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學案/卷0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廬陵學案 宋元學案
卷五 古靈四先生學案
作者:黃宗羲 清朝
卷六 士劉諸儒學案

卷五·古靈四先生學案(全祖望補本)

◎古靈四先生學案表陳襄──┬孫覺(別見《安定學案》。)├吳道├張公諤

├章衡├章楫───(從子)希龍├陳貽├管師復

├管師常──林石───沈躬行(別見《周許諸儒學案》。)├陳砥├呂逢時──錢景臻├黃穎───(子)公坦

└劉淮夫鄭穆陳烈周希孟─┬劉康夫

├潘鯁└曾伉劉彝(別見《安定學案》。)(並古靈講友。)

章望之吳師仁(並見《士劉諸儒學案》。)司馬光(別見《涑水學案》。)張載(別見《橫渠學案》。)

(並古靈同調。)劉夔曹穎叔蔡襄

(並公辟學侶。)◎古靈四先生學案序錄

祖望謹案:安定、泰山並起之時,閩中四先生亦講學海上,其所得雖未能底於粹深,然而略見大體矣,是固安定、泰山之流亞也。宋人溯導源之功,獨不及四先生,似有闕焉。或曰:「陳烈亦嘗師安定。」未知所據。述《古靈四先生學案》。(梓材案:《古靈學案》,謝山所特立。謂之「述」者,謙辭也。黃氏補本仍屬之梨洲,非是。又案:其表以古靈為安定門人,亦無據。)

◎安定同調○忠文陳古靈先生襄

陳襄,字述古,侯官人也。學者稱為古靈先生。是時,學者方溺於雕篆之文,相高以詞華,所謂知天盡性之說,皆指以為迂闊,而士亦莫之講也。先生獨有志於傳道,與其同里陳烈、鄭穆、周希孟者為友,氣古行高,以天下之重為己任。聞者始皆笑之,先生不為動,躬行益篤,學者亦稍稍化之,多從之遊,而閩海間遂有「四先生」之目。雖有誕突恣傲不可率者,不敢失禮於其門。已而四先生之名聞於天下,有從遠方來受學者。以進士為浦城簿,縣闕令,先生行令事,斷獄明決,人莫能幹以私。首興學宮,為諸生講學,從之者五百餘人,而章衡卒為名臣。部使者安積至其縣,先生以十事陳之,安是之,皆為施行。以遷為仙居令,仙居山縣,莫知學,先生之興學宮、課諸生如浦城。有問難者,得乘先生聽訟之暇,入問於庭。偶出行部,遇山谷中有小學,輒下車為童子輩講經。從學者漸多,而管師復兄弟卒為名儒。遷著作佐郎、知河陽縣,仙居之民攀車遮道,幾不得出境。時富鄭公帥河陽,一見,厚禮之。先生之興學宮、課諸生如仙居。或謗之富公曰:「是賺子弟輩束脩耳!」富公以告,先生曰:「自反而縮,何嫌人言!」或勸先生罷講,答曰:「以纔人,使諸生遂不得聞道,吾恥之。」講益力。富公久而益奇之,入相,薦為太常博士,召試秘閣校理,尋判祠部。譯經僧法護遺奏,乞度十僧,趙亦請列子廟中三年度一道士,先生堅執不行,且請禁宮闈要近之妄有陳乞者。坐是解祠部,編昭文館書籍。已而以祠部員外郎知常州,復興學宮、課諸生如河陽。時承安定先生湖學之後,東南講席稍衰,先生復振之,以顧臨司之,每晨親往,與諸生講經義,旁決吏事,於是毗陵之盛,擬於湖學。常州運渠橫遏震澤,積水不得北入於江,為吳下民田之害。先生以渠之丈尺,對民田之步畝,分授以浚,深廣有制,不月而成,遂削望亭古堰,而震澤積水乃克北流,田患以除。遷司封員外郎,為開封府推官。將行,得公帑雜收無名錢數百萬,因以償積年官逋之未清者。入為三司判官,使遼。尋修起居注,知諫院,管句國子監等。先生薦可為太學師長者四人,小程子其一也。尋罷諫院,兼侍御史知雜事。故事,左右史以次知制誥,而雜乃遷三司副使。於是有旨侯知制誥闕,召試,先生辭曰:「陛下以義使臣,敢不惟命是聽,豈敢計較資地,以為輕重。況知雜之任,上裨朝政,下肅綱,豈顧寵祿之居後哉。若有顧避之心,身且不正,焉能正人。」乃許追寢前命。於是王荊公執政,行新法,先生力言青苗不便,五奏皆不報。其進第四狀曰:「臣觀製置奏請,莫非引經以為言,而其實貸民以取利,是特為管仲、商君之術。臣願陛下為堯、舜之君,以仁義治天下,不願陛下為霸主也。陛下富有中國,廣輪萬里,內無強臣敵國之患,外無西戎、北狄之難。四海九州之賦,供用不為不足。不於此時與廟堂之臣坐而論道,以行王政,而反屑屑為均輸、舉貸之事,臣竊惜之!」其第五狀曰:「誤陛下者,王安石也。誤安石者,呂惠卿也。安石持強辯以熒惑於前,惠卿畫詭謀以陰助於後,故雖陛下之至聖,不能無惑。近者中丞呂公著而下,皆以不職乞從責降,臣獨區區未敢請者,尚冀犬馬之誠,一悟聖意,許以青苗之法下百官集議。如臣等言非,甘從遠竄;如是,則安石、惠卿乞行貶斥,以謝天下。」又言:「劉述、劉琦、錢顗等皆以言事責降,範純仁以此待罪。朝廷上下之情,乖戾若此,臣甚憂之。乞免其罪,以大有容之德。又乞召還範純仁,以厭人望。」又言:「中丞呂公著以造膝之言落職補郡,安石增改誥詞,暴揚其語,欲以中傷,尤失事體。右正言李常待罪,兩月不報,必非陛下之意。」又言:「韓絳以製置三司條例司而為參政,是以利進,自古進用大臣所未有。」又言李南公、李定不可用,王子韶為小人。於是神宗有詔,召先生試知制誥,而所奏皆留中不下。先生辭曰:「臣所言不能開悟聖心,方且待不職之罪,未知譴所,召試非臣所敢當。荊公方遣人趣先生承命,見奏大恨,議出為陝西轉運使。上曰:「陳襄經術,宜在講筵。」乃復令修居注,直舍人院,兼天章閣侍講,先生固辭。神宗賜手詔曰:「卿以言事未遂,不受知制誥之命,且求外補。朕慕卿經術,深惜遠去,特還舊職,庶幾左右經席,漸摩道義。來奏尚欲固辭,豈未悉朕意與?還卿來章,當亟就職。」先生不敢復辭。次年,卒用為知制誥。荊公終欲出之,上不許,詔直學士院。荊公惡之不已,以草河北詔言「水不潤下」,中書改之;又赦文有「奉祠紫宮」之語,為犯俗。先生乞出,遂知陳州。未薲,移杭州。先生以杭之學校不興,復修築聚講如常州,且修六井水利。已而復知陳州,其講學如杭州。熙寧八年,召還,知銀,遷樞密直學士,判太常。次年,兼侍講。又次年,命為郊祀禮儀使,詳定郊廟禮樂。元豐二年,判尚書都省。神宗且有意大用之,而先生病矣。次年,卒。妻子問遺言,索筆書「先聖先師」四字。贈給事中。其後累贈少師,諡忠文。所著書有《易義》、《中庸義》、《古靈集》二十五卷。(雲濠案:先生所著書尚有《州縣提綱》。其《古靈集》二十五卷,為先生子紹夫所編。《居易錄》稱為二十卷,蓋未見完帙也。)先生一言一行,皆以古人為法,喜怒不形於色。荊公之退也,先生在講筵,薦司馬溫公以下三十三人,神宗善之而不能盡用也。元祐名臣,皆在其中。南渡後,高宗 得其稿,詔示天下,以為薦士者法。

