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093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鳞介部九 太平御览
卷九百三十八.鳞介部十
鳞介部十一 

鲸鲵鱼[编辑]

《春秋考异邮》曰:鲸鱼死而彗星出。

《左传·宣下》曰: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戮。鲸鲵,大鱼,以喻不义之人。

《春秋后语》曰:楚威王问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欤?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夫鸟有凤而鱼有鲸。凤皇上击九千里,翱翔乎窈冥之上。夫藩篱之鷃,岂能与料天地之高哉?鲸鱼朝发于崐崘之虚,暮宿于孟津。赤泽之鲵岂能与量江汉之大哉?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鲸,士亦有之。”

《唐书》曰:开玄七年,大拂涅鞂羯献鲸鲵睛。

《淮南子》曰:麒麟斗则日月食,鲸鱼死而彗星出。鲸,海中鱼之王也。

《邓析书》曰:猎猛虎者不于后园,钓鲸鲵者不于清池。何则?园非虎处,池非鲸渊。

《说苑》曰:昔南瑕子过程本子,程本子为之烹鲵鱼。南瑕子曰:“吾闻君子不食鲵鱼。”程本子曰:“乃君子不食,子何事焉?”南瑕子曰:“吾闻上比所以广德也,下比所以狭行也。陛甓善,自进之阶也;陛甓恶,自退之源也。”

《魏武四时食制》曰:东海有大鱼如山,长五量蕊,谓之鲸鲵。次有如屋者,时死岸上,膏流九顷,其须长一丈,广三尺,厚六寸,瞳子如三升碗大,骨可为矛矜。

《广志》曰:鲵鱼,声如小儿,有四足,形如鳢,出伊水也。司马迁谓之人鱼,故其著《史记》曰:“始皇帝之葬也,以人鱼之膏为其烛也。”徐广曰:“人鱼似鲶而四足。即鲵鱼也。”

崔豹《古今注》曰:鲸,海鱼也。大者长千里,小者数千丈。一生数万子,常以五月、六月就岸边生子,至七、八月导引其子还入海中,鼓浪成雷,喷沫成雨。水族惊畏之,皆逃匿,莫敢当。其雌曰鲵,大者亦长千里,眼晴为明月珠。

任昉《述异记》曰:南海有珠,即鲸鱼目瞳。夜可以鉴,谓之夜光。

潘岳《沧海赋》曰:鱼则吞舟鲸鲵。

左思《吴都赋》曰:长鲸吞航,修鲵吐浪。

木玄《虚海赋》曰:其鱼则横海之鲸,突兀孤游,巨鳞刺云,洪鳍卜觎,颅骨成岳,流膏为渊。

曹毗《观涛赋》曰:于是神鲸来往,乘波跃鳞,喷气雾合,噫水成津。骸丧成岛屿之虚,目落为明月掷觊。

鲮鱼音陵[编辑]

《山海经》曰:鲮鱼吞舟。

《临海水土记》曰:鲮鱼背腹皆有刺,如三角菱。

䱜鱼[编辑]

《南越记》曰:䱜鱼,南越谓为瑰雷鱼,长一丈。子朝出食,暮还母腹,常从脐中入,口中出。腹内有两洞,腹贮水以养子,腹容二子,两腹则四子也。其鳃鳞皮有珠文,可以饰刀剑口。

孙绰《望海赋》曰:劲䱜杨鬐以排流。

捶额鱼[编辑]

《临海水土记》曰:捶额,似䱜鱼,长四尺。

海鳅鱼[编辑]

《临海水土记》曰:海鳅长丈馀。

《金楼子》曰:鲸鲵,一名海鳅,穴居海底。鲸入穴则水溢,溢为潮来。鲸既出入有节,故潮水有期也。

《岭表录异》曰:海鳅鱼,即海上最伟者也,其小者亦千馀尺。每岁,广州常发𦨴舡过南安货易,路经调黎地名,海心有山,阻东海,涛险而急,亦黄河之三门也。深阔处,或见十馀山或出或没。稿工曰:“非山岛,鳅鱼背也。”双目闪烁,鳍鬣若箕。朱旗日中,忽雨霡霖。舟子曰:“杆鳅鱼喷气,水散于空,风势吹来,若雨耳,”近鱼,鱼即鼓舡而噪,倏尔而没。鱼畏鼓,物类相伏耳。

