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墨荘漫錄 卷第十
宋 張邦基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鈔本
跋一

墨荘漫録卷第十

崔伯易書有金華神記舊編入聖宋文選後集

中今無此集近讀曲轅集復見之因載之以廣

所聞云汴人有吴生者世爲冨人而生以娶宗

室女得官於三班嘉祐中罷任髙郵乃寓其家

於治所而獨與兄子賫金繒𢾗百千南適錢唐

道出晉陵艤舟於望亭堰下是夜月明風髙生

乃危坐舷上頓然殊不有𥨊(“爿”換為“丬”)意乆之忽有緋衣

𬒳髮持两炬自竹林間出者後引一女子冠玉

鳳冠曵蛟綃文錦之衣顔色甚䴡而年十八九

耳生見而驚俄頃至岸側囬叱緋衣者曰可去

矣無乆留也於是㓕炬泣拜而去女子即登舟

面生坐謂生曰見向來緋衣者乎此君之夙𬽦

也而索君且𢾗十年矣乃今方得之第以我故

得免不然今夕君當死其手生聞益驚駭不自

安女子𥬇曰君怯耶即以金𫃵衣置肩上生稍

安乃問曰若神與其鬼耶女子曰我非人亦非

鬼盖金華神也過去生中嘗與君爲姻好𥨸知

将有所下濟故相救耳今事已我亦當去君矣

遂去不復返顧生以目送至竹林中不見将掩

門忽覩女子坐其後生大驚女子𥬇曰知君怯

故相戯安有𢾗十年睽索一得觧后而⿺辶䖏徃者

耶遂相與入舟中取酒共飲其言諧謔悉如常

人然生誡曰母髙聲𢙢兄子知之女子曰我言

特君可聞他人雖厲聲亦不䏻聞也生益疑𥨸

自懼曰此果神也固無所惮倘鬼則必有所畏

矣因出劍鏡二物示之女子曰此劍鏡耳精與

鬼則畏夫劒陽物而有威者也鬼隂物而無形

者也以無形而遇有威是謂銷鑠其妖而不䏻

勝故鬼畏劒也鏡亦陽明而至明者也精亦隂

物而為變者也以偽而當至明是故𭧂著其形

而不䏻逃故精畏鏡也昔抱朴子嘗言其略而

我知之且乆矣乃𣣔以相畏乎生懼起謝曰誠

無他意至明起謂生曰舟檝已有暁色𫝑不䏻

乆留當與君子决矣君後十年遊華山日多置

朱粉於路隅梧桐下楊之雖然君今不可終此

行𢙢復不濟也因索筆題詩一章曰羅襪香消

九九秋涙痕空對月明流塵埃不見金華路滿

目西風緫是愁書已輙復流涕歔欷而去明日

思其言遂囬棹不復南去後以其事語人人或

詰其兄子果亦不知也

曲轅先生又嘗作傳記陳明逺𠕂生事云明逺

陳氏子也名公闢興化軍人嘗舉進士皇祐三

年春過泗州游普照王寺時群僧會齋于南院

明逺遶浮啚自西廂趣大殿两廡人甚譁獨老

僧弊衣庭下𠋣樹讀青𥿄書其文光彩射百許

歩明逺⿺辶䖏徃揖之僧小舉手就視其書則金字

金剛經繫以梁朝傳大士之頌者僧細諷自(⿱艹石)

