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經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太玄經 卷第六
漢 揚雄 撰 晉 范望 注 唐 王涯 撰說玄 宋林瑀 撰釋文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玉堂翻宋本
卷第七

太𤣥經從瞢至養第六

      范 望 字叔明  解賛

三方二州二部二家人𤣥陽家五土中中亦象明夷卦隂征南陽

征北物失明貞莫不瞢瞢行屬於土謂之瞢者寒露節終於此

首之次四霜降氣起於此首之次五斗指戌無射用事征行也隂南陽北故萬物失其明

正之道瞢瞢然故謂之瞢瞢之初一日入房宿三度初一瞢復睒天不

覩其軫一水也而在土行土克於水故瞢瞢然也睒窺也瞢晦也瞢復而窺天天

道髙逺不可覩察故不見其軫界也測曰瞢復睒天無能見也

瞢瞢不明故無能見也次二明復睒天覩其根二爲目又爲日

故明也腹目俱明所照者逺覩干人事無所不見故覩其根者也測曰明復

睒天中獨爛也無所不見故爛明也次三師或導射豚

其埻師爲瞽者也豚遁也埻射的也木在土行數相克故瞽也亦爲進人人之欲進

必須明分分之不明猶瞽導射而遁其矢志不正也測曰師或導射無

以辨也導者不明故無以别也次四鑒貞不迷于人攸

四金也故爲鑒鑒之正者猶爲不迷況得賢者與爲治平干於也資取也攸所也於

人所取是者無過於鑒賢也測曰鑒貞不迷誠可信也

爲鑒可保信也次五倍明仮光觸蒙昬五爲天子當以賢自此爲

明自光家性瞢瞢未知所就故倍仮明光而觸昬也測曰倍明仮光人

可頻也倍仮光明人所不録也次六瞢瞢之離不冝熒

且𡛖六爲上禄而在瞢家故瞢瞢也瞢猶薆薆也離爲曰熒謂月也君薆然(⿱艹石)日之

將出不可熒然(⿱艹石)月之將毀也𡛖小貌也終當如離離日也故不冝小也測曰瞢

瞢之離中薆薆也薆薆而進勝熒而退也次七瞢好明

其所惡七爲失志在瞢之家益以不明志失禍生惡加乎下好自文飭求明於人

故好明其所惡也測曰瞢好之惡著不可昧也惡而求明

昧更著也次八昬辰利于月小貞未及星昬日入也日入

月出轉相繼續故言利于月也以月續日可以小正故言小貞未及如星爛布天下也

測曰昬辰利月尚可願也以月繼日故猶可願樂也上九

時𨲠𨲠不獲其嘉男子折笄婦人易哿哿笄飾也

男子有笄婦人哿之以餝𨲠𨲠長歎也嘉善也男謂九也婦謂八也金木相克故笄折哿

易故不獲其善也八生於七今力克之故七復仇而消男也測曰不獲其

嘉男死婦歎也男子消亡而女長歎也

三方二州二部三家人玄隂家六水中上象困卦隂氣塞宇陽

亡其所萬物窮遽行屬於水謂之窮者言是時隂氣盈滿於天地之間

故曰塞宇𤣥離日闔天謂之宇是也故陽氣無復所立萬物窮遽遽忙也故謂之窮窮之

初一日入心宿二度初一窮其窮而民好中中忠信也陽位隂家

君子之道也君子之道故有窮爾窮而不濫忠信之道也下大其十民之所好故好中也

測曰窮其窮情在中也上苟不欲民之所好在忠信也次二

窮不窮而民不中二爲小人故不以窮爲窮而濫竊足巳故民不忠也

測曰窮不窮詐可隆也不可厚行詐也次三窮思達

三爲進人而在窮丗故而自思以求達道有似仲尼之畏於匡也測曰窮思

達師在心也師循也思循文王之道也次四土不和木科

土爲五也木謂三也木克於土故不和也土而不和吐生而不育故皆科枯枝葉不

布亦金克本之所致也測曰土不和病乎民也五爲君位君而

不和故民病也次五羮無糝其腹坎坎不失其範

也五爲君位處於窮丗丗窮身約故羮無糝也土爲大腹腹大不充故坎坎也然而自約

不失其法也測曰羮無糝猶不失其正也窮不易道故不

次六山無角水無鱗困犯身角禽也鱗魚也皆山水之

所畜而住窮丗故獸魚託焉託而無救故身犯困也測曰山無角困百

姓也萬物窮而無託故百姓困者也次七正其足蹛于狴獄

三歳見録七火也亦稱君子之道正直而巳而以盛火爲水所克丗窮見克(⿱艹石)

