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墨荘漫錄 卷第九
宋 張邦基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鈔本
卷第十

墨荘漫録卷第九

李淳風論辨真玉云其色温潤常如肥物所染

𫾣之其聲清引(⿱艹石)金磬之餘響絶而復起殘聲

逺沉徐徐方盡此真玉也予頃在唐州見任布

叅政之孫諭字義可𭣣一璧凝滑如脂無有蟻

缺惟有两粟大赤黝盖尸沁也以綿䋲掛之擊

之其清越之聲餘韻悠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正如淳風之說與所

見水蒼玉不可同日而語後聞為一中都一貴

人取去自是不復𠕂見也

政和丁酉歳真州郊外屠一牛買SKchar歸者徃徃

於刲割之際錚錚有聲視之於肉脉中皆有舎

利也大小不一光莹如玉詢之𢾗家皆有之自

爾一村之民不復食牛

東坡作長短句洞仙歌所謂氷肌玉骨自清凉

無汗者公自叙云予㓜時見一老人年九十餘

䏻言孟蜀主時事云蜀主嘗與花蕋夫人夜坐

納凉於摩訶池上作洞仙歌令老人䏻歌之予

今但記其首两句乃為足之近見季公彦季成

詩話乃云楊元素作本事記洞仙歌氷肌玉骨

自清凉無汗錢唐有老尼䏻誦後主詩章两句

後人為足其意以填此詞其說不同予友陳興

祖徳昭云頃見一詩話亦題云李季成作乃全

載孟蜀主一詩氷肌玉骨清無汗水殿風来暗

香滿簾間明月獨窺人欹枕SKchar2橫雲髩亂三更

庭院悄無聲時見踈星度河漢屈指西風幾時

來只恐流年暗中換云東坡少年遇羙人喜洞

仙歌又觧后䖏景色暗相似故𭬚括稍恊律以

以贈之也予以謂此說近之㩀此乃詩耳而東

坡自叙乃云是洞仙歌令盖公以此叙自晦耳

洞仙歌腔出近世五代及國初未之有也

琴阮皆樂之雅者也琴則人多䏻之而藝精者

亦衆至阮則人罕有造其妙者中都盛時有醴

泉𮗚道士王慶之頗好此樂同時又有安敏修

者以此藝供奉上前徽廟顧遇厚於倫軰二人

者其䏻相抗予在京師皆常聴之慶之則閒雅

多古曲SKchar𨓜不迫敏修則變移宫徴抑怨取興

雜以新聲然皆妙手絶藝也後慶之不知存亡

敏修𬒳虜北去未㡬竄而南歸今習阮者未有

䏻及此二人也

劉棐仲忱詩律殊有風致嘗賦咸陽二絶云父

老壼漿迎義旗秦亡誰復為秦悲不曽𬒳虐曽

䝉徳十二金人合涙垂玉殿珠楼二世中楚人

一炬逐煙空却縁火是秦人火只與焚書一様

紅殊𩔖唐人題詠他詩亦稱是華亭縣有寒穴

泉與無錫惠山泉味相同並嘗之不覺有異人

知者亦少王荆公嘗有詩云神震冽氷霜髙穴

與雲平空山渟千秋不出嗚咽聲山風吹更寒

山月相與清北客不到此如何洗煩酲

西京牡丹聞於天下花盛時太守作萬花會宴

集之所以花為屏帳至於梁棟柱栱悉以竹筒

貯水簮花釘掛舉目皆花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產芍藥其妙

者不减於姚黄魏紫蔡元長知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日 効洛

陽亦作萬花會其後歳歳循習而為人頗病之

元祐七年東坡来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正遇花時吏白舊例

公判罷之人皆鼓舞欣悅作書報王定國云花

會檢舊案用花千萬朶吏縁為姦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害