(祖望謹案:宋仁之世,安定先生起於南,泰山先生起於北,天下之士從者如雲,而正學自此造端矣。閩海古靈先生於安定蓋稍後,其孜孜講道,則與之相埒。安定之門,先後至一千七百餘弟子,泰山弗逮也,而古靈亦過千人。安定之門如孫莘老、管臥雲輩,皆兼師古靈者也。於時濂溪已起於南,涑水、橫渠、康節、明道兄弟亦起於北,直登聖人之堂。古靈所得雖遜之,然其倡道之功,則固安定、泰山之亞,較之程、張,為前茅焉。故特為立一《學案》,而以鄭氏、陳氏、周氏三子並見於後。)

△古靈先生文集

隱居求誌,古人尚之。然有聖人之隱,有賢人之隱,有介夫之隱。聖人之隱,樂天以俟命,時未可而潛,時可而躍者,蜿蜿蜒蜒,莫知其神,舜、伊尹是也。賢人之隱,養氣以畜德,庸言庸行,居貧賤而樂,顏、曾是也。介夫之隱,但潔身而不累乎世,足以自牧而不足與憂天下,長沮、桀溺是也,是則君子不為也。(《與章表民》。)

後進士來茲者,亦早夜不已,有所勉。然進而是,退而疑,故吾日為之憂,恐不能有遠到者。(《與陳砥》。)

好善之人,惟恐有所不聞。好為善之人,惟恐有聞。(《答黃殿丞》。)不離經而用權,不先利而後義。

視非正色,謂之不明。聽非正言,謂之不聰。故君子不以耳目近小人,不以小人亂視聽也。(以上《與安度支》。)