蹛獄也三終也茍自正直終歳之間獄事究竟三槐九𣗥理以正曲曲得其情方見録也

測曰正其足險得平也丗雖窮險貴得其平也次八渉

于霜雪纍項于䣛霜雪以喻害也八爲小人小人在上下民履害渉履

其難爲巳之纍項髙䣛卑卑髙不敘難之所生故言霜雪霜雪木之害也測曰纍

項于䣛亦不足生也不敘之丗不足賢者之所生也上九破

璧毀圭曰竈生天禍以他九金也故稱圭璧爲土所克故

圭璧破也九爲君子君子守義者也義然後取今在窮家羮而無糝坎坎不足故曰竈廢

虫也虫生於竈下不偶天禍故以他也測曰破璧毁圭逢不

幸也圭璧毀破故逢不幸也

三方二州三部一家人玄陽家七火上下象剥卦隂氣割物陽

形縣殺七日幾絶行屬於火謂之割者言隂氣甚急減割物之形體陽

無所據縣絶於天地之間餘去冬至四十九日當言七七伹言七者約數之也幾近也言

於此至來復之日亦近於割絶故謂之割割之初一日入尾宿二度初一割其

耳目及其心腹厲一坎也故爲耳目耳目所以見於逺心腹之臣逺施

耳目以昭明境外而見割止忠言不用故厲厲危也測曰割其耳目中

無外也耳目之臣而見割減故無外也次二割其肬贅利以

無穢二火也火性外照隂爲疾疫故有肬贅割而去之疾除穢去無累於身故言利

測曰割其肬贅惡不得大也除其穢疾故惡不得大也

次三割鼻食口喪其息主三爲進人而在割損之丗苟念自進

以鼻食口非益之道也君子之益隆基夲上下相配也鼻者氣息之主也今而見割故喪

息主測曰割鼻喪主損無榮也喪身之主無榮也

四宰割平平四爲公侯故稱宰平年切無私家性爲割割君之禄以施於下

平心正意各得其所故曰平平也測曰宰割平平能有成也

各得其所故有成也次五割其股肱喪其服馬五爲天子位陽

家之土暗昧之主也服馬以喻臣也股肱良則庶事康今者割喪失其所任也故服馬喪

測曰割其股肱亡大臣也君道暗昧故大臣亡也

六割之無創飽于四方宗廟之道下之所奉割損財貨以禄於下

(⿱艹石)水之性故無創也下得其道故四方飽也測曰割之無創道可

分也以道爲惠周㳅四方也次七紫蜺矞雲朋圍日其

疾不割紫蜺慶雲圍日災祥也先慶後災所以儆時也七爲失志故爲疾陽家之

陽故不割也測曰紫蜺矞雲不知刋也臣之不正不知刋除

次八割其蠧得必疾八稱君子感天之變知下不正而除去之

則得我心所疾也測曰割其蠧國所便也割去不正便於國也

上九割SKchar取骨滅頂于血SKchar以諭民骨以諭君九者金也割害

於八家性爲割益以殘賊割取人民以及其君頂最於上故見滅也滅没也測曰

SKchar滅血不能自全也唯七不割故九不得獨自全也

三方二州三部二家人𤣥陽家八木上中象艮卦隂大止物於

上陽亦止物於下下上俱止行屬於木謂之止者霜降氣終

於此首之次八立冬節起於此首之上九言萬物上隔於隂下歸於陽各止其所故謂之

止止之初一日入尾宿六度初一止于止内明無咎隂陽隔絶

各止其所故能如水内自清明時行則行時止則止故無咎也測曰止于止

智足明也知難則止智足明也次二車軔俟馬酋止

平人不隱不仕家性爲止故車則軔俟而馬就止也測曰車軔馬止不

可以行也晏然無求故不行也次三𨵿其門戸用止狂

三爲門戸家性爲止故門戸𨵿也蠱滛也是故重門禁暴客𨵿止狂滛測曰

𨵿其門戸禦不當也狂滛之人當禁止也次四止于童

