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荘漫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墨荘漫录 卷第九
宋 张邦基 撰 张元济 撰校勘记 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明钞本
卷第十

墨荘漫录卷第九

李淳风论辨真玉云其色温润常如肥物所染

𫾣之其声清引(⿱艹石)金磬之馀响绝而复起残声

逺沉徐徐方尽此真玉也予顷在唐州见任布

叅政之孙谕字义可𭣣一璧凝滑如脂无有蚁

缺惟有两粟大赤黝盖尸沁也以绵䋲挂之击

之其清越之声馀韵悠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正如淳风之说与所

见水苍玉不可同日而语后闻为一中都一贵

人取去自是不复再见也

政和丁酉歳真州郊外屠一牛买SKchar归者往往

于刲割之际铮铮有声视之于肉脉中皆有舎

利也大小不一光莹如玉询之𢾗家皆有之自

尔一村之民不复食牛

东坡作长短句洞仙歌所谓冰肌玉骨自清凉

无汗者公自叙云予㓜时见一老人年九十馀

䏻言孟蜀主时事云蜀主尝与花蕊夫人夜坐

纳凉于摩诃池上作洞仙歌令老人䏻歌之予

今但记其首两句乃为足之近见季公彦季成

诗话乃云杨元素作本事记洞仙歌冰肌玉骨

自清凉无汗钱唐有老尼䏻诵后主诗章两句

后人为足其意以填此词其说不同予友陈兴

祖徳昭云顷见一诗话亦题云李季成作乃全

载孟蜀主一诗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

香满帘间明月独窥人欹枕(⿰钅义)横云鬓乱三更

庭院悄无声时见踈星度河汉屈指西风几时

来只恐流年暗中换云东坡少年遇羙人喜洞

仙歌又解后处景色暗相似故𭬚括稍恊律以

以赠之也予以谓此说近之㩀此乃诗耳而东

坡自叙乃云是洞仙歌令盖公以此叙自晦耳

洞仙歌腔出近世五代及国初未之有也

琴阮皆乐之雅者也琴则人多䏻之而艺精者

亦众至阮则人罕有造其妙者中都盛时有醴

泉𮗚道士王庆之颇好此乐同时又有安敏修

者以此艺供奉上前徽庙顾遇厚于伦軰二人

者其䏻相抗予在京师皆常聴之庆之则闲雅

多古曲SKchar𨓜不迫敏修则变移宫徴抑怨取兴

杂以新声然皆妙手绝艺也后庆之不知存亡

敏修𬒳虏北去未㡬窜而南归今习阮者未有

䏻及此二人也

刘棐仲忱诗律殊有风致尝赋咸阳二绝云父

老壸浆迎义旗秦亡谁复为秦悲不曽𬒳虐曽

䝉徳十二金人合涙垂玉殿珠楼二世中楚人

一炬逐烟空却縁火是秦人火只与焚书一様

红殊𩔖唐人题咏他诗亦称是华亭县有寒穴

泉与无锡惠山泉味相同并尝之不觉有异人

知者亦少王荆公尝有诗云神震冽冰霜髙穴

与云平空山渟千秋不出呜咽声山风吹更寒

山月相与清北客不到此如何洗烦酲

西京牡丹闻于天下花盛时太守作万花会宴

集之所以花为屏帐至于梁栋柱栱悉以竹筒

贮水簪花钉挂举目皆花也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产芍药其妙

者不减于姚黄魏紫蔡元长知维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日 效洛

阳亦作万花会其后歳歳循习而为人颇病之

元祐七年东坡来知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正遇花时吏白旧例

公判罢之人皆鼓舞欣悦作书报王定国云花

