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93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鱗介部九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三十八.鱗介部十
鱗介部十一 

鯨鯢魚[编辑]

《春秋考異郵》曰:鯨魚死而彗星出。

《左傳·宣下》曰: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鯨鯢而封之,以為大戮。鯨鯢,大魚,以喻不義之人。

《春秋後語》曰:楚威王問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歟?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宋玉對曰:「夫鳥有鳳而魚有鯨。鳳皇上擊九千里,翱翔乎窈冥之上。夫藩籬之鷃,豈能與料天地之高哉?鯨魚朝發於崐崘之虛,暮宿於孟津。赤澤之鯢豈能與量江漢之大哉?故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鯨,士亦有之。」

《唐書》曰:開玄七年,大拂涅鞂羯獻鯨鯢睛。

《淮南子》曰:麒麟斗則日月食,鯨魚死而彗星出。鯨,海中魚之王也。

《鄧析書》曰:獵猛虎者不於後園,釣鯨鯢者不於清池。何則?園非虎處,池非鯨淵。

《說苑》曰:昔南瑕子過程本子,程本子為之烹鯢魚。南瑕子曰:「吾聞君子不食鯢魚。」程本子曰:「乃君子不食,子何事焉?」南瑕子曰:「吾聞上比所以廣德也,下比所以狹行也。陛甓善,自進之階也;陛甓惡,自退之源也。」

《魏武四時食制》曰:東海有大魚如山,長五量蕊,謂之鯨鯢。次有如屋者,時死岸上,膏流九頃,其須長一丈,廣三尺,厚六寸,瞳子如三升碗大,骨可為矛矜。

《廣志》曰:鯢魚,聲如小兒,有四足,形如鱧,出伊水也。司馬遷謂之人魚,故其著《史記》曰:「始皇帝之葬也,以人魚之膏為其燭也。」徐廣曰:「人魚似鯰而四足。即鯢魚也。」

崔豹《古今注》曰:鯨,海魚也。大者長千里,小者數千丈。一生數萬子,常以五月、六月就岸邊生子,至七、八月導引其子還入海中,鼓浪成雷,噴沫成雨。水族驚畏之,皆逃匿,莫敢當。其雌曰鯢,大者亦長千里,眼晴為明月珠。

任昉《述異記》曰:南海有珠,即鯨魚目瞳。夜可以鑒,謂之夜光。

潘岳《滄海賦》曰:魚則吞舟鯨鯢。

左思《吳都賦》曰:長鯨吞航,修鯢吐浪。

木玄《虛海賦》曰:其魚則橫海之鯨,突兀孤游,巨鱗刺雲,洪鰭卜覦,顱骨成岳,流膏為淵。

曹毗《觀濤賦》曰:於是神鯨來往,乘波躍鱗,噴氣霧合,噫水成津。骸喪成島嶼之虛,目落為明月擲覬。

鯪魚音陵[编辑]

《山海經》曰:鯪魚吞舟。

《臨海水土記》曰:鯪魚背腹皆有刺,如三角菱。

䱜魚[编辑]

《南越記》曰:䱜魚,南越謂為瓌雷魚,長一丈。子朝出食,暮還母腹,常從臍中入,口中出。腹內有兩洞,腹貯水以養子,腹容二子,兩腹則四子也。其鰓鱗皮有珠文,可以飾刀劒口。

孫綽《望海賦》曰:勁䱜楊鬐以排流。

搥額魚[编辑]

《臨海水土記》曰:搥額,似䱜魚,長四尺。

海鰌魚[编辑]

《臨海水土記》曰:海鰌長丈餘。

《金樓子》曰:鯨鯢,一名海鰌,穴居海底。鯨入穴則水溢,溢為潮來。鯨既出入有節,故潮水有期也。

《嶺表錄異》曰:海鰌魚,即海上最偉者也,其小者亦千餘尺。每歲,廣州常發𦨴舡過南安貨易,路經調黎地名,海心有山,阻東海,濤險而急,亦黃河之三門也。深闊處,或見十餘山或出或沒。稿工曰:「非山島,鰍魚背也。」雙目閃爍,鰭鬣若箕。朱旗日中,忽雨霡霖。舟子曰:「杆鰍魚噴氣,水散於空,風勢吹來,若雨耳,」近魚,魚即鼓舡而噪,倏爾而沒。魚畏鼓,物類相伏耳。