聖人之經,待人而傳。當明大義,折諸家異同之說,以示後學,不宜有讓。(《答許太博》。)

仆他無一二至於古人,至於好人之善,樂聞己之過,則似有之。(《答周有終》。)

君子患己不立,不患不能文。德至,斯言至矣。(《與元屯田》。)

常患近世之士,溺於章句之學,而不知先王禮義之大。上自王公,下逮士人,其取人也,莫不以善詞章者為能,守經行者為迂闊。天下之士習,固已塗瞆其耳目,而莫之能正矣。某自蒞事以來,以興學養士為先務,以明經篤行為首選,將以待夫有誌之士。彼四方之學者輕千里而外,其亦有望於茲。德薄任重,不足以獨當其責,思得先生共教以德行道藝之事。(《與顧臨》。)

凡人生而與萬物俱生,長而與萬物俱化,終身與萬物浮沈,以是而求至於聖人,難哉!孔子語顏淵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然後「天下歸仁」。

今有裸衣而倒行者,目之者曰:「此狂惑喪心之人!」至於學者喪其本心,不惟不自知,亦無目而指之者,豈不宜大自驚懼,持循而修省哉?(以上《答徐洪》。)

去聖日遠,飿、周、楊、墨之說衣被天下,故後之習孔子者多聞見則易,慎擇之則難。自韓退之來,二百年有餘矣。季甫比日於吾儒為有功,足下慎折衷之。(《答周公辟》。)

君子之所貴乎身者,道焉而已。不苟利,不苟進,不苟得,惟義而止。(《答元屯田》。)行與止係乎天,進與退存乎己。(《與富相公》。)

古人事死如生,葬則欲其返,虞則欲其安,祔則欲其存而不忘,哭之有倚廬,事之有祖廟。廬於墓,非古也。(《答劉太博》。)

古之聖賢存其心,視天下之民如其子。一夫不獲,則不能安乎其身,曰:「天假手於我以養之,吾何忍弗顧也!」故禹、稷三過其門而不入,伊尹五就桀,太公七十歸周,孔子皇皇諸侯之國。彼豈不知養心治氣安佚之樂,一畝之宅可以終身然而忘天下哉?今之仕者,與之祿則受之,至於民有死亡危苦則聽之,又惡知畏天命而湣人窮也?比見欽之於河陽,其議論誠佳矣,然而未知其仁。今將有民社以為政,吾於是觀焉。欽之勉之!(《與傅察推序》。)

行身乎大方之塗,養心於至義之源,遊泳乎《詩》、《書》之和,沈潛乎《易》、《春秋》之微,博之以文藝,約之以禮法,而歸之於誠,亦庶乎其至也!(《送管師常序》。)

好學以盡心,誠心以盡物,推物以盡理,明理以盡性,和性以盡神。(《送章衡序》。)

祖望謹案:古靈崛起南嶠,昌明正學。雖其立言尚有未盡融洽者,如此五語是也,然其大意已通關、洛之津,較之石徂徠輩,則入細矣。無近名,無躐學,無急於奔競。(《送章衡序》。)

君子之道,正以持之,通以行之。正者道之經,通者道之權,二者相用而成。孰為正?曰:中庸是也。孰為通?曰:隨時之義是也。仁以居之,義以由之,正在其中矣;;智以遷之,禮以和之,通在其中矣。君子知是四者,所以藏身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謹,雞鳴而起,孳孳守之而弗失,其善持之也,是謂之正。萬物相感而情偽生,萬物相交而利害生,故其道有否泰,時有險易,而濟之以屈伸語默之變,是謂之通。(《何秉字序》。)

誠至於高明博厚而不息也,然後能定。明至於廣大精微而不惑也,然後能應。聰明不足以自任,權勢不足以自私。(以上《上殿劄子》。)

聖人先得乎誠,誠則明矣。賢人,思誠者也,因明而後誠。存其所謂正而公者,去其所謂邪而私者,此之謂擇善;戒慎於不睹不聞之際,此之謂慎獨。而固執之,此之謂明則誠矣。(《誠明說》。)

予湣汝邑民不識為學,父子兄弟不相孝友,鄉黨鄰裏不相存恤,其心惟汲汲爭財競利為事,以至身冒刑憲,鞭箠流血而不知止。奈奉天子教條,不可私恕,每刑一人,若傷膚發。而汝輩不知予心,乃相煽熾,構訟成獄,自以為能,使予日不得食,夜不得寢,是誠何心!然非汝百姓之樂於此也,蓋不知讀書之故也。十室之邑,必有忠信。汝父老歸告子弟,令來學,予將擇明師而教諭之。(《仙居勸學文》。)