会检旧案用花千万朵吏縁为奸乃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大害

已罢之矣虽杀风景免造业也公之为政惠利

于民率皆𩔖此民到于今称

穆天子传古书也杜子羙多用其事语如天子

之马走千里王命官属休曽祝沉豪牛歕玉大

宛儿凡此四事皆出此书也曽敀彦和博学之

士予先君有此书彦和借往雠校乃题其后云

晋中书监令荀公曽和峤所上古文穆天子传

六卷即太康二年汲人凖盗冢发魏㐮王墓所

得竹书也按束晢传竹䇿书凡七十五篇内穆

天子传五篇言周穆王游行四海见帝台西王

母杂书十九篇周食田法周书论楚事周穆王

羙人盛SKchar死事然则穆天子传本五篇公曽等

所上乃有六卷者今睹第六卷多记盛SKchar事盖

并入杂书中此一篇也书虽残缺不可尽读而

其所载事物多故志之所无者如世民之吟黄

泽之谣黄竹之诗其词皆雅驯可喜又如虎牢

五鹿之所以名亦可以博异闻矣尝考汉书地

理志京兆有西郑河南有新郑汉中有南郑京

兆之郑先儒谓之西郑班固曰周宣王弟威公

应劭亦曰宣王母弟所封也其子与平王东

迁更称新郑臣瓉曰周穆王以下都于西郑不

得以封威公初威公为周司徒王室作乱故谋

于史伯而𭔃帑与贿于SKchar会之间幽王既败二

年而㓕会四年而㓕SKchar居于郑父之丘是以为

郑威公无封京兆之文也颜师古曰穆王以下

无西郑之事瓉说非也今按此书自第四卷而

下卷末皆书天子入于南郑盖瓉之所谓穆王

之所都者是也第五卷有𥙊父自圃郑来谒盖

瓉之所谓郑父之丘者是也瓉即校书𭅺中传

瓉乃公曽峤所部校穆天子传官属也故因取

此传以注汉书然传称南郑西郑瓉所未详其

所以异岂近世传冩之误耶汉中之郑为南郑

应京兆之郑复称南郑其称西郑乃以圃郑

为东耳西郑穆王出游反必入焉岂非以其所

都故耶设非王都亦圻内近地也邦皆在强地

畿内诸侯当在邦都其内为县又其内为都则

西郑之于镐京殆可为公邑而已亦不以为国

也且是时已有圃郑矣则不必因威公之子从

周东迁乃得郑名然谓之新郑又果何耶虽然

如瓉之说亦岂全非哉今汲冢中竹书惟此书

及师春行于世馀如纪年瓉语之𩔖复已亡𨓜

今人家闺房遇春秋社日不作组𬘓谓之忌作

故周美成秋蕊香词乳鸭池塘水暖风𦂳桞花

迎面午妆粉指印窗眼曲理长眉翠浅闻知社

日停针线采新燕宝(⿰钅义)落枕夣春逺帘影参差

满院予见张籍呉楚词云庭前春鸟啄林声红

夹罗𥜗缝未成今朝社日停针线起向朱樱𣗳

下行方知唐时已有此忌循习至今也

李传宣和间任太府卿因职事陛对徽宗问曰

知卿年弥髙而色不衰中外称卿有内丹之术

可具以进传曰陛下圣徳广渊SKchar知日新学有

缉熙于光明臣虽不学敢以诚对谨领圣训容

臣具术以闻明日方进曰臣闻内𮗚所以存其

心也外𮗚所以飬其气也存其心飬其气则真

火炉𪔂日炎神水华池日盛矣长生乆视上下

与天地同流天道运而不积圣人知而行之大

道甚易知甚易行以简以易而天下之理得也

人之所恃以生者气也气住则神住神住则形

住形住则长生乆视自此始矣盖日月运转寒

暑往来天地所以长乆吹嘘呼吸吐故纳新真

人所以住世故丹元子曰形以神住神以气集

气体之充也形神之舎也气实则成气虚则敓

气住则生气耗则㓕此广成子所以保气而烟

萝子所以炼气也然则一言而尽保炼之妙者

其惟咽纳乎故曰一咽二咽云蒸雨至三咽四

咽内景充实七咽九咽心火下降肾水上升水

火既济则内丹成可以已疾可以保生可以延

年可以超升臣谨删其繁紊撮其枢要直书其

妙以着于篇上篇曰进火候每日子后午前若

于五更𥘉阳盛时尤佳就坐榻上面东或南握

固盘足合目主腰而坐澄心静虑内𮗚五臓仰

面合口鼻中引清气气极则主腰而咽之每一

咽缩榖道一缩再引则再如之至再至三(⿱艹石)