石䖥魚[编辑]

《臨海水土記》曰:石䖥音矛。附石以踞錯。

鰐魚[编辑]

《吳時外國傳》曰:鰐魚大者長二三丈,有四足,似守宮,常吞食人。扶南王范尋勑捕取置溝塹中,尋有所忿者,縛以食鱷。若罪當死,鱷便食之;如其不食,便解放,以為無罪。

《梁書》曰:扶南國於城溝中養鱷魚,門外圈猛獸。有罪者輒以喂猛獸及鱷,不食為無罪,三日乃放之。鱷大者長二丈餘,狀如鼉,有四足,喙長六七尺,兩邊有齒如刀劍。常食魚,遇得獐鹿,及人亦啖之。蒼梧以南及外國皆有。

《唐書》曰:韓愈為潮州刺史。既視事,恂吏民疾苦,皆曰:「郡西湫水有鱷魚,卵而化,其長數丈,食民畜產將盡,以是民貧。」居數日,愈往視之,令判官秦濟炮一豚一羊投之湫,咒之曰:「今潮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鱷魚朝發而夕至。今與鱷魚約:三日乃至七日,如頑而不徙,須為物害,則刺史選材伎壯夫操勁弓毒矢,與鱷魚從事矣!」咒之夕,有暴風雷起於湫中。數日,湫水盡涸,徙於舊湫西六十里。自是潮人無鱷患。

虞喜《志林》曰:方有鱷魚,喙長八尺,秋時諸甚。人在舟邊者,魚或出頭食人。故人持戈於舡側而御之。

《博物志》曰:南海有鱷魚,狀似龜。斬其頭而乾之,斷喙去齒而更生,如此三乃止。

《交州記》曰:鱷好出沙上,卵大如鵝卵,可食。

《廣州異物志》曰:鱷魚,長者二丈餘,有四足,喙長七尺,齒甚利。虎及鹿渡水,鱷擊之,皆斷喙去齒,旬日更生。

《嶺表錄異》曰:鱷魚,其身土黃色,有四足,修尾,形狀如鼉,而舉止矯疾,口生鋸齒,往往害人。南中鹿多,最懼此物。鹿走崖岸之上,群鱷嗥叫其下,鹿必怖懼落崖,多為鱷魚所得,亦物之相攝伏也。故李太尉貶官潮州,經鱷魚灘,沉損舟船平生寶玩、古書圖畫一時沉失。遂召舶工崐崘取之,但見鱷魚極多,不敢輒近,乃是鱷魚窟宅也。

鮫魚[编辑]

《說文》曰:鮫,魚也,皮可以飾刀。

《山海經》曰:燕山,漳水出焉,其中多鮫魚。郭璞注曰:鮫,背上有甲,朱文,尾長三四尺,皮可以飾刀劍口。

《西京雜記》曰:尉陀,高祖時獻鮫魚、荔枝,高祖報以蒲萄錦四匹。

《博物志》曰:東海中有鮫鯖魚,既生子,子驚,還入母腹,尋復出。

任昉《述異記》曰:虎魚老則為鮫。

鱕魚音藩[编辑]

《南越記》曰:鱕魚,鼻有橫骨如轓。海中波浪為之涌,海船逢之必斷。

石首魚[编辑]

《臨海異物志》曰:石首,小者名䠓水,其次名春來。石首異種又有石頭,長七八寸,與石首同。

《嶺表錄異》曰:石頭魚,狀如鱅魚,隨其大小,膽中有一石子,如喬麥粒,瑩白如玉。有好奇者,多市魚之小者,貯於竹器,任其壞爛,即淘之,取其魚脛石子,以植酒籌。

黃靈魚[编辑]

《臨海水土記》曰:黃靈魚,小文,正黃,似石首。

烏賊魚[编辑]

