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洪州百丈山故懷海禪師塔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洪州百丈山故懷海禪師塔銘
作者:陳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46

星躔鬥次,山形鷲立。桑門上首曰懷海禪師,室於斯塔於斯。付大法於斯,其門弟子懼陵穀遷貿,日時失紀,托於儒者,銘以表之。西方教行於中國,以彼之六度,視我之五常,遏惡遷善,殊途同轍。唯禪那一宗,度越生死,大智慧者方得之,自難足達於曹溪,紀牒詳矣。曹溪傳衡嶽觀音台懷讓和上,觀音傳江西道一和上,(闕二字)詔諡為大寂禪師。大寂傳大師,中土霜承,凡九代矣。大師太原王氏,福州長樂縣人。遠祖以永嘉喪亂,徙於閩隅。大師以大事因緣,生於像季。托孕而薰膻自去,將誕而神異聿來,成童而靈聖表識,非夫宿植德本,曷以臻此?落發於西山慧照和尚,進具於衡山法朝律師,既而歎曰:「將滌妄源,必遊法海。」豈惟心證,亦假言詮。遂詣廬江,閱浮槎經藏,不窺庭宇者積年。既師大寂,盡得心印。言簡理精,貌和神峻,睹即生敬,居常自畢。善不近名,故先師碑文,獨晦茯稱號。行同於眾,故門人力役,必等其艱勞。怨親兩忘,故棄遺舊裏;賢愚一貫,故普授來學。常以三身無住,萬行皆空,邪正並捐,源流劉泯。用此教旨,作人表式;前佛所說,斯為頓門。大寂之徒,多諸龍象,或名聞萬乘,入依就輦;或化洽一方,各安郡國。唯大師好耽幽隱,棲止雲鬆。遺名而德稱益高,獨往而學徒彌盛。其有遍探講肆,曆抵禪關,滯著未祛,空有猶閡。靡不緘藏萬里,取決一言,疑綱雲張,智刃冰斷。由是齊魯燕代,荊吳閩蜀,望影星奔,聆聲飆至。當其饑渴,快得安隱,超然懸解,時有其人。大師初居石門,依大寂之塔,次補師位,重宣上法。後以眾所歸集,意在遐深,百丈山碣立一隅,人煙四絕。將欲卜築,必俟檀那。伊補塞遊暢甘貞,請施家山,原為卿導庵廬環繞,供施芿積,眾又逾於石門。然以地靈境遠,頗有終焉之誌。元和九年正月十七日,證滅於禪床,報齡六十六,僧臘四十七。以其年四月廿二日,奉全身窆於西峰。據婆娑論文,用淨行婆羅門葬法,遵遺旨也。先時白光去室,金錫鳴空。靈溪方春而涸流,杉燎竟夕以通照。妙德潛感,於何不有。門人法正等,嚐所稟奉,皆得調柔,遞相發揮,不墜付屬,他年紹續,自當流布。門人談敘,永懷師恩,光崇塔宇,封土累石,力竭心瘁。門人神行梵雲,結集微言,纂成語本,凡今學者,不踐門閩,奉以為師法焉。初閩越靈藹律師,一川教宗,三學歸仰,嚐以佛性有無響風發問,大師寓書以釋之。今與語本,並流於後學。翊從事於江西府,備嚐大師之法味,故不讓眾多之托。其文曰:

梵雄設教,有權有實。未得頓門,皆為暗室。祖師戾止,方傳秘密。如彼重昏,忽懸白日。(其一)

唯此大士,宏紹正宗。雖修妙行,不住真空。無假方便,豈俟磨礱。恬然返本,萬境園通。(其二)

百千人眾,盡祛病熱。彼皆有得,我實無說。心本不生,形同示滅。此土灰燼,他方水月。(其三)

法傳人代,塔閉山原。杉鬆日暗,寺塔猶存。藹藹學徒,無非及門。唯能覺照,是報師恩。(其四)元和十三年十月三日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