為吾民者,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夫婦有恩,男女有別,子弟有學,鄉里有禮,貧窮患難,親戚相救,婚姻死喪,鄰保相助,無惰農桑,無作盜賊,無學賭博,無好爭訟,無以惡淩善,無以富吞貧,行者讓路,耕者讓畔,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則為禮義之俗矣。(《仙居勸俗文》。)

學校之設,非以教人為詞章取利祿而已,當致學者首明《周官》三物之要,使有以自得於心而形於事類,然後可以言仕。(《杭州勸學文》。)△古靈語

人不可為人所容。(見《晁氏客語》。)格君心之非,吾徒事也。

世之欲堯舜其君者,莫若求大賢而進之。(以上見劉執中所作《祠堂記》。)

祖望謹案:王偁作《陳古靈傳》,詆其迂闊,心竊異之,謂偁不應乖謬至此。及讀程俱《北山小集》,乃知此語本於《紹聖實錄》,而偁不審而實之者也。北山有曰:「襄所薦三十餘人,其所學皆不以當時之所建立為然者。襄之行己,從可知矣。」北山又曰:「襄之美,以壬午之詔而益明。」(梓材案:「壬午」當作「壬子」。)

△熙寧經筵論薦三十三人品目

端明殿學士、右諫議大夫、集賢院修撰、提舉西京嵩山崇福宮司馬光,素有行實,忠亮正直,以道自任,博通書史之學,可備顧問。

端明殿學士、翰林侍讀學士、吏部郎中、知許州韓維,器質方重,學亦醇正,知盡心性理之說,得道於內,可以應務於外。

翰林侍讀學士、寶文閣學士、戶部侍郎、提舉崇福宮呂公著,道德醇明,學有原本,事君以進賢汲善為己任。(以上三人皆股肱心膂之臣,不當久外。)

秘書監、集賢院學士、知杭州蘇頌,長於史學,國朝典故,多所練達,可充編撰之任。

右司諫、直集賢院孫覺,明經術義理之學,端良信厚,可以鎮浮厲世。

祠部員外郎、秘閣校理、知齊州李常,性行醇正,兼治經術,可比於覺。

兵部員外郎、直集賢院、知和州範純仁,器識通明,忠義骨鯁,足濟大事。(以上三人可充侍從。)

祠部員外郎、直史館、權知河中府蘇軾,豪俊端方,雖不長於經術,然百氏無所不覽,文詞美麗,尤通政事。

祠部員外郎、集賢校理、權知洪州曾鞏,文詞典雅,與軾各為一體。(二人可備文翰。)

祠部員外郎、集賢校理、同修起居注孫洙,博學能文,所守亦端,兼明世務,可充史臣。秘書丞、集賢校理王存,學行素著,方重有守,不為勢利所遷。

太子中允、判武學顧臨,才豪氣剛,兼有識略,喜於聞過,可屬以危難之事。著作佐郎、集賢校理林希,少有文行。(祖望謹案:三十三人中,惟斯人晚節不終。)

右司郎中、分司南京李師中,人多稱其有才,可當邊帥。兵部員外郎傅堯俞,以義去就,有古諍臣風。

太常博士、河東提刑胡宗愈,文醇行循,兼明經術。(以上三人,以言事未蒙宥復。)前著作佐郎王安國,材器磊落,罪廢不忘進學。太子中允、應天簽判劉摯,性行端醇,詞學淵遠。

太常博士、宗正丞虞太熙,治經有行,不苟於進,可充閣。

太子中允、監西京洛河竹木務程顥,性行端醇,明於義理,可備風憲。

太子中允、權發遣淮南西路運判劉載,少治經術,兼有文行,可備閣。

殿中丞、充秦鳳熙河路句當官薛昌朝,才質俱美,持守端直,可置閣。

著作佐郎、崇文校書張載,養心事道,不苟仕進,西方學者,一人而已。興國軍掌書記蘇轍,學與文若不逮軾,而靜厚過之。前台州司戶、今召試館閣孔文仲,性行淳粹,文章正直。

歙州推官吳賁,以孝行聞,治經學,尤盡心於民政。前延陵令吳恕,器識醇深,學通義理。屯田郎中、知太康縣林英,和而不隨,直而不撓。

都官員外郎、監泗州倉孫奕,士行著於鄉閭,節義信於朋友,所至以善政聞,可當一路。著作佐郎、監揚州糧料院林旦,通曉民政,兼有持守。太常博士、監衡州鹽倉鄒何,操履端方,吏才通敏。

大理評事唐,性雖輕脫,才斡明敏,以言事竄,今監杭州龍山稅,流落遠方。

前監安上門、英州安置、勒停鄭俠,愚直敢言,發於忠義,望陛下矜憐,使得生還。

(祖望謹案:古靈先生講學,以誠明為主。其立朝,尤以薦賢為急。今觀其三十三人品目,自溫公、申公、韓、範、劉、王諸大臣,無不當其性行。其謂橫渠則曰「西方學者,一人而已」,於東坡則曰「不長經術」,即此可見先生之學之醇,故備錄之。其生平薦士於當路尚多,今皆附載於後。)