《南越記》曰:烏賊魚有矴,遇風浪便虯前一須下矴而住。腹中血及膽正黑,中以書也,世謂「烏賊懷墨而知禮」。故俗云:「是海若白事小吏。」或曰:「古擲覲生常自浮水,烏見以為死,便往啄之,乃卷取烏,故謂烏賊。今烏化為魚。」 崔豹《古今注》曰:烏賊魚,名河伯從事小吏。

《嶺表錄異》曰:烏賊魚,只有骨一片,如龍骨而輕虛,以指甲刮之即為末。亦無鱗而肉翼,前有四足。每潮來,即以二長足捉石,浮身水上。有小蝦魚過其前,即吐涎惹之,取以為食。廣州邊海人往往探得大者,率如蒲扇,炸熟,以姜醋食之,極脆美。或入鹽渾腌為乾,槌如脯,亦美。吳中好食之。

左思《吳都賦》曰:烏賊擁劍。

𩸔魚音佶[编辑]

《臨海異物志》曰:𩸔似烏賊而肥,炙食甘美。

䱥魚音制[编辑]

《臨海異物志》曰:䱥魚至肥,炙食甘美。諺曰:「寧去累世田宅,不去䱥魚額。」

鰒魚步角反[编辑]

漢書》曰:王莽以關東兵起,憂懣不食,但飲酒食鰒魚。

《東觀漢記》曰:吳良,字大儀,齊人,為郡議曹掾。正旦,入賀太守,門下掾王望前上言壽,皆稱萬歲。良跪曰:「門下掾諂,明府無受其觴。盜賊未弭,人民困乏。」太守曰:「生言是。」遂不舉觴,賜鰒魚百枚,教署功曹。良恥以言受官,遂不肯謁。

《後漢書》曰:張步遣使伏隆詣闕上書,獻鰒魚。郭璞注《三蒼》云:鰒似蛤,偏著石。

《廣志》曰:鰒無鱗,有一面附石決明,細孔雜雜,或七或九。

《本草》云:石決明,一名鰒魚。音步角切。

《魏志》曰:倭國人入海捕鰒魚,水無深淺,皆沉沒取之。

《齊書》曰:褚彥回,時淮北屬魏,江南無鰒魚,或有間關得至者,一枚直數千錢。有餉彥回鰒魚三十枚,彥回時雖貴而貧過甚,門生獻計賣之,云可得十萬錢。彥回變色曰:「我謂此是食物,非曰財貨,且不知堪錢,聊爾受之?雖復儉乏,寧可賣餉取錢?」悉與親游啖之,少日便盡。

陳思王《求祭先主表》曰:先主喜食鰒魚,前已表徐州臧霸送鰒魚二百,足自供事。

魏文帝《與孫權書》曰:今因趙咨致鰒魚千枚。

比目魚[编辑]

《爾雅》曰:東方有比目魚焉,不比不行,其名謂之鰈。郭璞注曰:狀如牛脾。一眼,兩片相合乃行。江東呼王余魚。

史記》曰:管仲諫桓公:「古者封禪,東海有比目之魚。」

《搜神記》曰:東海名余腹者,昔越王為膾,割而未切,墮半於水,化為魚。

《臨海水土記》曰:兩片特立,合體俱行,比目魚也。

《嶺表錄異》曰:比目魚,南人謂之鞋屜魚,江淮為之拖沙魚。

左思《三都賦》曰:雙則比目,片則王余。

孫綽《望海賦》曰:王余孤逝,比目雙游。

人魚[编辑]

《山海經》曰:龍侯之山,決水出焉。其中多人魚,狀如䱱魚,四足,其音如嬰兒,食之無痴疾。

史記》曰:秦始皇冢中,以人魚膏為燈燭。

《臨海異物志》曰:人魚,似人,長三尺餘,不可食。

虎魚[编辑]

《范子》曰:虎魚出東海。

郭璞《江賦》曰:或虎狀類人。虎魚,頭似虎,腹背皆有刺。

 鱗介部九 ↑返回頂部 鱗介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