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五百二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二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二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五

禮儀部四

     𥙊禮中

又𥙊義曰𥙊不欲數數則煩煩則不敬𥙊不欲䟽䟽則怠

怠則忘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甞霜露旣降君子履

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春雨露旣濡君子履之

必有𪫟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心如將見之

又𥙊義曰文王之𥙊也事死者如事生𥙊之明日明發不

𥧌饗而致之又從而思之𥙊之日樂與哀半饗之必樂巳

至必哀

又𥙊義曰郊之𥙊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后氏𥙊其闇

殷人𥙊其陽周人𥙊日以朝及闇𥙊日於壇𥙊月於坎以

別幽明以制上下𥙊日於東𥙊月於西以別内外以端其

位日出於東月生於西隂陽長短終始相廵以致天下之

又𥙊義曰𥙊之日入室僾然必有見乎其位周還出户肅

然必有聞乎其容聲岀戸而聽愾然必有聞乎其嘆息之

周還出户謂薦設時也無户者一(⿱艹石)食間則有出户而聽之

又𥙊義曰孝子將𥙊慮事不可以不豫比時具物不可以

不備虚中以治之此時猶先時也虚中言不兼念餘事宫室旣脩牆屋旣設

百物旣備夫婦齋戒沐浴盛服奉承而進之洞洞乎屬屬

乎如弗勝如將失之其孝敬之心至也與脩設謂掃除及黝堊薦其

薦爼序其禮樂備其百官奉承而進之百官助主人進之於是諭

其志意以其慌愡以與神明交庶或饗之庶或饗之孝子

之志也

又志統曰凡治人之道莫急於禮禮有五經莫重於𥙊

五經謂𠮷禮凶禮賔禮軍禮嘉禮也莫重於𥙊謂以𠮷禮爲首也夫𥙊者非物自外至者

也自中出生於心也心𪫟而奉之以禮是故唯賢者能盡

𥙊之義𪫟感念親之貌也賢者之𥙊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謂福也

福者備也備者百順之名也無所不順者之謂備言内盡

於巳而外順於道也忠臣以事其君孝子以事於親其夲

一也

又𥙊統曰𥙊者所以追飬繼孝也孝者畜也順於道不逆

於倫是之謂畜畜謂順於徳敎是故孝子之事親也有三道焉生

則養殁則喪喪畢則𥙊養則觀其順也喪則觀其哀也𥙊

則觀其敬而時也盡此三道者孝子之行也殁終

又𥙊統曰夫𥙊有十倫焉見事鬼神之道焉見君臣之義

焉見父子之倫焉見貴賤之等焉見親踈之殺焉見爵賞

之施焉見夫婦之別焉見政事之均焉見長㓜之序焉見

天下之際焉此之謂十倫倫猶義也

又𥙊統曰凡𥙊有四時春𥙊曰杓夏𥙊曰禘秋𥙊曰甞冬

𥙊曰烝謂夏殷時禮也礿禘陽義也甞烝隂義也禘者陽之盛也

甞者隂之盛也故曰莫重於禘甞夏者尊卑著而秋萬物成

又𥙊統曰周公旦有勲勞於天下成王而欲尊魯故賜之

以重𥙊外𥙊則郊社是也内𥙊則大甞禘是也言此者善周公功也

又表記曰𥙊極敬不繼之以樂朝極辯不繼之以倦極猶盡也辯分

別政事也𥙊義曰𥙊之日樂與哀半饗之必樂巳至必哀

又表記曰子曰后稷之祀易冨也其辭恭其欲儉其禄及

子孫冨之言備也以傳世之禄兵倫者之𥙊易備也

禮稽命徴曰天子𥙊天地宗廟六宗五嶽得其冝則五糓

豐雷雨時至四夷貢物青白黄馬黄龍翔黄雀集坤爲地得冝則

五榖豐矣土精上爲軒轅主雷雨得冝故又應時至也士瀆四輔故四夷各貢方色之馬也精爲馬不言赤黒義足

通也黄龍黄雀皆土精也

周易豫象曰雷岀地奮豫先王以作樂崇徳殷薦之上帝

以配祖考

又困九五曰利用𥙊祀𥙊祀所以受福也象曰利用𥙊祀受福也

又旣濟曰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𥙊實受其福𥙊

之盛者也禴𥙊之薄者也居旣濟之時而處尊位物皆濟矣將何爲焉其所務者𥙊祀而巳𥙊祀之盛莫盛脩徳故

沼沚之毛蘋繁之菜可羞於鬼神故𮮐稷非馨明徳惟馨是以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𥙊實受其福也

