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園寄所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寄園寄所寄 清
輯者:趙吉士

目錄[编辑]

例言[编辑]

予自少至壯,凡見聞新異,輒筆之於書。積之既久,分類成帙,用作座側之玩,因京園以寄其所寄,故以寄名園。嗣因竹太史采十餘條入《日下舊聞》,知不能久藏笥篋,遂爾付梓。

是書分十二寄,凡屬生平所歷,偶有觸者,輒附於末,以見世間事原有兩相符合處。至予作令晉中,平交山寇,夏君宛來敘其本末行世,亦節取數條,以相印證。

《囊底寄》。凡智囊已載者,概不復采,非好用機械也;有才不措諸實行,讀書不能致用,只紙上空談耳。

《鏡中寄》。忠孝故事,多不勝采,世所赫赫共傳者,不必錄,錄其幽僻而聳聽者。借鑒古人,以自敦本行,亦聖人論士,宗族稱孝,鄉黨稱悌之謂也。

《倚杖寄》。山川取其最大而有名者,新安山水,則齋為一卷,以故鄉從詳也。人生如電光石火,予於山水因緣不淺,況濟勝有具,何可刻置耶?

《撚鬚寄》。近來進退兩忘,時與良朋篝燈抵掌,非詩無以過日。其林臥遙集,偶然次韻,遂疊至千五百律,吟雖甚苦,心竊樂之,或亦具有夙癖耶?

《滅燭寄》。坡公夏日,愛人說鬼怪,猶屬嬉戲。神禹鑄鼎象物,凡愚賤細民,亦令知警,而預避防之,命音何厚?若言鬼怪而附以存者,雷霆之忽發,物類之駭觀,以及人妖之譎誕,頗有相類,因以編入。

《焚麈寄》。飽食終日,只鬥清譚,於身心何益?一言一事,皆足令人鼓舞興發,斯有濟耳。遺聞以資見聞;座箴談屑,以正人心術,助淹博;科名以勸子弟,壽考神童,皆可類推。

《獺祭寄》,能知事物根源。

《豕渡寄》則不致引典訛誤。

《裂眥寄》。觀勝朝之政事錯雜,盜賊紛紜,益知生太平世者為大幸,而防河泄者,當先杜蟻漏矣。事屬近代,尤不敢漫加己見,悉本成書,細加抄錄;中間或有是非未確處,觀者自能從原書正之。

《驅睡寄》。仙卜醫藥而外,亦有足豁人心脾者。

《泛葉寄》。故鄉事不無瑣細,然事屬桑梓,不厭詳也。至黔兵一剿,乃吾邑金正希先生主之,且一事而屢奉旨意,又經史閣部與馬貴陽幾番辨析,要為吾鄉存其略,以見金公功在扮榆。

《插菊寄》,可以不錄,然借胡盧之口,警君子之心,行事毋貽笑柄。雖屬笑談,未必無補。

丙子夏五,識於燕邸寄園之見心軒。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