已罷之矣雖殺風景免造業也公之為政惠利

於民率皆𩔖此民到於今稱

穆天子傳古書也杜子羙多用其事語如天子

之馬走千里王命官属休曽祝沉豪牛歕玉大

宛兒凢此四事皆出此書也曽敀彦和博學之

士予先君有此書彦和借徃讎校乃題其後云

晉中書監令荀公曽和嶠所上古文穆天子傳

六卷即太康二年汲人凖盗冢發魏㐮王墓所

得竹書也按束晢傳竹䇿書凢七十五篇内穆

天子傳五篇言周穆王游行四海見帝臺西王

母雜書十九篇周食田法周書論楚事周穆王

羙人盛SKchar死事然則穆天子傳本五篇公曽等

所上乃有六卷者今覩第六卷多記盛SKchar事盖

并入雜書中此一篇也書雖殘缺不可盡讀而

其所載事物多故志之所無者如世民之吟黄

澤之謡黄竹之詩其詞皆雅馴可喜又如虎牢

五鹿之所以名亦可以愽異聞矣嘗考漢書地

理志京兆有西鄭河南有新鄭漢中有南鄭京

兆之鄭先儒謂之西鄭班固曰周宣王弟威公

應劭亦曰宣王母弟所封也其子與平王東

遷更稱新鄭臣瓉曰周穆王以下都於西鄭不

得以封威公初威公為周司徒王室作亂故謀

於史伯而𭔃帑與賄於SKchar會之間幽王旣敗二

年而㓕會四年而㓕SKchar居於鄭父之丘是以為

鄭威公無封京兆之文也顔師古曰穆王以下

無西鄭之事瓉說非也今按此書自第四卷而

下卷末皆書天子入於南鄭盖瓉之所謂穆王

之所都者是也第五卷有𥙊父自圃鄭來謁盖

瓉之所謂鄭父之丘者是也瓉即校書𭅺中傳

瓉乃公曽嶠所部校穆天子傳官属也故因取

此傳以注漢書然傳稱南鄭西鄭瓉所未詳其

所以異豈近世傳冩之誤耶漢中之鄭為南鄭

應京兆之鄭復稱南鄭其稱西鄭乃以圃鄭

為東耳西鄭穆王出游反必入焉豈非以其所

都故耶設非王都亦圻内近地也邦皆在彊地

畿内諸侯當在邦都其内為縣又其内為都則

西鄭之於鎬京殆可為公邑而已亦不以為國

也且是時已有圃鄭矣則不必因威公之子從

周東遷乃得鄭名然謂之新鄭又果何耶雖然

如瓉之說亦豈全非哉今汲冢中竹書惟此書

及師春行於世餘如紀年瓉語之𩔖復已亡𨓜

今人家閨房遇春秋社日不作組紃謂之忌作

故周美成秋蕋香詞乳鴨池塘水暖風𦂳桞花

迎面午粧粉指印窓眼曲理長眉翠淺聞知社

日停針線採新燕寳SKchar2落枕夣春逺簾影參差

满院予見張籍呉楚詞云庭前春鳥啄林聲紅

夾羅𥜗縫未成今朝社日停針線起向朱櫻𣗳

下行方知唐時已有此忌循習至今也

李傳宣和間任太府卿因職事陛對徽宗問曰

知卿年彌髙而色不衰中外稱卿有内丹之術

可具以進傳曰陛下聖徳廣淵SKchar知日新學有

緝熈於光明臣雖不學敢以誠對謹領聖訓容

臣具術以聞明日方進曰臣聞内𮗚所以存其

心也外𮗚所以飬其氣也存其心飬其氣則真

火爐𪔂日炎神水華池日盛矣長生乆視上下

與天地同流天道運而不積聖人知而行之大

道甚易知甚易行以簡以易而天下之理得也

人之所恃以生者氣也氣住則神住神住則形

住形住則長生乆視自此始矣盖日月運轉寒

暑徃來天地所以長乆吹嘘呼吸吐故納新真

人所以住世故丹元子曰形以神住神以氣集

氣體之充也形神之舎也氣實則成氣虚則敓

氣住則生氣耗則㓕此廣成子所以保氣而煙

蘿子所以煉氣也然則一言而盡保煉之妙者

其惟嚥納乎故曰一嚥二嚥雲蒸雨至三嚥四

嚥内景充實七嚥九嚥心火下降腎水上昇水

火旣濟則内丹成可以已疾可以保生可以延

年可以超昇臣謹刪其繁紊撮其樞要直書其

妙以着於篇上篇曰進火候每日子後午前若

於五更𥘉陽盛時尤佳就坐榻上面東或南握

固盤足合目主腰而坐澄心静慮内𮗚五臓仰

面合口鼻中引清氣氣極則主腰而嚥之每一

嚥縮榖道一縮𠕂引則𠕂如之至𠕂至三(⿱艹石)