明逺從後聴之疑其光徙日所記乆僧囬顧𥬇

謂明逺曰子亦樂此耶明逺對之稍㳟僧讀竟

遂以經授明逺曰江南李氏所施𮗚子之貌且

當持此明逺喜受之以歸明且取映日則無復

光彩一讀之徑藏書籠中明年從父官海陵忽

得疾不可治以死三日家人将大歛覺其體復

温移刻稍蘇又食頃乃䏻言其族驚明逺自言

方疾革時見四卒深目虎喙持文書有大印字

莫可辨共執明逺桎两手驅西北行其𫝑甚𭧂

經依約皆廣野塵埃射人不可輙視漸逼大

河府署SKchar宻門外坐卒𢾗十悉持挺内有考掠

聲三卒先入一守明逺於大門外如竢命者湏

㬰坐卒盡起擎跪明逺囬視一僧乗虚而行過

門見明逺植杖而立意(⿱艹石)哀憫明逺不覺手桎

盡觧熟視其状即泗州嘗遇授經者也因拜祈

之僧顧卒取文書略視曰府君知耶𦂯𣣔入門

而聞府中呼應⿺辶䖏有二人服紫服朱趋出迎

之其侍衞之盛(⿱艹石)世之逹官二人禮僧極恭僧

語二人語愈喜旁睨明逺(⿱艹石)夙有罪者僧呼明

逺前使自懴悔俄二人詔吏聴還二人亦謝僧

去復有吏馳出呼明逺則明逺季父釴釴大學

進士有聞亡已三年矣旣見訪明逺家事云我

當録𡨚簿三年𦂯二年尔非佳職也尔歸持尊

勝七俱胝呪祈以免我又有故服藏某䖏幸焚

之遺我𭔃聲親戚如平生復告明逺言世之人

𡨚慎勿復復之後𫝑如索綯為(⿱艹石)有迨百千生

不䏻觧者故吾此局置吏最多而簿書期會常

若不及神君聖靈尤深厭此言未竟(⿱艹石)有呼之

者因疾馳去僧引明逺游旁两大廡下見繫囚

不啻𢾗百亦有禽獸諸虫悉䏻人言與囚對辨

群吏見僧悉拜有械囚縶以大鉄繅左右文書

沒其首口嘗囁嚅出血卒守之(⿱艹石)使自讞輕

不當又鞭之其餘幾壊明逺𥨸視之乃其表舅

鄭生生為閩吏喜以法自名死且十年餘見明

逺泣下頻以手向僧且目明逺僧𥬇出以杖指

之鏁械俱墮然莫敢起而口囁嚅出血也則未

已也又見坐沙門五六人前列敗壊飲食𢾗十

甕氣色殊惡僧曰此嘗棄世中供飬且重使食

耳僧亦不甚念復引明逺出前大河上虹橋蜿

蜒望彼岸城府楼𮗚煙霧出其上明逺請徃𮗚

焉僧不許曰子過此無復歸矣亟随僧趣東南

井閭人物差𩔖人世但天氣垂惨似𣣔雨時而

途中所遇徃徃皆昔嘗所見危冠大馬出䖏前

後吏卒替更而迭趋人指以為名𫝑挾侈快意

不屈之士皆超趄狼狽状(⿱艹石)為物所迫甚者咨

嗟涕涙悔怏自擲意求有以亡匿而不可得俄

及前所過廣野遇溪水漲甚始思來時則無有

也明逺SKchar不䏻渡僧乃執杖端以末授明逺而

導之始渉亦甚淺中流明逺失㩀将溺因驚呼

而甦明逺之復生也桎縳之跡𨼆然在臂家人

持葷飲餉之雖𢾗十年輙掩鼻急遣去瞻視間

僧已在室中香氣異常親族齋戒祈見者必暫

覩裙衲杖履而已僧自是日以先授經義教明

逺對其情品說一切世間所有之法即心是佛

煩惱塵劳䆒竟虚妄其音靚圓(⿱艹石)霜鍾在庭户

外之人一歴耳驩然自信終身不䏻忘其聲每

謂明逺曰吾即詣某寺齋旣去食頃復還又言

某氏齋𥝠飲某僧酒猶不齋耳他時爲之未免

有罪時多疑以僧伽大師者明逺請焉僧曰僧

