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47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人事部一百一十 太平御覽
卷四百七十.人事部一百一十一
人事部一百一十二 

貴盛[编辑]

《釋名》曰:貴,歸也。物所歸仰也。汝、潁言貴,聲如歸,往之歸也。

《易》曰:貴而無位。

《孝經》曰: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

史記》曰:李斯長男由爲三川守,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諸公子。李由告歸咸陽,李斯置酒于家,百官長令皆斯前爲壽,門庭車騎以千數。李斯慨然而嘆曰:「嗟乎!吾聞之荀卿曰:『物禁太盛。』斯乃上蔡布衣,閭巷之黔首,上不知其駑困,遂擢至此。當今人臣之位無居臣上者,可謂富貴極矣。物極則衰,吾未知所稅駕者也。」

又曰:衛子夫立爲皇后,弟衛青封長平侯,三弟皆封爲侯,貴震天下。天下歌之曰:「生男無喜,生女無怨,獨不見衛子夫。」

又曰:蘇秦師于鬼谷先生,後得周書《陰苻》,讀之以揣摩。因說六國以拒秦,爲從約,幷六國,各佩其印。行過洛陽,車騎輜重,諸侯各發使送之甚衆,擬于王者。周王聞之恐懼,除道,使人郊勞。于是散千金以賜宗族。

漢書》曰:帝舅王譚爲平阿侯,商爲成都侯,立爲較恤侯,逢爲高平侯,根爲曲陽侯。五人同日封,謂之五侯,榮貴絕代。

又曰:金日殫勒功上將,傅國後嗣,七葉內侍,何其盛也!功臣之家惟有金氏親近,貴寵比于外戚。

又曰:楊僕,宜陽人也。稍遷,至主爵都尉。南越反,拜樓船將軍,有功,封梁侯。因歸家,懷銀、黃秉三組,以誇鄉里。

又曰:楊惲曰:「吾家方全盛,乘朱輪者十人。」

又曰:項羽屠咸陽,殺子嬰,收貨賂婦女而東。秦民失望。于是韓生說羽曰:「關中阻山河,四塞之地肥饒,可都以伯。」羽曰:「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

又曰:萬石君石奮長子建,次甲,次乙,次慶,皆以馴行孝謹,官至二千石。於是景帝曰:「石君及四子皆二千石。」號奮爲萬石君。

又曰:主父偃曰:臣結髮游學四十餘年,身不得遂,親不以爲子,昆弟不收,賓客弃我,我厄日久矣。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則五鼎烹耳!吾日暮途遠,故倒行逆施之。「偃爲齊相,至齊,遍召昆弟賓客。散五百金與之,曰:「始貧時,昆弟不我內,今吾相齊,諸君迎我或千里。吾與諸君絕矣,無復入偃之門!」

又曰:張安世以父子封侯,在任太盛,乃辭不受祿。詔都內別藏張氏無名錢以五百萬數。文潁曰:都內,主藏官也。張昌曰:安世以還,官官不薄。

又曰:比田召客飲,坐其兄蓋侯北向,自坐東向,以爲漢相尊,不可以兄故私橈。田此滋驕,治諸第,田圃極膏腴,市買郡國,市物相屬于道。前堂羅鍾,立曲旃;如淳曰:旌旗之名也。通帛曰旃也。後房婦女以百數。諸珍物狗馬玩好,不可稱數。

又曰:孝玄王皇后,成帝母也。家凡十侯,五大司馬,外戚莫比。

又曰:史丹男九人,皆以丹任爲侍中。自宣、玄、成、哀外戚興者,許、史、三王、丁、傅之家,皆重侯累將,窮富極貴。

又曰:劉向上封事曰:「今王氏一姓乘朱輪華轂者二十三人,青紫貂蟬充盈幄內。大將軍執事用權,五侯驕奢,幷作威福。」

又曰:天子見欒大說,乃拜爲五利將軍。居月餘,得四印:天士將軍、地士將軍、大通將軍印,賜列侯,甲第,僮千人,乘輿車馬帷帳。又以衛長公主妻之,賫金十萬斤。數月佩六印,貴震天下。

