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羽族部七 太平御覽
卷九百二十一.羽族部八
羽族部九 

[编辑]

《禮記·月令》曰:季冬月,鵲始巢。

《詩》曰:《鵲巢》,夫人之德也。國君積行累功,以致爵位,夫人起家而居有之。

又曰:鵲之疆疆,鶉之奔奔。

又曰:防有鵲巢,卭有旨苕。誰舟予羙?心焉忉忉。

《爾雅》曰:鵲鵙醜,其飛也翪。郭璞注曰:醜,婁也。翪羽,竦上下切。

《易通卦騐》曰:鵲者,陽烏。先物而動,先事而應,見於未風之象令。失節不巢,陽氣不通,故言春不東風也。《周書》曰:小豪戤日,鵲始巢。

《漢書·曰梅福傳》:云今陛下既不納天下之言,又加戮焉。夫鳶鵲遭害,則仁鳥增逝。

《魏志》曰:管輅至安德令劉長仁,家有鳴鵲飛來,閣上,其聲甚急。輅曰:「鵲言:東北一婦昨殺其夫,牽引西家。侯不過日,在虞、淵之際,告者至矣。」到時,果有東比同伍民來告隣婦手殺其夫,詐言:「西家人與夫有嫌,殺我婿也。」

《吳志》曰:烏赤十二年,有兩烏衘鵲堕東觀,權使領丞相朱據燎鵲以祭。

又曰:孫和為南陽王,之長沙,行過蕪湖,有鵲巢于帆檣,官僚皆憂𢡖,以為墻木傾危之象。

《晉書》曰:王澄為荆州,将之鎮,送者傾朝。澄見樹上鵲巢,便脫衣上樹,探鷇而弄之。神氣蕭然,旁若無人。

又曰:梁州李歆時,通街大樹上有烏鵲爭巢,為烏所殺。

《宋書》曰:徐羡之拜司空,有䨇鵲於太極殿東,鴟尾鳴喚。

《後魏書》曰:李崇為揚州刺史時,有泉水湧於八公山頂;壽春城中,有魚無數從地湧出;野鴨羣飛入城,與鵲爭巢。

《北齊書》曰:武衛奚永洛與河内人張子信對坐,有鵲鳴于庭樹,鬭而墮焉。子信曰:「鵲言不善,向夕若有風從西南來,歴樹拂堂角,則有口舌事。今夜有喚,必不得往。」子信去後,果有風來。至夜,髙儼使召永洛,且云勅喚。永洛欲赴,其妻苦留,稱墮馬腰折,遂免于難。

又曰:李元貞,字元操,信州刺史希禮之子也。嘗詠鵲,其佳句云:「東立朝兩君,南飛夜月明。」為時所賞。

《隋書》曰:郭雋字弘文,太原人。家門雍睦,七葉共居。犬豕同乳,烏鵲通巢。時人以為義感。州縣上其事,上遣平昌公宇文弼房密切。詣其家,勞問之。持書御史或廵省河北,特表其門閭。

又曰:翟普林父母俱終,哀毁殆將滅性。廬于墓側,有二鵲巢其前樹。每入其廬,馴狎無所驚懼。

《唐書》曰:髙祖圍堯君素於蒲州。粮盡,人相食。有烏鵲巢其發石車之上,人心遂離。為李楚客斬首,傳之京師。

又曰:大厯八年夏四月,乾陵上仙觀三尊殿有雙鵲銜柴及泥,補葺殿之隙壞凡一十五處。宰臣等上賀曰:「臣聞孝至於天,則祥發陵邑;德被於物,則化及鳥獸。伏惟陛下,固心廣教,宏道極和,時殷霜露之㤙,流行雲雨之澤。故前聖乘,歆於明誠;皇天報貺,鍚以加應。來鵲感,可翔可窺。跡此人謀,事歸神化。望宜示中外,編諸史册。」