石䖥鱼[编辑]

《临海水土记》曰:石䖥音矛。附石以踞错。

鳄鱼[编辑]

《吴时外国传》曰:鳄鱼大者长二三丈,有四足,似守宫,常吞食人。扶南王范寻敕捕取置沟堑中,寻有所忿者,缚以食鳄。若罪当死,鳄便食之;如其不食,便解放,以为无罪。

《梁书》曰:扶南国于城沟中养鳄鱼,门外圈猛兽。有罪者辄以喂猛兽及鳄,不食为无罪,三日乃放之。鳄大者长二丈馀,状如鼍,有四足,喙长六七尺,两边有齿如刀剑。常食鱼,遇得獐鹿,及人亦啖之。苍梧以南及外国皆有。

《唐书》曰:韩愈为潮州刺史。既视事,恂吏民疾苦,皆曰:“郡西湫水有鳄鱼,卵而化,其长数丈,食民畜产将尽,以是民贫。”居数日,愈往视之,令判官秦济炮一豚一羊投之湫,咒之曰:“今潮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鳄鱼朝发而夕至。今与鳄鱼约:三日乃至七日,如顽而不徙,须为物害,则刺史选材伎壮夫操劲弓毒矢,与鳄鱼从事矣!”咒之夕,有暴风雷起于湫中。数日,湫水尽涸,徙于旧湫西六十里。自是潮人无鳄患。

虞喜《志林》曰:方有鳄鱼,喙长八尺,秋时诸甚。人在舟边者,鱼或出头食人。故人持戈于舡侧而御之。

《博物志》曰:南海有鳄鱼,状似龟。斩其头而干之,断喙去齿而更生,如此三乃止。

《交州记》曰:鳄好出沙上,卵大如鹅卵,可食。

《广州异物志》曰:鳄鱼,长者二丈馀,有四足,喙长七尺,齿甚利。虎及鹿渡水,鳄击之,皆断喙去齿,旬日更生。

《岭表录异》曰:鳄鱼,其身土黄色,有四足,修尾,形状如鼍,而举止矫疾,口生锯齿,往往害人。南中鹿多,最惧此物。鹿走崖岸之上,群鳄嗥叫其下,鹿必怖惧落崖,多为鳄鱼所得,亦物之相摄伏也。故李太尉贬官潮州,经鳄鱼滩,沉损舟船平生宝玩、古书图画一时沉失。遂召舶工崐崘取之,但见鳄鱼极多,不敢辄近,乃是鳄鱼窟宅也。

鲛鱼[编辑]

《说文》曰:鲛,鱼也,皮可以饰刀。

《山海经》曰:燕山,漳水出焉,其中多鲛鱼。郭璞注曰:鲛,背上有甲,朱文,尾长三四尺,皮可以饰刀剑口。

《西京杂记》曰:尉陀,高祖时献鲛鱼、荔枝,高祖报以蒲萄锦四匹。

《博物志》曰:东海中有鲛鲭鱼,既生子,子惊,还入母腹,寻复出。

任昉《述异记》曰:虎鱼老则为鲛。

鱕鱼音藩[编辑]

《南越记》曰:鱕鱼,鼻有横骨如轓。海中波浪为之涌,海船逢之必断。

石首鱼[编辑]

《临海异物志》曰:石首,小者名䠓水,其次名春来。石首异种又有石头,长七八寸,与石首同。

《岭表录异》曰:石头鱼,状如鳙鱼,随其大小,胆中有一石子,如乔麦粒,莹白如玉。有好奇者,多市鱼之小者,贮于竹器,任其坏烂,即淘之,取其鱼胫石子,以植酒筹。

黄灵鱼[编辑]

《临海水土记》曰:黄灵鱼,小文,正黄,似石首。

乌贼鱼[编辑]

