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門由起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妙門由起序
作者:史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23

夫至道難究,虛皇不測,雖無為無形,而有情有信。無為無形也,忘功用而起視聽;有情有信也,孕生靈而運寒燠。乾坤得之以開辟,日月得之以貞明,天子得之以致理,國祚得之以太平。為一切之祖首,萬物之父母也。若乃虛空自然,變見生為,凝靈結氣,化成聖人,即元始天尊之謂也。故經云:「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恍惚。」又云:「恍惚中有物,恍惚中有象。杳冥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又云:「元始者,道之應化,一之凝精。因氣感生,轉變自然。」此既不由胎誕,因經姓係。夫有天地,方有人焉。有人焉,方有氏族。天尊生於混沌之始,何宗祖之有乎?其後改號示變,應跡垂靈,讬胎洪氏之胞,降形李母之腋,蓋有由矣。」

然五身既分,三代斯別,隨機應物,拯溺安危。汲引群迷,財成庶族,慈悲覆燾,難以勝言。所謂真身者,至道之體也。應身者,元始天尊太上道君也。法身者,真精布氣,化生萬物也。化生者,堀然獨化天寶君等也。報身者,由積勤累德,廣建福田,樂靜信等也。然元始天尊太上道君高上老子,應號雖異,本源不殊。更讬師資,以度群品。或命尹喜入天竺,以化胡人;或與鬼穀之昆侖,以行聖教。慈濟之道,無遠不通。蓋方圓動靜,黑白燥濕,自然理性,不可易也。吹管操弦,修文學武,因緣習用,不可廢也。

夫自然者,性之質也。因緣者,性之用也。因緣以修之,自然以成之,由此而言,高仙上聖,合道歸真,固增廣善緣,精進無退。度人濟已,通幽洞冥;變粗為精,煉凡成聖。而惑者遂云:「神仙當有仙骨,骨法應者,不學而得。」何其謬哉!然法界高深,天官悠曠。五億五萬,布其方域;三千大千,分其國土。則有元都妙境,玉京延至聖之遊;宛利仙居,寶台致神君之化。真庭杳眇,陽和七曜之天;妙躅深沈,太微九靈之觀。斯乃存諸浩劫,著自遐齡,厥跡紛綸,卒難詳載。夫津梁所建,開度攸先。國土不安,陰陽致沴,凶衰係起,疫毒流行。遂能保祐帝王,安鎮黎庶,此之功德,何以加焉?

然道士立名,凡有七等。一者天真,二者神仙,三者幽逸,四者山居,五者出家,六者在家,七者祭酒。其天真神仙幽逸山居出家等,去塵離俗,守道全真,蹤寄寰中,不拘世務。其在家祭酒等,願辭聲利,希入妙門,但在人間,救療為事。今劍南江表,此道行焉。所以稱之為道士者,以其務營常道故也。至於法衣,非無差降。黃裳絳褐,式崇正一之儀;鳳氣飛雲,用表洞元之服。載諸經教,此不縷陳。原夫真經,實惟深奧,或凝空結氣,自然成章;或浮黎協晨,聖人演妙;或天書下降,玉字方傳;或代出聖師,撰述靈旨。其後遞相傳授,使得流通。或寶座敷揚,十方聽受。所以護持帝王,使國土安寧;拔度淪亡,使魂神遷陟。利人濟已,契道冥真,法力幽通,難以為喻。崇信者因而享福,毀謗者於是挻災,若影之隨形,響之應聲也。是以軒轅、夏後,崇信也,致昇仙之道,成太平之功;梁武、齊宣,毀謗也,招禍敗之辱,受覆亡之報。