△與陳安撫薦士書(九人。)

殿中丞、致仕胡瑗,博學通經,負文、武之道,而適用不迂,雖老,尚可大用。舒州通判王安石,才性賢明,篤於古學。潁州司法劉彝,其政與學,通達體椅蓿

合肥主簿孫覺,才質老成,經學浸有原本,文辭簡粹。揚州孫處,高介好古而志道,安貧不仕,文辭必臻於理。衢州江山縣周穎,剛義孝友,不畏強

越州蕭山縣吳孜,勇於為義,少習聲律之學,既而約心於理,甘貧養親。(其二人即陳烈、鄭穆。)

(祖望謹案:其《與韓丞相薦士書》(十七人)曰:「知綿州龍安縣劉載,虔州推官吳賁,前灃陽令、監泰州如尋鹽倉盛僑,鬆陽令餘京,上虞令丁騭,江寧府監上元縣管師常,長垣主簿孫路。(以上皆文行經術之士。)沂州防推官宋希元,⒓縣尉吳道,鄆州觀察推官許安世,監池州酒務楊國寶,前涇州觀察推官王岩叟,明州鄞縣尉陳頤。(以上皆強誌力行之士。)左軍巡院判官黃顥,節度推官曾華旦,大理寺丞黃默,鬆溪令賈易。(以上皆幹能之士。)」其《與蔡舍人薦士書》(八人)曰:「太學直講胡瑗,進士吳孜、管師常、任原、倪天隱、張京,明經顧臨,又友人陳烈。」此皆古靈未甚達時所薦。及修起居注,則薦常秩;為侍御史,則薦陳烈;領國子監事,則薦常秩、陳烈、程頤、管師常;知杭州,則薦吳師仁;為樞密直學士,又薦陳烈;其試 士,則薦陸佃。而其薦三十三人最在後。能留心天下之人材,未有過於先生者也。其中多講學儒者,自胡公、二程、張子外,盛僑、吳孜、劉彝、顧臨、周穎、倪天隱,皆安定弟子;楊國寶、賈易,皆伊川弟子;而孫覺、管師常,則先生之徒而卒業於安定者。惟常秩、林希有負先生之舉耳。先生又嘗以徂徠忠義經術,乞官其子。)

(梓材謹案:先生所薦又有禮祠客膳四部主簿黃庭僉,見《黃豫章外集》。)

◎古靈講友○祭酒鄭閎中先生穆

鄭穆,字閎中,侯官人也。「四先生」之一。醇謹好學,讀書至忘櫛沐。進退容止必以禮。門人千數。以進士為壽安簿,召為國子監直講,尋編集賢館書籍,積官太常博士,以集賢校理通判汾州。熙寧三年,召為岐王侍講,又為嘉王侍講。神宗謂古靈曰:「如鄭穆德行,乃堪左右王者耳。」凡居館閣三十年,而在王邸一紀,非公事不及執政之門。講經至可為勸戒者,必反復摘誦,二王咸敬禮焉。元豐三年,以朝散大夫知越州。先是,鑒湖旱乾,民因田其中,延袤百里,官籍而稅之。既而連年水溢,民逋官租且萬緡,先生悉奏免之。未滿乞休,管句杭州洞霄宮。元祐初,召拜國子祭酒,每坐講席,無間寒暑,雖童子,必朝服延接,以禮送迎,學者尊其德而服其教。故人張景晟者死,遺白金五百兩,讬其孤。先生曰:「恤孤,吾事也,金於何有!」反金而育其子。三年,揚王、荊王並請為講官,解祭酒,以直集賢院充荊王府侍講。荊王薨,復為揚王府翊善。太學諸生請之,有詔仍任祭酒,兼充徐王府翊善。四年,拜給事中,兼祭酒。次年,遷寶文閣待制,兼官如故。明年,乞休,詔以提舉洞霄宮致仕。太學諸生數千人以狀白宰相乞留,範給事淳夫言:「穆雖年逾七十,精力尚強。古者大夫七十致仕,有不得謝,則賜之几杖。祭酒居師資之地,正宜老成,願毋輕聽其去。」因引唐韓愈留孔戣故事。不報。於是公卿大夫各為詩贈行,空學出祖汴東門之外,都人觀者如堵。淳夫詩曰:「顧我言非韓吏部,多公節似孔尚書。」明年,卒。先生著述不傳,古靈謂其「深造於道,心仁氣正,勇於為義,文博而壯。」淳夫亦曰:「閎中真長者。元祐之盛,群賢咸在朝,居祭酒者,前推先生,後推顏復,皆真儒」云。