木求其䟽穀四爲金而克於木故童木也而求其實非其時也果爲䟽榖也

測曰止于童木求其窮也求䟽童木故窮也次五柱

奠廬蓋蓋車穀均䟽五爲天子位故稱車蓋奠置也柱置待廬猶置

臣待君也君處重蓋之中故重言蓋也榖善也均平也䟽大也居上以道故平大也

曰柱及蓋榖貴中也貴處中央天之位也次六方輪廣

軸坎軻其輿六爲上禄故有輪輿之事(⿱艹石)車也七稱車六稱輿六克於七

故坎軻也測曰方輪坎軻還自震也坎軻不安故震怖也

七車纍其俿馬獵其蹄止貞俿輪也輪而見纍故云坎軻車

纍馬罷故蹄獵也輪纍蹄獵不可乗行家性爲止故曰止貞也測曰車纍馬

獵行可鄰也車纍馬罷不可以逺行止於鄰里次八弓善反

弓惡反八木也故爲弓善弓反發則善反其故也詩云四矢反𠔃言反其故處也

惡弓者不善發則偏然反也善馬恨惡馬恨善馬常恨養不足也惡馬

常恨不早除也亦以諭臣之善惡也春秋傳曰不早爲之所是也弓馬皆惡故不可用也

絶弸破車終不偃偃止也弓馬不良猶臣不忠直故有絶弦破車之禍

也弸弦也測曰弓反馬恨終不可以也以用也弦絶車破不

可用上九折于株木輆于砭石止九爲金故稱石反八

則克木髙上則石困進退不冝故言輆于砭石也測曰折木輆石君

子所止也君子守道正其听也

三方二州三部三家人𤣥陽家九金上中亦象艮卦隂形胼冒陽

喪其緒物競堅彊行屬於金謂之堅者胼固也緒業也言隂氣固盛陽

失其業物競堅固故謂之堅堅之初一日入尾宿十度初一磐石固内

不化貞陽家之陽在金之行母子之道故石固也磐石之性不可動移故貞也

測曰磐石固内不可化也内能磐固故不可化也次二

堅白玉形内化貞家性爲堅雖克其本不能消鑠適可鍜治以爲器故

内化也必成器故貞也測曰堅白玉形變可爲也以成器物

故可爲也次三堅不凌或泄其中三東方也帝之所出在於堅冰

之月命令當行今行不凌故或恐陽氣泄於中也君而不密則臣不固臣不密則身之失

測曰堅不凌不能持齊也君臣相失故不齊正也

四小螽營營螮其蛡蛡不介在堅螮螮德也蛡國也

四爲公侯小爲有國有土也小螽以諭民也民而營營須德乃安國不在大亦不在小惟

德所由道正德固故在堅德也測曰小螽營營固其氐也

根也本固則末彊也次五蛡大螮小虚國小德大則民衆殷國大德小

故民虚也測曰蛡大螮小國虚空也德不洽境故民不足也

次六韯螮紗紗縣于九州六爲上禄言韯德者德輕如毛民鮮

能舉之故言紗紗也以細微之徳臨有九州九州之民縣命太虚故曰縣于九州也

曰韯螮之縣民以康也祐民以德故康寧也次七堅顚

冢七爲失志顚冢皆諭髙也志失行張故能自髙堅髙其行觸長若冢也

曰堅顚觸冢不知所行也苟能自髙不如丗間之所行也

八𢛅堅禍惟用解𧋈之貞東方爲龍故諭以解𧋈也好直之獸

故謂之貞也堅𢛅其禍不能以情服唯直者而正之也測曰𢛅堅禍用

直方也解𧋈爲獸知直之方也上九螽焚其翊喪于尸

土火入木木在火上炎焚揚起故燒九也尸主也蛡以諭民民而見焚君將安立故主喪

測曰螽焚其翊所慿喪也民慿於君君頼於民民而見焚

故主亡也

三方三州一部一家人𤣥陽家一水下下象旣濟卦隂氣方消陽

藏於靈物濟成形行屬於水謂之成者言此時隂氣方消靜於六位陽

氣藏於靈祗之底謂地中也故萬物成其形體故謂之成成之初一日入尾宿十五度

初一成(⿱艹石)否其用不巳冥一君子也不有其功雖有所成猶(⿱艹石)

