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逸史/第012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嶺南逸史
◀上一回 第十二回 救夫人起三軍 運奇謀遂破六步 下一回▶


  詞曰:

五花鼙鼓下岩嶢,馬蹄驕,金戈耀日畫旗飄,萬民號。
烽火連宵至,將軍膽戰心搖,須臾血肉滿關郊。滿關郊,此釁問誰挑?  右調《望仙門》

  話說梅小姐殺了饒有,把屍首拖在破室內柴堆上,放把火燒了。梅小姐道:「哥哥住在此無益了,奴同哥哥趕出河口,僱船隻與哥哥,同黃聰到省城看視黃郎。奴同黃漢從路上趕回天馬,就提大兵來救。」說畢,一齊起身趕出河口,僱隻快船與志龍同黃聰去了。梅小姐遂同黃漢取路逕回天馬山來。不則一日,已到南江,早有伏路小軍接著,飛報上山來。梅英聞知大喜,忙率領將士下山迎接。梅小姐見了梅英,放聲大哭道:「黃郎被督府縮朒誣他交結瑤人,圖謀作反,屈打成招,監禁南海,望賢弟作速發兵救取。」梅英聞言,心中大怒道:「縮朒這賊子!孤久欲與他作對,今乃敢陷孤姐夫!願姐勿優,待弟與軍師商議,就發兵去救。」言畢,軍士簇擁上山,至寨坐定,眾將俱來參見畢,梅英就著人請軍師。諸葛同到來,敘禮坐下,梅小姐把逢玉受陷始末緣由,一一告訴了一遍道:「望軍師早發奇謀,救取奴夫!」說畢,歔欷不勝。

  諸葛同道:「番禺,一都會也,攻之非易,必須謀出萬全,方能有濟,尤不宜輕舉妄動。今據小姐所述,老者聞而未見,志龍見而未真,還須差人到省打探的確,方可出兵。請小姐放心,且進後寨少憩,待不才差人打聽,如果的實,現放著不才與大王兩個,決不致姑爺有半點差池。」梅小姐起謝,退入後寨。梅英就差神將陳龍往省探聽。這個陳龍,綽號千里駒,其行如飛,一日一夜能行一千里路。不消兩日,便探聽回來,稟復道:「末將到南海縣門首,遇著黃聰從監中出來,說姑爺熬刑不過,已招成叛逆,在監聽斬,叫大王小姐作速去救。」

  梅英聞言,急請諸葛同商議。諸葛同道:「既已確實,則不得不救,但肇慶為省西咽喉,城池堅固,又有重兵把守,非急切可破。不破肇慶,又恐阻我糧道,又恐扼我歸路。為今之計,莫若如此如此,裡應外合,則唾手可得,不知大王小姐肯為姑爺一行否?」梅英、梅小姐一齊道:「軍師妙計,奴姐弟願往。」諸葛同道:「大王小姐既肯一行,明日可先撥定人馬,俟大王下山十日,大兵陸續進程,約定兵至肇慶第三日,三更時候,大王可斲開西門為內應。」梅英應諾。

  次日,梅英升帳坐下,聚集諸將聽令。撥萬人敵為先鋒,軍師諸葛同為中軍,鐵老虎、石春白為左右翼,宋金剛為合後,各領生熟瑤軍五萬。銅貓公拘集官民船隻三千艘,領兵五萬,崑崙奴五百名,從水路進發,為諸軍救應。陳龍、黃夢魁運糧接濟。分撥已畢,把劍印付諸葛同道:「眾將俱聽軍師節制,違者立斬。」眾將齊聲應諾,吩咐且退。梅英轉至後寨,與姐梅映雪打扮做鳳陽府打花鼓的。梅映雪頭纏一條青縐紗,身穿元青緊身夾襖,大紅緊袖,紅呢領。梅英亦穿上短衣,頭上包巾,腰繫二色帶,淡紅褲,颻子鞋。各暗藏流星錘,悄悄下山,向肇慶一路,嘶起鑼兒,繫動花鼓唱將來。至了馬墟,牙人販子見了,齊聲喊道:「金童玉女下降了!」一時間挨肩擦背的圍繞上來看。梅映雪嘻嘻的笑道:「賢弟且唱一套與列位聽聽,就討些齎發。」梅英道:「姐說得是。」遂打起鑼鼓來,梅小姐引喉唱道:

