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53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禮儀部十七 太平御覽
卷五百三十九.禮儀部十八
禮儀部十九 

宴會[编辑]

《毛詩》曰:《鹿鳴》,宴群臣嘉賓也。

又《鹿鳴·常棣》曰:宴兄弟也。

又《嘉魚》曰:《湛露》,天子宴諸侯也。

又《伐木》曰:《伐木》,宴朋友故舊也。自天子至于庶人,未有不須友以成者也。親親以睦,友賢不弃,不遺故舊,則民德歸厚矣。

《周禮·春官上》:大宗伯掌饗宴之禮,親四方之賓客。

《禮記》曰:諸侯宴禮之義,俎豆、牲體、薦羞,皆有等差,所以明貴賤也。

《左傳·文上》曰:魯文公四年,衛寧武子來聘。公與之宴,爲賦《湛露》及《彤弓》,不辭,又不答賦。使行人私問,對曰:「臣以爲肄業及之也。昔諸侯朝正于王,王宴之,于是乎賦《湛露》,則天子當陽,諸侯用命也。若諸侯敵王所愾,而獻其功,王于是乎賜之彤弓一、彤矢百、弓十,矢千,以覺報宴。今陪臣來繼舊好,君辱貺之,豈敢幹大禮以自取戾?」

又《宣公》曰:晋侯飲趙盾酒,伏甲,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趨登曰:「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

又《成公》曰:衛侯饗苦成叔,寧武子相。苦成叔傲。寧子曰:「苦成家其亡乎?古之爲饗食也,以觀威儀,省禍福也。今夫子傲,取禍之道也。」

又《昭二》曰:楚靈王享昭公于新台,好以大屈。宴好好賜也。大屈,弓名也。旣而悔之。

又《昭公》曰:穆有塗山之會。周穆王會諸侯于塗山,在壽春東北。

漢書》曰:高祖擊英布還,過沛,置酒,悉召故人、父老,發沛中兒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上自擊築曰:「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四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自起舞,慷慨傷懷,泣下數行。謂父老曰:「游子悲故鄉。吾雖都關中,萬歲後,吾魂魄猶思樂沛也。」與沛父老諸母樂飲,極歡道舊,故爲笑樂。

《晋書·禮志》曰:漢建安中,將正會,而太史上言:「正旦當日蝕。」朝士疑會否,共諮尚書令荀彧。時廣平計吏劉邵在彧坐,曰:「梓慎、裨灶,古之良史,猶占水火,錯失天時。諸侯旅見天子,入門不得終禮者五,日蝕在一。然則聖人垂制,不爲變異豫廢朝禮。或者灾消異伏,或推術謬誤也。」彧及衆人咸善而從之,遂朝會如舊,亦不蝕。

《魏書》曰:文帝爲魏王,南征,次譙。大饗六軍及譙父老,自娛樂,伎列百戲。

《魏志》曰:黃初元年,郭淮奉使賀文帝踐祚,而道路疾病,故計遠近爲稽留。及群臣在會,帝正色責之曰:「昔禹會諸侯塗山,防風後至,便行大戮。今溥天同慶,而最遲留,何也?」對曰:「臣聞五帝先教,導民以德。夏後政衰,始用刑辟。今臣遭唐虞之世,是以免于防風之誅。」帝悅之。

《晋書·禮志》曰:漢儀有正會禮。正旦,夜漏未盡七刻,鍾鳴,受賀。公侯以下執贄來庭,二千石以上升殿,稱萬歲。然後作樂宴饗。魏武帝都鄴,正會文昌殿,用漢儀,又設百華燈。晋氏受命,武帝更定元會儀,《咸寧注》是也。

《晋起居注》曰:太常張華上書,按舊事拜公建始殿,因以小會。蓋所以崇宰輔也。

《宋書·禮志》曰:正旦元會,設白虎樽于殿庭。樽蓋上施白虎。若有能獻直言,則發此樽飲酒。

《東宮舊事》曰:正會儀:太子著遠游冠、絳紗袍,登輿至承華門前,設位拜二傅;二傅交拜。禮畢,不復登車。太傅、訓導在前。少傅、訓順在後。太子入崇賢門。樂作,太子登殿,西向坐。