否也常而(⿱艹石)否致用不巳故冥也測曰成(⿱艹石)否所以不敗也

謙以得之故無敗事也次二成微改改未成而殆二火也而

在於水雖當相害家性爲成成熟於物當須水火今水在火下故言未成未成而改故殆

測曰成微改改不能自遂也未成重改故不自成遂也

次三成躍以縮成飛不逐三爲進人故欲上躍躍而失位當反

其故故以縮言之也家性爲成苟成而飛躍就尊位據有於衆人貴成功而不追逐而責

測曰或躍以縮成德壯也必得髙位德之壯也次四

將成矜敗四爲公侯官亞天位據下行陽奉上循隂臣道默從歸功於五而將

自矜非道之正也測曰將成之矜成道病也居下自矜道之

次五中成獨督大五爲天位處中履和故曰中成尊無與比故謂

之獨董督四方故大也測曰中成獨督能處中也能處中央

督天位也次六成魁瑣以成獲禍六爲上禄故魁然也瑣細也六

近於五土克於水故爲之瑣雖居上禄而不崇讓必見克害故獲禍也測曰成

之魁瑣不以讓也功成不讓禍之招也次七成闕補

失志故闕成也陽家之陽君子之道也君子之道善於補愆故有闕則補之也測曰

成闕之補固難承也補所愆者難承繼也次八時成不

成天降亡貞八木也秋之所成也秋之所成而不所成者天降災也天降之

災故曰亡貞也測曰時成不成獨失中也冝成不成夫中正也

上九成窮入于敗毀成君子不成陽家之陽故稱君子

君子之言示端而巳也成事不說故曰不成九爲成終故曰窮也窮當更生故小毀也

測曰成窮以毀君子以終也終竟成道君子之終始也

三方三州一部二家人𤣥隂家二火下中象噬嗑卦隂陽交跌相

闔成一其禍泣萬物行屬於火謂之䦯者言此時隂盛陽藏交跌易

位闔閉於下䦯密如一萬物皆泣其禍未除故謂之䦯䦯之初一日入箕宿一度

一圜方杌棿其内窾換家性爲䦯當密如一而水在火家更相克

動如圎鑿方枘杭棿不安測曰圜方杌棿内相失也杭棿不安

故相失也次二䦯無間二火也而在其行二火合會䦯密如一故無間也

測曰無間之䦯一其二也一陽二隂道相受也次三龍

襲非其穴光亡于室三爲龍立冬之後故襲穴也念進於四故非也

苟進非次失位妄據故無光榮於其室也測曰龍襲非穴失其常

非穴亡室故云失常也次四臭肥滅鼻利美貞四爲公侯

五爲天位天位稱肥四親近之故稱臭肥也鼻以和氣金在火家火爍於金故滅鼻也以

隂求陽故利奉近尊位故美貞也測曰滅鼻之貞没所勞也

上附至尊故没身不殆也次五齧骨折齒滿缶四爲膚五爲骨骨以

諭陽四爲口齒之象也行克於四故齒折也五爲土器故謂之缶陽氣在下六位純隂故

言滿缶言陽氣滿土下也測曰齧骨折齒大貪利也下克於上

故毀折也次六飮汗吭吭得其膏滑六爲上禄汗潤澤也神靈

所祐放潤澤多吭吭然也百姓𫎇福(⿱艹石)膏澤之濡滑也測曰飮汗吭吭

道足嗜也福祚天降故足嗜也次七䦯其差前合後離

木生於火七進得八與母同位故前合也退而得六六水克之故後離也測曰䦯

其差其合離也進合退離位次然也次八輔其折廅其

缺其人暉且偈八木也在火之行火盛金衰故八輔之也金在火行故缺

小也母大以德廅之覆蔽其瑕故廅其缺也能掩二惡見巳二美旣有光暉當爲英偈

測曰輔折廅缺猶可善也掩惡見美故可善也上九隂

陽啓𠯒其變赤白九金也啓開也此十月之首隂盛陽開今當襲外故

開𠯒也金王火廢故變赤爲白也測曰隂陽啓𠯒極則反也

極隂反陽也

三方三州一部三家人𤣥陽家三木下上象大過卦隂大作賊陽

不能得物陷不測行屬於木謂之失者立冬節終於此首之次一小雪

氣起於此首之次二斗指亥應鍾用事言此時隂大賊陽陽無所據二氣不和萬物之生