又曰觀盥而不薦有孚顒(⿱艹石)王道之可觀者莫盛乎宗廟宗廟之可觀者莫盛於

盥也至薦𥳑略不足復觀

又萃曰萃亨王假有廟假至也王以聚至有廟也彖曰王假有廟致孝

享也全聚乃得致孝之享也

左傳桓公曰凡祀啓蟄而郊言凡祀通下三句天地宗廟之事啓蟄夏正建寅之月祀

天南龍見而雩龍見建巳之月蒼龍𪧐之體昬見東方萬物始盛時雨而大故𥙊天逺爲百榖祈膏

始殺而甞建酉之月隂氣始殺嘉榖始熟故薦甞於宗廟閉蟄而丞建亥之月昆蟲閉户

萬物皆成可薦者衆故烝𥙊宗廟

又僖上曰五年晉人執虞公而脩虞祀歸其職貢於王

又僖中曰𥘉平王東遷也辛有適伊川辛有周大夫也𬒳髮而

𥙊於野者曰不及百年此其戎乎其禮先亡矣秋𥘿晉遷

陸渾之戎于伊川

又僖下曰夏四月四卜郊不從乃免牲非禮也猶三望亦

非禮也禮不卜常祀而卜其牲曰牛卜日曰牲成而卜郊

上怠慢也望郊之細也不郊亦無望可也

又僖下曰衛成公夢康叔曰相奪予享相夏后啓之孫也居帝丘享𥙊也

公命祀相寗武子曰不可鬼神非其族𩔖不歆其祀祀鄫

何事相之不享於此矣衛之罪也不可以聞成王周公之

命祀請改祀命改祀相之命也

又文下曰大事于太廟躋僖公逆祀也僖是閔公兄不得爲父子甞爲臣位

應在下今令居閔上故曰逆祀也於是夏父弗忌爲宗伯宗伯掌宗廟昭穆之禮也

僖公見明見曰吾見新鬼大故鬼鬼僖公旣爲兄死時年又長也故鬼

公死時年小弗忌明言其所見也先大後小順也躋聖賢明也言以僖公爲聖賢也

明順禮也君子以爲失禮禮無不順祀國之大事也而逆

之可謂禮乎子雖齊聖不先父食乆矣故禹不先鯀湯不

不先契鯀禹父契湯十二丗祖文武不先不窋不窋后稷子也宋祖帝乙鄭

祖厲王猶上祖也仲尼曰臧文仲其不智者三作虚器

蔡山節藻梲也縱逆祀聽夏父躋僖公祀爰居三不智也海鳥曰爰居止於魯東門外文

仲以爲神命國人祀之

又昭二曰鄭子産聘于晉韓宣子曰寡君寢疾今夢黄熊

入寢門其何厲鬼也對曰昔堯殛鯀于羽山其神化爲黄

熊以入于羽淵實爲夏郊三代祀之晉爲盟主其或未之

祀乎韓宣子祀夏郊晉侯有間

又曰晉侯問於史趙曰陳其遂亡乎對曰陳顓頊之後也

舜重之以明徳至胡公不淫故周賜之姓使祀虞帝臣聞

盛徳必百丗祀虞之丗數未也

公羊傳僖公曰SKchar爲或言三卜或言四卜三十禮也四卜

非禮也三卜何以禮求𠮷之道三禘甞不卜郊何以卜卜

郊何禮也禮天子不卜郊卜郊何以非禮魯郊非禮也以魯郊非禮故卜耳

昔武王旣没成王㓜小周公居攝行天子事制禮作樂致大平有王功周公夢成王以王禮葬之命魯使郊以彰周

公之徳非正故卜三𠮷則用之不𠮷則免牲也魯郊何以非禮天子𥙊天諸侯𥙊

土謂天子有方望之事方望謂郊時所望𥙊四方羣神日月星辰風伯雨師五嶽四瀆

及餘山川三十六所也無所不通諸侯山川有不在其封内者則不

𥙊也SKchar爲或言免牲或言免牛免牲禮也免牛非禮也免

牛何以非禮傷者曰牛三望者何望𥙊也然則SKchar𥙊𥙊泰

山河海山川有能潤千百里者天子秩而𥙊之此皆助天宣氣布功

