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卷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纪第三 宋书卷四
本纪第四
作者:沈约 南朝梁
本纪第五
少帝

少帝讳义符,小字车兵,武帝长子也。[1]母曰张夫人。晋义熙二年,生于京口。武帝晚无男,及帝生,甚悦。年十岁,拜豫章公世子。[2]帝有旅力,善骑射,解音律。宋台建,拜宋世子。元熙元年,进为宋太子。武帝受禅,立为皇太子。

永初三年五月癸亥,武帝崩,是日,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

六月壬申,以尚书仆射傅亮为中书监,司空徐羡之、领军将军谢晦及亮辅政。戊子,太尉长沙王道怜薨。

秋九月丁未,有司奏武皇帝配南郊,武敬皇后配北郊。

冬十一月戊午,有星孛于营室。

十二月庚戌,魏军克滑台。

明年春正月己亥朔,大赦,改元为景平元年。文武进位二等。辛丑,祀南郊。[3]虏将达奚卬破金墉,进围虎牢。[4]毛德祖击虏败之,虏退而复合。拓跋木末又遣安平公涉归寇青州。[5]癸卯,河南郡失守。乙卯,有星孛于东壁。

二月丁丑,太皇太后崩。沮渠蒙逊、吐谷浑阿犲并遣使朝贡。庚辰,[6]爵蒙逊为骠骑大将军,[7]封河西王。以阿犲为安西将军、沙州刺史,封浇河公。辛未,富阳人孙法光反,[8]寇山阴,会稽太守褚淡之遣山阴令陆劭讨败之。[9]

三月壬寅,孝懿皇后祔葬于兴宁陵。是月,高丽国遣使朝贡。甲子,豫州刺史刘粹遣军袭许昌,杀虏颍川太守庾龙。[10]乙丑,虏骑寇高平。初虏自河北之败,请修和亲;及闻高祖崩,因复侵扰,河、洛之地骚然矣。

夏四月,檀道济北征,次临朐,焚虏攻具。乙未,魏军克虎牢,执司州刺史毛德祖以归。

秋七月癸酉,尊所生张夫人为皇太后。丁丑,以旱,诏赦五岁刑以下罪人。[11]

冬十月己未,有星孛于氐,指尾,贯摄提,向大角,仲月在危,季月扫天仓而后灭。是岁,魏主拓跋嗣薨,子焘立。

十二月丙寅,[12]省宁州之江阳、犍为、安上三郡,合为宋昌郡。

二年春二月癸巳朔,日有蚀之。[13]废南豫州刺史庐陵王义真为庶人,徙新安郡。乙未,以皇弟义恭为冠军将军,南豫州刺史。乙巳,大风,[14]天有五色云,占者以为有兵。高丽国遣使贡献。执政使使者诛义真于新安。

夏五月,江州刺史王弘、南兖州刺史檀道济入朝。[15]帝居处所为多过失。乙酉,皇太后令曰:

王室不造,天祸未悔,先帝创业弗永,弃世登遐。义符长嗣,属当天位,不谓穷凶极悖,一至于此。大行在殡,宇内哀惶,幸灾肆于悖词,喜容表于在戚。至乃征召乐府,鸠集伶官,优倡管弦,靡不备奏,珍羞甘膳,有加平日。采择媵御,产子就宫,䩄然无怍,丑声四达。及懿后崩背,重加天罚,亲与左右执绋歌呼,推排梓宫,抃掌笑谑,殿省备闻。加复日夜媟狎,群小慢戏,兴造千计,费用万端,帑藏空虚,人力殚尽。刑罚苛虐,幽囚日增。居帝王之位,好皂隶之役,处万乘之尊,悦厮养之事。亲执鞭扑,殴击无辜,以为笑乐。穿池筑观,朝成暮毁,征发工匠,疲极兆民。远近叹嗟,人神怨怒,社稷将坠,岂可复嗣守洪业,君临万邦。今废为营阳王,一依汉昌邑、晋海西故事。
镇〔西将军宜都王,仁明孝弟,著自幼辰。德业冲粹,识心明允。宜纂洪统,光临亿兆。主者详依典故,以时奉迎。未亡人婴此百罹,虽存若陨。永悼情事,抚心摧塞。〕[16]

始徐羡之、傅亮将废帝,讽王弘、檀道济求赴国讣。弘等来朝。使中书舍人邢安泰、潘盛为内应。是旦,道济、谢晦领兵居前,羡之等随后,因东掖门开,入自云龙门。盛等先戒宿卫,莫有御者。时帝于华林园为列肆,亲自酤卖。又开渎聚土,以象破冈埭,与左右引船唱呼,以为欢乐。夕游天渊池,即龙舟而寝。其朝未兴,兵士进,杀二侍者于帝侧,伤帝指。夫出东阁,就收玺绂,群臣拜辞,送于东宫,遂幽于吴郡。是日,赦死罪以下。太后令奉还玺绂。檀道济入守朝堂。六月癸丑,徐羡之等使中书舍人邢安泰弑帝于金昌亭。帝有勇力,不即受制,突走出昌门,追以门关踣之,致殒。时年十九。[17]