极不䏻任则低头㣲开口以吹字出之勿令耳

闻出气之声如此凡三次是谓进火一周天俟

气调匀然后行水下篇曰进水候进火毕中取

口中液聚为一处多多益办俟甘而𤍠即闭口

仰面亚腰左顾一咽正中一咽分三咽而下内

想一直下丹田每一咽亦缩榖道一缩如此一

遍是为行水一周天每进火行水毕然后下榻

履自如后叙曰五行水火为𥘉人生水火为

急此是极易之要法上夺天地造化学道修真

之士𥘉行湏觉脐下如火饮食添进四肢轻

是其验也行而乆之则发白再黒齿落重生精

神全具复归婴儿寒暑不䏻侵鬼神不䏻寇千

二百歳寿比彭老渐为真人矣徽宗见而嘉纳

之梁师成录其说以示人乃简易之道第行之

者不䏻悠乆耳或云虞谟君明修飬有得亦祗

行此法也

翰苑岁供禁中立春端午贴子前后多矣率多

拟效奋语故少新意惟䏻道宫禁一时之事者

为妙王履道皇帝阁云彤霞蒨雾绕觚棱楼雪

融银滴半层别是儗开延福宴夹城先试景龙

灯妃嫔阁云玉燕翩翩入鬓云花风初掠𫃵金

裙神霄宫𥚃骖鸾侣来侍长生大帝君政和七

年所进也又皇后阁云蕊笈琅亟受秘文清虗

道合玉宸君瑶䑓夜静朝真乆金屋春寒阅箓

勤妃嫔阁云曈昽暁日上金铺的皪春冰泮玉

壶繍户绿窗尘不到凝酥㸃就辋川啚重和二

年所进也不惟才思清䴡皆纪当时事也

徐遹子闽人博学尚气累举不捷乆困场屋崇

寜二年为特奏名魁时已老矣赴闻喜赐晏于

琼林𫟍归𮪍过平康狭邪之所同年所簪花多

为群倡所求惟遹至所寓花乃独存因戏题一

绝云白马青衫老得官琼林宴罢酒肠寛平康

过尽无人问留得宫花醒后㸔后仕至朝官知

广徳军谢事而归

予四明同僚SKchar致明飬正靖康丙午歳仕广徳

军建平尉任满入城批书馆于郡之开化寺一

夕夣一妇人䴡容绛服来诉曰妾四明人也乆

寓于此未有所归惟君子哀之为我谋所舎意

(⿱艹石)求葬也暁窹询诸寺僧有云政和间池阳人

彭汝云为郡从事其子妇张氏死乃殡于城西

明教院其后改院为神霄宫徙其徒入此寺并

移其柩于此僧軰常有见之者不以为怪SKchar

疑之未几考课事竟将返马时赴郡官会曁归

夜参半矣方就枕复见其人立于帐前泣诉曰

知君戒行有日前恳何如又有云𣣔竭奴心誓

殚素志SKchar恍惚惊窹悚悸而起不䏻悉记其语

翌日复询彭氏则亦亡矣乃为𥙊酹而祝之曰

此刹馆之客𪊽至鼎来不知其几何人胡不诉

之乃独告于我乎然我贫无力SKchar以副汝之请

当遍告诸有位者庶有成焉时崔公成美为签

判乃率同僚出金且令广徳邑宰檀佾庭季办

集之为作佛事葬于城西横山之阳仍书其事

刋石纳圹中檀与彭盖郷人故亦乐为之

枸𣏌神药也修真之士服食多升仙岁乆者根

如犬形夜䏻鸣吠罗浮山记云山上有枸杞树

大三四围髙二丈馀时有赤犬见于其下夜闻

其吠今所至有之但鲜得枝干大者予外氏家

唐州第宅之盛甲于汉上宅东有园在东南城

之一隅城上下枸杞甚茂枝干有如杯盂者春

时𣙙条如指甘羙无复苦味一日因𣣔地骨皮

入药予与表弟季任命仆𣃁之初深三二尺根

已如椽又深锄之其下形如一犬头足悉具惟

一足差细其嫩皮厚寸许伯舅顺啚见之叹惋

曰惜乎灵物为二子所发使其岁月益深必亦

䏻狺狺而吠矣治其皮得𢾗斤诸君争取之而

尽后予因𮗚曲辕先生崔公度伯易所进枸杞

诗序云臣昔闻𨼆君子言枸杞𢾗百歳根𩔖生

物得而食之 颜长年后阅仙书𢾗有验者尝

与道士字文希真游南岳朱陵洞天过古兰(⿱艹石)

