也,饮食必祭,水旱疾疫,凡有求,必祷焉。记潮于公。而庙在刺史公堂之后,民以出入为艰。前太守欲请诸朝,作新庙,不果。元祐哲宗年号。五年,朝散郎王君涤来守是邦,凡所以养士治民者,一以公为师。民既悦服,凡作记,最要补出此一笔。则出令曰:“愿新公庙者听。”听其所令。民欢趋之。卜地于州城之南七里,期年而庙成。记新庙。下忽作辨难,文情涌起。

  或曰:“公去国万里,而谪于潮,不能一岁而归。不及一年而去。没而有知,其不眷恋于潮也审矣。”轼曰:“不然。公之神在天下者,如水之在地中,无所往而不在也。何尝不在潮。而潮人独信之深,思之至,焄熏,蒿凄怆,鬼神精气蒸上处是焄蒿,使人精神悚然是凄怆。若或见之。譬如凿井得泉,而曰水专在是,岂理也哉!”何尝专在潮。现前点拨,妙解妙喻。

  元丰神宗年号。元年,诏封公昌黎伯,昌黎,郡名。故榜曰:昌黎伯韩文公之庙。点出庙门上额。潮人请书其事于石,点出碑。因作诗以遗之,使歌以祀公。其辞曰:

  公昔骑龙白云乡,庄子,乘彼白云,游于帝乡。谓公昔日骑龙作马,乘白云于帝乡。手抉渊入声,云汉分天章;诗曰,倬彼云汉。为章于天。谓公以手抉开云汉,分为之天章。

  天孙为织云锦裳,天孙,织女也。言若织女为织就云锦之裳。此言公之文章。自天而成。飘然乘风来帝旁。飘飘然乘高风而降自上帝之侧。

  下与浊世扫秕糠,浊世秕糠,喻世俗文章之陋。此言公从天而降,为一代词章之宗。西游咸池略扶桑。淮南子日出阳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谓公西游咸池日欲之地,而略过与扶桑日拂之方。

  草木衣被昭回光,公光辉发越,被及草木,犹日月之昭回于天而光明也。此言公光被四表,而为民物质所瞻仰。追逐李、杜参翱翔;李白,杜甫,唐之诗士。公与之追逐,参列翱翔于其间

  汗流籍、湜殖,走且僵张籍,皇甫湜,同名于时,而不及公远甚,汗流者,言其愧汗如流也。走而僵,谓其退避奔走而僵仆也。,灭没倒影不能望。日光沖激,谓之灭没。反从下照,谓之倒影,喻公之道德光辉,炫耀夺目,人不能擬而望之也。此言公之文章道德,大莫能及。

  作书诋佛讥君王,谓佛骨表。要观南海窥衡、湘,公被谪潮州,谓要观南海,窥衡山湘水。历舜九嶷疑,吊英皇,九嶷,山名。在苍梧零陵之间,舜所葬处。英皇,尧女娥皇,女英也。从舜南狩,道死衡湘之间。公历行舜所巡之地,吊娥皇,女英之灵。此言公谪潮,及所经历之处。

  祝融先驱海若藏,南海之神曰祝融。海若,亦海神。公涉岭外海道。祝融为之先驱于海,而海若亦率怪物一敛藏。约束蛟鳄如驱羊。谓驱鳄鱼之暴。此言公之德足以感神,威足以服物。

  钧天无人帝悲伤,九天,中天曰钧天。言大钧之天无人,而上帝为之悲伤。讴吟下招遣巫阳。特遣巫阳讴吟,以下招文公。此言公没仍归帝旁。

  犦薄,牲鸡卜羞我觞,犦牲,即犁牛。鸡卜,岭表凡小事必卜,名鸡卜鼠卜,羞,进也。言祭以犦牲鸡卜之薄,而进我之觞,所以表诚也。于餐荔丹与蕉黄。公罗池庙碑,荔枝黑兮蕉叶黄,为迎送柳子厚之歌。东坡引用其语,以见潮人祭公,亦如公之祭子厚也。此言庙中陈祭之品。