無所測立隂陽相失故謂之失失之初一日入箕宿六度初一刺虚滅刃

虚空也刃滿也水爲簿首故謂之刺順流刺下滿滅於空虚之地也測曰刺虚

滅刃深自幾也深以幾微自戒也次二藐德靈徴失

藐小貌二稱小人故小德也靈神也徴祥也小德之人不知天命家性爲失不敬靈祥故

測曰藐德之失不知畏徴也不達天命故不知畏也

次三卒而從而䘏而竦而于其心祖從䘏竦皆是憂

懼憂懼卒至之貌也而辭也祖始也憂懼卒始猶可心慮三未居官而近於四恐卒見克

害故竦憂也測曰卒而從而能自改也見憂而改則無憂也

次四信過不食至于側匿四爲公侯陽家之隂則爲小人小人

居位故信過也旣過而失故不食也居禄不當故有側匿也測曰信過不

食失正禄也應食而不食故失禄也次五黃兒以中蕃

君子以之洗于愆五爲天子有輔相之臣土生於火火謂七也故言黃

兒謂年老有黃髪倪齒之徴也以自蕃輔承之以正故君子洗愆也測曰黃兒

以中過以洗也洗垢除愆君子所以得衆也次六滿其倉

蕪其田食其實不養其根六爲大位小人居之不修其德而據

上禄倉滿田蕪百姓罷極食實困恨本基不固家性爲失失之甚也測曰滿倉

蕪田不能脩夲也不田而獲夲不修也次七疾則藥巫

則酌七爲君子當反佐五忠告善道吐言如藥巫以謝闕闕除疾瘳酌以福之也

測曰疾藥巫酌禍可轉也雖在失家以良臣自輔也次八

雌鳴干辰牝角魚木八爲飛鳥亦爲聲音故言鳴也八又隂位故謂

之雌尚書曰牝雞無晨此之謂也牝冝童而角魚冝水而木家性爲失失之甚也

曰雌鳴于辰厥正反也縁木求魚故正反也上九日月

之逝改于尸九爲金也而在於木有克本之愆陽稱君子君子之道執行於

丗雖没猶存九爲失於不以年髙日月巳逝其有得失雖在尸柩猶念自改故曰干尸也

測曰改于尸尚不逺也言其志尚不以所失逺也

三方三州二部一家人𤣥隂家四金中下亦象大過卦隂窮大泣

陽無介儔離之劇行屬於金謂之劇者儔匹也離附也是時隂氣大盛

奪陽之勢陽無一介以養萬物萬物附離於隂陽方當外隂當窮訖故大泣也羣匹窮劇

故謂之劇劇之初一日入箕宿十一度初一骨纍其SKchar内幽

也纍猶禍也幹以諭君幽内也SKchar以諭親小人之道而在劇家下害其上禍由其内故言

内幽測曰骨纍其SKchar賊内行也SKchar之禍皆由内也

二血出之蝕凶貞火在金行欲克於金末不克本故言血出血出以諭

不順不順生災故言蝕也相克爲凶止則爲貞止以相順故曰凶貞也測曰血

出之蝕君子傷之也二爲君子恐傷金也次三酒作失

鬼睒其室睒見也金生於水鬱水加米故以酒諭家性爲劇始進之人未

能藴藉故酒失也失則爲亂訟以致禍故鬼見室也測曰酒作失德不

能持也藴藉持巳不及亂也次四食于劇父母采餕若

四爲中禄而在劇丗故食劇也餕熟食(⿱艹石)順也采取也美食父母之順也測曰

食劇以(⿱艹石)爲順禄也子得天禄父母順取也次五出野

見虚有虎牧豬絝與襦五土也故稱虚四爲虎六爲豬五爲

君位而在劇丗處於政治百姓去之如虎之牧豬喻益走其襦絝也測曰出

野見虚無所措足也避丗而無所錯足也次六四國滿

斯宅六爲上禄下之所仰如水之赴海故以滿宅諭也測曰四國滿

斯求安宅也民蒙其福故安居也次七麃而半而戴禍

顔而而辭也七爲失志年過失志麃然半白而不改變故曰戴禍禍在其顔見可知

測曰麃而半而戴禍較也戴禍在顔較然可見也

八缾纍于繘貞顇顇純也缾所以出水須繘以汲之猶君須於民以及

禄也君禄養民故曰貞純也測曰缾纍于繘厥職迫也

也迫近也金克於木迫於九也上九海水群飛蔽于天杭