○直講陳季甫先生烈

陳烈,字季慈,侯官人也。學者稱為季甫先生。天性介特,篤於孝友。年十四,繼喪父母,水漿不入口者五日。自壯迨老,享奉如生事禮,寢興晦朔未嘗止。一日,夢中衰絰哭其親於中庭,哀聲震戶外,家人聞之,而先生未寤也。嘗語古靈曰:「烈今日縱得尊榮,父母不之見,何足為樂!」其無意於世矣。力學不群,平日端嚴,終日不言。雖禦童仆,如對大賓。裏有冠昏喪祭,請而後行。從學者數百。父兄訓厥子弟者,必舉其言行以規之。慶⒗初,應試不中選,遂不復赴禮部。或勉之仕,則曰:「伊尹守道,成湯三聘以幣。呂望持誠,文王載之與歸。今天子仁聖好賢,有湯、文之心,豈無有先覺如伊、呂者!」仁宗以大臣之薦,累詔之,不起。或問其故,曰:「吾學未成也。」自是交章論舉,先生誌不少易。古靈每謂人曰:「世多以季甫為潔身不仕之流,非也。蓋其志孔、孟之道,不肯苟進而已。」嘉祐中,詔授本州教授,不拜。而福建提刑王陶奏先生「以妻林氏疾病鬼瘦,遣歸其家,十年不視。烈,貪詐人也。已行之命,乞賜削奪」。司馬溫公在諫院,上言:「臣素不識烈,不知其人果如何。惟見國家常患士人不修名檢,故舉烈以獎厲風俗。若烈平生操守出於誠實,雖有迂闊之行,不合中道,猶為守節之士,亦當保而全之。願委公正官吏,通儒術、識大體者覆實。若止於夫婦不相安諧,則使之離絕而湔洗其過,庶復申眉於後。若復敗亂名教,則嚴賜刑誅,並治舉者之罪,以明至公。」於是陶奏不行。明年,歐陽公復薦其行,除國子直講,竟不出。久之,詔許從其志,以宣德郎致仕。先是,古靈在中舉先生自代,稱其道已造大賢之域。然先生行過拘,故終多以矯偽疑之者,皆王陶之流也。元祐初,復詔為本州教授,不受祿,敝衣糲食,處之裕如。稍有餘,即以周貧乏者。七十六歲而卒。

△附錄

或問:「陳烈行古禮,率子弟匍匐以吊蔡君謨,為世俗譏笑,太不近人情。」張橫浦曰:「今取《鄉黨》言,訚訚侃侃,踧踖與與,色勃足躩,豈不為怪狀?但世俗以人視人故耳!」(梓材謹案:此條梨洲所節《橫浦心傳》,本在《橫浦學案》。今以言陳季甫事,移錄於此。)

○助教周公辟先生希孟

周希孟,字公辟,侯官人也。四先生者,古靈最有名,閎中亦顯於朝,而先生與季甫獨不出,然交相重也。遍通《五經》,尤邃於《易》。弟子七百餘人,知州劉夔、曹穎叔、蔡襄皆親至學舍質問經義。部使者相繼薦於朝,詔賜粟帛,授將仕郎,試國子監四門助教,充本州學教授,三表力辭,不許。尤辟佛氏之說。卒,門人曾伉等祠其遺像於五福寺中。所著有《易義》、《詩義》、《春秋義》,今皆不傳。案古靈先生引先生說《大有》之九四,謂前儒以「彭」撾薨旁」之非:「彭,盛也。九四體是離明,能知九三之專,不從其盛,專心以奉六五也。」以彭為盛,蓋自先生發之。

○知州劉先生彝(別見《安定學案》。)

◎古靈同調

○光祿章先生望之

○宮教吳先生師仁(並見《士劉諸儒學案》。)

○文正司馬涑水先生光(別見《涑水學案》。)

○獻公張橫渠先生載(別見《橫渠學案》。)

◎公辟學侶○侍郎劉先生夔

劉夔,字道元,崇安人。第進士,曆知陝、廣、潭州,所至有廉名。累官樞密直學士、知鄆州,發廩賑饑,民賴全活,盜賊屏息。後知建州,以戶部侍郎致仕。(《參《姓譜》。)

(雲濠謹案:先生所著有《春秋褒貶志》五卷,見鄭氏《通志》。)○龍圖曹先生穎叔

曹穎叔,字力之,亳州譙人。進士及第,累官右司郎中、陝西都轉運使。自慶⒗鑄大錢行陝西,民盜鑄不已,先生請罷鑄諸郡鐵錢,以三鐵錢當銅錢之一,從之。進龍圖閣學士、知永興軍,卒於官。(參史傳。)