  公不少留我涕滂,伤公之殁。翩然被发下大荒。韩公诗云,翩然下大荒,被发骑麒麟,东坡用此语,盖祝其来享也。歌词蹈厉发越,直追雅颂。

韩公贬于潮,而潮祀公为神。盖公之生也,参天地,关盛衰,故公之没也,是气犹浩然独存。东坡极力推尊文公,丰词瓌调,气焰光采,非东坡不能为此,非韩公不足当此。千古奇观也。

乞校正陸贄奏議進御劄子[编辑]

蘇軾

  臣等猥委,以空疏,備員講讀,时任翰林,与吕希哲,范祖禹同进。聖明天縱,學問日新,臣等才有限而道無窮,心欲言而口不逮,以此自愧,莫知所為。自谦引起。竊謂人臣之納忠,譬如醫者之用藥,藥雖進於醫手,方多傳於古人。若已經效於世間,不必皆從於己出。设一确喻,便可以转入宣公奏议。

  伏見唐宰相陸贄,才本王佐,學為帝師。論深切於事情,言不離於道德。智如子房,而文則過,辯如賈誼,而術不疏。上以格君心之非,下以通天下之志。极赞宣公。三代已還,一人而已。但其不幸,仕不遇時,便发感慨。德宗以苛刻為能,而贄諫之以忠厚。德宗以猜疑為術,而贄勸之以推誠。德宗好用兵,而贄以消兵為先。德宗好聚財,而贄以散財為急。至於用人聽言之法,治邊馭將之方,罪己以收人心,改過以應天道,去小人以除民患,惜名器以待有功,如此之流,未易悉數。举奏议中大要言。可謂進苦口之藥石,針害身之膏肓。荒,育,膈也。心下为膏。左传,晋景公疾病,秦伯使医缓治之。未至,公梦疾为二竖子曰,彼良医也,惧伤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育之上膏之下,若我何。医至,曰,疾不可为也,在育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使德宗盡用其言,則貞觀太宗年号。可得而復。反振作顿,起下仁宗当用宣公之言。

  臣等每退自西閣,蛤,即私相告言,以陛下聖明,必喜贄議論,但使聖賢之相契,即如臣主之同時。取善不必以时代拘。昔馮唐論頗、牧之賢,則漢文為之太息。汉文帝谓冯唐曰,昔有为我言赵将李齐之贤,战于巨鹿下,吾每饭未尝不在巨鹿。唐对曰,尚不如廉颇,李牧之为将也。帝拊髀曰,我独不得颇牧为将,何忧匈奴哉。魏相條晁、潮,董之對,則孝宣以致中興。魏相好观汉故事,数条汉兴以来,国家便宜行事,及晁错仲舒等所言,请施行之。上任用焉。若陛下能自得師,莫若近取諸贄。此段劝勉仁宗听信之意,最为婉切。夫六經三史、史记,及两汉书为三史。諸子百家,非無可觀,皆足為治。但聖言六经。幽遠,末學子史。支離,譬如山海之崇深,難以一二而推擇。如贄之論,開卷瞭然。聚古今之精英,實治亂之龜鑒。以经史诸子形出奏议,深明宣公之论,便于观览推行。臣等欲取其奏議,稍加校正,繕寫進呈。願陛下置之坐隅,如見贄面,反覆熟讀,如與贄言。必能發聖性之高明,成治功於歲月。直写乞校正进御之意。臣等不勝區區之意。取進止。

东坡说宣公,便学宣公文章。讽劝鼓舞,激扬动人。宣公当时不见知于德宗,庶几今日受知于陛下,与其观六经诸子于崇深,不如读宣公奏议之切当,尤使人主有欣然向往,恨不同时之想。

前赤壁賦[编辑]

蘇軾

  壬戌元丰四年。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建安十三年,曹操自江陵追刘备,备求救于孙权,权将周瑜请兵三万拒之。瑜部将黄盖建议以斗舰载荻柴,先以书诈降。时东南风急,盖以十舰著前,余船继进,去二里许,同时火发。火烈风猛,烧尽北船,操军大败,石壁皆赤。赤壁有二,惟蒲圻县西北乌林,与赤壁相对,乃周瑜破曹操处。东坡所游,则黄州之赤壁,误也。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先赋风。举酒属祝。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谓《明月》诗中《窈窕》一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斗、牛,二星。○次赋月。○风、月是一篇张本。白露横江,水光接天。写秋景二句。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一苇,谓小舟也。苇,蒹葭之属。《卫风》:“谁谓河广,一苇杭之。”浩浩乎如冯平。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道家飞升遐举,谓之羽化。○赋领受此风此月者,一路都写乐景。