極不䏻任則低頭㣲開口以吹字出之勿令耳

聞出氣之聲如此凢三次是謂進火一周天俟

氣調匀然後行水下篇曰進水候進火畢中取

口中液聚為一䖏多多益辦俟甘而𤍠即閉口

仰面亞腰左顧一嚥正中一嚥分三嚥而下内

想一直下丹田每一嚥亦縮榖道一縮如此一

遍是為行水一週天每進火行水畢然後下榻

履自如後叙曰五行水火為𥘉人生水火為

急此是極易之要法上奪天地造化學道修真

之士𥘉行湏覺臍下如火飲食添進四肢輕

是其騐也行而乆之則髮白𠕂黒齒落重生精

神全具復歸嬰兒寒暑不䏻侵鬼神不䏻㓂千

二百歳壽比彭老漸為真人矣徽宗見而嘉納

之梁師成録其說以示人乃簡易之道第行之

者不䏻悠乆耳或云虞謨君明修飬有得亦祗

行此法也

翰苑𡻕供禁中立春端午貼子前後多矣率多

擬効奮語故少新意惟䏻道宫禁一時之事者

為妙王履道皇帝閤云彤霞蒨霧繞觚稜楼雪

融銀滴半層别是儗開延福宴夾城先試景龍

燈妃嬪閤云玉燕翩翩入髩雲花風初掠𫃵金

裙神霄宫𥚃驂鸞侣来侍長生大帝君政和七

年所進也又皇后閤云蘂笈琅亟受祕文清虗

道合玉宸君瑶䑓夜静朝真乆金屋春寒閱籙

勤妃嬪閤云曈曨暁日上金鋪的皪春氷泮玉

壺繍户緑窓塵不到凝酥㸃就輞川啚重和二

年所進也不惟才思清䴡皆紀當時事也

徐遹子閩人愽學尚氣累舉不捷乆困塲屋崇

寜二年為特奏名魁時已老矣赴聞喜賜晏於

瓊林𫟍歸𮪍過平康狹邪之所同年所簮花多

為群倡所求惟遹至所寓花乃獨存因戯題一

絶云白馬青衫老得官瓊林宴罷酒膓寛平康

過盡無人問留得宫花醒後㸔後仕至朝官知

廣徳軍謝事而歸

予四明同僚SKchar致明飬正靖康丙午歳仕廣徳

軍建平尉任满入城批書舘於郡之開化寺一

夕夣一婦人䴡容絳服來訴曰妾四明人也乆

寓於此未有所歸惟君子哀之為我謀所舎意

(⿱艹石)求塟也暁窹詢諸寺僧有云政和間池陽人

彭汝雲為郡從事其子婦張氏死乃殯於城西

明敎院其後改院為神霄宫徙其徒入此寺併

移其柩於此僧軰常有見之者不以為恠SKchar

疑之未幾考課事竟将返馬時赴郡官會曁歸

夜參半矣方就枕復見其人立於帳前泣訴曰

知君戒行有日前懇何如又有云𣣔竭奴心誓

殚素志SKchar恍惚驚窹悚悸而起不䏻悉記其語

翌日復詢彭氏則亦亡矣乃為𥙊酹而祝之曰

此刹舘之客𪊽至鼎來不知其幾何人胡不訴

之乃獨告於我乎然我貧無力SKchar以副汝之請

當遍告諸有位者庻有成焉時崔公成美為簽

判乃率同僚出金且令廣徳邑宰檀佾庭季辦

集之為作佛事塟於城西横山之陽仍書其事

刋石納壙中檀與彭盖郷人故亦樂為之

枸𣏌神藥也修真之士服食多昇仙𡻕乆者根

如犬形夜䏻鳴吠羅浮山記云山上有枸杞樹

大三四圍髙二丈餘時有赤犬見於其下夜聞

其吠今所至有之但鮮得枝幹大者予外氏家

唐州第宅之盛甲於漢上宅東有園在東南城

之一隅城上下枸杞甚茂枝幹有如盃盂者春

時𣙙條如指甘羙無復苦味一日因𣣔地骨皮

入藥予與表弟季任命僕𣃁之初深三二尺根

已如椽又深鋤之其下形如一犬頭足悉具惟

一足差細其嫩皮厚寸許伯舅順啚見之嘆惋

曰惜乎靈物為二子所發使其𡻕月益深必亦

䏻狺狺而吠矣治其皮得𢾗斤諸君争取之而

盡後予因𮗚曲轅先生崔公度伯易所進枸杞

詩序云臣昔聞𨼆君子言枸杞𢾗百歳根𩔖生

物得而食之 顔長年後閱仙書𢾗有騐者嘗

與道士字文希真游南岳朱陵洞天過古蘭(⿱艹石)