《世說》曰:孝武在西堂會,伏韜預坐。還,下車,使呼其兒,語之曰:「天子百人高會,臨坐未得他語,先問伏韜何在,在不?此故未易爲人。作父如此,何如?」

摯虞《决疑要注》曰:讌之與會,威儀不同也。會則隨五時朝服,庭設金石,懸虎賁,著旄頭,文衣、鶡尾以列陛。讌則服常服,設絲竹之樂,惟宿衛者列伏。大會于太極殿,小會于東堂。

《世說》曰:過江諸人,每至暇日,相要出新亭,藉卉飲宴。周侯中坐而嘆曰:「風景不殊,舉目有江河之異。」皆流泪。惟丞相愀然作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而泣也?」

傅玄《元會賦》曰:考夏後之遺訓,綜殷周之典藝,采秦漢之舊儀,定元正之嘉會。

潘岳《閑居賦》曰:席長筵,列孫子,柳垂陰,車結軌。陸㰅紫房,水挂頳鯉。或宴於林,或禊於汜。昆弟班白,兒童稚齒。稱萬壽以獻觴,咸一懼而一喜。壽觴舉,慈顔和。浮杯樂飲,絲竹駢羅;頓足起舞,祝音高歌。人生安樂,孰知其他。

《古詩》曰:今日良宴會,歡樂難具陳。彈箏奮逸饗,新聲妙入神。

《古艶詩》曰:今日樂上樂相從,天公出美酒,河伯出鯉魚。青龍前鋪席,白虎持榼壺。南斗工鼓琴,北斗吹笙竽。

曹植《侍太子坐》詩曰:白日耀青天,微雨靜飛塵。寒水辟炎暑,凉風飄我身。清醴盈金觴,肴饌縱橫陳。齊人進奇樂,歌者出西秦。翩翩我公子,機巧忽若神。

曹植《與丁廙詩》曰:嘉賓填城闕,豐膳出中厨。吾于二三子,曲宴此城隅。秦箏發西氣,齊瑟揚東謳。肴來不虛歸,觴至反無餘。

陸機《皇太子請宴詩序》曰:感聖恩之罔極,退而賦此詩也。

上壽[编辑]

《毛詩·大雅·江漢》曰:虎拜稽首,天子萬年。虎拜稽首,對揚王休。作召公考,天子萬壽。

《左傳·哀公》:宴于五梧,武伯爲祝。祝,上壽酒也。

漢書》曰:高祖與項羽鴻門會,項莊入爲壽。進爵于尊者,獻無疆之壽也。

史記》曰:武帝王太后在民間時所生一女者,父爲金王孫。王已死,韓王孫名嫣。乘間而言曰:「太后有女在長陵。」武帝曰:「何不早言!」武帝乃自往迎取。乘輿至金氏門外,使騎圍其宅,女亡匿內中床下。扶持出,詔副車載之馳還,入長樂宮。太后曰:「帝何從來?」帝曰:「今者至長陵,得臣姊,與俱來。」帝奉酒前爲壽,賜錢千萬,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頃,甲第以奉姊。太后謝曰:「爲帝費。」

《漢書·衛青傳》曰:時王夫人方幸于上。寧乘說青曰:「今王夫人幸,而宗族未富貴,願將軍奉所賜千金爲夫人親壽。」青以五百金爲壽。上聞,問青,以實對。上乃拜寧乘爲東海都尉。

又曰:倪寬爲御史大夫,從東封泰山,登明堂。寬奉觴再拜,上千萬歲壽。制曰:「敬舉君之觴。」

又曰:隆慮公主子昭平君,尚帝女夷安公主。隆慮主病困,以金千斤、錢十萬爲昭平君豫贖死罪,上許之。隆慮主卒,昭平君日驕,醉殺主傅,繫獄。廷尉上請,上良久曰:「法令者,先帝所造也。因弟故而誣先帝之法,吾何面目入高廟乎?又下負萬民。」乃秦其可。哀不能自止,左右盡悲。東方朔前上壽曰:「臣聞聖王爲政,賞不避仇仇,誅不擇骨肉。《書》曰:『不偏不党,王道蕩蕩。』此二者,五帝所重,三王所難也,陛下行之。是以四海之內,元元之民,各得其所,天下幸甚!臣朔奉觴昧死再拜,上萬歲壽。」上乃起,入省中,久時召讓。朔免冠頓首曰:「臣聞樂大甚則陽溢,哀大甚則陰頓。陽變則心氣動,心氣動則精神散而邪氣入。銷憂者莫若酒。臣朔以上壽者,明陛下正而不阿,思以止哀也。」