天漢也金生於水故稱海水水羣而飛雨之象也亦猶劇丗人去其君不可掩蔽(⿱艹石)天雨

測曰海水羣飛終不可語也劇丗之民不可解語而止

三方三州二部二家人𤣥陽家五土中中象坤卦隂氣大順渾

沌無端莫見其根行屬於土謂之馴者言隂氣巳順渾沌無端包其根

原故當馴撫故謂之馴馴之初一日入斗宿三度初一黃靈幽貞馴

一爲君子居土之行故謂之黃中央之色求克於一故謂之靈馴者順從於土故幽貞也

測曰黃靈幽貞順以正也順其性故正也次二𡢘其

膏女子之勞不靜亡命二隂也膏潤澤也隂受於陽猶臣受於君

妾受於夫也靜安也國以安則潤澤以至生育女子之勞也不安不育是亡君夫之命也

測曰𡢘膏之亡不能清淨也女子勞類故不清靜也

三牝貞常慈衞其根牝隂也貞正也隂道常慈順於君則能衞其本

測曰牝貞常慈不忘本也能衞其根故不忘本也

四徇其勞不如五之豪徇衞也四爲臣道有勞能自徇衞欲人稱

知之故不如五處柔順之尚以道得衆有豪友也測曰徇其勞伐善

自衞其勞故伐善也次五靈囊大包其德珍黃五處尊位

句有四方如有囊之所褁括也家性柔順故可珍愛也測曰靈囊大包

不敢自盛也括囊其德不自盛大也次六囊失括泄珍

六水也家性爲順水性順下不可停貯故囊失括也括之不密珍器不固猶君不密

則失臣也測曰囊失括臣口溢也囊失括故口溢也次七

方堅犯順利臣貞七火也火性有𢘆寒暑雖至不爲増減猶正直之臣

堅意犯顔不變其色臣之正也測曰方堅犯順守正節也

不撓故守節也次八馴非其正不保厥命八木也是金之財冝

當順從反順其子欲上害九子上介八逺不能救木必見克故不保其命也測曰

馴非其正無所統一也所順非正故一無所統也上九馴

義忘生頼于天貞家性爲馴九爲之終終於善道展義忘生必得其正

唯天知之故頼于天也測曰馴義忘生受命必也順而以義

必受命也

三方三州二部三家人𤣥隂家六水中上象未濟卦隂氣濟物乎

上陽信將復始之乎下行屬於水謂之將者言隂成物於上萬物

順而相將故謂之將將之初一日入斗宿九度初一將造邪元厲

也元始也一爲下人造欲作邪上侵於二火性炎上不得侵侵而不得巳自危懼故始厲

測曰將造邪危作主也作主常危故厲者也次二將

無疵元睟睟純也二爲平人而在將大之家故無疵瑕也人無瑕疵故大純也

測曰將無疵易爲後也純厚之人故易爲後也次三鑪

鈞否利用止冶爲鑪陶爲鈞三爲進人巳見陶冶當升祿位四不可犯故利

用止測曰鑪鈞否化内傷也進而不止恐見傷損也

四將飛得羽利以登于天四爲公侯當賔于王有羽翼之助如

鳥將飛也故爲利登于天也測曰將飛得羽其輔彊也

得羽以益彊也次五大爵將飛拔其翮毛羽雖衆不

得適五爲隂家之陽小人之象雖在天位其道不正故稱大爵爵大人微如鳥將飛

而失其翮也無翮失羽不得適也測曰大雀拔翮不足頼也

羽翮不足故非頼也次六日失烈烈君子將衰降降下也五

爲日中故六爲日失也烈烈盛也日之熱𢘆在中之後故言烈烈也日稱君子時過將暮

故將衰降也測曰日失烈烈自光大也雖衰猶烈故大也

次七趹舩跋車其害不遐七爲失志舩車載治之具賢者亦治

丗之具也失志之王故之不親治正故害不逺也測曰趹舩跋車

不逺害也棄治之具害自已招故不逺也次八小子在淵丈

人播舩八木也故稱舩爲祖父故稱丈人小子謂百姓也在禍難中(⿱艹石)在淵也丈

人播舩而濟之猶以禮義濟於丗也測曰丈人播舩濟溺丗也

濟溺之急唯舩是用丈人得之也上九紅蠶縁于枯桑其繭

不黃九爲毛蟲故爲蠶蠶之初生有毛爲老故爲紅桑謂八也爲九所克故枯也在