基野客留宿庵下有闻𩔖犬吠希真谓此非人

境安得有是客𥬇曰岩腹枸杞生而酷似此其

音也臣忆旧说𥠖明祈客𣣔识其处未至百歩

皆曰彼婆娑出众荣者是也臣与希真将前客

急止曰此神物也侧常有蛇虎守护必待有道

之士以归吾等母得辄近自是每念之或入他

山中遇樵苏必访焉间云往往有见但苦在深

绝不可到之地元豊己未三月陛下亲䇿进士

集英殿三馆故事臣得寓直殿廊入左银䑓门

少西十许歩御沟之上有(⿱艹石)洞天所望就视则

枸杞也其本围尺有咫右纽而连理臣凾询卫

士髙年者对曰闻天圣前尤盛此荐出者苗耳

臣益悚然𥨸语同舎或曰事虽可进而其为秘

也曽减仙山神壑之SKchar乎既而叹曰下诚有物

耶孕天地阴阳之至和𨼆端然不可辄致之神

今乃自托宫槐禁桞之列备一时洒扫之𮗚是

岂浪出而徒然者耶偶臣属殊方士采制饵服

之节度未得相与抃舞𭭕呼随万年之觞一供

吾君亦臣子心愿目想而深可愧恨慊然者因

感而成诗姑有待焉云云予因是知一物生得

其地乃尔悠乆彼南岳之丛与银䑓之本虽逺

近之有殊其为深根蒂固无芟翦之患则所托

者同也予方山居小𨼆当莳百本以供撷芼虽

未䏻拟西河女子之寿亦足豊天随子之七挟

也西河女子杖八十老人者老人是其子因不

修真以致衰老怒而杖之

熙寜十年京师春旱上心焦劳于后𫟍瑶津亭

建道场祈祷上精诚甚切一夕夣一僧形容甚

异于空中吐云雾以兴雨及觉雨遂大注上大

恱求其像于佛阁下乃罗汉中第十尊者也元

绛厚之时为叅政作喜雨诗王禹玉和其韵云

紫殿霄祈感圣忧玉毫曽降𣑽王州慈深三界

云常聚法遍诸天雨自流作弻为霖孤宿望神

僧吐雾应精求云云时䑓省馆阁悉和之崔伯

易云阳元弥春帝为愁比丘龙起SKchar2神州慈云

遍覆诸天(⿰氵閠)惠泽相和万国云云人多称之

崔伯阳熙宁二年为国监直讲尝著熙宁稽

古一法百利论五卷逾万言盖以乆任为要上

之召对延和称㫖自此遂擢用遍历清要矣予

尝求是书于其家今亦亡矣惜乎不见于世以

此知古人著述亡𨓜不传者多矣同时又有临

川吴孝宗子经尝著三书一曰法语二曰先志

三曰巷议旧尝传于其侄道宗夣协亦亡于兵

火子经予母之从叔也今闻其从孙家尚有本

当复传之

唐庚子西谪惠州时自醸酒二种其醇和者名

养生主其稍劲烈者名齐物论子西诗多新意

不沿袭前人语如湖上云佳月明作哲好风圣

之清独游云乌攫春祠敏鸢窥野焼痴醉眠云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又芙蓉溪歌云人间

八月溪秋霜SKchar芙蓉溪上春酣酣二南变后鲁

叟笔七国𢧐处邹轲谈人间二月春光好溪上

芙蓉迹如扫周家盛处伯夷枯汉室𨺚时贾生

老小儿造化谁䏻穷㡬回枯枿还芳丛只因人

老不复少有酒且发衰颜红比兴殊新奇也

王直方立之父名棫家多侍儿而小鬟素儿尤

妍䴡王尝以腊梅花送⿱目兆无咎无咎以诗五绝

谢之云有芳菲意浅姿容浅忆得素儿如此梅

李豸方叔尝饮㐮阳沈氏家醉中题侍儿小莹

裙𢃄云旋剪香罗到地垂娇红嫩绿冩珠玑花

前𣣔作重重结系定春光不放归后小莹归郭

汲使君家更名艶琼尚存也他日询之乃㐮阳

士族家女遂嫁之

