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二 國語 卷第十三
吳 韋昭 解 景杭州葉氏藏明嘉靖翻宋本
卷第十四

晉語第十三 國語 韋氏解

既殺厲公欒武子使知武子彘恭子如周迎悼公

欒書也知武子荀罃也彘恭子士魴也食邑於彘悼公周子也時年十四庚午大夫逆于

清原清原晉境公言於諸大夫曰孤始願不及此及至

之及此天也引天以自重抑人之有元君將稟命焉元善也稟

若稟而棄之是焚穀也穀所仰以生也其稟不材是穀不

成也不材不可用也不成謂秕也穀之不成孤之咎也成而焚之

二三子之虐也孤欲長處其願出令將不敢不成不敢爲秕

二三子爲令之不從故求元君而訪焉訪謀也爲民不從大

夫之命故求善君而謀之孤之不元廢也其誰怨廢以不善見廢元而以

虐奉之二三子之制也制專制也若欲奉元以濟大義將

在今日若欲暴虐以離百姓反易民常亦在今日

民常下不事上也圖之進𨓆願由今日悼公承篡殺之後嫌臣下不從故以此約

大夫對曰君鎮撫羣臣而大庇䕃之無乃不堪君

訓而陷於大戮以煩刑史刑刑官司寇也史大史掌書法也辱君之

允令允信敢不承業乃盟而入承奉也業事也辛巳朝于武

武宫武公廟定百事立百官議定百事而立其官使主之謂改其舊時之非者

育門子選賢良門子大夫適子周禮曰其正室皆謂之門子育長也長育其材選用賢良

興舊族出滯賞舊族舊臣之子孫滯賞謂有功於先君未賞者謂吕相之屬也

故刑赦囚繫故刑若今𬒳刑居作者畢之不復作也囚繫者赦之傳曰宥罪戾是也

閒罪薦積德閒非刑罰之疑者宥赦也薦進也積德之士進用之逮鰥寡逮及也惠

及之振廢淹振起也淹久也謂本賢人以小罪久見廢起用之養老幼養有常餼

孤無父曰孤疾廢疾也年過七十者公親見之謂賢知事者

曰王父王父不敢不承稱曰王父尊而親之所以盡其心也故王父不敢不承命

二月乙酉公卽位先館於外至此乃就宫朝也傳曰館于伯子同氏是也使吕

宣子佐下軍宣子吕錡之子吕相也曰邲之役吕錡佐知莊子

於上軍上當爲下字之誤也吕錡廚武子也知莊子荀首也時爲下軍大夫事在魯宣十二年唐

尚書云荀首時將上軍誤矣𫉬楚公子穀臣與連尹襄老以免子

連尹楚官名子羽知莊子之子罃之字也邲之戰楚人囚知罃莊子以其族反之廚武子御莊子射

襄老𫉬之遂載其尸射公子穀臣囚之以二者歸魯成三年晉人歸楚穀臣與襄老之尸以求知罃楚人

許之故曰以免子羽鄢之役親䠶楚王而敗楚師魯成公十六年晉楚戰于

鄢陵吕錡射楚恭王中目楚師敗楚養由基射吕錡中項而死以定晉國而無後

子孫無在顯位者其子孫不可不崇也崇髙使彘恭子將新

軍曰武子之季文子之母弟也季少子也武子士㑹文子士爕也母弟同

母弟武子宣法以定晉國至於今是用宣明也法執秩之法

子勤身以定諸矦至於今是賴定諸矦謂爲軍帥能使諸矦事晉也賴蒙

夫二子之德其可忘乎故以彘季屛其宗屏藩使

令狐文子佐之文子魏犨之孫魏顆之子魏頡也令狐邑名曰昔𠑽潞之

役秦來圖敗晉功魏顆以其身卻𨓆秦師于輔氏親

止杜回其勲銘于景鍾克勝也魯宣十五年六月癸卯晉荀林父將滅赤翟潞氏

七月秦桓公伐晉次于輔氏欲敗晉功壬午晉景公治兵以略翟土及洛魏顆敗秦師于輔氏𫉬杜曰輔

氏晉地杜回秦力士也勲功也景鍾景公之鍾至于今不育其子不可不興

育遂君知士貞子之帥志博聞而宣惠於敎也使