又曰:貞元四年,中書省梧樹上有鵲,以泥為巢。

又曰:竇申,宰相叅之族子。叅特愛申,每議除授,多詣于。申或泄之,以招權受賂。每所至,人謂之「喜鵲」。

又曰:開成二年三月,貞興門外,鵲巢於古冡。

《莊子》曰:至德之世,烏鵲之巢,攀援而窺之。

又曰:鵲上髙城之絶,而巢於髙樹之顛,城壊巢折,凌風而起。故君子之居世也,得時則蟻行,失時則鵲起也。

又曰:莊周逰乎雕陵之樊,樊,藩也。逰于粟園之内覩。一異鵲,自南方來,翼廣七尺,目大運寸。感周之顙而集於栗林。感,觸。

《孫卿子》曰:古之王者,其政好生惡殺,烏鵲之巢可俯而窺。

《淮南子》曰:鵲知風之所起。言鵲作巢,向風之所起為戶。一實云:背風所起也。

又曰:乾鵲知來而不知往,此修短之分也。乾鵲,鵲也。見人有吉事之徵,則修修然;㓙事之徵,則鳴啼。而知來。歲多風,則巢於下枝,而童子乃採其卵。而不知各有所能,故曰長短之分也。

又曰:鴈北向,鵲始加巢。鴈在彭蠡皆北面,徵陽剿憒北過。鵲感陽而動,乃上加巢。

又曰:赤肉懸則鳥鵲集,鷹隼鷙則衆鳥散。物之散交感以然。

《淮南萬畢術》曰:鵲腦令人相思。取鵲一雄一雌頭中腦,燒之于道中,以與人酒中,飲則相思也。

《穆天子傳》曰:西母還歸,世民謡嚘以吟曰:「徂彼西土,爰居于野。豹虎為羣,於鵲與處。於讀為烏。嘉命不還,惟我惟女。」

《東方朔别傳》曰:孝武皇帝時,閒居無事,燕坐未央前殿。天新雨止,當此時,方朔執㦸在殿堦旁,屈指獨語。上從殿上見朔,呼問之:「生獨所語者,何也?」朔對曰:「殿後栢樹上,有鵲立枯枝上,東向而鳴也。」帝使視之,果然。問朔何以知之,對曰:「以人事言之,風從東方來,鵲尾長,傍風則傾,背風則蹶。必當順風而立,是以知之。」

《西京襍記》曰:樊将軍噲問陸賈曰:「自古人君皆云有瑞應,豈有是乎?」賈曰:「有之。乾鵲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况人君處重位乎?」

《五行傳》曰:昭帝元鳳中,有烏鵲鬭於燕王池上,烏墮地。烏,君象後燕王誅死。

《說文》曰:鵲,知太歲之所在。

《塩鐵論》曰:中國所鮮,外國賤之。崑山之旁,以玉璞扺烏鵲。

魏太祖詩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博物志》曰:鵲巢開口背太歲,此非才知,任自然也。

崔豹《古今注》曰:鵲,一名神女。

《王子拾遺録》曰:員嶠之山名環丘。上有方湖千里,多大鵲,髙一丈,羣飛于湖際,衘不周之粟於環丘之上。

郭子横《洞冥記》曰:帝解鳴鴻之刀以賜東方朔,刀長三尺。朔曰:「此採首陽之金鑄為刀,雄者以飛,雌者獨在。金出九陽清溪,有鵲衘火於清溪之上。」

《廣異記》曰:南方赤帝女學道得仙,居髙陽崿山桑樹上。正月一日,䘖柴作巢,至十五日成。或作白鵲,或作女人。赤帝見之悲慟,誘之不得。以火焚之,女即升天,因名帝女桑。今人至十五日焚鵲巢,作灰汁,浴蠶子招絲,象此也。

《式經·三十六禽變》曰:酉為烏鵲。

《五行書》曰:燒鵲至酒中,令家無盜賊。

山雀[编辑]

《爾雅》曰:,鷽山鵲。郭璞注曰:似鵲而有文采,長尾,觜脚皆赤。鷽,胡礭切。

《說文》曰:,鳶山鵲,知來事也。

《捜神記》曰:常山張顥為梁相。天新雨後,有烏如山鵲,稍下墮地,民爭取,即化為一員石。椎破之,得一金印,文曰:「忠孝侯印」。顥以聞,藏之秘府。顥後官至太尉。

[编辑]

