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案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學案》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4

    昔先王以道明民,範其耳目百體,以養所受之中,故精之可至於命,而粗亦不失為寡過。又使人漸而致之,積久而通焉,故入德也易而造道深。程、朱之學所祖述者,蓋此也。自陽明王氏出,天下聰明秀傑之士,無慮皆棄程、朱之說而從之。蓋苦其內之嚴且密,而樂王氏之疏也;苦其外之拘且詳,而樂王氏之簡也。凡世所稱奇節偉行非常之功,皆可勉強奮發,一旦而成之。若夫自事其心,自有生之日以至於死,無一息不依乎天理而無或少便其私,非聖者不能也,而程、朱必以是為宗。由是耳目百體一式於儀則,而無須臾之縱焉。豈好為苟難哉?不如此,終不足以踐吾之形而復其性也。自功利辭章之習成,學者之身心蕩然而無所守也久矣,而驟欲從事於此,則其心轉若臲卼而不安,其耳目百體轉若崎嶇而無措,而或招之曰:「由吾之說,塗之人可一旦而有悟焉,任其所為,而與道大適,惡用是戔戔者哉?」則其決而趨之也,不待頃矣。然由其道,醇者可以蹈道之大體,而不能盡其精微,而駁者遂至於猖狂而無忌憚。此朱子與象山辨難時,即深用為憂,而豫料其末流之至於斯極也。

    金沙王無量輯《學案》,以《白鹿洞規》為宗,而溯源於洙、泗,下逮饒仲元、真西山所定之條目,以及高、顧東林之會約。蓋無量生明之季世,王氏之飆流方盛,故發憤而為此也。此所謂信道篤而自待厚者與!惜乎!其學不顯於時,無或能從之而果有立也。今其孫澍將表而出之,學者果由是而之焉,則知吾之心必依於理而後實,耳目百體必式於儀則而後安,而馴而致之,亦非強人以所難。既誌於學,胡復樂其疏且簡,以為自欺之術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