伽吾師也㡬一月明逺軀體復壮僧告去曰後

十四年吾傳子於祖山明逺問祖山曰廬阜遂

去陳氏後求釴故衣果得於其䖏緇徒呪而火

之明逺母素好釋氏悉䟽其齋雖逺𢾗百里必

使人騐之明逺并告以言状具言有是爾飲僧

家聞之終身不飲酒然明逺向所懴之罪今反

不復䏻記豈昔偶萌之於心不自引悔而神道

已録以為非𫆀抑他生所為不復自省而幽SKchar

記人功過誅賞有時而宴安人之苟為得以自

将則跬歩之間不可以為恐懼耶至和三年

月明逺歸莆田以故人訪予且出所授經具道

其事予𣣔記之予固已恠其人爽辨謙畏不𩔖

向時其志真(⿱艹石)有所得然未睱從其請也今年

其兄公輔調官京師特過予復為言予與公輔

游十五年矣今亦稱其弟所為如予嘗所恠者

則明逺由是而有聞倘求之益勤修之益明守

其話言不為冨貴貧賤之所遷則其所至也豈

易量哉因奮筆直載始末明逺所述盖多其間

有與佛經外史(⿱艹石)世人已傳之事略相同者不

復更録明逺父名鑄今為尚書都官郎中通判

廣州曲轅子記予𮗚崔公所記抑亦異矣彼鄭

生者以法自名而𫉬罪(⿱艹石)是吁可畏哉三尺者

輕重不可踰而法家流鮮恩寡怒多論 刻苟

容於心已不逃於隂譴矣(⿱艹石)䏻平反明慎天必

以善應之臨政者於 問詳讞寜可忽諸

㐮陽天仙寺在漢江之東津去城十里許正殿

大壁𦘕大悲千手眼菩薩像世傳唐武徳初寺

尼作殿求良工啚繪有夫婦携一女子應命期

尼以扃殿門七日乃開至弟六日尼頗疑之乃

闢户𨵙其無人有二白鴿翻然飛去視壁間聖

像已成相好竒特非世工所䏻獨其下有二長

臂結印手未足乃二鴿飛去之應也郡有𦘕工

武生者獨䏻模傳其本大𮗚初有梁寛大夫寓

居寺中心無信向頗輕慢之武生云菩薩之面

正長一尺寛以為誕必𣣔自度之乃升梯𣣔以

以尺加菩薩面忽梁間有聲如雷寛震悸而墮

損其左手僧教寛悔過自懴後歳餘方如舊兹

禦侮於像法事者怒其慢瀆耳

章丞相申公子厚以䏻書自負性喜揮翰雖在

政府睱時日書𢾗幅予嘗見雜書一卷凢九事

乃抄之因載於此

一云東漢魏晉皆以八分題宫殿榜蔡邕作飛

白是八分字耳是以古云飛白是八分之輕

衞恒作㪚𨽻是用飛白筆作𨽻字也故又云散

𨽻終是飛白金石刻東漢魏晉皆用八分唯小

小碑刻之或䕃刻𨽻字也許昌群臣𭄿進與授

禅坻碑皆八分之妙者近世有荒唐士人妄謂

為𨽻書而不知𨽻書乃今正書耳世俗亦徃徃從

而謂之𨽻書且相尚學焉不知彼将以何等為

古八分又将以今正書為何等耶嗚呼目前淺

近之事略渉古者便自可知何至昏𮐃妄惑不

可指示之如此耶顧𣣔與其論書學之本與用

筆作字之㣲妙㫖逺而意深者安可得哉盖不

趐於以鐘鼔樂鷃周公之服𬒳猿狙也事之𩔖

此者多矣

二云書者六藝之一古人列之於學以相傳授

則學者始習之已盡詳知其規矩法度與所以

為書之意矣精而熟之不妙且神何待耶𢧐國

秦漢以來其學猶未絶也故學者尚有前世之

風烈至於名家乃多父子祖孫豈不由師傳授

習之有素乎崔張鍾杜衞索王𢈔諸人是也會

之於繇真父子也𨓜少子敬殆将鴈行矣