姐也兒,鳳陽來,那怕千山萬水,越破弓鞋,但願得個多情君子,贈奴金釵。
扳郎頸,鬥個嘴來合和諧,漫道郎垂還是奴垂。

  一把聲就如新鶯出谷般,唱得眾人莫不心搖目蕩,智亂神迷。正聽得好,一聲鑼響,歌已唱完,眾人齊聲稱贊道:「妙!妙!大家多斂些錢來,求這姐姐再唱一隻與我們聽!」眾人嚷猶未了,只見人叢中鑽進一個人來,叫道:「打花鼓的跟我來,錢大秀要打花鼓哩!」眾人聞錢大秀要打花鼓,遂不敢阻擋,讓開條路與梅小姐兩個走,只在後面簇擁跟來看。梅小姐暗想道:「那個錢大秀這般聲勢!」走進店來一看,原來就是錢子乾。因在博羅被梅小姐打了一頓,又羞又苦,走回來連日臥在牀上,今日見天氣晴明,出來散悶,聞得來了個花鼓子弟,生得甚好,遂著人來喚。兩個上前見了禮,梅小姐卻認得他,他卻認不得梅小姐。梅小姐見他鼻尖上還貼著小小一個膏藥兒,忍不住伏在梅英背後,咬著袖兒格吱吱的笑。

  梅英不解其意,回轉頭來道:「笑什麼?」梅小姐道:「奴聞人家的蓮花痔發在糞門上,這大秀的痔怎麼發在鼻尖上?」引得眾人一齊笑起來。錢子乾只道江湖子弟戲耍慣了的,卻不怪他,又見梅英生得玉筍般一個身材,不覺又淫心蕩漾的笑道:「爾有甚麼好曲兒唱只我聽,我重重賞爾。」梅英遂敲起鑼兒,梅小姐遂打起鼓來,打了一陣,梅小姐引喉,才唱得一句:「姐也兒,」錢子乾把手亂搖道:「不要爾唱,待爾這哥兒唱。」梅英遂接著唱道:

鳳陽來,看盡許多王孫貴客,半是庸才。那有得如相公,風流氣慨,倜儻情懷。
憐芳也,路雪尋梅合歸來,不是牙牌,就是詩牌。

  錢子乾看那梅英,雖然白晰可愛,卻見他氣宇軒昂,凜乎不可犯,猛地想著博羅一段,恐怕又惹出事來出醜,一片淫心也就丟在九霄雲外去了。及後聽見梅英獎譽他風流,獎譽他倜儻,也還是個本分的事,末後聽見獎譽他一個詩字,不覺笑逐眉開,歡喜得了不得。原來錢子乾雖倚著銀子買了個秀才,肚子裡卻無一物,那做詩做文的事全然不通。從來不通的人,偏要裝做通的模樣,去騙那村牛瞎子,圖他說句斯文中稱譽,偏是那村牛瞎子,遇著個富貴人兒,就如遇了神仙一般,見了個文人詩客,就如見了乞丐的一般,故遇著子乾,不是說他功名顯達,就是說他田連阡陌,總無人說他一句文人詩伯的。子乾又不好囑托得人不要說他是個財翁,要說他是個才子,只在人前或買部書兒,或買管筆兒,隱示他是個文人墨客的意思,無奈那村牛耳窟裡、眼眶裡、心坎裡都是富貴兩字,塞得沒縫,見子乾買部書兒也只道他銀子豐熟,買管筆兒也只說他錢財廣用,氣得個子乾叫苦不過。正是:「啞子吃黃連,有苦說不得。」今日聽見梅英譽他不是牙牌就是詩牌,半生啞謎被他一屁彈著,那得不喜!忙跳起身來,執著梅英的手道:「兄真錢子乾之知己也!今晚准要請到舍下小酌幾杯。」梅小姐只道他又起了是麼邪心,笑嘻嘻的道:「相公,奴姐弟兩個是沒傝仸的,不要去罷,去時恐怕衝撞相公不便。」錢子乾道:「走江湖的子弟,是極通鄉情的,那致衝撞人?今晚決辭不得!」梅英向梅小姐道:「姐姐如何?」梅小姐道:「既承雅意,不可不往。」子乾大喜道:「還是姐姐爽利。」三人相遜出店,來至莊上,敘禮坐下。小廝獻上茶來,吃罷,內面走出一個丫頭,對著錢子乾道:「姑娘與大秀娘,聞得花鼓姐唱得好曲,要請進內面唱隻歌兒,問大秀好麼?」