《後漢書·班超傳》曰:臣超區區,特蒙神靈,竊冀未便僵僕。目見西域平定,陛下舉萬年之觴,薦勛祖廟,布大喜于天下。

《東觀漢記》曰:吳良,濟郡人。爲郡議曹掾。正旦,史入賀太守。門下掾王望前言曰:「齊郡敗亂,遭離盜賊,人民饑餓,不聞鶏鳴狗吠之音。明府視事五年,五穀豐熟,家給人足。今日歲首,請上雅壽。」掾吏皆稱萬歲。良跪曰:「門下掾佞訁舀,明府勿受其觴。盜賊未盡,人民困乏,良曹掾尚無絝。」望曰:「議曹隨窳,自無絝,寧足不爲家給人足耶?」太守曰:「此生言是也。」遂不舉觴。賜鰒魚百枚,署功曹。

《後漢書》曰:竇後定策立靈帝。帝以太后有援立之功,率群臣朝于南朝,親饋上壽也。

《魏書》曰:文帝爲魏王,南征,次譙。大饗六軍及譙父老,設伎樂百戲。令曰:「先王云︰『樂其所自生,禮不忘其本。』譙,霸王之邦,真人本土。其復譙租稅二年。」三老上壽,日久而罷。

《晋書·禮志》曰:元正上壽,謁者引王詣樽酌壽酒,跪授侍中,侍中跪置御坐前。王還,王自酌,置位前。謁者跪奏:「藩王臣某等奉觴再拜上千萬歲。」四箱樂作,百官再拜已,飲,又再拜。

《唐書》曰:元和十四年,齊魯初平,宴文武百寮。裴度舉觴獻壽,跪而言曰:「陛下德配天地,明幷日月,神武獨斷,寇逆削平,錫宴群臣。當茲令節,臣備位台司,幸逢昌運,願與四海九州之人,同上千萬歲壽。」上執酒爲飲之。

《管子》曰:桓公、管仲、鮑叔牙、寧戚四人飲。飲酣,桓公謂鮑叔牙曰:「盍不起爲寡人壽乎?」鮑叔牙奉杯而起,曰:「使公毋忘出在莒時也,使管子毋忘束縛在于魯也,使寧戚毋忘其飯牛車下也。」桓公避席再拜曰:「寡人與二大夫能毋忘夫子之言,則齊國之社稷不危也。」

燕丹子曰:太子置酒請荊軻。酒酣,太子起爲壽。

[编辑]

《尚書》曰:五玉,三帛,二牲,一死,贄。三帛,諸侯世子執緟,公之孤執玄,附庸之君執黃。二牲,卿執羔,大夫執雁。一死,士執雉。玉帛,生死所爲以贄以見之。

《儀禮》曰:士相見之禮:摯,冬用雉,夏用腒;下大夫相見以雁,飾之以布,維之以索,如執雉;上大夫相見以羔,飾之以布,四維之結于面,左頭如麛,執之如士相見之禮。

《周禮·春官上·大宗伯》曰: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國。王執鎮圭,公執桓圭,侯執信圭,伯執躬圭,子執穀璧,男執蒲璧。鄭玄注曰:鎮,安也。蓋以四鎮之山爲琢飾,圭長一尺二寸。公,二王后及王之上公。雙植謂之桓。桓,公室之象,所以安其上也。信當爲身。身圭、躬圭,蓋皆象以人形,爲琢飾文,皆長七寸。穀,所以養人。蒲爲席,所以安人。二玉或以穀爲飾,或以蒲爲琢飾,璧皆徑五寸。不執珪者,未成國也。以禽作六摯,以等諸臣。執之言致也,所執以自致。孤執皮帛,卿執羔,大夫執雁,士執雉,庶人執鶩,工商執鶏。皮帛,束帛也。表以皮爲之飾,虎豹皮也。帛如今璧色繒也。羔,小羊,取其群而不失其類也。雁,取其候時而行。雉取其守介而死,不失其節。鶩取其不飛遷。鶏取其守時而動。