○忠惠蔡先生襄

蔡襄,字君謨,仙遊人。舉進士,為西京留守推官、館閣校勘。範文正仲淹以言事去國,餘忠襄靖論救之,尹師魯請與同貶,歐陽文忠移書高司諫若訥,三人皆坐遣。先生作《四賢一不肖詩》,都人爭相傳寫。契丹使買以歸,張於幽州館。後仁宗更用輔相,親擢忠襄、文忠及王懿敏素為諫官,先生又以詩賀。三人列薦之,帝亦命之知諫院。進直史館。兼修起居注,益任職論事,無所回撓。曆知開封府,以樞密直學士再知福州。郡士周公辟、陳季甫、陳述古、鄭閎中以行義著,先生備禮招延,誨諸生以經學。召為翰林學士、三司使,旋乞為杭州,拜端明殿學士以往。卒,年五十六。贈吏部侍郎。先生工於書,為當時第一,仁宗尤愛之。乾道中,賜諡忠惠。(同上。)

(梓材謹案:歐陽公為先生墓誌云:「徒知福州,復知泉州。往時閩人多好學,而專用賦以應科舉。公得先生周希孟,以經術傳授,學者常至數百人。公為親至學舍,執經講問,為諸生率。延見處士陳烈,尊以術禮。而陳襄、鄭穆方以德行著稱鄉里,公皆折節下之。」較史傳更為分明。)

◎古靈門人

○學士孫莘老先生覺(別見《安定學案》。)○縣尉吳先生道

吳道,字真常,浦城人也。學於古靈,從之至河陽。古靈嘉其志節,謂能修身治性,不為事物之惑,使為河陽學舍都講,遂遊太學。以進士為⒓縣尉。古靈嘗薦之韓忠獻公,謂能知無不為,剛直不撓,可任以難事。

○張先生公諤

張公諤者,閩縣人也。其在古靈門下,見知與吳道等。河陽都講,其一為公諤,而道副之。○待制章先生衡

章衡,字子平,浦城人。登進士第一,曆鹽鐵判官、同修起居注。出知汝州、潁州,還判太常寺。出知鄭州,奏罷原武監,弛牧地四千二百頃以予民。復判太常,知審官西院。使遼,燕射連發破的,遼以為文武兼備,待之異他使。歸,纂歷代帝係,名曰《編年通載》,神宗覽而善之,賜三品服。判吏部流內銓。未幾,擢知通進銀司、直舍人院,拜寶文閣待制。元祐中,加集賢學士。(從黃氏補本錄入。)

祖望謹案:古靈劾李定,未行;定擢中允,三舍人不行,而章子平行之。見《元城語錄》。△附錄

《元城語錄》曰:王安石薦李定時,陳襄彈之,未行。已擢監察御史裏行,宋次道封還詞頭,辭職罷之;次直李大臨,再封還;最後付蘇子容,又封還之。更奏復下,至於七八,俱落職奉朝請,名譽赫然。此乃祖宗德澤,百餘年間養成風俗,其與齊太史殺三人而執簡如初者何異?再後攝官修起居注,章衡行之。賢不肖於此可見。

○龍圖傅先生楫

傅楫,字元通,仙遊人。少自刻厲,從孫莘老,又從古靈學。第進士,曆官太學博士。四年,以薦為太常博士。進侍講、翊善。後以鄒道鄉浩得罪被貶。徽宗即位,曆監察御史、中書舍人。在朝歲餘,每以遵祖宗法度、安靜自然為言。以龍圖閣待制知博州,卒。(從黃氏補本錄入。)

○州判陳先生貽

陳貽,字伯模,臨海人。治平四年進士。常遊胡安定之門,又師事陳古靈,而與羅提刑適為友。曆宗正丞。通判處州,民懷其德,有「道不拾遺慁,月照處州城」之謠。所著有《慶善集》。(參《台州府志》。)

(雲濠謹案:先生著有《千題適變錄》十六卷,見《宋史·藝文志》。)○隱君管臥雲先生師復

管師復者,龍泉人也。古靈講學仙居,先生與其弟師常不告父母,奔走而來。閉門官舍中,惡衣粗食,聞古善言善行,必欲力行而進之。每與人言及其親之老,則涕泗滂沱不能收。友愛其弟。為人仁勇且直,好古而義。朋友有暴戾弗革者,先生能屈之,或至泣下。古靈因使為仙居都講,聚諸子使教之。諸生畏先生之糾彈,莫敢犯矩度者。古靈北官,先生復從學安定,其名日盛,然無仕進意。神宗以大臣之薦,召至,問曰:「聞卿工詩,所得如何?」對曰:「『滿塢白雲耕不破,一潭明月釣無痕』,臣所得也。」官之,不受。學者稱為臥雲先生。所著有《白雲集》。

○助教管先生師常

管師常者,師復弟也。履行正固,精經術。師復學於古靈而歸,仙居之弟子失其齋長,古靈使先生司之。容止莊謹,雖退食,不脫冠帶,橫經夜坐,如對古人,終歲如一日。古靈喜曰:「生不屑屑於糾彈,而修身自律以勸人,其更峻也。」已而從學安定,益留心民事,適於時用。以薦為太學正。古靈管太學,嘗薦為助教。其後監江寧府上元縣事,古靈又常薦之韓忠獻公雲。先生深於《大易》、《春秋》之旨,惜其書無傳者。