洛阳牡丹之品见于花谱然未(⿱艹石)陈州之盛且

多也园户植花如种𮮐粟动以顷计政和壬辰

春予侍亲在郡时园户牛氏忽开一枝色如鸡

雏而淡其面一尺三四寸髙尺许柔葩重叠约

千百叶其本姚黄也而于葩英之端有金粉一

晕𫃵之其心紫蕊亦金粉𫃵之牛氏乃以𫃵金

黄名之以SKchar蒢作栅屋围帐复张青帟䕶之于

门首遣人约止游人人输十金乃得入𮗚十日

间其家𢾗百千予亦𫉬见之郡守闻之𣣔剪以

进于内府众园户皆言不可曰此花之变易者

不可为常倘他时复来索此品 何应之又𣣔

移其根亦以此为辞乃已明年花开果如旧物

矣此亦草木之妖也

予妹夫王从一太初著东郊语录有云唐人诗

云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

外寒山寺夜半锺声到客船此张継枫桥夜泊

之作也说者谓美则美矣但三更非撞锺时按

南史裴皇后传载齐永明中上𢾗游幸诸𫟍囿

载宫人从车置内深𨼆不闻端门鼓漏声置锺

于景阳楼上应五鼓三鼓宫人闻钟声早起妆

餙由是言之夜半之锺有自来矣予以谓不然

非用景阳故事也此盖吴郡之实耳今平江城

中从旧承天寺鸣锺乃半夜后也馀寺闻承天

锺罢乃相継而鸣迨今如是以此知自唐而然

枫桥去城𢾗里距诸山皆不逺书其实也承天

今更名䏻仁云

沈辽SKchar逹以书得名楷隶皆妙尝自湖南泛江

北归舟过冨池直大风波涛骇𢙢舟师失措几

溺者屡矣富池有吴将甘宁庙往来者必𥙊焉

SKchar达遥望其祠以诚祷之风果小息乃得维岸

乃述宁仕吴之奇谋忠节作赞以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灵威而答

神之休自作楷法大轴以留庙中而去其后乃

为过客好事者取之是夜神夣于郡守趣使还

之明日守使人讯其事果得之复𢌿庙令掌之

近闻今亦不存矣

靖康𥘉韩子苍知黄州颇访东坡遗迹尝登赤

壁而赋所谓栖鹘之危巢者不复存矣悼怅作

诗而归郡人何颉斯举者犹及识东坡因次韵

献子苍云児时宗伯𭔃吾州讽诵移文至白头

二赋人间真吐凤五年江上不惊鸥⿱解虫 -- 蟹尝见水

人犹恶鹘有危栖孰肯留珍重使君寻往事西

风怅望古城楼然黄之亦壁土人云本赤鼻矶

也故东坡长短句云故垒西邉人道是三国

𭅺赤壁则亦是传疑而已今岳阳之下嘉鱼之

上有乌林赤壁盖公瑾自武昌列舰风帆便顺

溯流而上逆𢧐于赤壁之间也杜甫有𭔃岳州

李使君诗云乌林芳草逺赤壁徤帆开则此真

败魏军之地也

酴醾花或作荼䕷一名木香有二品一种花大

而𣗥长条而紫心者为酴醾一品花小而繁小

枝而檀心者为木香题咏者多尝记范周无外

云暖风吹麝入铅华不肯随春到谢家半夜粉

寒香泣露也应和月怨梨花韩维持国云平生

为爱此香浓仰面尝迎落架风毎恐春归有遗

恨典刑元在酒杯中。未若张文潜云,紫皇宝露张珠幰,玉女熏笼覆锦衾,万紫千红休巧笑,人间春色在檀心。又未若黄鲁直云,汉宫娇额半涂黄,入骨浓薫贾女香,日色渐迟风力细,倚栏偷舞白霓裳。


俞子容家藏书

唐寅校毕

墨荘漫录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