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览 (四部丛刊本)/卷之四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三十九 太平御览 卷之四十
宋 李昉 等奉敕撰 中华学艺社借照日本帝室图书寮京都东福寺东京静嘉堂文库藏宋刊本
卷之四十一

太平御览卷第四十

 地部五

  王屋山   太行山 霍太山  首阳山

  龙门山   𡵨山  梁山   太白山

  峨眉山   岷山  嶓冢山  鸟䑕山

  积石山

     王屋山

列子曰太行王屋二山方七里髙万仞北山愚公者年且

九十面山而居徴山北之寒出入之迃也聚室而谋曰吾

与汝毕力平险可乎杂然相许杂犹佥也其妻曰以君之力曽

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𡈽石杂曰投诸

渤海之尾隐士之北遂率子孙荷檐者三夫叩石垦壤运

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之孀妻有遗男始齓往助之寒暑

易节始一反焉河曲智叟 -- 臾 ?𥬇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慧以

残年馀力曽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

息曰汝之心曽不(⿱艹石)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

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増何苦而

不可乎河曲智叟无以应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巳告之

于帝帝感其诚命夸蛾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

神仙传曰甘始太原人善行气不食服天门冬治病不用

针艾在人间三百歳乃入王屋山

茅君内传曰王屋山之洞周廽万里名曰小有清虚之天

太素真人王君内传曰王屋山有小天号曰小有天周廽

一万里三十六洞天之第一焉

     太行山

史记曰郦生说汉髙祖曰愿足下急复进兵收取荥阳据

敖仓之粟塞成皋之险杜太行之道距飞狐之口守白马

之津以示诸侯

神仙传曰王烈邯郸人服黄菁铅华老而更少嵇叔夜甚

爱之与共入山游戏烈后独入太行山忽闻山东北如雷

声往视山上破数百丈石中有一孔径尺中有青泥出烈

取抟之随手坚凝气味如粳米饭也烈自食数九因掘归

以与叔夜即皆成青石打之作铜声案神山五百歳一开

其中有石髓得而服之寿与天地相毕

述征记曰登滑台城西南望太行山白鹿岩王莽岭冠于

众山之表

墨子曰墨子怒耕桂子曰我无愈于子墨子曰将上太行

驾𩦸与羊子将谁驱曰将驱𩦸以𩦸足责也墨子曰我亦

以子为足责

尸子曰龙门鱼之难也太行牛之难也以德报怨人之难

水经注曰仲尼伤道不行欲北从赵鞅闻杀鸣犊遂旋车

而反其后晋人思之于太行岭南为之立庙盖往时廽辕

处也余案诸子书及史籍之文并言仲尼临河而叹曰丘

之不济命也夫如是非太行廽辕之言也

博物志曰按太行山而北去亦不知山所限极处亦如东

海不知所穷

     霍太山

史记曰智伯攻赵襄子襄子惧乃奔保晋阳原过后至于

王泽见三人自带以上可见自带以下不可见与原过竹

二节莫通曰为我以是遗赵无恤原过既至以告襄子襄

子斋三日亲自剖竹有朱书曰赵无恤余霍太山徐广曰在河东

永安山阳侯天使也三月丙戍余将使汝反灭智氏亦立

我百邑余将赐汝林胡之地灭智使原过主霍太山祠祀

又曰飞廉先为纣作石椁徐广曰作石椁于此方还无所报乃为坛

于霍太山而报得石棺铭曰帝令处父不与殷乱赐汝石

水经注曰霍太山上有飞廉冢山上有岳庙庙甚灵鸟雀

不栖其林猛虎常守其庭此则禹贡岳阳也

唐书曰义旗𥘉建髙祖自太原起兵西赴阙中途经霍邑

时随将宋老生陈兵拒险义师不得进乃屯于贾胡堡㑹

霖雨积旬馈运不给髙祖患之忽有白衣老人诣军门请

见余霍山神也遣语大唐皇帝(⿱艹石)向霍山东南傍山取路

八日雨止我当助尔破之髙祖𥘉哂之遣人东南视果有

微道髙祖𥬇曰此神不欺赵襄子岂当负吾邪及八月巳

卯雨果霁髙祖大恱以太牢𥙊其山

     首阳山

诗曰采苓采苓首阳之巓采苦采苦首阳之下采葑采葑

首阳之东

史记曰伯夷叔齐孤竹君之子让国而逃闻西伯善养老

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东伐纣伯夷叔齐扣马

諌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

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乃至饿死

鏁语曰晋平公与齐景公乘至于浍见人乘白SKchar八驷以

来平公之前公问师旷曰有犬狸身而狐尾者乎师旷有

顷而答曰有之其名曰     首阳之神饮酒霍太

山而归其居于浍乎见之甚善君有喜焉

戴延之西征记曰洛东北去首阳山二十里山上有伯夷

叔齐祠或云饿死此山今河东蒱坂南又谓首阳亦有夷

齐祠未详饿死所在

山海经曰和山上无草木而多瑶碧实惟河之九都是山