  子乾未答,梅小姐起身道:「奴也要進裡面向大秀娘、姑娘們見個禮兒,有甚不好?」走近前來,攜著丫環的手向裡面就走。到了內堂,看那錢大秀娘子,年約二十餘,顏色也中中,再看那錢姑娘,年約十六七歲,生得真個:

淡白梨花面,輕凝楊柳腰。擬蘭花解語,比玉韻偏饒。

  三人見禮坐下,丫環捧上茶來,錢姑娘不轉睛的把梅小姐呆看,梅小姐看見,笑嘻嘻的唱道:

妹也兒,鳳陽來。看殺許多娥眉粉綠,絕少珠胎。那有得如姑娘天然秀美,不假安排。
風情也,占斷寒梅合奇哉,不羨天台,那數陽台。

  錢姑娘姑嫂兩個,聽梅小姐唱得悠揚婉轉,清音沁骨,不覺大喜,就留住在內,不肯放他出來。夜中,錢姑娘就留梅小姐同宿,二人極講得來,今且不表。再表梅英坐在堂上,見廊下放著許多弓箭刀石,知錢子乾也好武事,因指問道:「那弓刀是大秀用的麼?」錢子乾遂自譽道:「小弟別無所長,惟此弓馬頗為入府生童所推服。」梅英見他誇口,要試他才學,遂奉承道:「觀大秀尊軀雄偉,自然是個英雄,敢求大秀賜教一二?也不負小弟得謁尊顏一番奇遇。」子乾聞言,技癢難禁,立起身來道:「但恐貽笑大方,若不鄙嫌,請兄到射圃請教。」

  梅英大喜,相攜至圃。子乾取張百石弓來,抽箭在手,也不推讓,竟自射了三箭,雖都能插在皮上,卻不能射中紅心。梅英微微笑道:「果然好射法,養由基不是過也!」錢子乾聞梅英極口稱譽,不覺躊躇滿志。梅英接過弓來道:「待小弟請教三枝如何?」錢子乾道:「兄如會射,不妨。」梅英搭上箭挽開弓,用連珠射去,枝枝皆透紅穿革而過,驚得錢子乾倒身下拜道:「小弟肉眼不識英雄,妄自矜伐,內愧欲死!」梅英忙扶起道:「小技獻醜,勿哂足矣,何用過謙!」二人轉至堂上,錢子乾不勝起敬,整席款待。

  次日,梅英請梅小姐出來,作別起身。錢子乾苦留不住,送至莊外而別,梅英遂逕取肇慶路上來。行了數日,已至肇慶,見城上旌旗佈滿,城門上坐著一個千總,在那裡盤詰出入,看見梅英兩個撞進城來,喝令兵丁擋住,不容進去。梅英道:「小的是打花鼓的。」千總喝道:「爾不見示諭麼!凡異言異服之人,盡宜查拿送究!我不看爾是打花鼓的,就拿爾到軍門治罪!」梅英笑道:「小的衝州撞府,就是南京燕京也一年撞他三五遍,不曾見爾這個小去處,偏恁般作戚作福!」千總大怒,喝令軍士:「與我拿下!」梅英見不是頭,掉轉身去了出來。看官,爾道天馬山人馬尚未動,怎麼肇慶就守得恁般嚴密?原來是嘉桂山鄧彪的計策,暗使人一路布散流言,假說天馬山五花賊要來爭取廣城,縮朒聞知,恐怕先有細作到來潛伏,故行此牌到各處關津渡口,嚴加提防,察拿語面生疏之人。若不是這個千總煞有鄉情,梅英言詞間,適也被拿了。