《左傳》曰:郯子云:「少皡時,祝鳩氏,司徒者也;鶻鳩氏,司事者也。五鳩,鳩民者也。」杜預注曰:祝鳩,鵠也。鵻鳩孝,故為司徒,主教民。鶻鳩,春來冬去,故為司事。治民欲聚,故以鳩為民也。

《禮記·月令》曰:仲春之月,鷹化為鳩。

又曰:季春之月,鳴鳩拂其羽。鄭玄云:鳲鳩飛旦翼相擊,趨農急也。

《詩》曰:翩翩者鵻。陸《疏》曰:鵻,其今小鳩也。一名䳕鳩。幽州人或謂鷱𪁜,梁宋之間謂之鵻,揚州人亦然。

又曰:宛彼鳴鳩。今小鳩也。《月令》「鳴鳩拂其羽」是也。

《爾雅》曰:佳其,鳺鴀。鶌鳩,鶻鵃。鴡鳩,王鴡。郭璞注曰:鳺鴀今䳕鳩,鶌鳩似山鵲,短尾,青黒色,多聲,江東亦名曰鶻鵃。鴡鳩,鵰類,江東呼曰鶚,好在江渚山邊食魚。《毛詩傳》曰:鳥鷙而有别。孫炎曰:鶻鳩,一名鳴鳩。舍人曰:鶌鳩,今之班鳩也。

《周書·時訓》曰:糓雨之日又五日,鳴鳩拂其羽。鳴鳩不拂其羽,國不治兵。

《後漢書》曰:楊由從人飲,勅諸生酒三行,嚴車去。請其故,由曰:「向社中木上有鳩鳥鬬此,兵之象。」由去後,舎中有鬭者,果殺二人也。

《魏志》曰:管輅至郭恩家。有飛鳩來,在梁頭上鳴。輅曰:「當有老公從東方來,候肫一頭,酒一壺。主人雖喜,當有小故。」明日,果有客如其占。而射雞作食,箭從樹間激中數歲女子,流血驚怖。

《梁書》曰:庾子與父域為巴州守,卒于郡,子與奉喪還鄉。初發蜀,有雙鳩巢舟中。及至,又栖廬側。每聞哭泣之聲,必飛翔簷上,悲鳴激切。

《隋書》曰:李德饒,性至孝。父寢疾,輙終日不食。丁憂,水漿不入口。五日後,甘露降其庭樹,有鳩巢其廬。

《孔叢子》曰:邯鄲人正旦獻鳩于趙簡子,厚賞之。而放其鳩客曰:「正旦放鳩,厚恩也。得賞,競捕之,不如勿賞。」簡子曰:「善」。

《捜神記》曰:長安有張氏者,獨處空室。有鳩自外入,止於牀。張氏惡之,披懐而祝之曰:「鳩今來,為我禍耶?飛上承塵。為我福耶?來入我懐。」。以手探之,則不知所在,而得一金帯鉤焉,遂寳之。自是之後,子孫昌盛,有為必福貲,財萬倍。蜀客至長安聞之,乃厚賂婢,婢竊鉤以與蜀客。張氏既失鉤,漸漸衰耗。而蜀客亦数罹窮厄,不為己利。或告之曰:「天命也,不可以力求。」於是賫鉤以反,張氏張氏復昌,故關西稱「張氏傳鈎」云。