三云吾頃見蘇浩然兄弟言其曽祖叅政所𭣣

古書盡付㓜子掌之旣薨諸兄弟以其素所爱

不復取悉以𢌿之所與共者十一二而已其後

叅政之㓜子官洪州卒官因不歸其子㓜弱已

而遂絶書𦘕皆㪚失不復存今諸房所共有者

是十一二之粗者耳然足以多甲士族也使具

在者不知其當何如也必有魏晉名迹矣惜哉

四云宣州筆有名耳未必佳也凢筆擇毫净捲

心圓便是工夫𨦟之長短尖齊在臨時耳䖏䖏

能要自指教令精意而已無他竒也

五云張侍禁筆甚佳一管小字筆冩二十萬字

尚冩字如此是少比也盧𬋩使十倍不及是其

手生也凢習熟之與生踈豈不相逺哉學書湏

先暁規矩法度然後精苦勤功自入䏻品䏻之

至極心悟妙理心手相應出乎規矩法度之外

無所適而非妙者妙之極也由妙入神無復蹤

跡直如造化之生成神之至也然先暁規矩法

度加以精勤乃至於䏻䏻之不已至於心悟而

自得乃造於妙由妙之極遂至於神要之不可

無師授與精勤耳凢用筆日益習熟日有所悟

悟之益深心手日益神妙矣力在手中而不在

手中必湏用力而不得用力應湏在意而不得

在意此可以神遇而不可以言傳也學佛者悟

吾此語可以𪮫手到家矣妙哉妙哉真至理也

六云吾每論學書當作意使前無古人凌厲鍾

王直出其上始可即自立分(⿱艹石)直尔低頭就其

規矩之内不免為之奴矣縱復脱洒至妙猶當

在子孫之列耳不䏻㕍行也况於抗行乎此非

苟為大言乃至妙之理也禪家有云見過於師

方堪傳授見與師齊减師半徳悟此語者乃䏻

暁吾言矣夫於師法不傳字學廢絶𢾗百千年

之後𣣔興起之以継古人之跡非至強神悟不

䏻至也

七云學書湏先極取骨力骨力充盈有羡乃漸

變化𭣣藏至於潜伏不露始為精妙(⿱艹石)直尔𭧂

露便是桞公𫞐之比張筋弩骨如角觝武夫不

足道也

八云楊小漕言其兄官江夏有一道人自稱吕

元圭時時延之學院中二姪㓜小頗勤待之或

言事徃徃有騐一日忽𠕂三言云惡人将至矣

湏急避之時衆人亦不甚留之暫耳SKchar渡江去

人但訝其所謂惡人者何也是夜忽然提刑喻

君渉至州州郡都不知之乃是乗便風一日行

六七程SKchar至岸下耳喻至則遣人訪求吕不見

踪跡喻乃素自宻問得與一人徃還至熟呼之

至即岑文秀也詰其所得云無有喻以聲色且

将笞之岑終言無喻不信遣熟事吏徃搜其家

乃於神堂壁中得所與岑長歌一首是言内事

岑乃云吕實付此詩云汝今未暁異日當為子

詳說之喻乃云吕即吕先生也其名元圭是觧

拆先生二字耳亦不知其定何如也众乃悟所

謂𢙣人者指喻耳是恐其廹逼求之也

九云吾今日取君謨墨迹𮗚之益見其學之精

勤但未得㣲意尔亦少骨力所以骨弱而筆嫩

也使其心自得者何謝唐人李建中學書宗王

法亦非不精熟然其俗氣特甚盖其初出於學

張從申而巳君謨少年時乃師周越中始知其

非而變之所以恨弱然已不意其䏻變之至此

也吾少年時便學書至今必有所至所以不學

者常立意(⿱艹石)未見鍾王妙蹟終不妄學故不學

耳比見之則已遲晚故學遅𢙢今但手中少力

(⿱艹石)手中不乏力不甚衰疲更二十年决至熟

