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十九 太平御覽 卷之四十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十一

太平御覽卷第四十

 地部五

  王屋山   太行山 霍太山  首陽山

  龍門山   𡵨山  梁山   太白山

  峨眉山   岷山  嶓冢山  鳥䑕山

  積石山

     王屋山

列子曰太行王屋二山方七里髙萬仞北山愚公者年且

九十面山而居徴山北之寒出入之迃也聚室而謀曰吾

與汝畢力平險可乎雜然相許雜猶僉也其妻曰以君之力曽

不能損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𡈽石雜曰投諸

渤海之尾隱士之北遂率子孫荷檐者三夫叩石墾壤運

於渤海之尾隣人京城之孀妻有遺男始齓往助之寒暑

易節始一反焉河曲智叟 -- 臾 ?𥬇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慧以

殘年餘力曽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長

息曰汝之心曽不(⿱艹石)孀妻弱子雖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

生孫孫又生子子子孫孫無窮匱也而山不加増何苦而

不可乎河曲智叟無以應操蛇之神聞之懼其不巳告之

於帝帝感其誠命夸蛾氏二子負二山一厝朔東一厝雍

神仙傳曰甘始太原人善行氣不食服天門冬治病不用

針艾在人間三百歳乃入王屋山

茅君内傳曰王屋山之洞周廽萬里名曰小有清虚之天

太素眞人王君内傳曰王屋山有小天號曰小有天周廽

一萬里三十六洞天之第一焉

     太行山

史記曰酈生說漢髙祖曰願足下急復進兵収取滎陽據

敖倉之粟塞成皐之險杜太行之道距飛狐之口守白馬

之津以示諸侯

神仙傳曰王烈邯鄲人服黄菁鈆華老而更少嵇叔夜甚

愛之與共入山遊戯烈後獨入太行山忽聞山東北如雷

聲往視山上破數百丈石中有一孔徑尺中有青泥出烈

取摶之隨手堅凝氣味如粳米飯也烈自食數九因掘歸

以與叔夜即皆成青石打之作銅聲案神山五百歳一開

其中有石髓得而服之壽與天地相畢

述征記曰登滑臺城西南望太行山白鹿岩王莽嶺冠于

衆山之表

墨子曰墨子怒耕桂子曰我無愈於子墨子曰將上太行

駕𩦸與羊子將誰驅曰將驅𩦸以𩦸足責也墨子曰我亦

以子爲足責

尸子曰龍門魚之難也太行牛之難也以德報怨人之難

水經注曰仲尼傷道不行欲北從趙鞅聞殺鳴犢遂旋車

而反其後晉人思之於太行嶺南爲之立廟盖往時廽轅

處也余案諸子書及史籍之文並言仲尼臨河而歎曰丘

之不濟命也夫如是非太行廽轅之言也

愽物志曰按太行山而北去亦不知山所限極處亦如東

海不知所窮

     霍太山

史記曰智伯攻趙襄子襄子懼乃奔保晉陽原過後至於

王澤見三人自帶以上可見自帶以下不可見與原過竹

二節莫通曰爲我以是遺趙無恤原過旣至以告襄子襄

子齋三日親自剖竹有朱書曰趙無䘏余霍太山徐廣曰在河東

永安山陽侯天使也三月丙戍余將使汝反滅智氏亦立

我百邑余將賜汝林胡之地滅智使原過主霍太山祠祀

又曰飛廉先爲紂作石槨徐廣曰作石椁於此方還無所報乃爲壇

於霍太山而報得石棺銘曰帝令處父不與殷亂賜汝石

水經注曰霍太山上有飛廉冢山上有岳廟廟甚靈鳥雀

不棲其林猛虎常守其庭此則禹貢嶽陽也

唐書曰義旗𥘉建髙祖自太原起兵西赴闕中途經霍邑

時隨將宋老生陳兵拒險義師不得進乃屯於賈胡堡㑹

霖雨積旬餽運不給髙祖患之忽有白衣老人詣軍門請

見余霍山神也遣語大唐皇帝(⿱艹石)向霍山東南傍山取路

八日雨止我當助爾破之髙祖𥘉哂之遣人東南視果有

微道髙祖𥬇曰此神不欺趙襄子豈當負吾邪及八月巳

夘雨果霽髙祖大恱以太牢𥙊其山

     首陽山

詩曰采苓采苓首陽之巓采苦采苦首陽之下采葑采葑

首陽之東

史記曰伯夷叔齊孤竹君之子讓國而逃聞西伯善養老

往歸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載木主東伐紂伯夷叔齊扣馬

諌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義人也而伯夷叔齊恥之義不

食周粟隱於首陽山采薇而食之乃至餓死

鏁語曰晉平公與齊景公乗至于澮見人乗白SKchar八駟以

來平公之前公問師曠曰有犬狸身而狐尾者乎師曠有

頃而荅曰有之其名曰     首陽之神飲酒霍太

山而歸其居於澮乎見之甚善君有喜焉

戴延之西征記曰洛東北去首陽山二十里山上有伯夷

叔齊祠或云餓死此山今河東蒱坂南又謂首陽亦有夷

齊祠未詳餓死所在

山海經曰和山上無草木而多瑶碧實惟河之九都是山

也五曲九水出焉合流而北注于河其中多蒼王𠮷神泰

逢司之是神好居於萯山之陽出入有光

吕氏春秋曰夏后氏孔甲田于東陽萯山遇大風雨

皇甫謐帝王丗紀以爲即東首陽山也盖是山之殊目矣

     龍門山

書禹貢曰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孔安國曰龍門在河東之西界也