  于是饮酒乐甚,点出“乐”字。扣舷贤。而歌之。舷,船边。歌曰:“桂棹兮兰桨,舟中前推曰桨,后推曰棹。击空明兮溯素。流光。摇桨曰击。月在水中,谓之空明。逆水而上曰溯。月光与波俱动,谓之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美人,谓同朝君子。此先生眷眷不忘朝廷之意也。客有吹洞箫者无底者谓洞箫。,依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馀音嫋嫋,鸟。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离。妇。嫠妇,寡妇也。○忽因吹洞箫发出一段悲歌感慨,起下愀然意。苏子愀悄。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生出后半篇文字。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文选》:魏武帝《短歌》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孟德,曹操字也,是为魏武帝。○先引昔所诵诗。西望夏口,东望武昌,武昌,即鄂州。夏口,在鄂州江夏县西。山川相缪,同缭。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缪,绕也。周瑜,字公瑾,曹操呼为周郎。此谓曹操为周瑜败于赤壁。○现指今所遭境。方其破荆州,刘琮降。下江陵,自江陵至赤壁。顺流而东也,舳逐。卢。千里,旌旗蔽空,酾诗。酒临江,横槊朔。赋诗酾,酌酒也。槊,矛属。曹氏父子鞍马间为文,往往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一段借曹公发端,其伤心却在下一段。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篇。舟,小舟曰扁舟。举匏樽以相属。祝。○匏樽,酒器之质者。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蜉蝣,小虫,一名渠略,朝生暮死。○无有曹公舳舻千里,旌旗蔽空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承上“而今安在”。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遐想此事。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终无可奈何也,故借此意于悲声之中。○以上拟客发议,以抒下文。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现前指点。逝者如斯,客所知。而未尝往也;客所未知。○此句说水。盈虚者如彼,客所知。而卒莫消长也。客所未知。○此句说月。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舜。○瞬,目摇也。○客所知。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客所未知。“羡”字应上。○即水、月、天、地以自解,见得天地盈虚消息之理,本无终穷,况眼前境界,自有风月可乐,何事悲感?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推开一步。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应前风月。耳得之而为声,风。目遇之而成色,月。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客曰“况吾与子”,此曰“而吾与子”。一酬一对之间,差却境界多少。

  客喜而笑,客转悲而喜。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籍。相与枕藉谢。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结出人自在。

欲写受用现前无边风月,却借吹洞箫者发出一段悲感,然后痛陈其胸前一片空阔。了悟风月不死,先生不亡也。

後赤壁賦[编辑]

蘇軾

  是岁承上篇。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于临皋。公年四十七,在黄州寓居临皋亭。就东坡筑雪堂,自号东坡居士。堂以大雪中为之,故名。○写不必定游赤壁。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黄泥坂,雪堂至临皋之道也。○写不必定约某客。霜露既降,木葉尽脱,赋十月。人影在地,仰见明月,赋望。顾而乐之,行歌相答。赋自本欲归,客亦偶从。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仍用“风”、“月”二字,乃长公一生襟怀。客曰:“今者薄博。暮,薄,迫也。迫晚曰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客创逸兴。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妇更凑趣。

  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泛舟复游。○叙出复游之端,最有头绪。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状景写情,字字若画。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感慨多少。予乃摄衣而上,舍舟登岸。履巉岩,巉岩,高危也。披蒙茸,戎。○披,开也。蒙茸,草卉丛生也。踞虎豹,石类虎豹之状者,踞而坐之。登虬求。龙,草木有类虬龙者,登而援之。攀栖鹘之危巢,鹘,鹰属,夜则宿于危巢。吾仰而欲攀之。俯冯平。夷之幽宫冯夷,水神。息于深渊之幽宫,吾俯而欲窥之。。盖二客不能从焉。上六句,又添此一句,写尽崎岖险仄。划然长啸,啸,蹙口出声,以舒愤懑之气。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写出萧瑟景况。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先生至此,亦不能不知难而退也。反而登舟,舍岸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赋出入自在。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甲。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空中奇想。