《禮記·曲禮下》曰:凡贄,天子鬯,諸侯圭,卿羔,大夫雁,士雉,庶人之贄匹,童子委贄而退,贄之言至也。天子無客禮以鬯爲贄者,所以惟用告神爲至也。童子委贄而退,不與成人爲禮也。說者以匹爲鶩也。野外軍中無贄,以纓拾矢可也。非爲禮之處,用時物相禮而已。纓,馬縏纓也。拾謂射韝。婦人之贄,梖、榛、脯、脩、棗、栗。

《春秋·莊公》曰:哀姜至,公使宗婦覿,用幣,非禮也。禦孫曰:「男贄,大者玉帛,公、侯、伯、子、男執玉,諸侯、世子、附庸、孤卿執帛。小者禽鳥,卿執羔,大夫執雁,土執雉。以章物也。章所執之物別貴賤。女贄,不過榛、栗、棗、栗,以告虔也。」榛小,栗、修、脯虔,敬也。皆取其名以示敬。

又《定公下》曰:公會晋師于耳。范獻子執羔,趙簡子、中行文子皆執雁。魯于是乎始尚羔。禮:卿執羔,大夫執雁。魯則同之。今始知執羔之尊也。

《穀梁傳·莊公》曰:大夫宗婦覿,用幣。宗婦,同宗大夫之婦。覿,見也。禮:大夫不見夫人,不言及,不正其行婦道,故列數之也。男子之一贄,羔、雁、雉、腒;贄所以至者也。上大夫用羔,取其從群,帥而不黨也。下大夫用雁,取其知時,飛翔有行列也。士冬用雉,夏用腒,取其耿介,交有時,別有倫也。腒,臘也。雉必用死,爲其不可生膳也。夏用腒,備腐臭也。婦人之贄,棗、栗、腵、脩。棗,取其早自矜莊。栗,取其敬栗。腵、脩,取斷斷自脩整。用幣,非禮也。用者,不宜用者也。大夫,國體也,國體謂爲君股肱。而行婦道,惡之,故謹而日之也。

《公羊傳·莊公》曰:戊寅,大夫宗婦覿用幣。宗婦者何?大夫之妻也。覿者何?見也。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不宜用幣爲贄也。見用幣,非禮也。以文在覿下,不使賫見,知非禮也。然則曷用?棗栗云乎?腵脩云乎?

《禮記外傳》曰:王者朝臣,諸侯之朝臣,非南面之尊,地不成國,德不比玉,故不執玉。孤卿執皮帛。虎豹之皮與束帛。天子之孤卿,少師、少傅、少保。卿執羔,天子六卿,即諸侯之上大夫,羔取其不亂群。大夫執雁,雁飛有行列。士執雉。雉性剛,有死節。夏執乾雉,餘三時皆執死雉。工商執鶏,鶏司而鳴。庶人執鶩。鶩,家鴨,不遠飛,庶人不出鄉。諸侯太子非天子所命者,有列會之事,則執皮帛,繼子男之下。婦人初見舅姑,執榛、栗、棗、脩。脯棗進于姑,榛栗進于舅也。執贄幣相見,相敬也。

《白虎通》曰:臣見君,有贄者何?贄者,質已之誠。王者緣臣子心,以爲之制,差有尊卑,以副其意也。公侯以玉爲質。玉者,取其燥不輕,濕不重,明公侯之德全也。卿以羔爲贄。羔者,取其群而不黨。卿職在盡忠,率下不黨。大夫以雁爲贄者,取其飛成行列。大夫職在奉命適四方,動作當能自正,以事君也。士以雉爲贄。雉者,取不可誘之以食,脅之以威,必死不可畜。士行耿介守節也。

又曰:公執玉,取其暢達也。卿執羔,取其跪乳有禮也。《書》曰:五玉,三帛,二牲,一死,贄。

又曰:至正月朔日,乃執贄而朝賀。正月何?歲竟氣改,興新長相保,重本正始也。群臣贄賀,其君父之。

《五經異義》曰:謹按《周禮》說五玉贄,自孤卿以下執禽,尊卑有差也。禮不下庶人,工商又無朝儀,五經無朝義,五經無說庶人、工商有贄。

《穆天子傳》曰:天子賓于西王母,乃執白珪玄璧以見西王母,執贄致敬。獻錦組百純。

《說苑》曰:鶩無他心,故庶人以爲贄也。

 禮儀部十七 ↑返回頂部 禮儀部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