范曄《後漢書》曰:《楊震傳》曰:自震至彪,四葉太尉,德業相繼,與袁氏俱爲東京名族。

司馬彪《續漢書》曰:袁安,字召公。桓帝初,遷太尉。有子逢、成、隗。逢字周陽,靈帝時爲司空。隗字陽亦至司徒、太傅,封都鄉侯,四葉五公。

謝承《後漢書》曰:梁不疑爲潁陰侯,胤子爲城父侯。冀一門前後七封侯,三皇后,六貴人,二大將軍,夫人、女侯邑稱君七人,尚公主三人,其餘卿、將、尹、校五十七人。梁氏在位二十餘年,窮極蒲盛,威行內外,百僚側目,莫敢違命。

《東觀漢記》曰:馮異,潁川人。建武中征賊還過陽翟,詔異上冢,別下潁川太守、都尉及三百里內長吏皆會,使中大夫致牛酒,宗族會郡縣給費。

又曰:中玄年,以竇固爲中郎將,監羽林左騎。破西羌還。是時,竇氏公、侯、二千石幷在朝廷,門內尚三公主,賞賜恩寵榮于當世,親戚功臣無與爲等也。

又曰:鄧訓五子,及女弟爲貴人,立爲皇后,騭三遷虎賁中郎將、車騎將軍、儀同三司。同三封,始自騭也。鄧氏自中興後,累世寵貴,凡侯者二十九人,公二人,大將軍以下十三人,中二千石十四人,州牧郡守四十八人,其餘侍中、大夫、郎、謁者,不可勝數,東京莫與爲比。

又曰:耿氏自中興以後,訖建安之末,大將軍九人,卿十三人,尚公主三人,列侯十九人,郎將、護羌校尉及刺史二千石數十百人,遂與漢興衰。

又曰:章帝崩,竇太后臨政,竇憲爲大將軍,食邑二萬戶。弟景執金吾,懷將作大匠、光祿勛。

又曰:馬防爲車騎將軍、城門校尉,加置掾令史,位在九卿上,絕席。詔封防兄弟三人,各三千戶。防爲潁陽侯,身帶三綬。防子钜爲黃門侍郎。肅宗親禦章台下殿,陳鼎俎,自臨冠之。兄弟奴婢各千人已上。

又曰:竇融嗣子穆尚內黃公主,而融弟顯親侯竇友嗣子固尚涇陽公主,穆長子勛尚東海恭王女。竇氏一公、二侯、三公主、四千石,自祖至孫,官符厩第相望,奴婢千數,于親戚功臣,莫與爲比。

《吳志》曰:士燮兄弟幷爲列郡,雄長一州,偏在萬里,威尊無上。出入鳴鐘鼓,備具威儀,笳簫鼓吹,車騎滿道,胡人夾轂焚香者常有數十。妻妾乘輜軿,子弟從兵騎,當時貴重,震服百蠻。

又曰:孫權拜諸葛恪撫越將軍,領丹陽太守,授戟武騎三百。拜畢,令恪備威儀,作鼓吹,導引歸家,時年三十二。

何法盛《晋中興書》曰:諸葛氏之先出自葛國,漢司隸校尉諸葛豐以忠强立名,子孫代居二千石。三國之典蜀有丞相亮,吳有大將軍瑾,魏有司空誕,名幷蓋海內,爲天下盛族。

又曰:何比干,字長卿。武帝時爲丹陽都尉。有陰德,嘗獨坐,天大雨,有一老母詣比干而衣不濡,比干怪而敬焉。臨去,懷中出金册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爾子孫當佩印綬,如此册數。」

《陳書》曰:征南將軍歐陽。時弟盛爲交州刺史,次弟邃爲衡州刺史,合門顯貴,威振南土。又多致銅鼓生口,獻珍異,前後委積,頗有助于軍國焉。

《隋書》曰:觀德,《王雄傳》曰:或奏高熲朋黨者上次詰曰之于朝雄對曰:「臣忝衛宮闈,朝夕左右,若有朋附,豈容不知!至尊欽明睿哲,萬機親覽,用心平允,奉法而行。此乃愛憎之理,惟陛下察之。」高祖深然其言。雄時貴寵,冠絕一時,與高熲、虞慶則、蘇威稱爲「四貴」。