  须臾客去,予亦就睡。舍舟登岸。梦一道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乐乎?”应“乐”字。问其姓名,俛同俯。而不答。呜呼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借鹤与道士,寄写旷达胸次。开户视之,不见其处。岂惟无鹤、无道士?并无鱼,并无酒,并无客,并无赤壁,只有一片光明空阔。

前篇写实情实景,从“乐”字领出歌来。此篇作幻境幻想,从“乐”字领出叹来。一路奇情逸致,相逼而出。与前赋同一机轴,而无一笔相似。读此两赋,胜读《南华》一部。

三槐堂銘[编辑]

蘇軾

  天可必乎?賢者不必貴,仁者不必壽。天不可必乎?仁者必有後。二者將安取衷哉?入手便作疑词,文势曲折。吾聞之申包胥楚人。曰:「人定者勝天,天定亦能勝人。」引证。世之論天者,皆不待其定而求之,故以天為茫茫。善者以怠,惡者以肆。盜跖之壽,孔、顏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判断极得。松柏生於山林,其始也,困於蓬蒿,厄於牛羊;而其終也,貫四時,閱千歲而不改者,其天定也。即物以验之。善惡之報,至於子孫,則其定也久矣。不必待其已报而后定。吾以所見所聞考之,而其可必也,審矣。此句便是如题笔势。

  國之將興,暗指宋。必有世德之臣,厚施而不食其報,暗指晋国。然後其子孫,能與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之福。暗指魏国。先虚虚说起。故兵部侍郎晉國王公王祐。,顯於漢、周之際,歷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厚施。天下望以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於時。不食其报。葢嘗手植三槐於庭,曰:「吾子孫必有為三公者。」未定之天。已而其子魏國文正公,王旦。相真宗皇帝於景德、祥符俱年号。之閒。既定之天。朝廷清明,天下無事之時,享其福祿榮名者,十有八年。与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之福。

  今夫寓物於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跌宕。而晉公修德於身,責報於天,取必於數十年之後,如持左契,交手相付。吾是以知天之果可必也。前言其可必也审矣,此言天之果可必也,正是决词,以应天可必乎之说。转盻有情。吾不及見魏公,而見其子懿敏公,王素。写世德子孙,故又添出一世。以直諫事仁宗皇帝,出入侍從將帥三十餘年,位不滿其德。天將復興王氏也歟?何其子孫之多賢也!此言王氏之得天未已。意思唱叹不尽。世有以晉公比李棲筠云,唐人。者,请李棲筠作陪。其雄才直氣,真不相上下。且说同。而棲筠之子吉甫,其孫德裕,功名富貴,略與王氏等,且说同。而忠恕仁厚,不及魏公父子。请李棲筠,乃只为此句也。由此觀之,王氏之福,葢未艾也。此又借相近人出色一番。

  懿敏公之子鞏,拱,與吾遊,又添出一世。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是以錄之。收结劲健。銘曰:「嗚呼休哉! 魏公之業,與槐俱萌; 封植之勤,必世乃成。 既相真宗,四方砥平。 歸視其家,槐陰滿庭。 吾儕小人,朝不及夕。 相時射利,皇卹厥德; 庶幾僥倖,不種而穫。 不有君子,其何能國? 王城之東,晉公所廬; 鬱鬱三槐,惟德之符。 嗚呼休哉!」铭意言种槐即使种德。

起手以可必不可必两设疑局,作诘问体。次乃说出有未定之天,有一定之天,历世数来,乃见人事既尽,然后可以取必于天心。此长公作铭微意。王氏勋业,与槐俱萌,实与此文而俱永。

方山子傳[编辑]

蘇軾

  方山子,光黃間隱人也。一句伏案。少時,慕朱家、郭解俱汉时游侠。爲人,閭里之俠皆宗之。好侠是一篇之纲。稍壯,折節讀書,欲以此馳騁當世,仍是侠。然終不遇。总是豪侠气概,伏下使酒好剑轻财一段。晚乃遯於光黃間,曰岐亭。伏岐亭相见。菴居蔬食,不與世相聞,棄車馬,毀冠服,徒步往來,山中人莫識也。伏山中人。見其所著帽,方聳而高,曰:「此豈古方山冠之遺像乎?」因謂之方山子。后汉书,方山冠似进贤冠,以五采。方山子,是想像得名。