《南越记》曰:乌贼鱼有碇,遇风浪便虬前一须下碇而住。腹中血及胆正黑,中以书也,世谓“乌贼怀墨而知礼”。故俗云:“是海若白事小吏。”或曰:“古掷觐生常自浮水,乌见以为死,便往啄之,乃卷取乌,故谓乌贼。今乌化为鱼。” 崔豹《古今注》曰:乌贼鱼,名河伯从事小吏。

《岭表录异》曰:乌贼鱼,只有骨一片,如龙骨而轻虚,以指甲刮之即为末。亦无鳞而肉翼,前有四足。每潮来,即以二长足捉石,浮身水上。有小虾鱼过其前,即吐涎惹之,取以为食。广州边海人往往探得大者,率如蒲扇,炸熟,以姜醋食之,极脆美。或入盐浑腌为干,槌如脯,亦美。吴中好食之。

左思《吴都赋》曰:乌贼拥剑。

𩸔鱼音佶[编辑]

《临海异物志》曰:𩸔似乌贼而肥,炙食甘美。

䱥鱼音制[编辑]

《临海异物志》曰:䱥鱼至肥,炙食甘美。谚曰:“宁去累世田宅,不去䱥鱼额。”

鳆鱼步角反[编辑]

汉书》曰:王莽以关东兵起,忧懑不食,但饮酒食鳆鱼。

《东观汉记》曰:吴良,字大仪,齐人,为郡议曹掾。正旦,入贺太守,门下掾王望前上言寿,皆称万岁。良跪曰:“门下掾谄,明府无受其觞。盗贼未弭,人民困乏。”太守曰:“生言是。”遂不举觞,赐鳆鱼百枚,教署功曹。良耻以言受官,遂不肯谒。

《后汉书》曰:张步遣使伏隆诣阙上书,献鳆鱼。郭璞注《三苍》云:鳆似蛤,偏著石。

《广志》曰:鳆无鳞,有一面附石决明,细孔杂杂,或七或九。

《本草》云:石决明,一名鳆鱼。音步角切。

《魏志》曰:倭国人入海捕鳆鱼,水无深浅,皆沉没取之。

《齐书》曰:褚彦回,时淮北属魏,江南无鳆鱼,或有间关得至者,一枚直数千钱。有饷彦回鳆鱼三十枚,彦回时虽贵而贫过甚,门生献计卖之,云可得十万钱。彦回变色曰:“我谓此是食物,非曰财货,且不知堪钱,聊尔受之?虽复俭乏,宁可卖饷取钱?”悉与亲游啖之,少日便尽。

陈思王《求祭先主表》曰:先主喜食鳆鱼,前已表徐州臧霸送鳆鱼二百,足自供事。

魏文帝《与孙权书》曰:今因赵咨致鳆鱼千枚。

比目鱼[编辑]

《尔雅》曰:东方有比目鱼焉,不比不行,其名谓之鲽。郭璞注曰:状如牛脾。一眼,两片相合乃行。江东呼王余鱼。

史记》曰:管仲谏桓公:“古者封禅,东海有比目之鱼。”

《搜神记》曰:东海名余腹者,昔越王为脍,割而未切,堕半于水,化为鱼。

《临海水土记》曰:两片特立,合体俱行,比目鱼也。

《岭表录异》曰:比目鱼,南人谓之鞋屉鱼,江淮为之拖沙鱼。

左思《三都赋》曰:双则比目,片则王余。

孙绰《望海赋》曰:王余孤逝,比目双游。

人鱼[编辑]

《山海经》曰:龙侯之山,决水出焉。其中多人鱼,状如䱱鱼,四足,其音如婴儿,食之无痴疾。

史记》曰:秦始皇冢中,以人鱼膏为灯烛。

《临海异物志》曰:人鱼,似人,长三尺馀,不可食。

虎鱼[编辑]

《范子》曰:虎鱼出东海。

郭璞《江赋》曰:或虎状类人。虎鱼,头似虎,腹背皆有刺。

 鳞介部九 ↑返回顶部 鳞介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