妙䖏此湏常精勤乃可(⿱艹石)不極精勤亦不䏻至

也凢學者可以不自勉乎元祐六年十一月五

日京西齋東𠫊大滌翁書時小至後一日也

重和戊戍歳平江府盤門外大和宫相近耕夫

𢾗人穴一冢初入隧道甚深其中極寛如䖏室

然復有𢾗門皆扄鐍不可開耕者得古噐物及

㕍足鐙之𩔗以為銅也𣣔貨之熟視之乃金因

紛争至官時應安道逄原為郡首盡令追索元

物到官乃遣郡官𢾗人徃閉其穴𮗚者如覩其

中四壁皆繪𦘕嬪御之属丹青如新𦘕手殊竒

妙有一秘色香爐其中灰 -- 灰 炭尚存焉諸卒争取

破之冢之頂皆𦘕天文玄𧰼此特𥘉入之室未

見棺柩意其在重室内也又得𢾗噐而出乃掩

之後考啚經云吴孫破虜堅之墓也然考之吴

志堅薨塟曲阿未詳此果何人也

宋次道春明退朝録云王侍郎子融言天聖中

歸其郷里青州時滕給事渉為守盛冬濃霜屋

瓦皆成百花之状以𥿄摹之其家尚餘𢾗幅

政和丙申歳先君為真州敎官時朝廷頒雅楽

下方州儀真學中建大樂庫屋積新瓦于地一

夕霜後皆成花紋極有竒巧者折枝桃梨牡丹

海棠寒蘆水藻種種可玩如善𦘕者所作詹度

安世為太守諷學中啚繪以瑞為言𣣔䛕于朝

先君不從乃巳

俞紫芝秀老荆公客也䏻詩公極善之嘗有詠

草一篇云满目䘚芊野渡頭不知(⿱艹石)箇觧忘SKchar

細随緑水侵籬舘逺𢃄斜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過別洲金谷園中

荒映月石頭城下碧連秋行人悵望王孫去買

断金SKchar2十二愁為人所稱

世𦘕骨觀作羙人而頭顱白骨者饒徳操題其

上云白骨纎纎巧𦘕眉髑髅楚楚破羅衣手持

紈扇空相對𥬇殺傍人自不知

元祐以後宗室以詞章知名者如士暕士宇叔

益令畤䶵之皆有篇什聞於時然近属環衞中

䏻翰墨尤多如嗣濮王仲御喜作長短句嘗見

十許篇於王之孫不 皆可𠐚作者不䏻盡載如

上元扈蹕作瑶䑓第一層云嶰𬋩聲催人報道

常娥歩月來鳳燈鸞炬寒輕簾箔光泛楼䑓萬

年春未老更帝郷日月蓬萊從仙杖看星河銀

界錦綉天街𭭕陪千官萬𮪍九霄人在五雲堆

𫀆光裏星毬宛轉花影徘SKchar未央宫漏永㪚

異香龍闕崔嵬翠輿囬奏仙歌韶吹寳殿罇罍

每使人歌此曲則太平之𧰼恍然在夣𥧌間也

楊緯字文叔濟州任城人以明經中第累任州

縣皆有䏻稱後為廣州𮗚察推官元祐二年

月以疾卒於官道逺䘮未還郷其姪珣一日晡

時恍然如醉夣中見其叔𮪍從甚都來其家珣

亟拜之旣坐言語如平時珣問叔今代满耶曰

我今爲忠孝節義司判官矣所主人間忠臣孝

子義夫節婦事也其職髙甚而閑𨓜故來別汝

也人但見珣(⿱艹石)與人言語時且拜也至夜珣乃

省乆而方言曰適廣州叔來其言如是衆方悲

駭知緯死矣洵曰叔臨去有紫衣吏曰府君好

范山下石䑓可即臺立祠以祀之後呼工爲像

一塑遂肖其容状州縣以緯别無功績不敢聞

於朝而郷人歳時但即其墓而𥙊之爾

宋宣獻公綬宫梅詩云閬𫟍春來非世境層城

花早出宫欄用梁簡文帝梅花賦曰層城之宫

靈𫟍之中梅花特早偏識春 之語也

山谷在荆州時鄰居一女子閑静妍羙綽有態