《說苑》曰:梟逢鳩,鳩曰:「子安之?」梟曰:「我将東徙。」鳩曰:「何也?」梟曰:「鄉人惡吾鳴。」鳩曰:「子改鳴則可,如不能改鳴,東徙,猶惡子之聲也。」

《論衡》曰:夫令鳩、雀施氣於雁、鵠,終不成子者,何也?鳩、雀之身小,雁、鵠之形大。

《廣雅》曰:良臯,鳩也。骨鵃斑,鳩也。役鳩、蔡鳩、良皋、浮鳩、⿰鳩也。

《琴撡》曰:舜耕歴山,思慕父母。見鳩與母俱飛鳴,相哺食,益以感思,乃作歌。

《地理志》曰:榮陽有厄井,漢王避項羽于中。有雙鳩集飛井上,羽以為無人,故沛公得免,因以為名。故漢世正旦放鳩,為此故也。

焦贛《易林·無妄之明夷》曰:千䲵黄鳩,與鷂為仇,或勢不敵,雖衆無益。

《益部耆舊傳》曰:廣漢景毅益州太守,鳩果於所事,雛卵育。

阮籍《鳩賦序》曰:嘉平中,得兩鳩子,常食以黍稷。後卒為狗所殺,故為作賦。

傅咸《斑鳩賦序》曰:庭楸,蔚然成林。閒居無為,有時遊之。顧見斑鳩,音聲可恱,於是捕而畜之。既而馴擾,偶出之籠,無何失之。其後時一來,飛翔殆如,有戀故聊賦之

孫氏《瑞應圖》曰:白鳩,成湯時來,王者飬耆老,尊道德,不失舊,則至。一本曰「成王時來」。

摯虞《愧賦》曰:春栖教農童鳩。

崔豹《古今注》曰:平帝元始三年,濟南鳩生白子。

《吳録》曰:赤烏十二年八月,白鳩見章安。

《魏畧》曰:文帝欲授禪,郡國奏白鳩十九見。

張升《鳩頌序》曰:陳留郡有白鳩,出于郡界。太守命門下賦,曹吏張升作《白鳩賦》,曰:「厥名梟鳩,貎甚雍容,丹青緑目,耳象重重。」

《㑹稽典録》曰:皮延,字叔然,㑹稽山隂人。飬母至孝。居䘮,有白鳩巢廬側,遂以終䘮。

又曰:鄭宏遷臨淮太守。郡民徐憲在䘮致哀,白鳩巢廬側。宏舉為孝廉,朝廷稱「為白鳩郎」。

《晉書》曰:太始八年,白鳩二集太廟南門左。九嬪《白鳩賦序》:鳩巢於廟闕,而孕白鳩一雙,毛色甚鮮。金行之應也。

《廣州先賢傳》曰:頓琦,字孝異,蒼梧人,至孝。母䘮,琦獨身立墳,歴年乃成。居䘮踰制,感物通霛。白鳩栖廬側,見人輙去,見琦而留。

《捜神記》曰:沛國戴文諶居陽城山,有神降焉。其妻疑是妖魅。神已知之,便去,遂化作一五色鳥,白鳩數十隻從,有雲覆之,遂不見。

《南史》曰:姚察丁後母杜氏䘮,解職。在服制之中,有白鳩巢于戸上。

《方言》曰:䳕鳩,自關而東,周鄭之郊、韓魏之都謂之𪁜鷱,其𪁛鳩謂之鸊鷱。自關而西,秦漢之間謂之鵴鳩,郭璞注曰:間鵴。其大者謂之頒音班鳩,小者謂之𪁛鳩。今荊鳩也。或謂之䳫音蔡鳩,或謂之䳕鳩,或謂之鶻鳩,梁宋之間謂之鷦𩿇。《傳》曰:「鳴鳩氏,司徒者也。」

《毛詩義䟽》曰:今雲南鳥大如鳩而黄,啼鳴相呼不同集,謂金烏。或云:「黄」當為「鳩」聲轉,故名移也。又云鳴鳩,一名爽鳩。又云是鸇。

《周禮·夏官羅氏》職·曰:中春,羅鳥獻鳩,以飬老,因行羽物。鄭玄曰:春,鷹為鳩。與春鳥變舊為新,宜以飬老,助生氣也。

《爾雅》曰:鳴鳩,。鴶鵴郭璞注曰:今之布谷,江東呼穫谷。《方言》云戴勝。或云鸇。謝氏曰:布谷類也。

《續漢書·禮儀志》曰:仲秋之月,縣道皆案户比民。年始七十者,授之玉杖,餔之以糜粥。八十、九十,禮有加,賜玉杖,長九尺,端以鳩為飾。鳩者,不噎之鳥也。欲老人不噎,所以愛民也。