爲太傅貞子晉卿士穆子之子士渥濁帥循也宣徧也惠順也知右行辛之能

以數宣物定功也使爲司空右行辛晉大夫賈辛也數計也宣明也物事也

能以計數明事定功故使爲司空司空邦事謂建都邑起宫室經封洫之屬知欒糾之能

御以和於政也使爲戎御欒糾晉大夫卞糾也政軍政戎御御公戎車也

荀賓之有力而不暴也使爲戎右荀賓晉大夫戎右公戎車之右有力

而不暴故可親近之欒伯請公族大夫欒伯欒武子公族大夫掌公族與卿之子弟

公曰荀家惇惠荀家晉大夫荀禬文敏荀禬荀家之族黶也果敢

黶欒書之桓子也無忌鎮靖無忌韓厥之子公族穆子也鎮重也靖安也使兹四

人者爲之兹此夫膏粱之性難正也膏肉之肥者粱食之精者言食

肥美者率多驕放其性難正也故使惇惠者教之教之道蓺使文敏者道

道其志也使果敢者諗之諗告也告得失也使鎮靖者脩之

其氣惇惠者敎之則徧而不倦倦懈文敏者道之則

婉而入婉順果敢者諗之則過不隱鎮靖者脩之則

壹均一也使兹四人者爲公族大夫公知祁奚之果而

不淫也使爲元尉祁奚晉大夫髙梁伯之子也元尉中軍尉也知羊舌職

之聦敏肅給也使佐之羊舌職晉羊舌大夫之子敏達也肅敬也給足也

魏絳之勇而不亂也使爲元司馬魏絳魏犨之子莊子也元司馬中軍

司馬知張老之知而不詐也使爲元𠊱張老晉大夫張孟也元𠊱

中軍𠊱奄也知鐸遏宼之恭敬而信彊也使爲輿尉遏宼晉大

夫輿尉上軍尉也知藉偃之惇率舊職而共給也使爲輿司

藉偃晉大夫藉季之子藉游也輿司馬上軍司馬也知程鄭端而不淫且好

諫而不隱也使爲贊僕程鄭晉大夫荀驩之曾孫程季之子端正也淫邪也贊僕

乗馬御也六騶屬焉始合諸矦於虚朾以救宋虚朾宋地宋魚石叛宋而之楚

楚伐宋取彭城以封之故悼公合諸矦以救宋在魯成十八年使張老延君譽于四

方且觀道逆者延陳也陳君之稱譽於四方且觀察諸矦之有道德與逆亂者吕宣

子卒宣子吕相公以趙文子爲文也文子趙武也文有文德而能恤

大事使佐新軍說云新軍中軍也昭謂時但言新軍新軍無中三年公始合

諸矦悼公三年魯襄之二年也悼公元年始合諸矦于虚朾此復言始合者謂四年將會于雞丘於

此始命之四年諸矦會於雞丘雞丘雞澤在魯襄三年於是乎布令

結援脩好申盟而還令謂朝聘之數同好惡救灾患之屬申尋也令狐文

子卒文子魏頡公乃以魏絳爲不犯不犯不可犯以非法也使佐新

傳曰魏絳多功以趙武爲賢而爲之佐然則讓武使爲將而絳佐之使張老爲司馬

代魏絳也使范獻子爲𠊱奄代張老𠊱奄元𠊱也獻子范文子之族昆弟士富也

譽達於戎戎諸戎無終子之屬五年諸戎來請服使魏莊子盟

之於是乎始復伯莊子魏絳也繼文公後故曰復覇

四年會諸矦於雞丘述上㑹時魏絳爲中軍司馬公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干亂行於曲梁揚干悼公之弟行行列也曲梁晉地魏絳斬其僕僕御

公謂羊舌赤赤羊舌職之子銅鞮伯華也曰寡人屬諸矦屬會

絳戮寡人之弟爲我勿失戮辱也爲我執之勿失也赤對曰臣聞

絳之志有事不避難有罪不避刑其將來辭辭陳其辭狀也

言終魏絳至授僕人書而伏劒僕人掌傳命聞公怒欲自殺士魴

張老交止之交夾僕人授公公讀書曰臣誅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不忘其死誅責日君乏使使臣狃中軍之司馬日前日也