【论】[编辑]

上阙则创业之君,自天所启;守文之主,其难乎哉![18]

校勘记[编辑]

  1. 武帝长子也 廿二史考异云:“按纪传书诸帝皆称庙号,独此纪书武帝者四,而仍有称高祖者。又它篇例称魏为索虏,而此纪一云魏军克滑台,一云魏主拓跋嗣薨,全非休文之例。又如义熙十二年正月,以豫章公世子为西中郎将、豫州刺史。三月,除征虏将军、徐兖二州刺史,镇京口。十四年六月,除中军将军,副贰相国府。若宜见于本纪,而略不及。卷末无史臣论。其非休文书显然。盖此篇久亡,后人杂采它书以补之,故义例乖舛如此。”
  2. 年十岁拜豫章公世子 按少帝义符生于义熙二年,而据五行志授豫章世子,在义熙七年,则当云六岁,此云十岁,疑有误。
  3. 辛丑祀南郊 “辛丑”各本作“辛巳”,据局本及南史改。按是年正月己亥朔,无辛巳,初三日辛丑。
  4. 虏将达奚卬破金墉进围虎牢 按据魏书奚斤传,围虎牢者为奚斤,斤本姓达奚氏。“卬”当是“斤”字之讹。
  5. 拓跋木末又遣安平公涉归寇青州 拓跋木末即魏主拓跋嗣。本卷后又称嗣。盖所采杂异,故前后不一致。“安平公”各本作“平安公”,今从局本。按索虏传:“景平元年,虏遣安平公涉归幡能健……东击青州。”涉归幡能健即叔孙建,魏书有传,魏道武时,曾赐爵安平公。
  6. 庚辰 张熷读史举正云:“二月丁丑、庚辰书辛未前,误。”按张说是。二月戊辰朔,初四日辛未,初十日丁丑,十三日庚辰,辛未不当在庚辰后。
  7. 爵蒙逊为骠骑大将军 各本皆无“骠骑”二字。按本书文帝纪,元嘉二年,骠骑大将军凉州牧大沮渠蒙逊改为车骑大将军。则各本并夺“骠骑”二字。今据南史补。
  8. 富阳人孙法光反 “孙法光”,褚叔度传作“孙法亮”。
  9. 会稽太守褚淡之遣山阴令陆劭讨败之 “褚淡之”各本并作“褚谈”,据褚叔度传,时会稽太守为褚淡之,“谈”盖“淡”之形讹。按南北朝人名后之“之”字,有时可以省去。今仍改“谈”作“淡”,并补“之”字。
  10. 杀虏颍川太守庾龙 “颍川”各本并作“颍州”,据刘粹传改。
  11. 以旱诏赦五岁刑以下罪人 各本并脱“刑”字,据南史补。
  12. 十二月丙寅 按景平元年十二月癸巳朔,无丙寅。
  13. 二年春二月癸巳朔日有蚀之 “二月癸巳朔”,局本同,宋本、北监本、毛本、殿本、通鉴考异引宋略、建康实录作“正月癸巳朔”,南史宋本纪作“二月己卯朔”。按陈垣朔闰表,景平二年正月癸亥朔,二月壬辰朔。查正月无癸巳,癸巳为二月初二日。然日蚀当在朔日,是年正月祇二十九日,作二月壬辰朔者,盖后人定朔有误。宋书五行志作“二月癸巳朔”。今改从局本。
  14. 乙未以皇弟义恭为冠军将军南豫州刺史乙巳大风 按陈垣朔闰表景平二年正月癸亥朔,是月无乙未、乙巳。二月壬辰朔,初三日乙未,十三日乙巳。可证上之春正月应作春二月。
  15. 江州刺史王弘南兖州刺史檀道济入朝 各本并作“江州刺史檀道济、扬州刺史王弘入朝”。建康实录作“江州刺史王弘、南兖州刺史檀道济来朝”,是,今据改。钱大昕廿二史考异云:“按是时道济为南兖州刺史,非江州;弘为江州刺史,非扬州也。扬州治辇下,时以司空徐羡之领之。纪所书皆误。”
  16. 西将军宜都王抚心摧塞 各本并脱,今据元龟一八八补。
  17. 始徐羡之傅亮将废帝时年十九 此段宋本巳有脱叶。北监本、毛本、殿本、局本据南史补。今仍录存。徐羡之、傅亮、檀道济、谢晦等入云龙门至华林园废少帝一段,又见沈约宋书徐羡之传中。天渊池,各本作天泉池,盖据李延寿南史,乃避唐讳。今仍据沈约宋书徐羡之传改为天渊池。
  18. 其难乎哉 各本并脱此一行,仅涵芬楼影印百衲本所据之宋本,有此残叶。盖即本卷史臣曰之残存结尾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