  閒話休題,且表梅英姐弟商議道:「既進城不得,留此也無益,不如回去再作計議。」梅小姐道:「弟言大是。」遂取路而回。來至六步,見許多百姓負男背女,一隊一隊蜂擁而來,都言天馬山大隊人馬殺來了,號哭之聲一路不絕。就有一班無賴棍徒成群結隊,假稱天馬山大王,乘風搶劫財物,擄掠子女。梅英兩個行至越城,忽見一隊強徒攔住一隊百姓,大叫:「天馬山全伙在此!知事的,快把財帛婦女們放下,饒爾去!」執著軍器,耀武揚戚的在那裡。梅英姐弟兩個聽見,勃然大怒道:「狂徒乃敢如此敗孤名色!」各取出流星錘,向當頭一個面門打去,早已頭破腦裂,死於非命。眾強徒齊喊一聲,拋了百姓,一擁上前。梅英姐弟把錘使動,打得二三百強徒如風掃殘雲雨打敗葉一般,東躲西歪,走得沒命。強徒已散,車子內爬起一個女子,來看梅小姐,大喊道:「姐姐救奴!」梅小姐急上前一看,原來是錢姑娘一家,因聞得天馬山大隊殺下山來,鄰舍盡皆逃竄,錢子乾慌了,收拾家貲把車兒載了,又取一輪車子裝載他姑嫂兩個,自家騎了馬,喚集二三十家人,要往肇慶表兄楊千總處避賊,未至越城,撞出一伙強徒攔住,子乾驚得倒撞下馬來,幸遇梅小姐兩個,救了一家性命。梅英見子乾伏在地下打顫,連忙向前扶起。子乾見賊徒打散,方才定神,向梅英姐弟拜謝。錢姑娘手挽住梅小姐大哭道:「姐姐送奴到肇慶則個!」梅小姐道:「肇慶城中盤詰嚴密,怎麼進得去!」錢子乾道:「小弟有個表兄在那裡做千總,小弟已先著人到彼通知,叫他出城來接。」梅小姐大喜道:「如此極好,奴兩個也要進城避賊,無奈這些髒狗不容異省人進去。今姑娘既要奴兩個相送,乞姑娘把兩身衣服與奴兩個換了,方可送爾進城去。」錢姑娘大喜,忙取出衣服兩套與梅小姐二人換了,認作一家人,往肇慶來。到得城門,楊千總早已在那裡相候。錢子乾下馬,上前相見了,楊千總來與把門官說知備細,錢子乾又送上門包,把門官就令放進城去。尋下一所房子,留梅小姐二人一同住下不題。

  且說督府縮朒,聞得鄧彪流言,心中大驚,忙行牌到各處關津要地,嚴加提備,聚集多官商議禦敵之策。議猶未定,德慶、肇慶諸處告急文書,真個雪片般飛報將來,道:「天馬山起了六十萬兵殺下山來了。」驚得縮朒面如土色,無計可施。巡撫戴耀,夜叩軍門請見道:「事逼矣!大人可速發兵往據六步,堅壁清野,勿與賊戰,使之進無所得,退無所掠,然後乘其返歸,躡而擊之,可獲全勝。若徘徊觀望,狐疑不決,肇慶一搖,省城可憂矣!」縮朒方憬然道:「先生金石之論也。」隨發兵三十萬,水陸並進,又檄肇慶總兵杜崧,夜馳至六步,先據住要路,以俟大兵到來,紮下五個大寨,立柵挑塹,內設強弩銃炮。佈置才完,一聲炮響,天馬山人馬已卷地殺來,官軍見之,莫不股栗。到了柵邊,就來攻柵,縮朒忙叫放銃,軍士忙把佛朗機燃著數百個,轟天的隔柵打去,萬人敵方才鳴金,退下一里外紮營。次日,率眾又來攻擊,怎奈官軍寨柵堅固,銃弩利害,一連攻擊三日,總不能進,無計可施。聞軍師已到,出寨迎接,至軍中坐下,諸葛同問道:「近日曾交戰否?」萬人敵道:「官軍總不出戰,末將率兵攻柵,怎奈他銃炮利害,人馬不能近。專候軍師到來計議。」諸葛同聽了,起身出營,坐了一個四輪車兒,帶了驍將數人,到柵邊看了一回,轉到寨中坐下,吩咐鐵老虎、石春白各帶精兵五萬人退至越城左右,遠遠埋伏,聽候號炮,石將軍先出,截住官軍歸路,鐵將軍橫擊其陣,以蹂躪之。萬人敵帶懦弱五千,俟錦囊到來,依計誘敵出戰。又付裨將錦囊一個,潛會銅貓公依計而行。一一吩咐畢,自與宋金剛統領大隊人馬退至馬墟扎住了,隨差裨將十員,各帶兵三千到鄉間擄取百姓,不論強弱,擄滿六千人便來回話。眾將得令,各各分頭行事。