基野客留宿庵下有聞𩔖犬吠希真謂此非人

境安得有是客𥬇曰岩腹枸杞生而酷似此其

音也臣憶舊說𥠖明祈客𣣔識其䖏未至百歩

皆曰彼婆娑出衆荣者是也臣與希真将前客

急止曰此神物也側常有蛇虎守護必待有道

之士以歸吾等母得輙近自是每念之或入他

山中遇樵蘇必訪焉間云徃徃有見但苦在深

絶不可到之地元豊己未三月陛下親䇿進士

集英殿三舘故事臣得寓直殿廊入左銀䑓門

少西十許歩御溝之上有(⿱艹石)洞天所望就視則

枸杞也其本圍尺有咫右紐而連理臣凾詢衞

士髙年者對曰聞天聖前尤盛此荐出者苗耳

臣益悚然𥨸語同舎或曰事雖可進而其為祕

也曽减仙山神壑之SKchar乎旣而嘆曰下誠有物

耶孕天地隂陽之至和𨼆端然不可輙致之神

今乃自托宫槐禁桞之列俻一時洒掃之𮗚是

豈浪出而徒然者耶偶臣属殊方士採製餌服

之節度未得相與抃舞𭭕呼随萬年之觴一供

吾君亦臣子心願目想而深可愧恨慊然者因

感而成詩姑有待焉云云予因是知一物生得

其地乃爾悠乆彼南嶽之叢與銀䑓之本雖逺

近之有殊其爲深根蒂固無芟翦之患則所托

者同也予方山居小𨼆當蒔百本以供擷芼雖

未䏻擬西河女子之夀亦足豊天随子之七挾

也西河女子杖八十老人者老人是其子因不

修真以致衰老怒而杖之

熈寜十年京師春旱上心焦劳於後𫟍瑶津亭

建道塲祈禱上精誠甚切一夕夣一僧形容甚

異於空中吐雲霧以興雨及覺雨遂大注上大

恱求其像於佛閣下乃羅漢中第十尊者也元

絳厚之時為叅政作喜雨詩王禹玉和其韻云

紫殿霄祈感聖SKchar玉毫曽降𣑽王州慈深三界

雲常聚法徧諸天雨自流作弻為霖孤宿望神

僧吐霧應精求云云時䑓省舘閣悉和之崔伯

易云陽元彌春帝為愁比丘龍起SKchar2神州慈雲

徧覆諸天(⿰氵閠)惠澤相和萬國云云人多稱之

崔伯陽熈寧二年為國監直講嘗著熈寧稽

古一法百利論五卷逾萬言盖以乆任為要上

之召對延和稱㫖自此遂擢用徧歴清要矣予

嘗求是書於其家今亦亡矣惜乎不見於世以

此知古人著述亡𨓜不傳者多矣同時又有臨

川吴孝宗子經嘗著三書一曰法語二曰先志

三曰巷議舊嘗傳於其姪道宗夣協亦亡於兵

火子經予母之從叔也今聞其從孫家尚有本

當復傳之

唐庚子西謫惠州時自醸酒二種其醇和者名

養生主其稍劲烈者名齊物論子西詩多新意

不沿襲前人語如湖上云佳月明作哲好風聖

之清獨游云烏攫春祠敏鳶窺野焼癡醉眠云

山静似太古日長如小年又芙蓉溪歌云人間

八月溪秋霜SKchar芙蓉溪上春酣酣二南變後魯

叟筆七國𢧐䖏鄒軻談人間二月春光好溪上

芙蓉迹如掃周家盛䖏伯夷枯漢室𨺚時賈生

老小兒造化誰䏻窮㡬逥枯枿還芳叢只因人

老不復少有酒且發衰顔紅比興殊新竒也

王直方立之父名棫家多侍兒而小鬟素兒尤

妍䴡王嘗以臘梅花送⿱目兆無咎無咎以詩五絶

謝之云有芳菲意淺姿容淺憶得素兒如此梅

李豸方叔嘗飲㐮陽沈氏家醉中題侍兒小莹

裙𢃄云旋剪香羅到地垂嬌紅嫩緑冩珠璣花

前𣣔作重重結繫定春光不放歸後小莹歸郭

汲使君家更名艶瓊尚存也他日詢之乃㐮陽

士族家女遂嫁之

洛陽牡丹之品見於花譜然未(⿱艹石)陳州之盛且

