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種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夫種銘(並序)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5

於戲!種知吳之可以取,知越之可以強,而不知身之進退存亡,沈吟躊躕,以至於非辜。哀哉!斯繇淳德離披,衰世難維,故獨正者不足以鎮邪,獨信者不足以塞疑。夫周公、孔子,聖人也,尚有彼婦之歌,《鴟鴞》之詩,矧乎其下人乎!然齊桓公終任管夷吾,晉文公不疑五臣,數子者,竟能挈五霸之器,加二君之身。臣無所反側,君無所短長。下冠列國,上尊時王。惟齊晉之區區,行何道而臻斯偉歟?殆非二君能推心於數子,俾數子得不失進退存亡者乎?使非句踐既舉全吳,乃授伯國,建國之雄,付種之能,必將南略海垠而率百蠻,北合諸侯而朝中原,提控吳越之邦,接踵桓文之勳。則句踐為伯君,種為伯臣必矣。何尚乎浮洞庭,去故國,為天下之旅人哉?嘗用種之謀若有之,思越人之力尚克之,苟天不永越年,越亦不愛種賢,越不能恤其允,種是以誅其身。噫!范生之書,未釋於手;越王之劍,已承其咽。哀哉!且會稽之羞,非越復,惟大夫之復,大夫之死,誠長頸背義,亦大夫之非智。哀哉!詢種之名,不登於三仁;求種之墳,不在於九原。勒石以備脫簡,終古以慰枉魂。銘曰:

姑蘇之仇,敵國既亡,大夫何哉。不知其去,只知其來。子胥至忠,不信於吳。鴟夷知幾,浩然乘桴。君胡役役,謀國遺軀。或曰不然,吉凶相賓。不有覆車,孰懲為臣。不有泛舟,孰為濟人。道無全功,用有屈伸。冥然陳力,得於開卷。神能感我,仿佛如面。往者之悔,來者之憲。誌於玄石,將懋將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