  余謫居於黃,谪黄州监税。過岐亭,適見焉,曰:「嗚呼,此吾故人陳慥季常也,姓名字,亦点出。何爲而在此?」惊怪之词。方山子亦矍觉,然,問余所以至此者,紧接妙,真似一时适见光景。余告之故。告以谪居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逼真隐士行径。呼余宿其家。環堵蕭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描写隐士之乐,刻画入情。余既聳然異之。一顿,便作波澜。

  獨念方山子少時,使酒好劍,用財如糞土。追叙其侠。前十九年,余在岐山,見方山子從兩騎,挾二矢,遊西山。鵲起於前,使騎逐而射之,不獲;方山子怒馬獨出,一發得之。游侠之态如画。因與余馬上論用兵,及古今成敗,自謂一時豪士。得此一转,更见悲壮。今幾日耳,精悍之色,猶見於眉間,而豈山中之人哉?应前山中之人唤起有得意。然方山子世有勳閥,伐,當得官,使從事於其間,今已顯聞。一跌。而其家在洛陽,園宅壯麗,與公侯等;河北有田,歳得帛千匹,亦足以富樂。二跌。皆棄不取,獨來窮山中,此豈無得而然哉?掉转自得意句。有声响。余聞光黃間多異人,往往佯狂垢汙,不可得而見,方山子儻見之歟!作不凡语,余波宕漾。

前幅自其少而壮而晚,一一顺叙出来。中间独念方山子一转,由后追前,写得十分豪纵,亦不见与前重复,笔墨高绝。末言舍富贵而甘隐遁,为有得而然,乃可称为真隐人。

六國論[编辑]

蘇轍

上樞密韓太尉書[编辑]

蘇轍

黃州快哉亭記[编辑]

蘇轍

寄歐陽舍人書[编辑]

曾鞏

贈黎安二生序[编辑]

曾鞏

讀孟嘗君傳[编辑]

王安石

同學一首別子固[编辑]

王安石

遊褒禪山記[编辑]

王安石

泰州海陵縣主簿許君墓誌銘[编辑]

王安石

  君諱平,字秉之,姓許氏。余嘗譜其世家,所謂今泰州海陵縣主簿者也。點得有致。君既與兄元相友愛稱天下,而自少卓犖不羈,善辯說,與其兄俱以智略爲當世大人所器。略頓。寶元仁宗年號。時,朝廷開方略之選,以招天下異能之士,而陝西大帥范文正公、鄭文肅公爭以君所爲書以薦,於是得召試,爲太廟齋郎,已而選泰州海陵縣主簿。長才屈於下位者,不堪展讀。

  貴人多薦君有大才,可試以事,不宜棄之州縣。君亦嘗慨然自許,欲有所爲。然終不得一用其智能以卒。噫!其可哀也已。一句斷。下發議。

  士固有離世異俗,獨行其意,罵譏、笑侮、困辱而不悔,彼皆無衆人之求而有所待於後世者也,其齟阻。語。固宜。齟齬,謂不遇也。○此是另一種人,提過一邊。若夫智謀功名之士,窺時俯仰以赴勢物之會,而輒不遇者,乃亦不可勝數。似說許,又似不說許。辯足以移萬物,而窮於用說稅。之時;謀足以奪三軍,而辱於右武之國,此又何說哉?韓非工說而發憤於韓王,李廣善戰而終詘於漢武,千古恨事不少。嗟乎!彼有所待而不悔者,其知之矣。收上,妙不說盡。

  君年五十九,以嘉祐仁宗年號。某年某月某甲子葬真州之楊子縣甘露鄉某所之原。夫人李氏。子男瓌,規。不仕;璋,真州司戶參軍;琦,太廟齋郎;琳,進士。女子五人,已嫁二人,進士周奉先、泰州泰興令陶舜元。

  銘曰:有拔而起之,莫擠而止之。指範、鄭諸公。嗚呼許君!而已於斯,誰或使之?盛慨不盡。

起手敘事,以後痛寫淋漓,無限悲涼。總是說許君才當大用,不宜以泰州海陵縣主簿終,此作銘之旨也。文情若疑若信,若近若遠,令人莫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