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書/卷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第三 宋書卷四
本紀第四
作者:沈約 南朝梁
本紀第五

少帝

少帝諱義符,小字車兵,武帝長子也。[1]母曰張夫人。晉義熙二年,生於京口。武帝晚無男,及帝生,甚悅。年十歲,拜豫章公世子。[2]帝有旅力,善騎射,解音律。宋臺建,拜宋世子。元熙元年,進為宋太子。武帝受禪,立為皇太子。

永初三年五月癸亥,武帝崩,是日,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

六月壬申,以尚書僕射傅亮為中書監,司空徐羨之、領軍將軍謝晦及亮輔政。戊子,太尉長沙王道憐薨。

秋九月丁未,有司奏武皇帝配南郊,武敬皇后配北郊。

冬十一月戊午,有星孛于營室。

十二月庚戌,魏軍克滑臺。

明年春正月己亥朔,大赦,改元為景平元年。文武進位二等。辛丑,祀南郊。[3]虜將達奚卬破金墉,進圍虎牢。[4]毛德祖擊虜敗之,虜退而復合。拓跋木末又遣安平公涉歸寇青州。[5]癸卯,河南郡失守。乙卯,有星孛于東壁。

二月丁丑,太皇太后崩。沮渠蒙遜、吐谷渾阿犲並遣使朝貢。庚辰,[6]爵蒙遜為驃騎大將軍,[7]封河西王。以阿犲為安西將軍、沙州刺史,封澆河公。辛未,富陽人孫法光反,[8]寇山陰,會稽太守褚淡之遣山陰令陸劭討敗之。[9]

三月壬寅,孝懿皇后祔葬于興寧陵。是月,高麗國遣使朝貢。甲子,豫州刺史劉粹遣軍襲許昌,殺虜潁川太守庾龍。[10]乙丑,虜騎寇高平。初虜自河北之敗,請修和親;及聞高祖崩,因復侵擾,河、洛之地騷然矣。

夏四月,檀道濟北征,次臨朐,焚虜攻具。乙未,魏軍克虎牢,執司州刺史毛德祖以歸。

秋七月癸酉,尊所生張夫人為皇太后。丁丑,以旱,詔赦五歲刑以下罪人。[11]

冬十月己未,有星孛于氐,指尾,貫攝提,向大角,仲月在危,季月掃天倉而後滅。是歲,魏主拓跋嗣薨,子燾立。

十二月丙寅,[12]省寧州之江陽、犍為、安上三郡,合為宋昌郡。

二年春二月癸巳朔,日有蝕之。[13]廢南豫州刺史廬陵王義真為庶人,徙新安郡。乙未,以皇弟義恭為冠軍將軍,南豫州刺史。乙巳,大風,[14]天有五色雲,占者以為有兵。高麗國遣使貢獻。執政使使者誅義真于新安。

夏五月,江州刺史王弘、南兗州刺史檀道濟入朝。[15]帝居處所為多過失。乙酉,皇太后令曰:

王室不造,天禍未悔,先帝創業弗永,棄世登遐。義符長嗣,屬當天位,不謂窮凶極悖,一至於此。大行在殯,宇內哀惶,幸災肆於悖詞,喜容表於在慼。至乃徵召樂府,鳩集伶官,優倡管絃,靡不備奏,珍羞甘膳,有加平日。採擇媵御,產子就宮,靦然無怍,醜聲四達。及懿后崩背,重加天罰,親與左右執紼歌呼,推排梓宮,抃掌笑謔,殿省備聞。加復日夜媟狎,羣小慢戲,興造千計,費用萬端,帑藏空虛,人力殫盡。刑罰苛虐,幽囚日增。居帝王之位,好皁隸之役,處萬乘之尊,悅廝養之事。親執鞭撲,毆擊無辜,以為笑樂。穿池築觀,朝成暮毀,徵發工匠,疲極兆民。遠近歎嗟,人神怨怒,社稷將墜,豈可復嗣守洪業,君臨萬邦。今廢為營陽王,一依漢昌邑、晉海西故事。
鎮〔西將軍宜都王,仁明孝弟,著自幼辰。德業沖粹,識心明允。宜纂洪統,光臨億兆。主者詳依典故,以時奉迎。未亡人嬰此百罹,雖存若隕。永悼情事,撫心摧塞。〕[16]

始徐羨之、傅亮將廢帝,諷王弘、檀道濟求赴國訃。弘等來朝。使中書舍人邢安泰、潘盛為內應。是旦,道濟、謝晦領兵居前,羨之等隨後,因東掖門開,入自雲龍門。盛等先戒宿衞,莫有禦者。時帝於華林園為列肆,親自酤賣。又開瀆聚土,以象破岡埭,與左右引船唱呼,以為歡樂。夕游天淵池,即龍舟而寢。其朝未興,兵士進,殺二侍者於帝側,傷帝指。夫出東閤,就收璽紱,羣臣拜辭,送於東宮,遂幽於吳郡。是日,赦死罪以下。太后令奉還璽紱。檀道濟入守朝堂。六月癸丑,徐羨之等使中書舍人邢安泰弒帝於金昌亭。帝有勇力,不即受制,突走出昌門,追以門關踣之,致殞。時年十九。[17]