度年方笄也山谷殊嘆息之其家盖閭閻小民

也未幾嫁同里而夫亦庸俗貧下非其偶也山

谷因和荆南太守馬瑊中氷玉水仙花詩有云

淤泥觧作白蓮藕糞壌䏻開黄玉花可惜國

天不𬋩随縁流落小民家盖有感而作後𢾗年

此女生二子其夫鬻於郡人田氏家憔悴頓挫

無復故態然猶有餘妍乃以國香名之

濟州士人鄧御夫字從義隠居不仕嘗作農暦

一百二十卷言耕織芻牧種蒔耘穫飬生備荒

之事較之齊民要術尤為詳備濟守王子韶嘗

上其書於朝今未見傳於世嘗訪於藏書之家

或有見者

王禹偁元之乆為從官而未嘗知舉有詩云三

入承明不知舉㸔人門下放門生王岐公在翰

苑凡十七八年三為主文常在試幃戯書考簿

後云黄州才藻舊詞臣幾嘆門生未有人自𥬇

晚游金馬客曽來三鏁貢闈春

龍眠李亮工家藏周昉𦘕美人琴阮啚殊有宫

禁冨貴氣旁有竹馬小兒𣣔折檻前桞者亮工

官長沙時黄魯直謫冝州過而見之歎愛彌日

大書一詩於黄素上云周昉冨貴女衣餙舊新

兼髻重髮根急薄粧無意添琴阮相與娱聴絃

不停手敷膄竹馬𭅺跨馬要折桞其𦘕後歸禁

中而詩不見於集也

汪彦章四六之工自少年即妙崇寕三年霍端

友榜瓊林宴謝頒氷彦章作謝表有云使嗽(⿰氵閠)

而吮清得除煩而滌穢順時致卷俯同豳雅之

春開受命知荣固異衞人之夕飲又云深防履

薄之危不昧至堅之漸子孫傳誦記御林金盌

之香生死不忘動宫井玉壼之㓗

韓子蒼與曽公衮吴思道戯作冷語子蒼云石

崖蔽天雪塞空萬仞隂壑號悲風纎絺不禦當

玄冬霜寒墜落氷溪中斵氷直侵河泊宫未(⿱艹石)

冷語清心胷公衮云萬山雲雪隂霾空千林霿

𩃭水揺風凍河徹底連三冬嘉平暁獵崤凾中

十二律吕相與宫安得此𠉀䟽煩胸思道云御

栁隂森蔽煙空尚記玉宇來清風月旁九霄凛

如冬露下紫薇花影中長哦白雪明光宫众泉

湧此萬卷𮌎此格起於晉人之危語也

湯泉有䖏甚多多大𤍠而氣烈乃䟽黄湯也唯

利州褒禅山相近地名平痾鎮湯泉温温可探

而不作𦤀氣云是朱砂湯也人傳昔有两美人

來浴旣去異香郁郁累日不散李端叔過浴池

上作詩云華清賜浴記當年偶託荒山結勝縁

未必興衰異今昔曽經羙女缷金鈿

⿱目兆說之以道作感事詩云干戈難作墻東客疾

病猶存硯北身用避世墙東王君公事而硯北

身乃漢上題𬓛集叚成式書云杯宴之餘常居

硯北此又云長鉄硯北天機素少又云筆下詞

友硯北諸生盖言几案面南人坐硯之北也

予少年在㐮陽曽見絃伯容云唐人䏻造竒語

者無(⿱艹石)劉夣得作連州𠫊壁記云環峯宻林激

清儲隂海風敺温交𢧐不勝觸石轉柯化為凉

颸城壓赭岡踞髙負陽土伯嘘濕抵堅而㪚襲

山逗谷化為鮮雲盖前人所未道者不獨此爾

其他刻峭清䴡者不可槩舉學為文者不可不

成誦也

俞子容先生家藏書晉昌唐寅借校一一刪過其

間魯魚甚多百不䏻𥙷其一二然裨益見聞亦

為不少至(⿱艹石)𣣔人熟連州碑所未觧也





墨荘漫録卷第十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