  不消三日,紛紛解百姓到中軍來交納。諸葛同一一用好言撫慰,當賜酒食畢,將百姓分作三營,每二千人為一營。又令百姓中,有豪傑敢為元帥者,許報名來升賞。軍令一下,百姓中就有那一等暴傑子弟好做賊的出來報名,諸葛同酌量人品軒昂的,選出三個為元帥,賞他金盔雉尾、錦袍銀鎧、馬匹軍器,分領民兵,餘俱號為將軍。皆躍踴歡喜,出至民寨,高坐帳中,點視民兵,作威作福,要百姓呼他為大王。到了次日,諸葛同喚宋金剛,附耳說了幾句,付一錦囊,叫他押二千民兵到萬人敵營中來,將錦囊並密語與萬人敵說了,忙出營迎接民帥,置酒款待,極口奉承,民帥自以破敵自任。宋金剛辭回。次日,萬人敵同民帥來至柵前,辱罵了一日,縮朒總不出來,萬人敵只得收兵。次日,又率民帥到柵前罵了一回,官軍不出。萬人敵叫兵士擄掠牛酒,就柵前解衣痛飲,有醉而嘔吐者,官軍總是不理。第三日,萬人敵吩咐兵士到各鄉擄取婦女五六百人,就柵前解去衣服,對柵輪姦,死者就丟在官軍柵前塹內。官軍見者,莫不掩面悲啼。

  內中激惱了一個好漢,姓楊名傑,就是前日縮朒升他作巡瑤觀察的,當時見此慘毒,憤激起來,挺身到縮朒跟前請戰。縮朒道:「瑤人凶鋒正銳,如此舉動又怕有計,其宜嚴加守禦,待他糧盡,無處擄掠,自會退去,然後舉兵追擊,必無不勝,此陸遜破劉備之策也,將軍宜靜以待之。」楊傑道:「大人差矣!瑤人因民為糧,豈可以比劉備?若待他糧盡而後擊之,竊恐西道民人無噍類矣!願大人視民如子,急救厄危,卑職願為前驅,死而不怨!」縮朒因荔坡一戰,李公主以八百人破他二十萬眾,聞著瑤人二字未免心怯,況五花賊比嘉桂山又加凶狠的,今起六十萬人馬來,那得不驚?故此任爾怎樣說他,他總不許。楊傑奮然道:「大人不肯出戰,乞發兵三萬與卑職,試探敵人強弱如何,大人再行發兵可也。」

  縮朒見他肯自家去試敵,也就依他,發兵三萬開壁出戰。萬人敵見官軍出戰大喜,忙招兵退至一箭之地,扎住陣腳,讓官兵出來,擺成陣勢。見楊傑驟馬提刀殺過來,萬人敵忙叫民帥上前迎敵。原來楊傑雖一時奮激出來,自家卻無甚本事,見個金盔銀鎧的殺將來,只道是個瑤王,必然好手勢,未免手忙腳亂,打個衝鋒過去。一來一往,戰了三四合,見敵將武藝比自家還減十分,遂大著膽,舉刀向敵將奮力斲來,那將措不及手,被楊傑劈作兩片去了。楊傑用力太猛,連敵將坐下的馬背也斲了一個透明窗。楊傑此時心中大喜,把刀一招,官軍一擁殺過來。萬人敵棄了民兵,丟盔棄甲而逃。那民兵驚得呆了,要走時,兩腳就如生了根一般,那裡移得動!官兵趕至而前舉刀亂斲,二千百姓殺得不留一個。楊傑打超得勝鼓而回,進至中軍,縮朒起身迎接道:「今日不是將軍忠心為國自來請戰,本院幾乎失一英雄。」說畢,賜酒三杯,即擢為左哨游擊,楊傑大喜。次日,萬人敵著人到軍師處請兵,諸葛同又撥民兵二千到來寨前搦戰。楊傑挺然請戰,縮朒又分兵三萬與他,開壁殺出,見了敵將大喝道:「殺不盡的賊瑤,今日須殺爾片甲不回!」舞刀躍馬直衝過來。萬人敵又使民帥出迎,戰不兩合,被楊傑一刀斬於馬下,軍官見楊傑又勝了,一擁上前,萬人敵撥馬便走,瑤兵如玃猱一般,飛也似去了,只剩二千百姓跌作一堆,任官兵斲瓜切菜一般,殺個罄盡。楊傑又打起得勝鼓,令軍士齊唱道:

天子有道,督府有德。瑤蠻雖強,累戰累北。
督府有德,天子有道。滅此醜虜,如掃枯槁。

  縮朒親出至柵門迎接,攜楊傑手並馬而行。至中軍坐下道:「若得諸將盡如將軍英雄,何難滅此朝食乎!」說畢,加升為參將。帳下諸將見楊傑兩日升至參將,不覺心癢起來。次日,聞得賊兵又來柵前搦戰,遂齊聲道:「卑職等俱願出戰!」縮朒見眾將已奮,心中暗喜道:「軍心已奮,可以一戰矣!」遂向眾將道:「爾眾位將軍俱願出戰,本院當盡起五寨之兵,親執枹鼓,與瑤賊一決雌雄!將軍各宜努力向前,有一功就賞一功,如楊將軍故事,決不食言!」眾將大喜,各各磨拳擦掌,聽候調撥。縮朒依先撥三萬人馬與楊傑,開壁先出,大兵陸續出寨,擺成陣勢。門旗開處,楊傑躍馬大呼道:「有膽的盡跟我來!」諸軍齊喊一聲,一齊衝過陣來。萬人敵不待交鋒,撥馬便走。楊傑大叫道:「賊將休走!」正趕間,衝出一隊兵來,為首一個金盔銀鎧,躍馬來迎,被楊傑手起刀落,斬於馬下。軍士一擁上前,二千百姓又被官兵殺得乾乾淨淨。楊傑一馬當先,飛趕前去。縮朒見楊傑連勝兩陣,驅動大軍隨後趕來,下令軍中:進前一步有賞,退後一步者斬。軍士得令,如風馳電閃向前追趕。正趕間,一聲炮響,諸葛同帥領宋金剛攔住去路。楊傑咬牙切齒的道:「賊奴看刀!」金剛亦怒道:「爾這個真強盜,不要走!」只一合,把楊傑挑個前心透後,死於馬下。

  官兵大喊一聲,退後便走,諸葛同揮動三軍隨後掩殺。官軍自相踐踏,縮朒大驚,急傳後軍退走時,一聲炮響,一彪軍截住去路。縮朒正慌忙,一彪軍橫衝入來,勢不可擋,縱鐵騎縱橫蹂躪,殺得官軍屍橫遍地,血流成河。縮朒走投無路,匹馬向南而走。正走間,一將天神般攔住去路,大叫道:「天馬山先鋒萬人敵在此!」舉槍便刺,縮朒大呼一聲,翻身跌下馬來。忽一將衝來,大叫道:「主帥勿慌!陳高在此。」舉刀接住萬人敵,力戰五六十合,被萬人敵一槍刺死。縮朒棄了冠袍,雜在敗軍中而逃。逃至柵前,見煙火沖天而起。原來被銅貓公用崑崙奴伏在水中,鑿漏橫江戰船,官兵大噪起來,貓公乘勢衝擊,破去水寨官兵,殺上岸來,從乾柵後殺進,放起火來,五寨糧草被燒一空。縮朒不敢進柵,向北而逃,忽一彪軍截出,大叫一聲道:「天亡我也!」一交跌在地下。

  未知生死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張竹園評曰:文宜逆而不宜順,如前回扯出錢子乾,不過為此回進城張本。一經打後,更無可轉手處,文偏於無可轉手處轉得如行雲流水,渾然無跡,斯為化工之文。又,他見了就如眼中生出個釘句,預為此回不認梅小姐伏根。

  西園曰:梅小姐煞是風流,看來一鼓一歌,絕不檢點,若貴兒尚不免道學氣。

  張綱吾:楊傑一段,看來真是寫生手。

◀上一回 下一回▶
嶺南逸史