周禮曰大司樂以隂竹之管龍門之琴瑟隂竹生北於宗廟奏

之九變則人鬼可得而禮

孝經援神契曰禹鑿龍門闢伊闕决江開岷導四瀆鑿龍門以

通河鑿岷山以開江導淮於桐栢導濟於王屋故言導四瀆

漢書地理志龍門山在馮翊夏陽縣北續漢書同

辛氏三秦記曰河津一名龍門巨靈迹猶在去長安九百

里江海大魚洎集門下數千不得上土則爲龍故云曝鰓

龍門

尸子曰古者龍門未鑿吕梁未闢河出於孟門上

愼子曰河之下龍門其流駚如竹箭駟馬追弗能及

淮南子曰龍門未闢吕梁未鑿河出孟門之上大溢逆流

無有丘陵髙阜名曰洪水大禹通之孟門

水經注云風山四十里河水南出孟門與龍門相對即龍

門之上口也實爲河之巨阨兼孟門津之名也又有黄河

自風山西四十里南出孟門山此經禹鑿廣岸崇深傾崖

及捍巨石臨危(⿱艹石)墜復𠋣焉

     歧山

易曰王用亨于歧山吉无咎

詩曰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于𡵨下

又曰居𡵨之陽在渭之將萬邦之方下民之王

孟子曰大王居邠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幣不得免焉事之

以珠玉不得免焉乃屬其𦒿老而告之曰狄人之所欲者

吾土地也君子不以其所養人者害人二三子何患乎无

君我將去之去邠踰梁邑於𡵨山而下居焉

圖經曰𡵨山亦名天柱山禹貢曰導汧及𡵨

河圖括地象云歧山在崑崙山東南爲地乳上多白金周

之興也鸑鷟鳴於歧山時人亦謂歧山爲鳯皇堆

酈元注水經云天柱山上有鳯皇祠或云其峯髙峻逈出

諸山狀(⿱艹石)柱因爲名焉

     梁山

書曰壺口治梁及𡵨壺口在兾州梁在雍州循山治水在西

詩曰弈弈梁山維禹甸之弈弈大皃甸治也禹治梁山除水災也

傳曰梁山崩晉侯召伯宗辟重重人曰待我不如捷之

速也問其所曰綘人也問綘事曰梁山崩將召伯宗謀之

問將(⿱艹石)之何曰山有杇壌而崩可(⿱艹石)何國主山川山崩川

竭國君爲之不舉降服乗縵徹樂出次祝幣史辭以禮焉

其如此而巳雖伯宗(⿱艹石)之何

糓梁傳曰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晉君召伯宗而問之伯

宗來遇輦者輦者不避使車右下而鞭之輦者曰所以鞭

我者其取道逺矣伯宗下車而問焉曰子有聞乎對曰梁

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宗曰君爲此召我也爲之柰何

崩之天有河天壅之雖召伯宗如之何

爾雅曰梁山晉望也郭璞注曰晉國所望𥙊者也今在馮下陽西北臨河上也

漢志注曰梁山有夏陽西北即尚書禹貢治梁及岐

詩韓弈篇曰弈弈梁山晉國所望大梁别小梁之號俱在

韓城縣界大梁山在今縣西又按三秦記梁山宫城又石

名織錦城

     太白山

辛氏三秦記曰太白山在武功縣南去長安三百里不知

髙幾許俗云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尺山下軍行不得鳴鼓

角鳴鼓角則疾風暴雨兼至也

周地圖記曰太白山甚髙上𢘆積雪無草木半山有撗雲

如瀑布則澍雨人常以爲𠉀驗之如離畢焉故語曰南山

瀑布非朝即暮

魏略曰𠮷茂⿱⺾⿰𩵋禾則值亂𨼆於扶風南太白山中以經籍自

     娥眉山

列仙傳曰陸通楚狂接輿也好養性在蜀峨眉山丗丗見

之數百年

華陽國志曰犍爲南安縣南有娥眉山去縣八十里地圖

云有仙藥漢武求不能得

益州記曰峨眉山在南安縣界當縣南八十里兩山首相

望如娥眉

     岷山

易乾鑿度曰岷山上爲井絡

書曰岷山導江東别爲沲江東南流沲東行也

書琁璣鈐曰禹導積水决岷山流九貢九貢九州之貢

家語曰江始出岷山其源可以濫觴及至于江津不方舟

則不可以渉

漢書曰成帝時岷山崩壅江水江水逆流

山海經曰岷山江水岀焉今在汶山郡廣陽縣西大江所岀也其上多金玉

其下多梅多棠其獸多犀象多夔牛

     嶓冢山

書曰嶓冢導𣻌東流爲漢

華陽國志曰西岷嶓地稱天府

河圖括地象曰嶓冢山上爲狼星山上有異草花名骨容食

之無子

     鳥䑕山

河圖括地象曰鳥䑕同穴山地之幹也上爲掩畢星渭水

岀其中

漢武内傳曰封君逹隴西人也𥘉服黄蓮五十餘年入鳥

䑕山於山中服水百餘年還郷里年如三十常乗青牛號

青牛道士也

山海經曰鳥䑕同穴山今在隴西首陽縣西南山有鳥䑕

同穴鳥名䳜䑕名如家䑕而短尾䳜如鵽而黄穿地

入數又䑕在内鳥在外而共處孔安國傳鳥䑕共爲雌雄

沙州記曰鳥䑕同穴山鳥如家雀色小白䑕小黄而無尾

凢同穴地皆肥沃壤盡軟熟如人耕多生黄花紫草

     積石山

書曰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

穆天子傳曰西濟于河用申八駿之乗以飲于枝詩之中

積石之南河水𡵨成曰詩詩諸也

山海經曰積石山其下有石門河水冐以西冐覆也積石在金地河𨵿

縣西南𦍑中河行塞外東入塞也是山也萬物無不有

莊子曰鳯之所居也積石千里河水岀下鳯鳥居止





太平御覽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