我國家承宗李樹,襲訓騫林,恒締想於真靈,每稽芳於道德。無為無事,載揚垂拱之風;迺聖迺神,逾闡不言之教。既而彤闈少事,紫掖多閒,披鳳笈之仙章,啟龍緘之秘訣,文多隱諱,字殊俗體。欲使普天率土,廣識靈音,故敕金紫光祿大夫鴻臚卿員外置同正員上柱國、河內郡開國公、太清觀主臣史崇為大使,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太子仆射、上柱國臣盧子真為副使,宣議郎、試右領軍衛長史臣杲為判官,與銀青光祿大夫、檢校中書令兼太子右庶子、昭文館學士、上柱國、平安縣開國子臣崔湜,金紫光祿大夫、行禮部尚書、昭文館學士、上柱國、晉國公臣薛稷,銀青光祿大夫、右散騎常侍、昭文館學士、權檢校左羽林將軍、上柱國、高平縣開國公臣徐彥伯,銀青光祿大夫、右散騎常侍、昭文館學士、權檢校右羽林將軍、上柱國、壽昌縣開國侯臣賈膺福,銀青光祿大夫、行黃門侍郎、昭文館學士、上柱國、讚皇縣開國男臣竺乂,銀青光祿大夫、行太子右諭德、昭文館學士、兼宋王侍讀、上柱國臣邱悅、正議大夫行工部侍郎昭文館學士、柱國臣盧藏用,正議大夫行秘書少監、昭文館學士、柱國臣韋利器,正議大夫、行太府少卿、昭文館學士、上柱國、吳興縣開國臣沈佺期,通議大夫主爵郎中、權檢校右羽林將軍、兼昭文館學士、上柱國臣李猷,正議大夫、行太子洗馬、昭文館學士、上柱國臣張齊賢,大中大夫、昭文館學士、輕事都尉臣鄭喜,朝散大夫、檢校秘書丞、昭文館學士臣胡皓,金紫光祿大夫、崇文館學士、上柱國、魯國公臣祝欽明,銀青光祿大夫、行黃門侍郎、兼修國史崇文館學士、東海郡開國公臣徐堅,朝散大夫、守中書侍郎、崇文館學士臣王琚,銀青光祿大夫、崇文館學士、上柱國、平涼縣開國子臣員半千,銀青光祿大夫、崇文館學士、上柱國臣胡雄,銀青光祿大夫、行國子司業、崇文館學士、兼皇太子侍讀、上柱國臣褚無量,通議大夫行秘書少監、崇文館學士知館事、上柱國、居巢縣開國子臣劉子元,朝議大夫、行中書舍人、崇文館學士、上輕車都尉臣賈曾,朝散大夫、中書舍人、內供奉、崇文館學士、柱國臣蘇晉;大德京太清觀大德張萬福、大德劉靜儼、大德田君楷、大德阮孝波、京元都觀主尹敬崇、大德京東明觀主寇義待、大德京太清觀法師孫文俊、大德時居貞、大德單大易、大德高貞一、大德張範、大德田克勤、大德範仙廈、大德宗聖觀主侯元爽、大德東都大福唐觀法師侯抱虛、上座張至虛、劉元良、大德絳州玉京觀主席抱舟等,集見在道經,稽其本末,撰其音義。然以運數綿曠,年代遷易,時有夷險,經有隱見。或劫初即下,劫末還昇;或無道之君,投以煨燼;或好尚之士,秘之岩穴:因而殘缺,紊其部伍,據目而論,百不一存。今且據京中藏內見在經二千餘卷,以為音訓,具如目錄。餘經儀傳論疏記等,文可易解者,此不詳備。其所散逸,佇別搜求,續冀修繕,用補遺缺。而經且久遠,字出靈聖,梵音罕測,雲篆難窺。或為無識加增,或為傳寫妄誤,或持浮偽之說,竊揉真文。或采菁華之言,將文釋典,不可齊其所見,斥以靈篇。今之著述,或所未晤,中間闕疑,用俟能者。名曰《一切道經音義》,並撰《妙門由起》六篇,具列如左。及今所音經目與舊經目錄,都為一百十三卷。崇等學昧琅書,情昏寶訣,伏承天渙,敢罄謏聞。披錦蘊而多慚,對絲言而自失。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