八之上故縁也蠶湏桑民湏食老蠶遇枯故紅繭不黃也食桑者其繭黃可絃琴瑟也

測曰縁于枯桑蠶功敗也大而縁走故敗也

三方三州三部一家人𤣥陽家七火上下象蹇卦隂氣方難水

凝地拆陽弱於淵行屬於火謂之難者大雪之節隂氣亢極水凝地拆

隂極陽生方當龍變度難却而巳故謂之難難之初一日人斗宿十三度初一難

我冥冥初九將起難却羣隂而上今尚在地下故言難我冥冥也我謂隂氣也

測曰難我冥冥未見形也尚在地下故形體未見也次二

凍冰瀆狂馬椯木瀆敗也冰而得火故敗也二爲馬火中之馬(⿱艹石)狂之

象也椯差也陽在木下差次當上故言差木也測曰狂馬椯木妄生

氣逺來復如妄生也次三中堅剛難于非常首居蹇難家性

屬火木當是時枝葉摇落復爲火所燥故中堅剛也隂氣極盛陽未發生難非常也

曰中堅剛終莫傾也雖爲隂困木終不傾也次四𡖉破

SKchar四爲雞故稱𡖉𡖉在金石之間故破也夘隂物也爲陽所亂故毈也測曰

𡖉破之毈小人難也夘而SKchar故大也次五難無間

雖大不勤五爲天位而在難丗重門居尊不可得泄故無間也居上臨下下之

所奉故不勤也測曰難無間中密塞也重門自固故中密也

六大車川川上輆于山下觸于川六爲上禄故乗大車

也上則輆山謂九在上也川川重遲之貌也下觸于川謂車非水物也測曰大

車川川上下輆也輆於山川者也次七拔石䂦䂦力

没以盡石以諭難䂦䂦難致之貌此難丗也失志之王不可輔正雖當託忠䂦䂦

如石非才所堪故力盡也測曰拔石䂦䂦乗時也乗於時難故力

次八觸石決木維折角隂爲石陽氣當上觸隂而進故觸石

也八爲龍木當用事金克於木故折角也測曰觸石決木非所治

以弱治剛故非所任也上九角解豸終以直其有施

解豸直獸也有疑則以角觸之乃别其曲直也而終爲人别曲直故可施行也測曰

角解豸終以直之也禀性平直終不曲也

三方三州三部二家人𤣥隂家八木上中象坎卦隂凍沍戁創

於外微陽邸冥膂力於内行屬於木謂之勤者言是時隂氣尤

壯陽從九天當下於泉將甚勤勞故謂之勤勤之初一日入斗宿十八度初一勤

于心否貞水出於泉而流百川晝夜不伏實勞其心故勤于心也隂當降退故

否陽正當上故貞也測曰勤否貞中不正也水唯赴下無常正也

次二勞有恩勤悾悾君子有中二火也子在母行母氏勞

苦勞而不怨慇懃之意也悾悾信慤之貌君子信慤故有中誠也測曰勞有

恩勤有諸情也恩勤之意情有之也次三羈角之吾其

泣𫩜𫩜未得繈杖吾者我也我謂二也二爲三子而見羈角不忮不求

何用不臧義不犯難故泣𫩜𫩜也幼者冝繈老者冝杖勤苦之家故未得也測曰

羈角之吾不得命也更相羈角不得尊者之命也次四勤

于力放倍忘食大人有克克勝也四爲公侯而在勤家故勤其

力放心倍意忘食奉時雖大人者亦不能勝也測曰勤力忘食大人

德也人生在勤以成大人之美德也次五往蹇蹇禍邇福逺

五爲天位蹇蹇平直也家性爲勤念相勤䘏六水近五見克爲禍故禍近也七生於金故

福逺測曰往之蹇蹇逺乎福也言所福者逺在九也

六勤有成功幾于天六爲宗廟下之所奉勤苦之丗故有成功功成

身退近得天福故幾于天也測曰勤有成功天所來輔也

天之所助來賢輔也次七勞牽不其鼻于尾弊七爲繩故牽也

午爲馬馬牛之𩔖也牽牛不其鼻而尾者故勞弊也測曰勞牽之弊其

道逆也舎鼻取尾故逆也次八勞踖踖心爽蒙柴不

踖踖慙媿貌也爽差也八爲疾瘀年老抱疾故有慙也老木稱柴心雖差貳蒙柴自

終不貳也測曰勞踖踖躬殉國也殉衞也勤力之家以身衞國也

上九其勤其勤抱車入淵負舟上山家性爲勤九爲

