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右補闕梁肅文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右補闕梁肅文集序
作者:崔恭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80

敘曰:皇甫士安志好閑放,不榮軒冕,導情適誌,作《高士傳》,讚記遺韻,風猷尚在。而公早從釋氏,義理生知,結意為文,志在於此,言談語笑,常所切劘,心在一乘,故敘釋氏最為精博,與皇甫士安之所素尚,亦相放焉,則今天台大師元浩之門弟子也。摳衣捧席,與餘同焉,故能知其景行,收其制作,編成二十軸以為儒林之綱紀云。若夫明是非,探得失,乃作《西伯稱王議》。宗道德,美功成,作《磻溪銘》、《四皓讚》、《釣臺碑》、《圯橋碑》。絜當世,激清風,作《先賢讚》、《獨孤常州集序》、《觀講論語序》。美藝文,善章句,作《李補闕集序》、《隱士李君遺文序》。備教化,彰諷詠,作中書侍郎贈太子太傅《李公集序》開國公《包君集序》。總名實,樹遺風,作《常州獨孤公遺愛頌》、《太常卿常山郡開國公崔公神道碑》。惡戎鬼,思康濟,作《兵箴》。敘宗係,思祖德,作《述初賦》。病流濫,悅故居,作《過舊園賦》。明大道,宗有德,作《受命寶賦》。其餘言志導情,記會敘別,總存諸集錄。歸根復命,一以貫之,作心印銘。住一乘,明法體,作《三如來畫讚》。知法要,識權實,作《天台山禪林寺碑》。達教源,周境智,作《荊溪大師碑》。大教之所由,佛日之未忘,蓋盡於此矣。若以神道設教,化源旁濟,作《泗州開元寺僧伽和尚塔銘》。言倍事,齊律儀,作《過海和尚塔銘》、《幽公碑銘》。釋氏制作,無以抗敵,大法將滅,人鮮知之,唱和之者或寡矣。故公之文章,粹美深遠,無人能到,此事可以俟於知音,不可與薄俗者同世而論也。餘之仰止,未盡其善,蓋釋氏之鼓吹歟?諸佛之影響歟?餘所不者,道其窮歟?常懷不言之歎,杳冥之恨,爾後之人,識達希夷,意通響象,知我之言之不怍耳。若以敘人倫,正裦貶,則人皆知之,非獨情至而稱其制作也。大約公之習尚,敦古風,閱傳記,硜硜然以此導引於人,以為其常,米鹽細碎,未常掛口,故鮮通人事,亦賢者之一病也。夫子所謂:「君子多乎哉?不多也。」故無適時之用,任使之勤,餘故以皇甫士安比之,若管夷吾、諸葛亮,留心濟世,自謂棟樑,則非公之所尚也。所謂善古而不善今,知賢而不知俗,故論讚碑頌,能言賢者之事,不能言小人之稱。享年若干,以某年月日,終於長安某裏。朝廷尚德,故以公為太子侍讀;國尚實錄,故以公為史館修撰;發誥令,敷王猷,故以公為翰林學士。三職齊署,則公之處朝廷,不為不達矣。年過四十,士林歸崇,比夫顏子黃叔度,不為不壽矣。其碌碌者,老於郎署,白首人世,又何補哉!於達者不可以夭壽之歎,而病於促數焉。公遺孤歿後而生,今巳成立,則友朋之知臧孫之後,存於此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