故𥙊天及之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徧雨乎天下者唯

泰山爾河海潤于千里

榖梁傳曰宫室不設不可以𥙊𥙊者薦其時也薦其敬也

薦其義也非享味也

又僖公曰夏四月不郊四卜非禮也免牲者爲之緇衣纁

裳有司玄端奉送至於南郊免牛亦然乃者亡乎人之辭

也猶者可以巳之辭也

國語楚語曰屈到SKchar芰有疾召其宗老而屬之屈到楚卿屈蕩之子

也芰菱也宗老宗臣屬託也曰𥙊我必以芰及祥宗老將薦芰屈建命

去之建屈到之子子木也宗老曰夫子屬之子木曰不𥙊然典有之

曰國君有牛享大夫有羊饋士有豚犬之奠庶人有魚炙

之薦不羞珍異不陳庶侈夫子不以其私欲干國之典遂

不用

又楚語曰子期祀平王𥙊以牛爼於王子其楚平王之子結也牛爼致爼於

王問於觀射父曰祀牲何及對曰祀加于舉舉人君朔望之盛饌

天子舉以太牢祀以㑹太牢牛羊豕也㑹亦太牢舉西方之貢諸侯舉以

特牛祀以太牢卿舉以少牢祀以特羊大夫舉以特牲祀

以少牢特牲豕也士食魚炙祀以特牲庶人食菜祀以魚上下

有序則民不慢王曰其小大何如對曰禘郊不過蠒栗烝

甞不過握把王曰何其小也對曰天神以精明臨下民故

求備物不求豐大是故先王之祀也以一純二精三牲四

時五色六律七事八種九𥙊十日十二辰以致之純心純一也二

精玉帛也三牲牛羊豕也四時春秋冬夏也五色五采服也六律黄鍾太簇姑洗蕤賔夷則無射也亡事天地人四

時之物也八種八音異種也九𥙊九州之助𥙊也十日甲至癸也十二辰子至亥也百姓干品萬官

億醜兆民經入畡數以奉之百姓百官受民姓也千品姓有徹品十爲干品五物之官

陪屬萬爲萬官官有十醜爲億醜天子之田九畡以養兆民王取經入以食萬官也明徳以昭之和

聲以聽之以告徧至徧至光𬒳四表格于上下也明無不受休天子禘

郊之事必自射其牲王后必自親春其粢諸侯宗廟之事

必自射牛羊繫豕夫人必自舂其盛况其下之人其誰敢

不戰兢以事百神

春秋繁露曰大雩者何旱𥙊也難者曰大旱乃雩𥙊而請

雨大水鳴鼓而攻社天地之所爲隂陽之所起也或請焉

或怒焉何也曰大旱者陽滅隂也陽滅隂者尊𡑅卑也固

其義也雖大甚拜請之而巳無敢有加也大水者隂滅陽

也隂滅陽者卑勝尊也故鳴鼔攻之朱𢇁而脅之

又曰古者歳四𥙊因四時所生熟而𥙊先祖父母也春曰

祠祠者以正月始食韮也夏曰禴禴者以四月煑麫餅也

秋曰甞甞者以七月甞𮮐稷冬曰烝烝者以十月進𥘉稲也

論語季氏曰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汝不能救與𥙊

名也諸侯𥙊山川在其邦者今陪臣𥙊泰山非禮也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曽謂泰

山不如林放乎孔子意云泰山之神知禮過林放之賢逺𥙊如在𥙊神如神在

子曰吾不與𥙊如不𥙊○孝經云春秋𥙊祀以時思之鄭玄

注曰四時變易物有成熟將欲食之先薦先祖念之(⿱艹石)