之終終於勤苦之事舟反上山車反入淵反覆之難故重其勤也測曰其勤

其勤勞不得也車淵舟山不得其所之也

三方三州三部三家人𤣥陽家九金上上象頥卦隂弸于野陽

蓲萬物赤之於下行屬於金謂之養者言是時隂氣盛極陽氣隱藏淵

深萬物之根荄使皆芽赤於地下養長使出故謂之養養之初一日入斗宿二十二度

初一藏心于淵美厥靈根美𫇮也水最在下故爲淵靈根道德

也家性爲養養神於淵道德彌盛故𫇮也測曰藏心于淵神不外

在於淵中故不外也次二墨養邪元函否貞貞正也元始也

函容也二者隂位故稱墨也火在金行恐見克害故言養邪始見容載故貞終也下相讓

故否測曰墨養邪中心敗也邪於中故心敗也次三

糞以肥丘育厥根荄三木也火生土故三爲肥丘木生肥丘根荄見

育育偤君子以義化人人得以如草木之生肥丘也測曰糞以肥丘中

光大也民蒙君化故光大也次四燕食扁扁其志𠑩𠑩

利用征賈四爲公侯之位陽家之隂又稱小人小人而居大位不能以正扁扁

(⿱艹石)燕旣飛且食或得或失𠑩𠑩然也兊爲口舌故利行賈明非王臣王臣尚蹇蹇然也

測曰燕食扁扁志在頼也頼利也志在於利欲也次五

黃心在腹白骨生SKchar孚德不復五爲天位多包稱腹在中

爲黃陽爲白骨能SKchar也信不復也測曰黃心在腹上得天也

君而黃心黃中通理得天之心也次六次次一日三餼祇牛

之兆肥不利六爲宗廟次次次睢不安之貌也祭祀之事惟竦惟懼猶不可

數數則致瀆瀆則不敬家性爲養雖當養神一日三餼猶爲數也是養牛之肥卜之巳兆

無所利也測曰次次之餼肥無身也已⺊之牛待肥則用故無

次七小子牽象婦人徽猛君子養病小人謂六

也婦人謂四也五爲中六牽之也三爲虎而四在前故徽墨之也故七爲君子六四勞病

故七養之馳聘發狂故病也測曰牽象養病不相因也

婦人各不相因縁也次八鯁不脫毒疾發鬼上壟六爲疾瘀

小人居之故有鯁害不脫之疾鯁而不脫故毒發也木近於金當見克害害人爲鬼鬼

上壟測曰鯁疾之發歸于墳也疫發鬼見故歸于墳也

上九星如歳如復繼之初九爲金石之精上爲星宿星宿之相

次如歳月之相襲新故相易周而復始後嗣之君復爲之初初爲故也先後相傳終始相

扶以道相養轉相迎致百丗不遷𤣥之道也測曰星如歳如終始

養也終始相養不相越失也

踦賛一屬水象閏凍登赤天晏入𤣥泉一水也而次於九者

金所生也言𤣥道相襲不常所終而巳故益之以水火嬴歳之數故有二賛凍至寒也而

天至髙也晏至熱也而泉至深也以井中之凍知天日之熱以卑知髙氣應然也水王於

天建子之月寒而登天熱而入泉以避其害無怪異也測曰凍登赤天

隂作首也凍在天上故爲首也嬴賛二屬火象閏一虚一嬴

踦竒所生二南方也盛夏之時萬物所長而繼之養首下者言當養盛萬物也

晝夜嬴虚踦竒其數以滿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嬴虚之所生也𤣥有三方九州二

十七部八十一家二百四十三表七百二十一賛而生三萬六千二百四十四䇿以周三

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七十二䇿爲二日故得一三百六十四日有半不起四分日之

三應得五十有四䇿乃成之耳故有水火二賛以合歳之日也如此則歳盡於亥及子復

主矣測曰虚嬴踦踦禪無巳也隂極陽生更相禪代無窮


太𤣥經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