○陳先生砥

陳砥,不知其何所人也。古靈仙居學中高弟,嘗與管氏兄弟並稱。○隱君呂先生逢時(附門人錢景臻。)

呂逢時,字原道,仙居人也。古靈為令,首執弟子禮。仙居人知學者,自此始。入太學,與鄭獬友。駙馬都尉錢景臻師之,欲奏以官,固辭不受。羅適以孝廉舉,不就,隱居白岩山終身。

○縣令黃先生穎(附子公坦。)

黃穎,字伸實,莆田人也。元祐中,以經明行修薦,不赴。孫莘老為中丞,薦之,知長泰縣。好講學,每晨治公事,即入學與諸生說經,抵暮而歸,一如古靈之在浦城諸邑也。職田所入穀,可餘三百石,盡以給耕民。兼權龍溪縣,其興學如長泰。病卒,兩縣之民爭致賻,子公坦皆謝還之,論者以為再世不鬼師門。

○(雲濠謹案:先生子公坦,宣和六年進士,官通直郎。見《福建通志》。)○朝散劉先生淮夫

劉淮夫,字長源,閩縣人,彝之子也。先生於古靈為甥,少從學,孝於親。元豐中,為台州判,累被薦。更曆一考,即可改官,以父被召赴闕,不忍離,遂不待任滿,乞隨侍去。父卒,監江寧府酒務,念母年幾九十,思歸陽羨,雖甚貧,不復顧祿,即乞以朝散郎致仕。(雲濠案:《安定學案》執中附子長源傳作「累官朝散大夫」。)太守以下再三留之,皆不可得。母卒,無屋可居,無田可食,而守之甚固,未嘗一毫有求於人。東南薦紳先生皆稱為孝子,先生輒皇恐曰:「此乃人子之常然,無足道也!」鄒忠公薦之,終不起。

◎公辟門人○教授劉先生康夫

劉康夫,字公南,閩縣人也。彝之從子。少從學於周氏。熙寧中,五路置學官,以薦主番禺教。嘗進《誌述》二十七篇,其文皆羽翼《六經》之言也。元祐中,特奏名,未唱名,卒,鄭監門俠誌其墓。

○奉議潘先生鯁

潘鯁,字昌言,齊安人,從周氏學。元豐進士,授蘄水縣尉,遷和州防推官,知江州瑞昌縣,遷吉州軍事推官,以奉議郎致仕。張耒誌其墓曰:「齊安有君子,曰潘昌言。其學也正,其言也文。其居家篤於孝弟,其為吏惠下愛民。君子哉!」著有《春秋斷義》十二卷、《講義》十五卷、《易要義》三卷。

○曾先生伉

曾伉,周公辟門人也。熙寧二年,從三司條例司之請,遣先生及程伯淳顥、劉執中彝、盧仲甫秉、謝卿材、侯叔獻、王汝翼、王廣廉八人行諸路,相度農田、水利、稅賦、科率、徭役利害。(參《通鑒》。)

◎傅氏家學(古靈再傳。)○縣令傅先生希龍

傅希龍者,仙遊人也。楫之從子,官漳浦令。以不附二蔡,入邪等,楫曰:「不負吾學!」

◎管氏門人○隱君林塘奧先生石

林石,字介夫,瑞安人。少有誌操。初習進士聲律,既而曰:「古人之學不如是。」遂刻意諸經。聞括蒼管師常明《春秋》,往從受之。遭父喪,廬墓三年,不茹草木之滋。臨川王氏《三經》行,先生獨不趨新學,以《春秋》教授鄉里。既而《春秋》為時所禁,乃絕意仕進,築室躬耕,作萱堂以養母。或勸以仕,不答。講論古今,必先實行而後文藝,曰:「本之不立,末於何有?邑官初至,率來謁,執弟子禮。母卒,年九十餘,白首終喪如父時,人以為難。建中靖國年,無疾而逝。周行已見《沈子正墓銘》云:「河南程正叔、京兆呂與叔、括蒼龔深之與介夫,皆傳古道,名世宗師。唯是書成弗以示人,故世無傳焉。」學者稱塘奧先生。(雲濠案:謝山《劄記》,先生著有《塘奧集》、《三遊集》。)

(梓材謹案:管臥雲附弟傳並及門林塘奧傳,黃氏原本在《安定學案》。後謝山特立《古靈學案》,且為二管各立一傳,故於安定卷刪臥雲原傳而移著林氏於是卷。)

◎林氏門人(古靈三傳。)

○沈石經先生躬行(別見《周許諸儒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