又曰:楊素貴寵日隆,其弟約、從父文思、弟紀,及族父異,幷尚書列卿。諸子無汗馬之勞,位至柱國、刺史,家僮千數,後庭妓妾曳綺羅者以千數。第宅華侈,制擬宮禁。有鮑享者,善屬文,謝胄者,工草隸,幷江南士人,因高智慧沒爲家奴。親戚故吏,布列清顯,素之貴盛,近古未聞。

《唐書》曰:竇威拜內史令。威奏議雍容,多引古爲證,高祖甚親重之。或引入臥內,帝爲前席。又嘗謂曰:「昔周朝有八柱國之貴,吾與公家咸登此職。今我爲天子,公爲內史令,本同末異,乃不平矣。」威謝曰:「臣家昔在漢朝,四爲外戚,至于後魏,三處外家,陛下龍興,復出皇后。臣又階緣戚里,位忝爲婚,猶自矜伐,公代爲帝戚,不以貴乎!」

又曰:竇氏自武德至今,再爲外戚,一品三人,三品已上三十餘人,尚主者八人,女爲王妃六人,唐世貴盛,莫與爲比。

又曰:姜皎,長安中累遷尚衣奉禦。時玄宗在藩,見而悅之。皎察玄宗有非常之度,尤委心焉。尋出爲潤州長史。玄宗即位,召拜殿中少監。召入臥內,命之舍敬,曲侍宴私,與后妃連榻,間以擊球鬥鶏,常呼之爲薑七而不名也。兼賜以宮女、名馬及諸珍物不可勝數。玄宗又嘗與皎在殿庭玩一嘉樹,皎稱其美,玄宗令徙植于其家。

又曰:崔神慶子琳等皆至大官,群從數十,趨奏省闥。每歲時家宴,組珮輝映,以一榻置笏,叠于其上。開玄、天寶間,中外族屬無緦麻之喪,其福履昌盛如此。東都私第門,琳與弟太子詹事、光祿卿瑤俱列戟,時號「三戟崔家」。

又曰:楊汝士有時名,遂曆清貴。其後諸子皆至卿,郁爲皇族。所居靜恭里,知溫兄弟,幷列門戟。咸通中,昆仲子孫,在朝行方鎮者十餘人。

劉義慶《世說》曰:孫皓問丞相陸凱曰:「卿一宗在朝有幾人?」答曰:「三相五侯,將軍十餘人。」皓曰:「盛哉!」陸曰:「臣聞君賢臣忠國之盛,父慈子孝家之盛也。當今政荒人弊,臣何敢言盛也?」

《荊州記》曰:自峴山南至宜城百餘里,舊說其間雕墻峻宇,閭閻填列。漢靈帝末,其中有卿士及刺史二千石數十人,朱軒駢耀,華蓋接陰。荊州刺史行部見之雅嘆其盛,勒縣刻石銘之。

《雜鬼神志》曰:昔周時尹氏貴盛,數代不別,食口數千,常遭饑荒,羅鼎鑊作糜,啜糜之聲聞數十里中。臨食,失三十人,入鑊中墾取鑊底糜。鑊深大,故人不見也。

《荀氏家傳》曰:惟我之先生于有晋,人物盈朝,袞衣曄,六世九公,不亦偉乎!磊落瑰奇,光昭合同,已獨步于古今,拊萬姓而駭之矣。中興丞相王公嘆曰:「自八龍以後,榮寵莫二,爲天下之盛也。」

蘇子曰:夫帶方寸之印,拖丈八之組,戴貂鶡之尾,建千丈之城,游五里之衢,走卒警蹕,叫呼而行,此諸侯之所謂榮華,時俗之所謂富貴也。

左思《咏史詩》曰:金章籍舊業,七葉珥漢貂。

 人事部一百一十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一百一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