狃正臣聞師衆以順爲武順順令也軍事有死無犯爲敬

有死其事無犯其令是爲敬命君合諸矦臣敢不敬敢不敬奉其職君不說

請死之請就公跣而出跣徒跣也曰寡人之言兄弟之禮

也子之誅軍旅之事也請無重寡人之過反役與之

禮食反役自役反也禮食公食大夫之禮令之佐新軍上章曰以魏絳爲不犯使佐新

軍是

祁奚辭於軍尉辭請老也公問焉曰孰可誰可自代對曰臣之

子午可人有言曰擇臣莫若君擇子莫若父午之少

也婉以從令少穉也婉順也游有鄉處有所好學而不戲

其壯也彊志而用命此壯謂未二十時志識也命父命也守業而不

業所學事業也其冠也和安而好敬冠二十也柔惠小物柔仁也惠

而鎮定大事鎮安也言知思能安定也直質而無流心流放

非義不變言從義也非上不舉舉動也放上而動若臨大事其可

以賢於臣也大事軍事臣請薦所能擇而君比義焉薦進也所

能擇父能擇子也比比𤣥也義宜也公使祁午爲軍尉没平公軍無秕

没終也平公悼公之子彪也秕以穀諭也

五年無終子嘉父使孟樂因魏莊子納虎豹之皮以

龢諸戎悼公五年魯襄四年無終山戎之國今爲縣在北平子爵也嘉父名孟樂嘉父之臣莊子

魏絳也和諸戎諸戎欲服從於晉也公曰戎翟無親而好得不若伐之

無親無恩親好得貪貨財魏絳曰勞師於戎而失諸華諸華華夏也用師於

戎不得存恤諸矦諸矦必叛故失之雖有功猶得獸而失人也安用之

且夫戎翟荐處荐聚貴貨而易土貴重也易輕也與之貨而

𫉬其土其利一也邊鄙耕農不儆其利二也戎翟事

晉四鄰莫不震動其利三也震懼君其圖之公說

使魏絳撫諸戎於是乎遂伯

韓獻子老韓獻子韓厥也說云爲公族大夫老而辭位昭謂韓厥晉卿也魯成十六年傳曰韓

厥將下軍十八年晉悼公即位傳曰韓獻子爲政使公族穆子受事於朝

厥之子無忌也唐尚書云獻子致仕而用其子爲公族大夫昭謂悼公元年使無忌爲公族大夫後七年

獻子告老欲使爲卿有廢疾讓其弟起公聽之更使掌公族大夫在魯襄七年辭曰厲公之

亂無忌備公族不能死亂謂見殺公族同姓也臣聞之曰無功

庸者不敢居髙位國功曰功民功曰庸今無忌知不能匡君使

至於難仁不能救勇不能死敢辱君朝以忝韓宗請

𨓆也固辭不立悼公聞之曰難雖不能死君而能讓

不可不賞也使掌公族大夫掌主也初爲公族大夫今使主之以是爲賞

悼公使張老爲卿卿佐新軍也辭曰臣不如魏絳夫絳之

知能治大官大官卿其仁可以利公室不忘不忘利公室也

勇不疚於刑疚病也勇能斷決也其學不廢其先人之職若在

卿位外内必平且雞丘之會其官不犯不犯戮揚干也而辭

順不可不賞也公五命之固辭乃使爲司馬使魏絳

佐新軍事巳見上欲見張老之讓故復言之

十二年公伐鄭軍於蕭魚悼公十二年魯襄十一年鄭從楚故伐之軍蕭魚鄭

鄭伯嘉來納女工妾三十人女樂二八嘉鄭僖公子簡公也

女美女工樂師傳曰賂晉以師悝師觸師蠲是也妾給使者工妾凡三十人女樂今伎女也八人爲脩備

八音也或云女工有伎巧者也與傳相違失之矣賈侍中云妾女樂也下别有女樂二八則賈君所云似

歌鍾二肆歌鐘歌時所奏肆列也凡縣鐘磬全爲肆半爲堵及寶鎛鎛小鐘也

寶鄭所寶輅車十五乗輅廣車也車軘車也十五各十五也傳曰廣車軘車淳十五凡兵車

百乗淳偶也公賜魏絳女樂一八歌鐘一肆曰子敎寡人

和戎翟而正諸華於今八年七合諸矦寡人無不得

志請與子共樂之八年和戎翟後八年也七合諸矦一謂魯襄五年㑹于戚二謂七年

㑹于鄬三謂八年㑹于邢丘四謂九年同盟于戲五謂十年㑹于柤六謂十一年㑹于亳城北七謂㑹于

魏絳辭曰夫和戎翟臣之幸也幸幸而合也八年七合

諸矦君之靈也靈神二三子之勞也謂諸軍帥臣焉得之

焉得專之公曰微子寡人無以待戎無以濟河微無也濟河南服鄭

二三子何勞焉子其受之君子曰能志善也志識

悼公與司馬矦升臺而望曰樂夫司馬矦晉大夫汝叔齊樂見士民之

殷富對曰臨下之樂則樂矣德義之樂則未也善善爲德

惡惡爲義公曰何謂德義對曰諸矦之爲日在君側爲行

以其善行以其惡戒可謂德義矣公曰孰能對曰羊

舌𦙝習於春秋𦙝叔嚮之名春秋紀人事之善惡而目以天時謂之春秋周史之法也時

孔子未作春秋乃召叔嚮使傅太子彪彪平公也


晉語第十三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