不忘親也

爾雅曰春𥙊曰祠祠之言食也夏𥙊曰礿新菜可礿也秋𥙊曰甞

冬𥙊曰烝進品物也𥙊天曰燔柴旣𥙊積薪燒之𥙊地曰瘞埋旣𥙊埋藏

𥙊山曰𢈧懸或𢈧或懸置之於山山海經曰懸以𠮷王是也𥙊川曰浮沉投𥙊水中

或沉或浮也𥙊星曰布布散𥙊於地也𥙊風曰磔今俗當大道中磔狗云止風此其象也

是𩔖是禡師𥙊也師岀征伐𩔖於上帝禡於所征之地旣伯旣禱馬𥙊也𥙊

馬祖也將用馬力必先𥙊其先祖也禘大𥙊也五年一𥙊也繹又𥙊也𥙊之明日㝷繹復𥙊

周曰繹春秋經曰壬午猶繹啇曰彤融音書曰髙宗肜日夏曰復胙未見義所出也

五經異義曰夏至天子親祀方澤侍中𮪍都尉賈逵說

無圜丘方澤之𥙊者周兼用六代禮樂魯下周用四代其

𥙊天之禮亦冝損於周故二至之曰不𥙊天地也

又曰今昜京說臣動養君其義理也必望利下弗養道厥

妖國有𬒳髮於野𥙊者

又曰古尚書說非時𥙊天謂之𩔖言以事𩔖告也肆𩔖于

上帝時舜告攝非常𥙊

又曰古周禮說大宗伯凡禮大神享大鬼𥙊大祗率執事

而卜曰大鬼謂先王也

史記曰亳人繆忌奏祠太一方曰天神貴者太一太一佐

曰五帝古者天子以春秋𥙊太一東南郊曰一太牢具七

日爲壇開八通之鬼道於是天子令太祝立其祠長安城

東南郊常奉祀如忌方其後人上書言古者天子三年一

用太牢祠三一天一地一太一天子許之令太祝領祠之

於忌太一壇上如其方後人復有上書言古者天子常以

春解祠祠黄帝用一梟破鏡孟康曰梟鳥名也食母破鏡獸名食父黄帝欲絶其𩔖使

百物祠皆用之破鏡如貙而虎眼如淳曰漢使東郡送梟五月五日作梟羮以賜百宫以其惡鳥故食之SKchar

用羊祠服䖍曰神名也馬行用一青壯馬太一畢山山君地長用

牛武夷君用乾魚隂陽使者以一牛孟康曰隂陽之神也令祠官領

之而祠於忌太一壇旁

漢書曰髙祖沛公祠黄帝𥙊蚩尤於沛庭而釁鼔旗幟皆

又曰髙祖微時聞魏公子賢及即位毎過大梁常祀公子

髙祖十二年從擊黥布還爲公子置守冢歳四時奉祀公

子矣

又張子房從髙帝過濟北果得榖城山下黄石取而葆祠

之及留侯死并葬黄石冢伏臘祠黄石留侯

又郊祠志曰文帝下詔曰有異物之神見于成紀無害於

民歳以有年朕親郊祀上帝諸神禮官議無諱以朕勞有

司禮官曰古者天子夏親祠上帝於郊故曰郊於是天子

始幸雍郊見五帝以孟夏四日荅禮焉

又曰宣帝八月飲酎行祠孝昭廟先驅旄頭劒挺墮墜首

挿泥中刃向乗輿車馬驚公孫賀筮之有兵謀不𠮷卜還

使有司侍祠是時霍氏外孫代郡太守任宣坐謀反誅宣

子章爲公車丞亡在渭城界中夜入廟居郎間執㦸立廟

門待上至欲爲逆發覺伏誅故事帝夜入廟其後待明而

入自此始也

又曰孔光父霸爲𨵿内侯食邑霸上書求奉孔子𥙊祀元

帝下詔曰其令師襃成君𨵿内侯霸以所食邑户八百祀

孔子焉故霸遣長子福數於魯奉夫子祠

又曰𥘉朱邑且死屬其子曰我故爲桐郷嗇夫其吏民愛

我必葬桐郷後世子孫奉尚我不如桐郷民及死其子葬

之桐郷西郭外民果共立祠歳時祠𥙊至今不絶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