【論】[编辑]

上闕則創業之君,自天所啟;守文之主,其難乎哉![18]

校勘記[编辑]

  1. 武帝長子也 廿二史考異云:「按紀傳書諸帝皆稱廟號,獨此紀書武帝者四,而仍有稱高祖者。又它篇例稱魏為索虜,而此紀一云魏軍克滑臺,一云魏主拓跋嗣薨,全非休文之例。又如義熙十二年正月,以豫章公世子為西中郎將、豫州刺史。三月,除征虜將軍、徐兗二州刺史,鎮京口。十四年六月,除中軍將軍,副貳相國府。若宜見於本紀,而略不及。卷末無史臣論。其非休文書顯然。蓋此篇久亡,後人雜採它書以補之,故義例乖舛如此。」
  2. 年十歲拜豫章公世子 按少帝義符生於義熙二年,而據五行志授豫章世子,在義熙七年,則當云六歲,此云十歲,疑有誤。
  3. 辛丑祀南郊 「辛丑」各本作「辛巳」,據局本及南史改。按是年正月己亥朔,無辛巳,初三日辛丑。
  4. 虜將達奚卬破金墉進圍虎牢 按據魏書奚斤傳,圍虎牢者為奚斤,斤本姓達奚氏。「卬」當是「斤」字之譌。
  5. 拓跋木末又遣安平公涉歸寇青州 拓跋木末即魏主拓跋嗣。本卷後又稱嗣。蓋所採雜異,故前後不一致。「安平公」各本作「平安公」,今從局本。按索虜傳:「景平元年,虜遣安平公涉歸幡能健……東擊青州。」涉歸幡能健即叔孫建,魏書有傳,魏道武時,曾賜爵安平公。
  6. 庚辰 張熷讀史舉正云:「二月丁丑、庚辰書辛未前,誤。」按張說是。二月戊辰朔,初四日辛未,初十日丁丑,十三日庚辰,辛未不當在庚辰後。
  7. 爵蒙遜為驃騎大將軍 各本皆無「驃騎」二字。按本書文帝紀,元嘉二年,驃騎大將軍涼州牧大沮渠蒙遜改為車騎大將軍。則各本並奪「驃騎」二字。今據南史補。
  8. 富陽人孫法光反 「孫法光」,褚叔度傳作「孫法亮」。
  9. 會稽太守褚淡之遣山陰令陸劭討敗之 「褚淡之」各本並作「褚談」,據褚叔度傳,時會稽太守為褚淡之,「談」蓋「淡」之形譌。按南北朝人名後之「之」字,有時可以省去。今仍改「談」作「淡」,並補「之」字。
  10. 殺虜潁川太守庾龍 「潁川」各本並作「潁州」,據劉粹傳改。
  11. 以旱詔赦五歲刑以下罪人 各本並脫「刑」字,據南史補。
  12. 十二月丙寅 按景平元年十二月癸巳朔,無丙寅。
  13. 二年春二月癸巳朔日有蝕之 「二月癸巳朔」,局本同,宋本、北監本、毛本、殿本、通鑑考異引宋略、建康實錄作「正月癸巳朔」,南史宋本紀作「二月己卯朔」。按陳垣朔閏表,景平二年正月癸亥朔,二月壬辰朔。查正月無癸巳,癸巳為二月初二日。然日蝕當在朔日,是年正月祇二十九日,作二月壬辰朔者,蓋後人定朔有誤。宋書五行志作「二月癸巳朔」。今改從局本。
  14. 乙未以皇弟義恭為冠軍將軍南豫州刺史乙巳大風 按陳垣朔閏表景平二年正月癸亥朔,是月無乙未、乙巳。二月壬辰朔,初三日乙未,十三日乙巳。可證上之春正月應作春二月。
  15. 江州刺史王弘南兗州刺史檀道濟入朝 各本並作「江州刺史檀道濟、揚州刺史王弘入朝」。建康實錄作「江州刺史王弘、南兗州刺史檀道濟來朝」,是,今據改。錢大昕廿二史考異云:「按是時道濟為南兗州刺史,非江州;弘為江州刺史,非揚州也。揚州治輦下,時以司空徐羨之領之。紀所書皆誤。」
  16. 西將軍宜都王撫心摧塞 各本並脫,今據元龜一八八補。
  17. 始徐羨之傅亮將廢帝時年十九 此段宋本巳有脫葉。北監本、毛本、殿本、局本據南史補。今仍錄存。徐羨之、傅亮、檀道濟、謝晦等入雲龍門至華林園廢少帝一段,又見沈約宋書徐羨之傳中。天淵池,各本作天泉池,蓋據李延壽南史,乃避唐諱。今仍據沈約宋書徐羨之傳改為天淵池。
  18. 其難乎哉 各本並脫此一行,僅涵芬樓影印百衲本所據之宋本,有此殘葉。蓋即本卷史臣曰之殘存結尾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