也五曲九水出焉合流而北注于河其中多苍王𠮷神泰

逢司之是神好居于萯山之阳出入有光

吕氏春秋曰夏后氏孔甲田于东阳萯山遇大风雨

皇甫谧帝王丗纪以为即东首阳山也盖是山之殊目矣

     龙门山

书禹贡曰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孔安国曰龙门在河东之西界也

周礼曰大司乐以阴竹之管龙门之琴瑟阴竹生北于宗庙奏

之九变则人鬼可得而礼

孝经援神契曰禹凿龙门辟伊阙决江开岷导四渎凿龙门以

通河凿岷山以开江导淮于桐柏导济于王屋故言导四渎

汉书地理志龙门山在冯翊夏阳县北续汉书同

辛氏三秦记曰河津一名龙门巨灵迹犹在去长安九百

里江海大鱼洎集门下数千不得上土则为龙故云曝鳃

龙门

尸子曰古者龙门未凿吕梁未辟河出于孟门上

愼子曰河之下龙门其流𩧫如竹箭驷马追弗能及

淮南子曰龙门未辟吕梁未凿河出孟门之上大溢逆流

无有丘陵髙阜名曰洪水大禹通之孟门

水经注云风山四十里河水南出孟门与龙门相对即龙

门之上口也实为河之巨厄兼孟门津之名也又有黄河

自风山西四十里南出孟门山此经禹凿广岸崇深倾崖

及捍巨石临危(⿱艹石)坠复𠋣焉

     歧山

易曰王用亨于歧山吉无咎

诗曰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𡵨下

又曰居𡵨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孟子曰大王居邠狄人侵之事之以皮币不得免焉事之

以珠玉不得免焉乃属其𦒿老而告之曰狄人之所欲者

吾土地也君子不以其所养人者害人二三子何患乎无

君我将去之去邠逾梁邑于𡵨山而下居焉

图经曰𡵨山亦名天柱山禹贡曰导汧及𡵨

河图括地象云歧山在昆仑山东南为地乳上多白金周

之兴也𬸚𬸦鸣于歧山时人亦谓歧山为鳯皇堆

郦元注水经云天柱山上有鳯皇祠或云其峰髙峻迥出

诸山状(⿱艹石)柱因为名焉

     梁山

书曰壶口治梁及𡵨壶口在兾州梁在雍州循山治水在西

诗曰弈弈梁山维禹甸之弈弈大貌甸治也禹治梁山除水灾也

传曰梁山崩晋侯召伯宗辟重重人曰待我不如捷之

速也问其所曰綘人也问綘事曰梁山崩将召伯宗谋之

问将(⿱艹石)之何曰山有圬壌而崩可(⿱艹石)何国主山川山崩川

竭国君为之不举降服乘缦彻乐出次祝币史辞以礼焉

其如此而巳虽伯宗(⿱艹石)之何

糓梁传曰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晋君召伯宗而问之伯

宗来遇辇者辇者不避使车右下而鞭之辇者曰所以鞭

我者其取道逺矣伯宗下车而问焉曰子有闻乎对曰梁

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宗曰君为此召我也为之柰何

崩之天有河天壅之虽召伯宗如之何

尔雅曰梁山晋望也郭璞注曰晋国所望𥙊者也今在冯下阳西北临河上也

汉志注曰梁山有夏阳西北即尚书禹贡治梁及岐

诗韩弈篇曰弈弈梁山晋国所望大梁别小梁之号俱在

韩城县界大梁山在今县西又按三秦记梁山宫城又石

名织锦城

     太白山

辛氏三秦记曰太白山在武功县南去长安三百里不知

髙几许俗云武功太白去天三百尺山下军行不得鸣鼓

角鸣鼓角则疾风暴雨兼至也

周地图记曰太白山甚髙上𢘆积雪无草木半山有撗云

如瀑布则澍雨人常以为𠉀验之如离毕焉故语曰南山

瀑布非朝即暮

魏略曰𠮷茂⿱⺾⿰𩵋禾 -- 苏则值乱𨼆于扶风南太白山中以经籍自

     娥眉山

列仙传曰陆通楚狂接舆也好养性在蜀峨眉山丗丗见

之数百年

华阳国志曰犍为南安县南有娥眉山去县八十里地图

云有仙药汉武求不能得

益州记曰峨眉山在南安县界当县南八十里两山首相

望如娥眉

     岷山

易干凿度曰岷山上为井络

书曰岷山导江东别为沲江东南流沲东行也

书琁玑钤曰禹导积水决岷山流九贡九贡九州之贡

家语曰江始出岷山其源可以滥觞及至于江津不方舟

则不可以渉

汉书曰成帝时岷山崩壅江水江水逆流

山海经曰岷山江水岀焉今在汶山郡广阳县西大江所岀也其上多金玉

其下多梅多棠其兽多犀象多夔牛

     嶓冢山

书曰嶓冢导𣻌东流为汉

华阳国志曰西岷嶓地称天府

河图括地象曰嶓冢山上为狼星山上有异草花名骨容食

之无子

     鸟䑕山

河图括地象曰鸟䑕同穴山地之干也上为掩毕星渭水

岀其中

汉武内传曰封君逹陇西人也𥘉服黄莲五十馀年入鸟

䑕山于山中服水百馀年还郷里年如三十常乘青牛号

青牛道士也

山海经曰鸟䑕同穴山今在陇西首阳县西南山有鸟䑕

同穴鸟名䳜䑕名如家䑕而短尾䳜如鵽而黄穿地

入数又䑕在内鸟在外而共处孔安国传鸟䑕共为雌雄

沙州记曰鸟䑕同穴山鸟如家雀色小白䑕小黄而无尾

凡同穴地皆肥沃壤尽软熟如人耕多生黄花紫草

     积石山

书曰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

穆天子传曰西济于河用申八骏之乘以饮于枝诗之中

积石之南河水𡵨成曰诗诗诸也

山海经曰积石山其下有石门河水冒以西冒覆也积石在金地河𨵿

县西南羌中河行塞外东入塞也是山也万物无不有

庄子曰鳯之所居也积石千里河水岀下鳯鸟居止





太平御览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