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六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百六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六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六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六十四

 飲食部二十二

  脂膏      油

     脂膏

周禮庖人曰凢用禽獸春行羔豚膳膏香夏行踞鱐

膏臊秋行犢膳膏腥冬行鱻羽膳膏羶用禽獸謂煎和之以獻王也鄭

司農云膏香牛脂也臊豕膏也杜子美云膏臊犬膏腥豕鮮生魚也羽鴈也膏也羶羊脂也𤣥謂膏腥雞膏也八物

者得四時之氣尤盛爲人食之弗勝是以用休廢之脂膏煎和膳之

又冬官梓人曰天下之獸五脂者膏者嬴者羽者鱗者

羊之属膏豕之属也宗廟之事脂者膏者以爲牲致美味也

禮曰脂用葱膏用薤脂肥凝者澤者曰膏煎諸膏膏必滅之肝膋取

狗肝一幪之以其膋膋腸問脂幪音蒙小切狼臅膏以與稻米爲

狼臅臆中膏 之然反

爾雅曰氷脂一也莊子云肌膚(⿱艹石)雪氷雪脂膏也

說文曰膫牛膓脂膫音力彫反

通俗文曰脂在脊曰昉在骨曰獸脂聚曰䐃

史記曰敗脂辱處也而公伯千金

後漢書曰孔奮爲姑臧長力行清㓗爲衆人所𥬇以爲身

處脂膏不能自潤徒益苦辛耳

淮南子曰無角者膏而無前有角者脂而無後

     油

魏志曰孫權至合肥新城滿寵馳徃赴募壯士數十人折

松爲炬灌以麻油從上風放火燒賊攻具

又曰黄𥘉三年車駕幸宛使夏侯尚率諸軍與曹真共圍

江陵權將諸葛瑾與尚軍對江瑾度入江中渚而分水軍

於江中尚夜多持油舡將歩𮪍萬餘人於下流潜渡攻瑾

諸軍夾江燒其舟舡水陸並攻破之

王隠晉書曰元康三年武庫火檢校是工匠盗庫中恐罪

乃投燭着麻膏中火燃

又曰齊王囧起義孫秀多歛葦炬益儲麻油於殿省爲縱

火具

東宫舊事曰月給油六𦫵

宋書曰朱脩之爲荆州刺史去鎮之日秋毫無犯計在州

巳來然油及𥝠牛馬食官榖草以𥝠錢六十萬償之

梁書曰沈約年十三而遭家難潜竄㑹赦乃免旣而流寓

孤貧篤志好學晝夜不釋卷母恐其以勞生疾常遣減油

滅火

又曰張纉爲湘州刺史州境大寜晚好積聚多冩書數万

卷有油二百斛米四千石他物稱是

又曰侯景攻臺城爲曲項木驢攻城矢石不能制羊𠈉作

雉尾炬施鑯鏃以油灌之擲驢上焚之俄盡

又曰𥘉侯景旣南奔魏相髙澄命先剥景妻子靣皮悉以

油煎殺之

後周書曰衛刺王真作亂率其黨襲肅章門不得入乃縱

火燒之尉遟運懼火盡直黨得進乃取油灌木以益火火

勢轉盛真不得進乃退

愽物志曰煎油水氣盡無煙不復沸則還冷得水而𦦨起

飛散

釋名曰柰油禱柰實和之以𡍼繒上燥而發之形似油也

杏油亦如之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