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政府向國民會議提出剿滅赤匪報告案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民政府向國民會議提出剿滅赤匪報告案
作者:蔣中正
1931年5月12日

——中華民國二十年五月十二日於南京——


(一)中國目前最大之禍患,厥為赤匪。國民政府與全國人民當前最急要之工作,亦莫過於撲滅赤匪。赤匪之禍患,其已發露於江西、湖南等處者,固在政府與當地人民協力撲滅之中,而其潛伏於他處,冀圖使各省均為江西與湖南之續者,亦已漸露其端,而實不容吾人之忽視。以各地受匪殘害之種種事實言之,赤匪之存在與蔓延,不惟於中國民族生存與發展不能相容,且於全國人民各個人之生命與生計不能並立。……

(二)赤匪毒害:近年以來,受赤匪荼毒最烈而最慘者,厥惟江西與湖南,而湖北次之。今試即就贛、湘二省有形之損失言之,其統計已至堪驚人,江西人民被匪慘殺者約十八萬六千人,難民之流亡者約二百十萬人,各縣被匪焚燬之民房約十萬餘棟,財產之損失約六萬萬元,谷米之損失約三千九百萬擔。湖南之匪禍蔓延,雖不若江西之廣,而損失亦不相上下,計被匪慘殺者約七萬二千人,房屋被燬者約十二萬餘棟,財產之損失約三萬萬元。當匪禍最熾之時,江西全省八十一縣之中,計全縣有匪者,有寧都、興國、安福、永新、弋陽等十一縣。大部有匪者,有瑞昌、修水、銅鼓、萬載、萍鄉、吉安、吉水等二十五縣。股匪出沒,未遍全境者,有上饒、廣豐、玉山等三十一縣。其間人民之喘息流離,倖免於死者,亦勢將無以為生。更就鄂省而言,則如沔陽、潛江、監利、石首、公安等縣,與洪湖匪巢接近,受禍最烈。而麻城、羅田、黃崗、黃安、黃梅、孝感、通城、崇陽、大冶、鄂城等處,亦無不備受赤匪之蹂躪。吾人設想若使贛湘鄂之匪禍,次第延及於各省,則每年全國人口之損失,當在五百萬人以上,財產之損失,當在八十萬萬元以上,寧非駭人聽聞之尤者乎?夫赤匪之所以自任毀壞新中國生命之責者,實受赤色帝國主義之嗾使。民國十六年,其黨翼即散佈於湘、鄂、贛、粵等省,製造中國之內亂,五年以來,焚殺淫劫,罪惡昭著,擢髮難數。舉其最動人心魄之浩劫,當推十六年八月南昌之變,同年十二月廣州之變,十九年七月長沙之亂,同年十月吉安之亂。其他如廣東之海陸豐,福建之龍岩、永定,江西之上饒、永新、銅鼓、弋陽,湖南之平江、瀏陽、華容,湖北之沔陽、黃安、監利,河南之商城等縣,均曾經赤匪攻佔,組織偽蘇維埃政府、偽紅軍指揮部、偽軍事委員會等機關。而其「肅反委員會」之殘殺良民,「財政委員會」之綁票勒贖,尤為各地人民之所痛心疾首。凡赤匪蹂躪之區,男女八歲以上,十六歲以下者,編為「兒童團」,十六歲以上,二十三歲以以下者,編為「少年先鋒隊」,二十三歲以上,四十歲以下者,編為「赤衛隊」。以甲村而推乙村,以一鄉而及一縣,日夜迫脅,暴動所至,十室九空,統計全國曾被匪禍之地,蓋達三百縣以上。設長此以往,全國國民不再奮起一致,引撲滅赤匪為己任,則新中國未來之生命,必將如赤色帝國主義之願望而中斬。……

(三)赤匪罪惡,不僅使吾全國人民受物質上之有形損害,其處心積慮所蓄之陰謀,乃在於赤色帝國主義卵翼之下,直接利用青年男女農民工人,以破滅吾國之社會基礎與經濟基礎,而間接亦即所以破滅青年男女農民工人自身之生命。蓋吾國之社會基礎為家庭,而家庭之新生命即為青年男女,設匪一方利用青年好奇心理之弱點,煽惑青年〔第29頁〕男女為種種反叛家庭之慘害舉動,而社會唯一基礎之家庭為所破壞矣。他方更乘青年血氣未定之弱點,誘使一般青年男女自由縱欲,則家庭之新生命又為所戕賊矣。若使此種破滅社會基礎之禍患未除,則中國民族非至滅種不止。……

(四)剿匪情形:中央深知赤匪禍源之所在,與夫民生疾苦之所由,故自十六年四月清黨,十七年統一全國以後,一方面盡量宣傳三民主義之思想,以破青年男女農民工人之迷夢,一方面調集國軍,設法剿辦,漸收成效,不難絕其根株。無如張、唐、閻、馮各軍閥先後背叛中央,為鎮壓反動實現統一起見,所有國軍各部隊,大半調赴前方,遂予赤匪以絕好機會,而湘贛二省匪勢乃復漸行猖獗。……于是朱德、毛澤東在贛南有槍二三萬枝,賀龍等在鄂西湘北有槍一萬餘枝,鄂東之蔡成熙、許繼慎、蕭成方等亦有槍萬枝,此外各處赤匪之有槍千餘枝或數百枝者,尚有二十餘股,分擾各處,互為援應,而聲勢遂日覺其囂張。……自馮閻之亂既平,中央決以全部兵力從事清剿赤匪,特派大員赴贛督師,現計國軍入贛已逾二十萬人,兵力雄厚,勢如破竹,匪災區域,如吉安、永豐、萬安、崇仁、樂安、興國、雩都、信豐、廣昌、修水、銅鼓等縣,均已先後克復,贛省赤匪勢窮力蹙,各部匪酋,頓起恐慌,于是欲將湘南鄂西各股集中鄂西,贛省全部各股集中贛南,以作最後掙扎。……蓋赤匪固已自知國軍合圍之勢已成,根基覆滅之日殆至也。……而匪區克復以後,如何恢復秩序,如何安撫流亡,使民眾得以安居樂業,不致再為赤匪所乘,則政府固有待於全國國民之協作矣。


PD-icon.svg 中華民國《著作權法》:
第九條(著作權標的之限制)
  下列各款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
  一、憲法法律、命令或公文
  二、中央或地方機關就前款著作作成之翻譯物或編輯物。
  三、標語及通用之符號、名詞、公式、數表、表格、簿冊或時曆。
  四、單純為傳達事實之新聞報導所作成之語文著作。
  五、依法令舉行之各類考試試題及其備用試題。
  前項第一款所稱公文,包括公務員於職務上草擬之文告、講稿、新聞稿及其他文書。

本作品來自上列各款,在中華民國,屬於公有領域。詳情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著作權法第九條釋義。另外請注意司法院釋字第5號解釋:「行憲後各政黨辦理黨務人員,不能認為刑法上所稱之公務員。」所以自從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12月25日中華民國憲法施行以來,各政黨黨務作品,不能認為公文。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