《淮南子》曰:孟夏之月,以熟榖禾,熟亦長也。雄鳩長鳴,為帝侯歲。鳩,盖布榖也。

《魏書》曰:烏丸俗:耕種常以布榖為候。

《風俗通》曰:俗說:髙祖與項羽戰,敗于京索,遁薄中。羽追求之旹,鳩正鳴其上。追者以為鳥在無人,遂得脫。後及即位,異此鳥,故作鳩杖,以賜老者。案:少皥五鳩,鳩者,聚民也。《周禮·羅氏》「獻飬老」,漢無羅氏,故作鳩杖以扶老。

《楚辭》曰:進雄鳩之耿耿兮,耿耿,小節貌。讒紛紛而蔽之。

又曰:鳴鳩栖於桑榆。言鳴鳩於桑榆之上,鼔翼而鳴,得其所也。

馮敬通《於任武達書》曰:媍口而不榖。

《孫卿子》曰:南方有鳥焉,名曰蒙鳩。以羽為巢,而編之以𩬊繫,之葦苕。風至苕折,子死卵破。巢非不完也,而繫者傾焉。

《南方草物状》曰:畨鳩,生海邉土穴中,里民常以臈月、正月捕食,味如蟹。待過十餘,日不可復食。合浦、交趾、九真有之。

[编辑]

《左傳》曰:郯子云:「少皥氏以鳥名官。青鳥氏,司啓者也。」杜預注云:青鳥,鷃也,立春鳴,立冬去。

《爾雅》曰:老𩿇,鴳。:鴳,同鷃。郭璞注曰:今鷃雀也。犍為舍人曰:主趨民收麥,不得晏起也。

《說文》曰:鷃,鳲也。從「鳥」,「晏」聲。

《春秋考異郵》曰:水滅火,故䖟螫鷃。宋均注曰:鷃,柔良之鳥,鷃為水也。

《春秋運斗樞》曰:機星散為鷃。得義少,殘百家,則鷃無頭。

《易通卦騐》曰:立春雨,鶬鷃鳴。鄭玄云:鷃,蒼状也。

《廣志》曰:鷃常晨鳴,如雞,道路賈車以為行節。出西方。

《莊子》曰:窮𩬊之北,有鳥焉,其名鵬。翼若垂天之雲,搏扶揺羊角而上者九萬里,斥鷃笑之曰:「我騰躍上,不過數仭下,翔蓬蒿之間,此亦飛之至也,而彼且奚適?」

又曰:載鼷以車馬,樂鷃以鐘皷。

《呂氏春秋》曰:亂國之妖,有雉鷃。

《國語》曰:晉平公射鷃,使豎襄摶之,失。公怒,将殺之,叔向聞之。夕公告叔向曰:「君必殺之!昔吾先君唐叔射兕於徒林,殪以為大甲,以封于晉。今君射鷃鷃,不死,搏而不得。是揚君耻也,勿令遠聞!」公忸怩顔,乃趣赦之。賈逵觧曰:「徒林,園中池也。言唐叔有才藝,封于晉。」

《車陵别傳》曰:鷃雀不能乘激風以飛。

鶡鴠[编辑]

《方言》曰:周、魏、宋、楚之間謂䳚鴠,或謂之獨舂。自關而東,謂之城旦,或謂之倒懸,或謂之鶡旦。自關而西,秦隴之内謂之鶡鴠。郭璞注曰:鳥似鴨,五色,各無毛,赤祼。晝夜鳴,獨春好俯仰也。倒懸,好似懸於樹也。

《廣志》曰:侃旦,冬毛希,夏毛盛。

《禮記·月令》曰:仲冬之月,鶡鴠不鳴。鄭玄注曰:鶡鴠,求旦之鳥。

又曰:《詩》云:「相彼盍旦,尚猶患之。」

《易通卦騐》曰:冬至,鶡鴠不鳴。鄭玄曰:隨應尋至也。入穴。寒徵也。

《說文》曰:鴠,可旦也。

《塩鐵論》曰:大夫曰:「鶡鴠夜鳴,旡益于明。」

《周書·旹訓》曰:大雪之日,鶡鴠不鳴;鶡鴠猶鳴,國多訛言。

 羽族部七 ↑返回頂部 羽族部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