多也園户植花如種𮮐粟動以頃計政和壬辰

春予侍親在郡時園户牛氏忽開一枝色如雞

雛而淡其面一尺三四寸髙尺許柔葩重疊約

千百葉其本姚黄也而於葩英之端有金粉一

暈𫃵之其心紫蕋亦金粉𫃵之牛氏乃以𫃵金

黄名之以SKchar蒢作柵屋圍帳復張青帟䕶之於

門首遣人約止游人人輸十金乃得入𮗚十日

間其家𢾗百千予亦𫉬見之郡守聞之𣣔剪以

進於内府衆園户皆言不可曰此花之變易者

不可為常倘他時復來索此品 何應之又𣣔

移其根亦以此為辭乃已明年花開果如舊物

矣此亦草木之妖也

予妹夫王從一太初著東郊語錄有云唐人詩

云月落烏啼霜满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

外寒山寺夜半鍾聲到客船此張継楓橋夜泊

之作也說者謂美則美矣但三更非撞鍾時按

南史裴皇后傳載齊永明中上𢾗游幸諸𫟍囿

載宫人從車置内深𨼆不聞端門鼓漏聲置鍾

於景陽楼上應五鼓三鼓宫人聞鐘聲早起粧

餙由是言之夜半之鍾有自來矣予以謂不然

非用景陽故事也此盖吴郡之實耳今平江城

中從舊承天寺鳴鍾乃半夜後也餘寺聞承天

鍾罷乃相継而鳴迨今如是以此知自唐而然

楓橋去城𢾗里距諸山皆不逺書其實也承天

今更名䏻仁云

沈遼SKchar逹以書得名楷𨽻皆妙嘗自湖南泛江

北歸舟過冨池直大風波濤駭𢙢舟師失措幾

溺者屡矣富池有吴将甘寧廟徃來者必𥙊焉

SKchar達遥望其祠以誠禱之風果小息乃得維岸

乃述寧仕吴之竒謀忠節作賛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靈威而答

神之休自作楷法大軸以留廟中而去其後乃

為過客好事者取之是夜神夣於郡守趣使還

之明日守使人訊其事果得之復𢌿廟令掌之

近聞今亦不存矣

靖康𥘉韓子蒼知黄州頗訪東坡遺跡嘗登赤

壁而賦所謂棲鶻之危巢者不復存矣悼悵作

詩而歸郡人何頡斯舉者猶及識東坡因次韻

獻子蒼云児時宗伯𭔃吾州諷誦移文至白頭

二賦人間真吐鳳五年江上不驚鷗⿱觧虫嘗見水

人猶惡鶻有危棲孰肯留珍重使君尋徃事西

風悵望古城楼然黄之亦壁土人云本赤鼻磯

也故東坡長短句云故壘西邉人道是三國

𭅺赤壁則亦是傳疑而已今岳陽之下嘉魚之

上有烏林赤壁盖公瑾自武昌列艦風㠶便順

泝流而上逆𢧐於赤壁之間也杜甫有𭔃岳州

李使君詩云烏林芳草逺赤壁徤㠶開則此真

敗魏軍之地也

酴醿花或作荼䕷一名木香有二品一種花大

而𣗥長條而紫心者爲酴醿一品花小而繁小

枝而檀心者爲木香題詠者多嘗記范周無外

云暖風吹麝入鈆華不肯随春到謝家半夜粉

寒香泣露也應和月怨梨花韓維持國云平生

爲爱此香濃仰面嘗迎落架風毎恐春歸有遺

恨典刑元在酒杯中。未若張文潜云,紫皇寳露張珠幰,玉女熏籠覆錦衾,萬紫千紅休巧笑,人間春色在檀心。又未若黄魯直云,漢宫嬌額半塗黄,入骨濃薫賈女香,日色漸遲風力細,倚欄偷舞白霓裳。


俞子容家藏書

唐寅校畢

墨荘漫録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